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on

#屌,赛高。
#主推友情向与个人吹,全jo目测都可以吃
#期待被捡起来一起玩耍

【JOJO同人】生命线:交叉 39

/jojo同人,看题知题材系列(没错就是那个life line,但是题材已经完全被我啃了!

/初代二人组主场,ooc出没。

/两章内完结

/虽然很扯,但还是硬着头皮发上来了_(:з」∠)_

/请……

/对了你们喜欢scp吗(小声)


chapter.36  幕间


谁也不曾想到火车会突然刹住,就像乔瑟夫没能预见最后关头的死里逃生——在与卡兹对上的那一瞬他就不再心存侥幸,他能从对方的审视中捕捉到些什么……也许是失望,也许是在为败在自己手下的同伴而感到不忿,然而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等他的双眼适应了强光,原本大敞的门扉也被废铜烂铁堵了个严实。

他低头瞅了眼,脚边扭曲的原门板还在因列车的制动而来回摇晃,乔瑟夫不敢保证门先生是不是在发泄自己的不满,但是旁人却因为他的发愣而再度扯开嗓子。

“JOJO!我说——你听到了没有JOJO!”


西撒从掩体处翻身而出,手里的望远镜向后甩去,被身后向他伸出手的士兵接个正着。从各个车厢溢出的惨叫声尚未停歇,隶属纳粹的士兵们不敢放松警惕,架起的重机枪对准每一个存在异状的窗口,西撒不能控制他们的行动,只能期待在每一声的呼喊后能得到回应。但一想到之前在望远镜中看到的柱之男,他的喉咙就像是被堵塞了般,每一次的呼吸都带着沉重。

所以当看到完整的、而并非是想象中断成两节的乔瑟夫时,他也不知是该松口气,还是该为对方在这种关头分神而感到恼怒。


乔瑟夫还在思考,一只手附在堵塞着门的障碍物上用力推了推,思考着正面突破还是从外围绕过去。

“JOJO!”

然后他听到熟悉的声音,带着大片的阴影自头顶罩而下,来人背着光,乔瑟夫转过头,眯起眼费力地辨认了下对方的模样,试探地叫了声。 

“西撒?”

“别愣着!”西撒几乎是立即作出回应,他就着窗口伸出了手,在途中就转向一旁指示性的挥了挥,“快点出来!”


火车在铁轨上进行着最后的推进,而能够放出紫外线的装置已经事先布置在两侧,如果有人能在此时从高处俯瞰全场的话,一定会不由自主的发出感慨——完全停下的火车将会被光线完整笼罩进去,分毫不差。

但无论是地形也好,时机也罢,这一切都被把握得过于巧妙,显然,这背后并非是来自单一的势力的驱使。SPW财团通过对桑塔纳的研究制作了针对柱之男弱点的武器,紫外线照射装置便是这份研究下主要成果,但是毫无疑问,此刻正使用它们的人却是来自与之毫无关联的另一方。

“我们被告知了这个计划,”西撒回忆到,就在到达圣莫里茨的时候,一个脸上带着奇怪矫正器的纳粹军官拦住了他们,“为了尽力控制影响,纳粹们决定在火车到站前就停下它,而为了以防万一,财团的人将会守在站台成为最后的防线。”

至于波纹使者,西撒一行在地址上的古堡与火车间选择了后者,而丽莎丽莎则作为计划中关键的一环使火车停下。这也是乔瑟夫没能在第一时间得到支援的原因——暗地里的布置有条不紊的进行,而他们却毫无察觉,同时一无所知。SPW财团是波纹使者的盟友,而纳粹的立场却并非友善。有人先行一步在三者之间搭建起了桥梁,为各自为营的他们作出了选择。

最有效率的选择。

紫外线杀死了大批量的吸血鬼,有些狡猾的在车厢的密闭处躲过一劫,却也是寸步难行。其中柱之男的动作更快,两侧的士兵几乎没能观测到紫外线对其的影响。


但至少,他们能够喘上一口气。乔瑟夫心想,并在脑海里层层筛选,试图在他见过的人里找出能够胜任这一角色的存在。

但是,没有,他也很快就把这个问题抛至脑后。


乔瑟夫的速度比西撒预想中的要慢上不少,特别是在这种神经紧绷的关头,每一秒都会被拉长到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但当他看到自己的同伴抱着一个小女孩从后面出来时就把责备咽了回去,自然而然的准备转而换成另外的一些……


“趴下!”

突然的,一种诡异的感觉击中了他。西撒的行动快于声音,当乔瑟夫的反应到位时他已经任由自己被对方按倒在地,数声枪响紧随其后,来自某种重型机枪,迸射的火舌在黑夜的背景下清晰可见。

乔瑟夫发现周围的光线至少暗掉了一半。


“他们想连我们一起杀死吗!”射入地面的子弹崩起泥土,乔瑟夫注意到距他最近的一个弹坑,几乎咆哮了出来,脸上带着不可置信与恼火。

但攻击并非来自前方,即使眼前的那些枪口已经对准了他们。西撒从掩体后的人群中认出来那个纳粹军官,对方阻止了那些士兵,并指挥他们将枪口转向。


“那是……”

西撒瞪大了眼睛,他总算是知道之前感觉到的异样来自何处。夜晚的风来的冰冷,却也不自然,乔瑟夫打了个寒战,事到如今,就算再迟钝也该发觉士兵们所集火的对象并非他们。

他们只是被余威波及,而风却已然将一切割裂。紫外线的机器破损,失去灯光的压制则意味着吸血鬼的反扑。胜利的天平迫不及待的朝向另一方倾斜,柱之男瓦乌姆站在士兵中间,人们寄予厚望的机器此时正讽刺般的被他踩在脚下。


——————  ——————

人类是种很脆弱的生物,卡兹一直都是知道的,有时候只要一块石头,一道伤口,就能轻而易举的将其置于死地。他所见过的动物都是这样,包括他亲手创造出来的吸血鬼,也包括他们柱之男本身。

太阳是致命的,谁能料想这种无害的光线会成为杀死他们一族的利器。

阳光为大地孕育了生机,带来了风与热,却唯独成为了他们的天敌。


“死了?”卡兹放下挡在身前的手臂,被射中的地方没有一丝血迹,陷入其中的子弹被蠕动的肌肉推出体外,普通的武器无法对柱之男造成伤害,但是他的脸上却露出了些许的诧异。

原先和他对峙,同时也一心想要逃跑的男人倒在此时正倒在血泊中,眼睑半阖,瞳孔扩散,裹在皮肤外的衣物被温热的液体大片晕染,没有要愈合迹象,血的味道扩散开来。

“吸血鬼有那么脆弱吗?”

他对着那具尸体问到,仿佛是下一秒就能得到回应,“还是说这是你在克服太阳后所支付的代价?”


没有回应,这是理所应道的。他大概是永远无法得到想要的答案了,毕竟如果还能有开口的机会,卡兹不禁猜想,自己能得到的唯一回应就是对方拐弯抹角的狡辩,关于作为人类的宣誓,以及其他的嘲讽。

但是作为吸血鬼的造物主的他又怎能分辨不出来呢,就像是苹果和梨,没有人会因为混在一起而错认它们。

卡兹将手穿入对方的胸腔,手掌包裹住了心脏。这颗器官仍在跳动,渐趋僵硬,却不可思议的带着温热,就如同普通的人类那般。

他能够感知到人体的温度,也能发现它们正从这具身体上飞速的流失。卡兹将手抽了出来,转而向身侧用力一挥,微弱的呻吟随之传入耳侧。

他的辉彩华刃割裂了车厢的墙壁,也一同杀死了后面靠近的人类。但是还有很多,原本只敢远远躲着的苍蝇正冲着这里一股的脑涌过来。

感兴趣的个体死亡,艾哲红石也不在这里,他的目标迅速转移,却没想到会在这种时候遭到阻拦。


“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与我卡兹为敌吗。”



→to be continued

评论 ( 7 )
热度 ( 26 )
 

© no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