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JO] 拯救世界(并不)的香草冰

/jojo同人脑洞产物,主屌爷,大概无cp

/逻辑、文笔、剧情全都被在下吃了,ooc、意识流、莫名其妙要多少有多少:)轻喷

/原著的剧情线不幸被在下啃了,so可能存在冲突以及时间悖论问题

/感谢大卡纠错

/请!

 



1.

如果有人对他说,将来的他是为一名伟大的、任何人都无法使之披靡的夜之帝王,那么迪奥绝对会把对方划到这辈子都拒绝来往名单上。

 

“DIO大人!”

“欸——快把那个奇怪的称呼改掉,还有不要跟着我!”

 

更别提那个‘未来’还是四舍五入的百年后,而且神特么连种族都变了。

 

迪奥毫不掩饰自己的嫌弃,挥手驱赶身后那个比苍蝇还粘人,甚至比自己还高上一头的男孩。

 

2.

迪奥布兰度是在距家三条巷子远的拐角处看到他的。

那人刚好堵在必经之路上,身上穿着材质不错衣服,样子就像是躲着大人偷跑出来的大少爷,可脸上的表情却是直接把这整体来说还不错的印象给破坏了——他像是受到什么天大的惊吓一样,抓挠头发,不安的踱步,几乎要被揉烂的报纸被丢在脚边,还时不时的被踩上几下。迪奥认出了上面的字样,今早才刚看过的他可以确信这是最新的。

不过这可为难了。迪奥停下了脚步,带着警惕打量着这个比他,甚至比西街的那个孩子王还要强壮不少的男孩,而这个过程仅仅用了不到两秒的时间,那个男孩就察觉到了外人的存在,没能反应过来的迪奥恰好和对方的眼神撞在了一起,也发现了其中不正常的意味。

如果要迪奥来形容这种不正常,那大概就是精神极度不稳定,稍有些风吹草动就会暴起伤人的疯狗。

换句话来说就是危险,十分的危险。

 思绪百转的瞬间迪奥就已经做好了跑起来的准备。并不想招惹危险分子是一部分缘由,况且他手里还拿着刚买来的酒和药,生活并不宽裕的他不想在这种地方造成无意义的浪费。

 

“DIO大人!”

可接下来的摆在眼前的是他始料不及,或者说是再给他一个脑子也想不到的展开。

那双眼睛在看到他的下一刻就发生了变化,暴虐的气息被惊讶所冲淡变成了空白,然后接下来就被另一种情绪所填满。

 

如果要让迪奥来形容的话,那大概就是饿了几天的疯狗见到肉的……

 

呸,什么破比喻。

 

3.

迪奥听到男孩叫出了他的名字,但又有所不同。

 

“所以说,你一定是认错人了。”

迪奥打断了滔滔不绝的男孩,无论如何都看不出自己和他口中那个男人有什么相似的地方,毕竟光看年龄这一点就已经够致命了。况且听着对方的形容,迪奥总觉得男孩形容的那个男人……恩,脑子有点问题。

 

4.

不,别说什么未来啊过去的,你觉得本迪奥有那么好骗吗?

 

5.

“不,我一定不会认错的,您一定就是DIO大人。”

眼看着实在是说服不了眼前的人,男孩犹豫了一会,最后似乎是做出什么决定。

“只要能让您看到我的力量,那么多少也会信任我的吧!”

 

赶着太阳落山前回家的迪奥可没在意这么多,他只是在听到对方果断的声音后感到身后拽着自己的力道一松,以为对方终于转了性子,便下意识回头想要看看是什么情况。

 

然后就看到了个超诡异的东西张着大嘴一下子就把男孩吞了进去。

 

6.

从此再也没有人见过瓦尼拉艾斯。

咳咳,准确来说,应该是迪奥自那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那个诡异的男孩……别提了,他连对方的名字都不知道。

 

 


在那之后迪奥布兰度的日子就如同往常一样,买酒,买药,弄来食物,弄来钱,让那个名义上的父亲活下去,也让自己活下去。那日所遇到的事情被日常的琐碎一层一层埋没,最后沉在了连他也找不到的角落里。

迪奥布兰度日复一日的活着,自从母亲去世后他就担负起了整个家的责任,也许正是因为这个由血缘与世理铸就起来的责任,才让他即便是不情愿也一如既往的照顾这个不知悔改、整日烂醉如泥的父亲。


直到他把母亲的衣服像破布一样丢在地上。

 

*** ***

然后,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如同命运谱写好的那样逐步迈入既定的结局,唯一没让迪奥预料到的就是达利欧生前所结下的因果,以及过去发生的某件事在不经意间埋下的种子所带来的偏差。

“乔斯达……”

因为是救命恩人的遗孤所以被收养,现在的迪奥作为乔斯达家的养子,正在前往那间宅邸的路上。

而实际上,这个在混乱的贫民窟摸打滚爬多年,并能够面不改色的将毒药掺进父亲食物里的少年并不是作为乔斯达家的新成员,而是将作为一名入侵者而出现的。

 

——夺取金钱,夺取权势,将不属于他的一切统统据为己有。

 

本应是这样的发展没错,况且,迪奥布兰度这个人也确实是有认真思考过实施的方法。

 

可是在漫长而又无聊的颠簸中,逐渐冷静下来头脑的他却感到了一种异样的古怪。

“乔斯达……错觉吗,总感觉在哪里……”


在哪里听过?


迪奥被自己的这个念头吓了一跳,但随即又觉得可笑。上层的贵族们不是他这种人可以随便接触到的,要不是达利欧的关系他可能一辈子都不会接触到这些家伙,你看,他现在唯一知道的也只有收养它的乔治乔斯达先生,与他的儿子乔纳森乔斯达……

 

[——大人,不要相信———]

 

“乔纳森…乔斯达,乔纳森……”突然的,迪奥如同魔怔了一般不停的重复这个名字,他没有压住自己的声音,可是由于马车行进时的吵闹,前面的车夫也就没有注意到这边的异常。

 

[———他们都是——]

 

过去所发生过的事情会变成记忆储存下来,而那些经历了漫长岁月的东西则会被遗忘,但对于那些曾留下过深刻印象的东西即使是被遗忘,也会在某一时刻借助被点燃的引线引爆开来。

 

迪奥的大脑陷入了短暂的空白,然后他想起了记忆中似乎有个紫发男孩表情狰狞的对他说:

[‘乔斯达全都是敌人!’]

 

“乔斯达!?”

少年下意识的喊了出来,连杂音都无法掩盖的声音惊动了车夫,对方趁着空隙转身掀开帘子看了他一眼,在发现并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情况后便转了回去。

 

可在一瞬间装成什么事都没有的迪奥即使是之后也无法放松下来。

他想起了很久以前遇到的那个男孩,声音也好面容也好说话的内容也好,他现在想起来全都是模糊的一片,可是关键不在这里。

他虽然对男孩说的话嗤之以鼻没错,可由于对方手舞足蹈表情严肃显得太过逼真,弄得那时的他也不由自主的紧张起来。


[‘DIO大人的敌人是个十足的恶魔,可以徒手捉住子弹,跺跺脚就可以踩裂大地,一挥拳就能山给打穿……’]

[‘……手能伸那么长,还能放出闪电,分裂成好几只……身上长着紫色的荆棘…用叶子在天上飞……’]

 

如果是现在听到这些,他恐怕只会一边笑着,一边把这种连小说都不会用的情节像垃圾一样丢在一边,可是那时的迪奥明显还处于能被睡前故事里公主王子情节影响的阶段,在男孩毫不做作真情流露的轰炸下,迪奥成功的在脑子里想象出来‘敌人’的模样——块头有山那么大,嘴巴咧到耳根,里面塞满尖牙利齿,长着六只跟蜘蛛一样的眼睛,头上顶着能把野猪戳穿的角,每走一步都夹风带雨电闪雷鸣,长满了背部的手臂肆意挥舞……这不就是必须要打马赛克的童年阴影吗喂!

 

回想起一切的迪奥深深的把脸埋在双手里,一时间阴谋啊计策啊什么的全都被抛在了脑后。按理来说他本应该不是那么紧张,可是记忆中的‘乔斯达’与现在他要去的乔斯达对上了号,再加上那时男孩对他身份的笃定,弄得迪奥现在不由得多想。


如果‘DIO’是指他迪奥的话,那么‘乔斯达’就是收养他的乔斯达。


换做是平时的他,迪奥可能会因此而想到什么未来啊,或是命运啊之类的东西,但是现在,他只是被脑子里那个怪物的印象狠狠的冲击了下,还没缓过神来。

 

而雪上加霜的是,乔斯达家到了。

 

听到外面的交谈与铁门敞开的声音,还没调整过来的迪奥,心瞬间凉了。

 

*** ***

“哈哈~别闹了丹尼。”

乔纳森拍了拍爱犬的头顶,大丹犬虽然听话的退后了一点,但还是亲昵的贴在他在身边打转。被扑倒的乔纳森松了口气,可在坐起来时还是不免牵扯到身上的伤口。

 

“抱歉啊丹尼,今天可能不能陪你玩了。”

乔纳森歉意的摸了摸爱犬,丹尼似乎也是察觉到了这一点,收起了见到主人的兴奋乖乖的趴在他的手边。

 

结果自始至终也只有丹尼啊……乔纳森抚摸着爱犬,思绪不由自主的陷入了失落的情绪中。

他是被讨厌了吧,年轻的小少爷这样想到,周围的男孩们似乎都因为贵族的缘故而孤立他,即使是加入了他们也只有被排挤的份,至于学校里的那些,不知什么原因也不喜欢和他来往,虽然他也讨厌他们就对了。

结果到头来,唯一的朋友也只有丹尼了。

 

年轻的乔斯达小少爷叹了口气,抬起头时,正好看见自家的马车缓缓走了进来。

父亲有出去吗?想起了还在书房里的老乔斯达,乔纳森转念就打消了这个想法,而剩下的可能性就随之浮现了出来。

——父亲的救命恩人不幸逝世了,而父亲要将恩人的儿子收为养子。

 

也就是说,我要有一个兄弟了吗?

 

身为独自的乔纳森虽然备受宠爱,可在这个偌大的宅邸中却也是孤独的。

 

站起身来的乔纳森看着停下来的马车,不由得期待了起来,同时也带着些忐忑不安。


能够成为朋友吗?


这样想着的时候,马车的门被从里门推开。一个看起来很重的箱子飞了出来,而后一个身影一跃而起,乔纳森抬起头,看到太阳为那道身影镀上了金色。

 

*** ***

决定了,迪奥布兰度这样想着,说到底无论未来的乔纳森有多么可怕,现在也只有可能是个被宠过头的小少爷罢了——

所以他要在见面的第一刻,就利利落落的给对方一个下马威!

 

马车停下的瞬间,迪奥忽略掉了背后车夫古怪的神情,毫不犹豫的就把装行李的箱子甩了出去,在听到落地的重响后,掐准时机一跃而起。

 

他突然听到了谁的惊呼,迪奥下意识偏过头,正好对上了那个名为乔纳森少年的眼神。

那对眼瞳清澈的如同天空一般映照出了他的身影,在瞬息之中迪奥看到了其中的喜悦与期待,又仿佛看到了盛夏夜空的繁星。

 

迪奥怔愣了一下。若是其他的人,他也只有嗤笑一声是个不喑世事的小少爷罢了。

可是这个人是乔纳森·乔斯达,是那个折磨了他大半天的那个‘乔斯达’。而这么一对比,难以形容的落差带来的愤怒瞬间冲上了他的脑门。

 

——这特么不是天使吗!

 

迪奥克制住破口大骂的冲动在心里咆哮,而跳在半空的身体却尽职的反映出了他的情绪,平衡失调,落地时不幸身体一歪。

 

“唉唉——你没事吧!”

看到自己未来的兄弟以一种古怪却又气势十足的姿势落地后就没了动静,既不站起来也不说话,本想赞叹一番的乔纳森也不由得担心起来,小跑了过去。

 

然后他就看到见自己的兄弟欲言又止,脸上的表情像是因在忍耐什么而变得扭曲,磨蹭到他父亲都察觉到不对而跑过来时才超不情愿的缓缓开口,对他说道:

“脚……扭了。”

 

*** ***

乔纳森乔斯达与迪奥布兰度的第一次见面,是在乔纳森捂着肚子笑得直不起腰,迪奥瞪着他咬牙切齿下的第一次见面。和命运的书写稍有不同,背景里乔斯达卿急急忙忙的叫人去通知医生,有着黑色斑纹的大丹犬乖巧的坐在一旁甩着尾巴。

 

没有入侵者的虚与委蛇,也没有突然暴露出来的恶意。如果说一切的伊始都是起源于细小的偏差,那么像命运这般笔直的如同箭矢的轨迹前进的东西,大概会衍生出完全不同的故事吧。

 

“JOJO。”

“对不起,父亲。”

那么长时间过去已经足以让他平息情绪,乔纳森抹掉眼角的泪水,三两步就走到一脸不爽的迪奥身边。

“怎么?”迪奥注意到了他,丢脸的情形让他顾不得老乔斯达的在场,忍不住的在话里带上了刺,“我们的小少爷是想为刚刚的取笑道歉吗?”

“我可不是在取笑你,”乔纳森表情真诚,若不是那对眼睛里还带着笑意的话,迪奥说不定就信了,“因为迪奥你,和我之前见过的人都不一样呢。”

不是那些贵族少爷的虚假,也不同镇子里孩子们的顾及,迪奥布兰度这个人在这时真真切切的把自己的一面暴露了出来。

“啧。”迪奥也是看出了对方的意思,不过这样一来那些堵人的话根本就没机会说出口。

 

迪奥扭过头不想理他,可在那之前,一只手则是摆在了他的眼前。

 

“接下来就请多指教了,迪奥。”

迪奥挑起眉头看着他,乔纳森也没有在意,那只手悬在半空静静的等候。

 

拍开,还是握上,迪奥选择了后者,但这并不是为了迷惑其他人而做出的假象。


迪奥握上了那只手,然后狠狠的加重了力道,满意的看到对方吃痛的表情。

“你以为你笑成这个样子我会轻易的原谅你吗,别太天真了乔纳森。”

 

而这个动作无意是激起了男孩好胜的心思,乔纳森反握了回去,蔚蓝的眼睛了仿佛有火焰在燃烧。

“啊,随时奉陪。”

 



【后记】

“啊,原来还发生过那种事吗……”

 

“你要是敢说不记得了JOJO,”金发的男人弯了弯手指,比了比对面人脖颈的位置,大有敢说个不字就直接插进去的架势,“我都不知道你的老年痴呆那么严重了。”

 

“不,我还记得,迪奥……毕竟那是我们第一次见面,更何况那时的你实在是让人印象深刻。”

 

“想打架吗?”迪奥眯起了眼睛,不过他们都知道自己和对方都没这个意思。

 

乔纳森笑了笑,露出了怀念的神情。时光在他的脸上留下了痕迹,迪奥看着他满头的灰银,觉得那原本的碍眼的藏蓝色还仿若昨日,迪奥突然想到了一些事情,一些他从前从未考虑过、也以为这辈子都不用在意的事情。

 

“你要死了吗,JOJO。”

 

“我要死了,”乔纳森说到,平淡的就像在讨论晚饭要吃什么一样,“我已经活得足够久了,靠着从谢皮利先生那里继承的力量,一次一次的从死神手里逃脱,但最终还是会迎来结局……”


“但也不会那么快,”正说着的语气突然一遍,乔纳森弯了弯嘴角,望着他温和一笑,“我知道你还私藏了个石鬼面,别想把它扣在我的脸上。”

 

迪奥扭过头,生怕自己忍不住朝着那张脸来上一拳。

 

“话说回来,瓦尼拉那孩子怎么样了?”他在到达埃及的头几天,迪奥还在为了那个小不点的事情忙的焦头烂额,现在既然有了闲工夫和他喝茶,就表示已经没问题了吧。


实际上,迪奥只是露出来抱怨的神情,而乔纳森也只在他曾经被父亲呵斥强制打扫房间的时候见到过。


“麻烦的替身,”迪奥捏了捏鼻梁,“莫名其妙的消失,然后在清扫虫子的时候又突然掉了出来,差点连命都没了。”


“平安回来了就好。”乔纳森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信息,“这种不知通向什么地方的替身果然有点危险……这样说来,迪奥,当初那个奇怪的男孩会不会是……”

 

“不可能!”迪奥已经迫不及待的想给对方泼一盆冷水,“那么久远的事情先不说我已经记不住了,就算是替身也无法做到这一点,现实点吧JOJO。”

 

不过作为说辞还真是一点说服力都没有呢,乔纳森耸了耸肩,“既然工作已经告一段落了,那要不要来日本看看?荷莉说她很想你。”

 

“恩,承太郎也是。”乔纳森补充道,然后成功收获了自己不做人兄弟的白眼一枚。

 

“那个连话都不会说的小屁孩?他明明是讨厌我吧。”迪奥眉头皱了起来,似乎是回忆起来什么糟糕的经历,“而且与其说是我,大家想念的明显是你好吧。”

 

“我吗?”乔纳森看起来有些惊讶,“我每个月都有寄贺卡回去啊。”

 

迪奥啧了下舌,径自站起身来朝外面走去,也差不多到了太阳落山的时间,就算是直接外出对吸血鬼也不会有什么影响。


“迪奥?”


一脸状况外的乔纳森也随后追了出来。傍晚的埃及华灯初上,即使是夜幕的降临,街上也还带着些热闹的氛围。

 

迪奥转过身面对着追出来的人,“就是因为你光说这种话,所以乔瑟夫那小子才回来找我抱怨,JOJO。”

 

“唉,是吗?”乔纳森笑了笑,加快了步伐追赶到了他的身旁。

 

太阳的光芒消失在了街角,尼克斯的薄纱覆盖了天空,但如果是要看星星的话,大概还要等上一会。





评论(8)
热度(41)

© no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