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JO] 可能发生的50题(下)

/jojo同人脑洞产物,逻辑、文笔、剧情全部不存在,ooc、意识流、莫名其妙突破天际

/感谢大卡的脑洞

/混部√,时间线部分混乱√,婚礼场景捏造√

/承接香草冰造就的世界观,现已加入原著线脱节大餐

/部分台词存在婚礼……咳咳,誓词的参考(轻喷),写出来可能超级无敌的不尽人意OTZ预警。

/最后,请!



—— —— —— —— —— ——

【可能发生的50题】(下)


26.艾哲红石

因为出太阳的缘故,在众人(其实差不多只有乔瑟夫)对战卡兹的时候迪奥是在一段距离之外的据点待机的。

他凭借着吸血鬼良好的视力看到了飞机轰炸与火山爆发,中途被一块从天而降的石头砸了一下。

然后那块灰扑扑的红石头就被他随手丢到了就近的河里。

 

事后某吸血鬼企图使用‘艾哲红石+石鬼面’进行超进化的念头就这样在无形中被K O了。

——他甚至不知道这是自己的锅!

 


27.枷锁

经由石鬼面变成的吸血鬼是十分危险的生物,他们嗜血、狂躁、毫无理性,老谢皮利见过的以及被柱中人制造出来的那些大多都是这样,就算是退一步来说能够做到正常的交流与思考,也无法排除受到后续影响而变得疯狂的可能,当初老谢皮利不惜破坏与乔纳森的师徒情谊也要杀死迪奥的原因就在这里。

留下了就是隐患,况且迪奥本人也不是个正直的人,得到这份力量的他终有一日会化身野兽毁了身边的一切。

事实上他也的确是有在开启贤者模式的时候想过一些危险的事情,比如上天堂,上天堂,上天堂——


“该死的——JOJO你要是敢把波纹教给承太郎我就和你拼了!”

 

……嘛,反正有乔纳森在,操那个心干什么。

 

 

28.在路上

为了杀死时间,不死生物与波纹使者决定去四处旅行打发无聊——虽然他们一个想往城市里跑,一个想往废墟里钻。

 

“木乃伊,蝎子王,狼人,巫师……说真的JOJO,能不能别再挑战我脆弱的世界观了。”

“可以啊迪奥,只要你保证我们每离开一个地方不会再突然冒出一堆人要死要活不要命的追随你。”

 

 

29.前情提要

“瓦尼拉?”

瓦尼拉艾斯,是他们在旅途中遇到的一个天生的替身使者,因为那过于特殊的力量而被其他人排挤,在和迪奥独处了一段时间后……恩,就那样。

因为那孩子的替身实在有些特殊,把自己吞进替身里的使用方法经常会导致这样莫名失踪的状况。

不过话音刚落,他面前的空气就突兀的扭曲了一下,紫色的替身凭空露了出来,随后就是瓦尼拉艾斯。

 

那孩子一出来就充满敌意的盯着他,乔纳森笑了笑,有些庆幸没有把睡眠中的吸血鬼强行叫醒。

虽然瓦尼拉不会直接对他做什么,但吃了一口的巧克力不翼而飞这种事已经够让人难受的了。

 

 

30.亚空瘴气

亚空瘴气不小心吐出来一具干巴巴的尸体,为了不弄脏地板,瓦尼拉选择把它吞了回去。

亚空瘴气不小心吐出来一块红石头,为了不弄脏地板,瓦尼拉选择把它吞了回去。

亚空瘴气不小心吐出来一个断手的人,为了不弄脏地板,瓦尼拉选择把他……包扎完毕后再吞回去。

 

 

31.儿童走失

“你要和我做朋友吗——噗嗷!!”

不小心和父母走失,以为遇到人贩子的花京院一脸惊恐,可还他没来得及摇头拒绝,另一个黑头发的男人就带着微笑一拳头抡晕了他面前这个金发。

 

“……真是够了。”

很不情愿的被带出来玩的承太郎摇摇头,一脸麻烦的走向那个明显比刚刚更加惊慌的男孩旁边。

花京院看着那个眼神可怕的男孩一步一步向自己走来,插在口袋里的手抽了出来,露出了握实的拳头,忍不住的抱着头闭上了眼睛。

“喂。”

然而预想中的疼痛没有到来,他小心翼翼的睁开眼,一颗糖果正安静的躺在面前摊开的手掌上。

“要吃糖吗。”樱桃味的。

 

(ps:糖果是那两个大人买的,反抗不能的小孩子的口袋,以及兜帽里被塞满了一堆,走一路掉一路。)

 

 

32.恶灵附身

小承太郎看起来很不对劲,不再和妈妈玩抛球游戏,也不会抱着妈妈撒娇说要吃妈妈做的饭……

 

“荷莉是这么说的没错……”乔纳森看着身旁的人说道,不过声音里却不带严肃,反而有些幸灾乐祸的意味,“不过我猜你早就知道了?”

“谁知道他发什么疯!”激动中扯到了伤口的迪奥倒吸一口气,吸血鬼的自愈能力已经让伤口好了许多,不过凭着剩下的青紫就足以看出此前遭到了怎样的待遇,“突然觉醒替身就算了,就算他再怎么不喜欢我也不用直接照脸打吧!”

被打了还不能还手,小鬼头泪眼汪汪的时候还要反过来安慰他,自从不做人之后本迪奥哪受过这种委屈!

“你确定之前没有做什么吗?比如吃了荷莉给他买的的金平糖什么的……”

“那是乔瑟夫吧!!”

 

 

33.艳遇

“诶?迪奥他还没有回来吗?”

“没,他刚刚打电话来说是被一个奇怪的老太婆缠上了。”

 

 

34.后代

“讲真的,迪奥,你吓着我了——四个孩子!而且还不是同一个母亲生的!”

“不要那么大惊小怪,”迪奥捂住被震出耳鸣的耳朵,“上次去日本的时候不是还有个女人缠着你不放吗,坦陈一点吧JOJO,你真的不认识……等,等等,JOJO?!”

“我生气了迪奥,就算是你也不能侮辱一个绅士的品格!Sunlight Yellow——”

 

 

35.遗传

“是我的错觉吗JOJO,为什么我总觉得初流乃长得有点像你。”

“我们……”

“好吧一定是错觉。”

乔纳森看着一旁开启蠢爸爸模式花样夸儿子顺便夸自己的义兄弟,不知怎么拳头痒痒的。

 

 

36.家庭教育

“说过多少次不要随便把家里的东西变成活物!”

“把背挺起来!本迪奥的儿子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被别人看不起的窝囊废!”

“你要是再敢碰毒品一下……不,我不会把你送到少管所里,我会把你藏起来的童话书全都撕掉!”

 

“……等等父亲,你是不是忘了什么!”

 

 

37.宣战

我凡蘇斯·布兰度有一个梦想,那就是打败乔鲁诺,成为父亲大人最宠爱的孩子!

 

“布加拉提吗……我?我差不多明天回那不勒斯去…诶?不,不用特地来接我……”

“听人说话!!”

 

 

38.食物链

最底层的是没用的盎格鲁和懦弱的里奇艾尔,然后是可恶的乔鲁诺,最后,在家族里处于食物链最顶端的就是我凡蘇斯啦!

 

“凡蘇斯,这个时候就不要给哥哥添麻烦了。”里奇艾尔一把架住想要追着乔鲁诺出去的兄弟。

“可恶,你是在教训我……吗……”

“好吗?”

“……好的。”

 

 

39. 代沟

“初流乃……”

[“乔纳森先生?抱歉,这边有点事稍微……”]

[“不要靠近我啊――――!!”]

[“抱歉,回头我会打回去的。”]

 

咔哒,嘟嘟嘟——

 

“怎么了JOJO?”

“……年轻真好。”

“哈?”迪奥大人一脸茫然。

 

 

40.穿越

“搞什么啊这个奇怪的花纹,替身攻击吗。”

红色纹路组成的图案突兀的出现在吸血鬼的手背上。

 

第X次圣杯战争,完!

 


41.路人A

好端端走在路上被撞没发火就算了,就连点不满都不让表现,要不要这么倒霉!

我看着那个壮硕过分的外国老爷子,对比了一下身材,发现自己的大腿还没人家手臂粗的我瞬间就怂了,可是在我绝望之前,一个眼角画有三角图案的老爷子——似乎和眼前这个是一起的,看到将要被揍的我连忙拉开了同伴,颇有些郑重的向我道歉。

“可是,西撒——”

老爷子你多大啊还学小孩子撒娇!

默默吐槽的我拉起行李箱准备走人,可是突然的,却莫名感到一股恶寒。

……错觉吧。

 

42. THE WORLD

“整个世界都是本迪奥的东西。”

 

恩,这句话没毛病。

 

43.奇怪的AU

今天乔纳森出门的时候遇到了一个迷路的外国女孩,名字叫赫特,手里抱着一颗奇怪的蛋。

要说奇怪在哪的话……那颗蛋上的花纹是写满‘dio’字样的。

 

 

44.原创角色

“wryyyyy~”

“欧拉欧拉欧拉欧拉~”

“无馱无馱无馱无馱~”

“你的下一句话是——”

“豆浆~”

某个被迪奥捡回来的孤儿替身使者,能力据说是可以看到平行世界的事情。

 

“他到底在其他世界里看到了什么鬼东西?”恰巧路过的牛仔先生忍不住吐槽。

“谁知道?”早就习惯了的管家先生淡定的喝了口茶。

“啊,no.2先生发现!”

“???”彼时还没有组队习惯的牛仔先生一脸茫然。。

 


45.星辰斗士

闲的蛋疼的乔瑟夫决定去埃及旅行,他叫来了阿布德尔,拽上了不情愿的承太郎,而承太郎拽上了刚好来家里拜访的花京院。

他们在一开始就遭遇了不可抗力的坠机,然后在香港停留的时候结识了自喻正义的伙伴——发型奇怪的波波,中途乘坐的船又因为不可抗力沉了,接着他们揍了一顿猩猩,拆了一个玩偶,教训了一个吃独角仙吓坏小朋友的帅哥,之后他们被‘给点钱吧’、‘给点钱吧’的异域风情糊了一脸,看起来像是熟人的牛仔帽和波波莫名怼上了,不小心跑歪的子弹擦着阿布德尔的额头飞了过去……

“魔术师之红!”

“对不起!”

 

他们来了次飙车,吃了顿沙威玛,跨越了沙漠,买到了土制的纪念品,承太郎被一位奔放的女性表了白,不过来也匆匆去也匆匆,那人被同伴直接拉走了。

“迪奥大人的魅力才是绝对的!”

诶,好像是熟人。

 

之后他们遇到了动物的替身使者伊奇,阿布德尔轻车熟路的拿出了咖啡口香糖,伊奇用它糊了波波一头,承太郎一帽子,之后在店里喝红茶的时候他们看了一对兄弟的画册,上面画着他们会突然变成小孩子内容……

变成小孩子的众人无法阻止high过头的乔瑟夫,然后眼睁睁的看着乔瑟夫赌博输了他们全部的旅费——好在大家都是熟人。

“不过事先声明,迪奥大人现在因为‘弓与箭’的事忙的焦头烂额,我不建议你们……”

“迪奥我来找你玩了!”

“给我滚回去你个老不死!”

 

“乔斯达先生他动机不纯啊。”

看穿了一切的花京院一语道破了众人心中所想。

 

这个时候的开罗温度高得吓人,就连闹腾的伊奇也消停了下来,所幸有佩特夏制造的冰块。但看着那间自乔瑟夫闯进去就散发出不妙气息的宅邸,一行人在短时间内都没有进去的打算。

 

“嘛,既然无事可做,不如我们去吃顿饭吧,我请客。”

“听你这么一说我好像真的有点饿了。”

“就这样吧。”

“开罗有什么好吃的特产吗?带回去给荷莉小姐一些吧。”

“汪~”

 

 

46.四月一日

“我已经认真的思考过了,迪奥,人越是玩弄计谋就越会发现人类的能力是有极限的,所以我决定不做人……诶,等等,不准把石鬼面往我脸上扣!”

 

 

47.嘟啦啦

“嘟啦啦啦啦啦——”

“仗助!好帅啊!”

承太郎神色复杂站在一旁,因为刚刚小徐伦弃他而去了。

 

 

48.听太公讲那过去的……

“看啊小徐伦,那边的是北极星,那边是仙女座,那边最亮的,是个叫卡兹的星星……”

“别误导小孩子,老头。”

“诶?我记错了吗?”

 


49.化敌为友

“安娜苏。”

“哼,这次就勉为其难和你合作吧,迪奥。”

 

“虽然能看到你们和好我是很高兴没错,但能不能不要在这个问题上达成一致!”

 

 

50. GOOD BEGINNING

有人说迪奥布兰度是一个无可救药的恶人。

有人说乔纳森乔斯达是一个值得尊敬的绅士。

 

但我们都知道,那不是一开始就决定好的。

不是在安心的呆在母亲胎腹之中时,不是在被冰冷的空气灌进喉咙而发出啼哭声时,不是用小小的拳头抓住谁的衣衫安然入睡的时候。

不是在感受着母亲的歌声在羊水中安然成长时,不是在冰冷的雨水拍打在脸上时,不是在寂静的夜里惊醒只能无助的蜷缩在床上的时候。

 

但既已成为了现实,那就必然会在某处存在着改变的转折。

大概是充满酒气的拳头落在护住他的母亲的身体上的时候,大概是在死去的家人被另一个亲人随意轻蔑的时候时。

大概是父亲谆谆教导落在心头上的时候,大概是鼓起勇气为了保护弱小而挥起拳头的时候。

 

大概是遇到乔纳森乔斯达的时候。

大概是遇到迪奥布兰度的时候。

 

“你就是迪奥·布兰度。”

“你是乔纳森·乔斯达。”

 

于是在悄无声息的时候,命运女神的丝线将他们缠绕在了一起。他们成为了兄弟,一起度过了宝贵的七年,成为了彼此青春时光中无法剥离的存在。


然后是一包毒药,一个石鬼面,一把匕首,平和的表象被干脆利落的撕开扯烂,直到一方的头颅被砍下,一具身体两颗头颅随着破损的棺木一齐沉入了冰冷的海底,为这份刚刚开始的旅程划上了句号——在这里,在这个世界,在无数个可能性之中,但也不是全部。只不过在他们相遇的时候,石鬼面总是一道迈不过去的坎,其中的一个会靠着它变成非人类的物种,然后波纹出现了,更多的东西出现了,乔纳森的身边突然多出了许多人,朋友、师长、爱人,他成为了继承者,成为了守护者,手中持有的是‘PLUCK’之剑,剑尖指向的是成为了掠夺者、破坏者的义兄弟。


然后?然后差不多就那样了,他们,他们两个,无数的他们就像是被塞进了一成不变的模版里,不停的重复相同的事情。


可其中不乏一些异端,一部分的时间线被搅得一团糟,他们甚至变成了另外的人,过着极度相似却又完全不同的人生,虽然相遇时他们依旧是相看两厌,但也仅仅是这样了,一方不再忍让,一方也无法得寸进尺,命运差不多把他们唯一的联系给剥离了。结果就是他们其中一个死了,另一个在许多年后也死了——却不是因为彼此,从不是。

 

在大多数的世界里他们都在用一半的时间虚与委蛇,再用另一半的时间互相厮杀直到留下一个;有一部分的世界他们从未相识,偶尔擦肩,偶尔视线交错,但在更多的时候从未相遇;有一些世界洋洋得意的侵略者以为自己彻底摆脱了自己的宿敌,可最后终究逃不过命运的收束,他还是死在了相同的血脉之下,至于剩下的那些……

 

 

“不,冷静下来,相信我,你不能那么做。”

“不要想着干掉安娜苏,不,就算用时停伪装成绑架也不行,小徐伦的替身还拴在安娜苏身上……承太郎你得看着点迪奥……我是说,你也要冷静。”

“初流乃,从那不勒斯远道而来辛苦了,但你得先把黄金体验收起来,顺便管好你的弟弟们。”

“小静,乔瑟夫就先拜托你了,西撒也差不多要到了,仗助他们也是。”

“诶诶是花京院吗,还有波鲁那雷夫和阿布德尔,来得正好,快帮我把承太郎按……那个,法皇之绿就不用……”

“其他人就交给你了泰伦斯,只要看住他们别突发奇想搞出什么怪点子,特别是瓦尼拉,打从刚才起我就一直没见到他……”

“神父?不不不,其实主持婚礼的神父已经到了所以不用特地麻烦你亲自……”

 

也许只有这个时候乔纳森才会感谢波纹给予他的生命力,即使他头发花白,面容苍老,却还是有足够的精力把这群乱糟糟的人全都按进各自的座位里。

 

“……无论贫穷还是康健,或任何其他理由,都爱他,照顾他,尊重他,永远对他……”

 

这场婚礼不是在早上,所以没有晨日的曦光从彩琉璃中洒下,这场婚礼不是在教堂,所以没有圣洁的钟声摇摆敲响,这场婚礼甚至没有固定的座位,来宾们或是成团或是零散的站在坐在靠在自己喜欢的地方,手中的酒杯满了又空空了又满,将那对新人围绕在彼此的中间。

这里似乎很拥挤,这里似乎很空旷,从婚礼的主角、家人、朋友、以及其他的,所有人都不怎么普通,所有人又都是普通的人,他们来自世界各地,有着不同的身份与经历,又因为各种各样的联系来到这里,在这个地方共同献上祝福。

 

空条徐伦站在那里,这里的一些人见证了这女孩的成长,从一开始的可爱乖巧,变得叛逆而又特立独行,然后她跨越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苦难,最后成为了一个比任何人都坚强的存在。她现在就站在这里,身上穿着着洁白的婚纱,看起来恬静又美好。

 

“你哭了吗?”

花京院收回了自己的法皇,身旁的友人难得褪去了万年不变的打扮,换上了正经的西装,他面容严肃,眼睛里似乎在酝酿着暴风雨,但花京院知道这并不是坏事,这个在某些方面异常迟钝的男人大概还停留在十几年前刚为人父的喜悦中,而现在却又不得不面临身为父亲的另一道槛。从他们认识起承太郎就是这样子,每当遇到了无法认同、理解的事情却不能改变时,他就会强迫自己成长起来,直到能适应一切。


承太郎没有回应这一句调侃,感受到身上的束缚消失后,他像个小孩子似的哼了一声。

 

而他不过是刚把视线移开了一瞬,神父的声音就突然停止了,周围愕然声一片,有些人的眼睛正偷偷的往他身上瞟。


在承太郎稍稍走神的时候,耐心向来不足的徐伦受不了神父的磨磨叽叽,手中的戒指才交换到一半,就被她劈手夺了过来戴进了新郎的无名指中,紧张到全身都僵硬的安娜苏还没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就被揪着领子低下了头。

 

这般主动的新娘可不多见,可被请来神父也刚好是见过世面的。他面色柔和的看着那对相拥而吻的新人,不紧不慢的念着自己的誓词。在场的人们大多都是耐不住性子的,谁的口哨声率先吹响,然后整个婚礼都变得热闹起来。

稍微理智些的想到了这位不好惹的父亲,不过转念想到既然是徐伦主动,那么应该不会出什么乱子……

 

——可是关键是承太郎他没看见啊。

 

承太郎噌的一下站了起来,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那个夺走了他心爱女儿的混账正按着徐伦的后脑忘我的亲吻着——

花京院仿佛听到有什么在他旁边‘嘭’的一下爆开了,不妙的预感瞬间袭上心头,可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白金之星的残影在他眼前掠过——

 

【从此再也没有人见过安娜苏,全文完。】

 

当然,以上情节虽然有极大的可能性发生,但以世界作担保,这种没人性的展开绝不会出现在这里。

时刻待机着这边的仗助终于派上了用场,疯狂钻石冲了过去,刚好拦住了这个怒火中烧的替身……到底是哪个不靠谱的家伙说白金之星变弱了的!出来,我保证只嘟啦你十页!


“开什么玩笑,这不是根本拦不住吗!谁来,谁来——乔鲁诺!!”

“抱歉,”被点到名的意大利教父刚好放下了吃完的布丁,拿起了一盘新的,“我的黄金体验最近有些不稳定。”爱莫能助,乔鲁诺眨了眨眼,看起来十分无辜。

“你小子一到关键时刻就靠不住!算了,还有谁——露伴老师!这个时候就不要想着画画了啊啊!!”

 

 

“我以为你也会像承太郎一样,”乔纳森微微侧过头,躲过了飞来的酒杯,“我都准备好要拦着你了。”

“本迪奥看上去是那种不冷静的人吗?”被质疑的吸血鬼似乎有点不满,因为乔纳森看向他的眼神中写满了yes,替身世界被他放了出来,不过仅仅是为了挡住从各个角度飞来的锅碗瓢盆。


乔纳森看着他,看着周围,恍惚间突然想起了自己的婚礼,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久到记忆都变得模糊不清。

 

 —— —— ——

……至于剩下的那些世界似乎要好得多,不过说起来,人生本就不是什么能拿来比较的东西。没有沉重的道标摆在眼前,没有诉不尽的悔恨在耳边絮语,没人能知道自己的每一个决定会带来什么,正如未来永远都是未知的模样,充满了无限的可能性。

 

明天会是晴天吗,人与人又何时会相遇,扬帆起航的日子是否能够平安,美好的日子是不是会永远持续,不幸又何时能够结束——

 

可现实就是,一个人的人生不仅没有标准答案,可恨的是连参考的都没有。向左走也许能收获喜悦,但向右走却不一定会得到相反的东西。结果除了所期望的目的地之外,其他的一切都摇摆不定,连带着最后的那项也跟着歪斜了。

 

乔纳森经历了许多,迪奥也经历了许多,快乐的、悲伤的、欣慰的、痛苦的、包容的、复杂的、决绝的、忧虑的、背负的、悔恨的、愤怒的、无法排解的、无法忘怀的……他们是这样,所有人都是这样磕磕绊绊的一路走过来的,有时候如履平地,有时候如临深渊。

 

所幸他们在做出无法挽回的事情之前刹住了步子,所幸在无法挽回的事情发生前有人能够伸手拉住他们。

 

‘我在这里,在这个世界,在这片土地,在你的身边。’

‘我们是曾是毫无交集的陌路人,可命运将我带到了你的身边,带来了奇妙的牵绊,于是我们是家人,是兄弟,是朋友,然后彼此相伴了百年的光阴。’

‘我会信任你,尊重你,我会爱着你,一如同我所爱的每一个人,即使不得不迎来终结的日子,即使不得不亲手了结这一切。’

‘不过我会竭尽所能的拉住你,为了笑着度过充满可能性的未来,为了笑着度过现在的每一天。’

 ‘然后明天,又是新的开始。’

 

—— —— ——

许久不见回应的迪奥转过头,乔纳森也正好回过了神,他看到对方用着已经变老的容颜笑了出来,一如既往蠢得无可救药。


有什么好笑的吗?吸血鬼感到一阵莫名,不过就像是他无法理解友人的思绪,谁也不知道他在看到乔纳森笑起来的时候就会想到夜空的星星——明明一点也不明亮,却一直不厌其烦的闪烁着光芒,让人连忽视都做不到。


迪奥仰起了头望向天空,可谁知就是这一下的疏忽,一块蛋糕就恰巧溜过了世界的防御线直接砸到了他的脑袋上。

 

乔纳森捕捉到了飞行物的轨迹,他顺着望过去,看到金发的长子正和他的朋友们一起说笑,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这边。


而等他转过头时,身旁的座位已经空空如也,连世界也不见了踪影。

 

乔纳森就算是放弃思考也能知道将会发生的事情,不过考虑到他年事已高,救场的工作就留给年轻人好了。


评论(4)
热度(32)

© no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