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on

#屌,赛高。
#主推友情向与个人吹,全jo目测都可以吃
#期待被捡起来一起玩耍

【聊天群体】上天堂互助交流群 00

/聊天群梗,dio科主场(换句话说就是诸多细碎的脑洞坑(小声bb)

/世界观混杂预警

/对不起我又诈尸了_(:з」∠)_

/请!


00


「晚上好。」


迪亚哥布兰度做了一场梦。


「不对,不对,你那边的话应该是早上……那么再来一遍,早上好!」


梦里的他成了一块破损的木板,孤零零的呆在大海的浪花上,随着海面一起一伏。


「是长时间在海上的后遗症吧,没办法,那个时代就是这样落后,从一个大洲跑到另一个大洲简直就是要人命!」


海鸟叽叽喳喳的吵个不停。


「海鸟?难不成是在说我吗?这种比喻还真是伤人心。你该感谢此刻在这里的是好脾气的我,要换做其他人指不定会弄出什么噪音污染。」


吵个不停……


「比如会发出‘wryyyyy’啊或是‘uryyyyy’啊这样奇妙的噪音……话说你还没睡醒吗?」


不停……


「要不我回头再来打扰?」


“你不觉得现在说这话已经晚了吗?”

迪亚哥捂着头坐了起来,无法确定这是否是昨晚那些朗姆酒所带来的后遗症,还是其他的什么导致的。甲板上吵闹的欢呼穿透了薄薄的墙壁充斥着房间的每个角落,再加上耳边喋喋不休的苍蝇声,火上浇油般的混乱刺得他右边的太阳穴一鼓一股的。

「噫——你这家伙的性格比想象中还要遭!这种时候就老老实实的表现出被吓一跳的丑态就好了!」

有个声音在他脑袋里。

突如其来,毫无征兆的。用着对他而言熟悉至极的声线,过了好一会他才反应过来那是属于自己的。

“到底是谁的性格更糟啊……”迪亚哥随口抱怨,但是一扫疲倦的眼睛已经迅速扫过房间各处,迪亚哥从床上起身,顺手将枕下小刀收进袖口。


「我!我我我!」

脑海里的声音兴致勃勃,仿佛跳跃了起来,「要超越我你还早了一万年呢!」

「要知道当初我被连人都不是的家伙狠狠看了笑话,所以从你们这些新人身上找场子就成了我为数不多的乐趣——」他在这份声音里感受到了遗憾的情绪,对方不仅没有掩饰,还十分坦诚地将本应藏掖着的坏心思全都说了出来,「但是你竟然无情的剥夺了它!」


迪亚哥不作表态,默默地将话里的特殊的字眼从废话里挑选出来。现实中的他动作不停,所到之处翻查着每一个可能藏有异常的角落。


「别找了,」声音好心的阻止他做无用功,「万一翻出什么不可名状的东西就麻烦了。」

“……我不信那些。”

「是的,是的,我们都不信。」提及这个,声音明显来了兴致,「但偏偏架不住有个幸运儿的世界满是这玩意。哈,我超想过去玩一玩的,但是那边的迪奥总以‘普通人的精神脆得像块薄煎饼’这种敷衍的理由拒绝我……」

迪亚哥搭在门把上的手顿了一下。他听到了个令人在意的名字,但不排除其中有巧合因素在。

「话说你要出去了吗?」

他没有回话。

「你可以试着在心里和我说话,放心我听得见,毕竟对着空气自言自语是会把别人吓到的。」


迪亚哥深吸了一口气,“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能从我的脑袋里滚出去。”推门而出,狭长的走廊里没有多少人,大概都集中在甲板上——可以想象,毕竟长达数周的海上航行已经把这群乘客折磨地身心憔悴,眺望到新大陆那丁点海岸线的影子就足以让他们欣喜若狂。


「真不友好,」声音里满是无奈,还带上了点包容的意味,「没关系,我早就习惯了。不过你倒是提醒了我,一直光顾着聊天,差点把正事忘了。」

“什么正事?”

「我想想,从什么地方说起好呢……」

迪亚哥无法心安理得地采纳对方的建议,作为折中,只是压低了说话的声音。他来到甲板上,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处不那么拥挤的地方。许多人都趴在船边缘的栏杆上,兴奋之余几乎探出了大半个身子,巡视的水手手疾眼快,把他们从作死的边缘挨个拉了回来。

迪亚哥看着他们,倒没有什么排斥的情绪,他甚至看到住在他隔壁的青年人正虔诚地亲吻着项链上的十字架,近乎喜极而泣,完全没有注意到到上面新鲜的鼻涕。

如果不是脑袋里诡异的声音的话,迪亚哥说不定也会被这欢乐的气氛所感染,成为他们中的一员。


「那么姑且先自我介绍一下吧。」

当声音再度响起时,迪亚哥已经在甲板上转了一圈,面上正自然地和几个在船上认识的朋友打了声招呼。

「我是迪奥,迪奥布兰度。」

……布兰度??

「没错,布兰度。」声音停顿了会,「不是家人间共用姓氏的情况,而是相对于其他世界而言同位体般的存在。通俗来讲,就是说‘我’就是‘你’,另一个世界的你。」


“……”迪亚哥的大脑有一瞬的卡壳。

「咳咳,简单来说就是平行宇宙那档子事。」似乎是意识到了问题的所在,声音赶紧补救般说道。

“……那是什么。”

「祖母悖论!祖母悖论你总该听说过吧,我记得这个在很早以前就被提出了!」

“不,”从贫民区爬上来的迪亚哥先生拒绝承认自己贫瘠的知识储备,“完全没有听说过。”


然后他就听着这个声音强行塞了一堆你回到过去杀死祖母导致你的父亲没能出生所以你也没能出生所以就无法杀死祖母那么是谁杀死了祖母你又杀死了谁的诡异逻辑,反复听完三种不同的版本后迪亚哥终于忍受不住地把自己关回房间,不顾忌形象地和脑内快把他逼疯的声音吵了起来。

而和自己的声音吵架这点简直是火上浇油。

「几个月前的你决定去参加SBR,所以你此刻在这艘船上。而那个时候的你也有可能决定不去参加SBR,那么此刻的你依旧会呆在英国。去或不去的可能性分歧会导致不同结果的形成,而诸多可能性的叠加导致的不同世界线就相当于是平行世界!懂了吗!」

“所以说……”对这方面完全没有认知的迪亚哥终究还是落了下风,而在对方气势的压制下,他莫名产生了些许心虚的感觉,“你的存在就相当于那个没有参加SBR的我?”他谨慎地说出了自己的结论。

「虽然完全不正确!但我允许你这样理解!」

“所以你怎么知道我要参加SBR?”

「重点在这吗wry!」他听到声音带上了意义不明的后缀语,「没办法,因为这也边有许多‘迪亚哥’。最起码在我认识的迪亚哥里就没有不参加的。」

“许多的我吗……”迪亚哥皱着眉头思索了一会,尝试着理解这一切,“这么说来,你应该正处于这个组织里吧,突然出现在我脑海里的目的,是为了把我也吸纳进去?”

「组织?不不不,没那么严肃,这充其量就是个类似聊天群的东西。」

「打个比方,就像是电话那样可以让不同区域的人交流,只不过这个交流方式更高级点,连接的对象也是不同世界的我们自己。」

「至于你的疑惑……那什么,聊天群对‘迪奥’个体的捕捉完全是随机性的,毕竟对比平行世界无限大的基数,群成员的数量还不足百人……当然,如果你不想加入的话我也不勉强。」


世界观刚刚受了冲击的迪亚哥差点笑出了声,“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你还指望我能压制住好奇心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吗。”

 

「可以一忘皆空啊~我们这有专家~」声音又说了句他无法理解的话。


然后那个吵闹的声音就突然沉寂了下去,取而代之的是眼前出现的某种难以描述的奇异现象——半透明的类似窗玻璃的东西逐渐凝聚成形,占据了视野中显眼的位置,却并不妨碍原本眼睛视物的能力。

而后以之为载体,文字在上面显现出来。


〖二十一世纪少年 邀请您加入【上天堂互助交流群】,是否同意〗


“……”

迪亚哥没留神一个手滑,成功避开了YES, 手动戳到了旁边的NO上。

评论 ( 10 )
热度 ( 43 )
 

© no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