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DJ无差] 你背着壁炉的火光在这里小憩

/惯例ooc预警,也许是在写西皮,也许不是

/题目有即视感(抱歉

/最后暴走,温馨?不存在的




乔治觉得自己两个儿子的关系并不像他们表现出来的那样差,因为他看到……


—— —— ——

迪奥径直的走了过来,路过了他,就像路过了一团空气,坐在了沙发的另一头,还未被他的论文波及到的那一小块地方。


 

这可真难得。在感觉到沙发明显下陷的时候,乔纳森把注意力从手中的资料上移开了一会,等待了大概有一分钟的时间。


然而,没有莫名的挑衅,没有刻薄的讥讽,迪奥只是安安静静的坐在另一头,跷着腿,平摊开来的书本搭在上面,一只手撑着脑袋,而书页则是被他另一只手并不温柔的翻动着。


乔纳森看到对方的眉头挑了起来,就像是书中的内容冒犯了他一样。有那么一瞬间乔纳森把那本书当成了自己,因为在过去的几年里,这个人在和他相处的大部分时间中都是这样的一副神情。


无论他做什么,他心想,但是现在的他已经不会再为此沮丧了。


乔纳森收回了目光。


他们中任意一个都没有开口说话,一时间耳边只剩下了书页翻动时的摩擦声,壁炉里的火焰烧的正旺。

 


“嘿!”

迪奥站了起来,他在第一时间就感觉到了。乔纳森本以为这个人终于感到了无趣想要离开,但没想到他竟然迈了两步,直接跨到他的身边,一屁股坐在了他好不容易整理出来的资料上。

 

“闭嘴JOJO。”

迪奥把书丢在桌子上,抽出他手里的纸张也丢在了桌子上,纸张滑出了老一段距离,差一点就要和满地的废纸作伴了。要不是他有先见之明早就用别针把它们固定在一起,乔纳森不用想都知道不久后的他将会遭遇怎样的麻烦。

 


才二十岁露头的乔纳森目前还只是个大学生,而与这个身份息息相关的东西就是名为作业的心头刺,乔纳森的论文差不多已经拖了最后的期限,但很不幸的是他被卡住了,死死的,相信无论是多么好脾气的人,在这个时候多少都会变得暴躁。


更何况挑起这根刺的还是和个他超不对付的家伙。


 

乔纳森觉得自己的脑子里有火焰烧了起来,虽然没有上一次(打到你哭出来为止)那么严重,但他感觉自己快要把手中的笔给掐断了。


 

直到迪奥掀开了乔纳森的手,坐在了稍远一点的为止,然后躺了下去,头枕在他的腿上。


…… 

没有翻书声,没有木头炸响,管家不在,也没有佣人,有的只是衣服的布料摩擦声,压在他腿上的人不一会就找到了舒适的姿势,轻呼出一口气。

 

“呃……迪奥?”

 

乔纳森发现自己的双手还举在半空,像个傻子一样。

 

“安静,让我睡一会。”


回房间睡不行吗!

乔纳森的脸好像烧了起来,呼吸也变得变得困难,他自认为他这是受到了惊吓,以及炉子里的火焰烧的太过了的原因。

 

迪奥看上去真的很疲倦,呼吸不一会就平稳了下来,但也很重。乔纳森的一只手放了下来,搭在扶手上,而另一只却无从下落。

 

反正不能搭在迪奥身上吧,乔纳森在此刻自暴自弃。


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是什么让这个人决定做出这样的事情,因为打从一开始他们就没回好好的相处过,所以也从不了解彼此。


睡着的迪奥露出了乔纳森从未见过的一面。炉火照在他的背上,投下了大片的阴影,乔纳森只能看到他紧闭的眼睛,以及皱紧的眉头,不再那么尖锐,也不像在他面前那样的盛气凌人,而他的身体微微蜷缩了起来——乔纳森知道这个动作——就像是缺乏安全感一样。

 

然而睡在外面是不行的,乔纳森的常识这样说,想要让他在对方睡熟之前将其叫醒。

但是或许可以退一步,只是需要一件外套,或是一张毯子,况且现在的炉火很温暖,应该没问题。另一种念头随即泛出。

 

乔纳森垂下头,看着眼前的金色,他想起班上女学生总是在羡慕这头金发,鬼使神差的,他落下了手,在那片金色上轻柔了一下,不敢用力。

 

“……”

然后乔纳森移开了视线,脸上的表情看上去纠结万分。

 

啊啊对了,论文论文!

尽职尽责的理智及时的提醒了他,于是乔纳森又一次容忍了‘敌人’的得寸进尺,他小心翼翼的探着身子,努力去触碰桌子上的资料纸,然而距离他最近的却是本书。

 

嗯?

乔纳森把书捞过来,他带着疑惑,发现这本书不是关于关于法律的,也不是他金发兄弟平日里会看的那种书。

他抱着复杂的心情翻开看了几页,最后只能无奈的接受一个事实。

 

——乔纳森需要这本书,而迪奥带来了它,这真是不可思议。

 

乔纳森一时间想了许多,但也不愿意多想。然后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了,屋子里就只剩下来书页翻动的声音,轻柔的,并不明显。壁炉里的火焰攀附在木柴上灼烧着,温度正好。

 

*** ***

乔斯达卿是在客厅的壁炉前发现JOJO的,他靠在沙发背上睡得正熟,身上盖着一件外套,上面的羽毛领装饰在这个家中格外的好认。


突然的,这个时候的乔治觉得,自己两个儿子的关系也许并不像他们表现出来的那样糟糕。

想到这里,乔斯达卿不由自主的笑了出来。


-end-



·

·

·

·

· 

后记——

 

虽然房间乱的跟狗窝似得,但倍感欣慰的乔斯达爸爸决定原谅自家儿砸,但睡觉的话就要去床上睡,这么坚持的乔斯达爸爸果断叫醒了乔纳森。

 

“乔乔,醒醒,不要在这里睡。”

“嗯……父亲?”

 

乔纳森揉着眼睛,迷糊着从沙发上站起来。

但只听‘嗷——’的一声,乔斯达爸爸立即伸出尔康手,但还是迟了一步,jojo直接向前扑倒在桌子上,他的心血哗啦啦飞了一片。


“腿——麻了。”jojo用着颤抖的嗓音陈述出了事实。

 

被超过一百千克的汉子压了那么长时间腿能不麻吗jojo!

 

但是大丈夫,坚强的乔纳森最终还是爬了起来,可他一抬头,就看到壁炉里的火焰烧的更旺了……


等等,那个白白的东西是什么!

 

——是你的心血啊蠢jojo。

他残存的理智说出了残酷的现实。

 

而另一边,乔斯达爸爸则是手疾眼快的抄起一壶水浇了上去,完美的浇灭了火灾的源头。

连同乔纳森的心一起。

 


乔斯达卿看到乔纳森低垂着头,抿紧了嘴,全身上下都在抖动,似乎是在竭力忍耐着什么。

这不是别人的错,乔纳森抱紧了他的理智。

 

但是在那一天,乔纳森还是回想起来了,当初被小伙伴排挤后在河岸上跳跃翻滚的感觉,以及现在十分的想把它重现的冲动。


评论(7)
热度(48)

© no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