【JOJO同人】进击!屌! 01

/jojo同人,ooc!全员崩坏预定!百分百不正常屌预警!

/接下来你将见到的,是一个超想做人的咸鱼屌!

/请!



01 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讲

 


【我不做人了!JOJO——!!】

“为什么我又不做人了啊JOJO——!!”

  

听到屋里那阵凄厉的叫喊声,乔纳森手一抖,刚掏出来的钥匙哗啦啦的掉在了地上。走廊里的其他人不约而同的投来了目光,乔纳森抱歉的笑了笑,弯腰捡起钥匙权当什么都没发生似的推门而入。

 

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甩上门,扬起手臂,手里刚买的泡面连带塑料袋直接砸了过去。

 

砰!正中红心。

 

“迪奥,我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啊JOJO,你回来了!”

乔纳森话说了半截就被打断了,坐在书桌前正对着他的那个后脑勺上就像长了只眼睛,在投掷物将要砸到的那一刻猛地一躲,紧随其后伸出的两只手稳稳的接住了它。

“嗯,是我喜欢的牌子,感谢午饭~不用客气~”

 

吃死你算了。乔纳森默默的在心里比了比手指,而想到之前对方说了什么,胃里难免又是一阵抽搐。


“你怎么知道我回来了?”


不要怪乔纳森多想,因为自己室友的那个了不得的小学弟实在是让人印象深刻,上次他光是打扫个卫生就翻出了几个‘不得了’的小东西,而现在,这个心大的室友终于传染上了坏毛病把那些运用在自己身上了吗!?

 

为了找人带饭至于这么拼吗不懒惰先生!

 

“啊?嗯,”另一边,被饿了一上午的迪奥早就轻车熟路的撕开了包装,一个旋转滑倒暖壶旁,有一个旋转回到了桌子前,屁股真是一刻都没离开那个方便的椅子(方便到让乔纳森忍不住想把上面的轮子给卸了),而嘴里却是时不时的嗯了三十多秒,等他把泡面盒上的那层塑料皮封好,才终于分出了点注意来,“我不知道啊。”

 

……等了大半天你就让我听这个?脑袋上好像有青筋暴了出来,乔纳森把它摁了回去。

 

“那你为什么要叫我?”

“我叫你了?”

“叫了。”

乔纳森说的干脆利落,因为他知道在这种地方绝不能有半点含糊,不然好好的话题绝对会带歪到不可思议的地方。


被步步紧逼的迪奥勉为其难的抬起头,面向自己唯一的室友,露出了一脸真拿你没办法的表情。


“JOJO之于我就如同普通人之于口头禅,懂?”

“懂了。”虽然逻辑完全不对但其中的意思却是完美的传达了出来,乔纳森面不改色,艰苦的咽下了一血。

 

迪奥·布兰度,大学生,据说是因为记错了开学的时间而踩着最后的死线报道,于是理所应当的成为了倒数第二报道的乔纳森·乔斯达的室友,并在一大堆四八六人间中成功的get到了美妙的二人间。

然而,乔纳森却对此呵呵一笑。

 

迪奥这个人就像是天生和他不对盘似得,自他把箱子丢进了宿舍开始,乔纳森的生活就像是被什么糟糕的东西入侵了一样,对于大学生活的美好期待全都碎成了渣滓。迪奥不仅在生活中处处和他作对,就连学习上也总想压他一筹,明明长着一张足以让全校女生尖叫的脸,却在面对他时总露出副想让人揍上去(其实已经做过了)的恶劣表情。

 

……但是,为什么会这样呢。

时过境迁,乔纳森也升到了会被叫做学长的年级,然而每每缓过神来,他就发现自己不是正在为别人买三餐,就是奔波在买三餐的路上。

 

这个‘别人’只有一个,不作他想。

 

所以,究竟为什么会这样啊,乔纳森不禁又一次发出了这样的呐喊。

明明连他青梅竹马的初吻都抢了,连偷偷带来的丹尼也(遣送回家)没了,把他美好的大学生活搞得一团糟,但是现在却——他们的关系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出现差错了啊!

 

乔纳森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室友从一开始的炫酷狂拽屌变得越来越废,最后彻底沦为连去食堂吃个饭都不肯的宅中之宅。

难不成变死宅都是金发的通病,就像隔壁楼的那个金皮卡一样……

 

乔纳森将手里其余的东西放下,坐到了迪奥的旁边,然而他颓掉的室友只顾盯着泡面,连一点眼神都肯不分给他。他看向笔电里因为情景而闪烁的屏幕,里面金发的角色a正举着个看一眼就让人想砸碎它的石面具,其中被刻意放大的字幕就像抽风似得闪呀闪,拼出了他刚刚在门前听到的那句话。

 

乔纳森乔斯达是不常玩游戏的,因为他认为把大好的青春浪费在这上面毫无意义,而且学不到有用的东西。迪奥在弄来这个游戏时只是照常安利了下,也不指望他会入坑。乔纳森也只是知道这个是开放性较强的单机游戏,而迪奥曾不止一次向他抱怨为了玩这个他忍痛删掉了什么什么。

游戏的故事背景及人物全由系统随机生成,迪奥的这个是在十九世纪的英国,控制的角色是一个名为迪奥的贫民窟少年,后来被贵族收养,拥有了一个兄弟名叫乔纳森……

 

“迪奥,”他早该想到的,乔纳森扶助额头,“你又把我的名字设定上去了。”

“诶,别那么小气啊乔纳森,用个名字而已又不会少块肉。”

 

他听到迪奥这样说,每次都这样说,而乔纳森却一点办法都没有——总不能把他的存档给删了吧,那样多没人性——顶多拔个电源。

 

乔纳森看着屏幕上闪烁的字幕,连带着头上的血管都一突一突的。

据说迪奥在这个世界里手动重启了不下十几次,连带节点的选择也不带重样的,但每次都成功的进入‘不做人’路线……这是那个吧,那个,传说中的世界线收束什么的。

 

“怎么办啊,JOJO,”眨眼间,迪奥已经解决掉了那碗泡面,乔纳森抬眼看着他没说话,他不确定对方是真的想征求他的建议还是仅仅说了句口头禅,“我该怎么做才能以人类之躯干掉乔纳森呢?”

“……”真·乔纳森呼出了一口气,站起身来,把钥匙揣进了兜里。

“JOJO?”

好吧,看样子是属于前者。乔纳森走出宿舍们,听到声音扭过头来,扬起了个灿烂的笑容。

“你自己上吧。”

 

乔纳森啪的一声带上门,决定现在立刻马上动身去找艾琳娜,并且不在楼长大爷关门前一秒绝不回来。

一想到自己的那位青梅竹马,之前在迪奥那里憋的怨气全都一扫而光,他哼着小曲,开开心心的走在校园的小道上,完全没意识到自己在他金发室友身上插了怎样的旗子。

 

*** ***

[伦敦,夜晚,乔斯达宅]


自夜幕的降临也有了一会,明明还没到睡觉的时间,偌大的宅邸没有像往常一样灯火通明,而宽敞的大厅却迎来了许多客人。

头顶上吊灯上的蜡烛没有点燃,风透过阳台半敞的窗户吹得它摇摇晃晃,今晚的夜色正好,单凭借着月光就能看清一切,比如人们脸上的紧张与慌乱,比如走火的枪口冒出的硝烟。


“JOJO!”

高礼帽的男人赶忙拉住身旁的中年人,被病痛折磨了许久的老乔斯达纵使百般焦急也无计可施。他不忍心去亲眼见证自己养子最后的末路,但是那个东洋人随口说的话却让他心里一突。

对啊,他们已经一起生活了七年,迪奥是个怎样的孩子他还不了解吗?


他看到他的养子主动伸出了双手,请求乔纳森为其亲手带上手铐,他也看到了养子缠着绷带的左手后面,在乔纳森靠近时一闪而过的寒光。


然后,异变突起,在所有人有所反应之前,那个几乎在所有人看来已经认命的男人突然抽出一把刀,刺向了身前毫无防备人。


砰!

枪声响了起来,神经紧张的一个警员下意识的扣下了扳机。


然而子弹没有阻止行凶者,也没有击中任何人,意想中鲜血飞溅的场面也没有出现。


刀锋停在了乔纳森胸前几寸的位置,没有再进一步。


“乔斯达先生!”

身边刀疤脸的男人最先反应过来,连忙将愣住的青年拉回了身后,眼睛狠狠瞪着面前的人似乎是想要将他扯碎。


“迪奥,你……”

乔纳森从艰难的发出了声音。手足相残的诧异与愤怒,命悬一线的恐惧,捡回一条命的庆幸,突然收手的不解,各异的情感交织在一起,混乱了他的大脑。


而金发的男人没有回应他,就仿佛陷入了沉寂,直至半晌,他抬起了自己低垂的头颅。


“乔纳森……”


刀在他的手里晃了晃,失去了最后的支持,掉到了地上。

评论(5)
热度(18)

© no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