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on

#屌,赛高。
#主推友情向与个人吹,全jo目测都可以吃
#期待被捡起来一起玩耍

【JOJO同人】生命线:交叉 40

/jojo同人,看题知题材系列(没错就是那个life line,但是题材已经完全被我啃了!

/初代二人组主场,ooc出没,逻辑什么的已经扯不回来了(躺

/弧掉很久的我厚颜无耻的冒出来了(←你滚


chapter.37  早安


活人总是会想象死亡的模样,并发誓用尽一切手段去反抗她。可只是略微那么一对比就能发现,现实总是那么不尽人意。


时间在意识海里流得很慢,但是相对应的,可能是影响了思考速度的缘故,迪奥仿佛得花上比平时多几倍的功夫才搞清楚自己的惨状,然后又费了相差无几的时间才把所有的思考都丢进贴着回收标志的垃圾桶里。他在自己的喉咙里感受到了涌动的温热,内脏也像是被被什么入侵的异物拿捏了一顿,他的眼睛与耳朵与身上的每一枚细胞都在磕磕绊绊的把它们所能捕捉到的一切推搡进大脑,全然不顾后者是否愿意接受它们。


耳旁的嗡鸣正如浪潮般一波一波远去,仿佛带着所有的爆炸、火药、脚步以及其他的什么,唯独剩下了宁静,与之相伴的恐惧只在他的大脑里停留了一会,就像沙土一般被随手扬起抛开,被过路的微风尽数吹散。

而后,他也迷失在了这片平和中。


——————  ——————

距离近的士兵还没来得及回过神。

他听着其他人冲锋陷阵的咆哮,自己也在这种氛围里不由自主的喊了出来,仿佛就此拥有了勇气,发麻的手臂也重新充满了力量。士兵专注的盯着目标,据说对方是沉睡了数千年的远古生物……还是其他什么怪物,他记得不太清楚,只知道对方的眼睛锐利的像某种凶兽,被注视的时候就像是被死死掐出住了咽喉,即便是靠着夜色也无法把这种压迫完全抹去。

但是很快,士兵就从冰凉的手脚中找回了自己的力气,目标只是简单的扫了他、扫了他们一眼,并没有把任何人放在值得注意的位置上。这让士兵感觉自己遭受了侮辱,他熟练地架起步枪,枪口对着对方大敞的后背,扣动扳机只要一个念头——就像他无数次在演习场上做到的那样——击中目标,这个认知几乎让他高呼出声。但是身后人的叫喊更早的击中了他。


士兵的身体断成了两截,上半身正缓缓的从胸口处滑落,转过来的脸庞上还带着指责与困惑——他还没来得及回过神,最终也无法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他身后目睹了这一切的人停止了无力的恐惧,撑着土地呕吐了起来。


利刃带起的银线无声收割着活物的性命,一个接一个,整齐的肉块铺满了地面,喷涌到半空的血液下出了一场腥臭的雨。柱之男踩在没有生息的尸体上移动,全身上下却没有沾到多少血色,刀刃划出的痕迹附着在人们的视野中,没有士兵能够抵挡他的攻击,就连子弹都会在射入他的躯体前被切成两半。

“愚蠢。”

然而这样的场景多少还是勾起了他记忆里的那份熟悉,卡兹自语着,空闲的那只手夺过死人手上的步枪扣下扳机,枪口迸发出的火焰黑暗中闪烁了一瞬,坡上掩体后的紫外线灯应声而碎,优秀的听觉让他清楚捕捉到了那边气急败坏的咒骂。

他没有停顿,清空了子弹的步枪被反手嵌进了某个家伙的头骨内。此刻,士兵们的前仆后继的模样和他的记忆产生了重合,就像近万年前那些自不量力的族人们,也一如每次清醒时总会出现在身边的替身使者们。


“真是……无聊至极。”

但是他们之间有着致命性的不同——并非是指代力量上的悬殊,这些士兵表现得就像不知胆怯,也不曾被恐惧吓倒,而卡兹却无法在他们身上看到勇气、信念,亦或是单纯的为朋友报仇这样被他嘲讽过无数次的感情。

他意识到这样的战斗没有任何意义——几乎所有人都意识到了,这只是单纯的在用人命堆砌,只不过大部分的人都不想承认自己的死亡毫无价值可言,继续像飞蛾一般扑向那团火焰。卡兹的嘴角抿成了一条直线,脸上的神情就像是与沉睡时凸显在墙壁上石刻的纹理无二,厌烦情绪的扩散与涌现一样迅速,也许连他自己都没注意到,当那个与众不同的声音在耳边炸响时身体里的血液仿佛沸腾了般翻滚了一下。

“卡——兹——!!”

鲜活的生命力一下子撕开了死寂,卡兹骤然抬起的双眼与对方相撞,那个半吊子的波纹使者毫不畏惧的瞪视着他,瞳孔中仿佛有什么在灼烧。


——————  —————— 

“修特罗海姆去哪了!都这个时候了他还有闲心偷懒吗!”

联络员看着眼前这个身材矮小的把望远镜砸的砰砰作响的长官,深吸了口气,强行压制住心中的不满,“上校正在和另一名柱之男对战,先生。” 语气里带着公式化的毕恭毕敬,但在关键的位置上还是重咬下了字眼。

“废物!他把自己那一身装备当成了什么,和柱之男过家家的玩具吗!”

劈头盖脸的谩骂把联络员堵的哑口无言,他的上司就像故意没有发现自己话里的意思,如同疯狗一般撕咬着旁人的无能。

他的心里不由得腾升出一股恶感。他张了张嘴,却又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就是这个男人用枪抵住士兵们的后心,下令让他们离开掩体不顾一切的向柱之男冲锋。


医生没有分给身后人任何一丝的注意,短暂的发泄后他重新举起望远镜,透

过裂成几块的镜片刚好看到了乔瑟夫冲出去的一幕。

“哈,没想到那些波纹使者还算有点用处。”

他打了个手势,身后得到指令的士兵们立即穿戴好装备护卫在他的身侧。


卡兹正在远离厢体,战斗的中心地正在向其他方向偏移。这也是医生一开始要达成的目的,虽然从开始他就没有对普通人能力的抱有信心,但现实之下一边倒的差距还是让他心惊胆战了好一会,但也因此,他对脚下的尸块并未示以怜悯,过于仓促的步伐就像是车厢之内有什么宝物吸引着他,连后面被血腥味冲得迟缓了几步的士兵都忘记了责骂。

车厢的侧面被横贯着切开,里侧的墙壁被烟熏上了层焦黑,靠近的时候还能闻到其中还未散尽的恶臭。

“你们几个警戒周围,”医生不情愿的分出一份注意给他的下属下达了指令,“剩下的拿枪对着他,一有动静就直接开枪。”然后转身就埋头于地上几近烧焦的有机物中寻找着什么。


似乎被分配了奇怪任务的士兵面面相觑,他们的枪口向下指着这具凉透了的尸体,没过多久注意就分散到了别处。

然而这段时间没能持续太久,医生捧起手里的东西直起腰背,喜悦的声音堪堪从喉咙里冒出一个音符,异变突生。



→to be continued

评论 ( 6 )
热度 ( 19 )
 

© no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