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on

#屌,赛高。
#主推友情向与个人吹,全jo目测都可以吃
#期待被捡起来一起玩耍

基金会AU—DIO 2.0

项目编号:SCP-19871

 

项目等级:Euclid  Safe  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通常情况下,SCP-19871被收容于site-17一间改装过的人形收容室中,基于其良好的合作态度以及其在████████事件中对基金会人员的救助,项目可在一名特工跟随下被允许在设施内自由活动,但不得离开该设施,或是在没有允许的前提下与其他SCP项目进行接触。

特殊收容设备[高辐射紫外线射灯]仅在SCP-19871的收容区域内保留,开启射灯的行为需要向项目主任████博士递交书面申请。随机分布的内置的紫外线灯应现已被悉数拆除,但████博士在安全主任的授意下秘密保留了几个。

 

自收容起,项目提出的特殊要求如下:

  • 改善居住环境(批准)

  • 一些神秘学的书籍(批准,内容经过筛选)

  • 一些人文历史书籍(批准,同上)

  • 时事新闻(批准,同上)

  • 世界地图(批准)

  • 笔记本与书写用笔(批准)

  • 笔记本与书写用笔(拒绝,项目声称笔记中缺失页被他随手丢进了主餐厅的垃圾桶,但并未被找到)

  • 年轻的人类女性(拒绝)

  • 来自东方的动物血制食物(允许,但仅提出过一次)

 

出于交互实验的目的,现该项目已被移送至site-19。

 

SCP-19871-1被保管在设施内某个标准收容锁柜中,仅3级及以上职员可被允许进行相关接触,而针对其的任何实验都必须向site主任提交书面申请。


SCP-19871-2的存在仍有待商榷。

(更新)SCP-19871-2的存在已在多项实验中得到证实,目前尚未找到有效的收容措施。

 

描述:从外表看,SCP-19871是一名相貌颇为英俊的英国男性,年龄在25岁上下,金发,红眼,身高195cm,左肩颈处有一枚星形胎记,脖颈上有一圈的环形疤痕,针对疤痕的有关提问虽然不会让SCP-19871感到冒犯,但相对的也无法从他那里得到确切的答案。

(更新)从与SCP-173交互实验中推断应为斩首所致。

SCP-19871称呼自己为“DIO”,在意大利-西罗曼语支中有“神明”的含义。事实上,SCP-19871更直观的会给人留下‘吸血鬼’的印象。SCP-19871身体素质大幅超越人类极限,恢复力极强,依靠少量血液就能维持其最基本的生理需求。考虑到项目摄入过多血液后可能带来的危险性或者长期停止供血引起的不满,以得到精准数据为目的的相关实验已被批准延后。

SCP-19871精通多国语言,对神秘学及人文地理等方面均具有极为丰富的知识储备,并试图了解更多。虽然通过简单的交谈就会发现其态度上的高傲与极强的自尊心,但在大多数的时候SCP-19871都是能够相处的。SCP-19871虽在被收容时表现出了极强的抗拒与攻击性,在了解了相关的信息后,项目本身对基金会的行为表示理解,并勉强接受了现状。

值得注意的是,SCP-19871对某些特定群体具有极其强烈的吸引力,多名D级人员在与之接触后都会表露对其的信任与崇拜,甚至引发了类似宗教狂热的现象。

 

SCP-19871-1是一枚磨损的箭头,通过从中检测出的大量特殊矿物质可推断为陨石所制。SCP-19871-1由SCP-19871随身携带,上面沾染的血液来自SCP-19871。研究助理█████在试图擦净血液时不小心被划伤,数小时后██助理发起了高烧,于是向████博士反应了自己的不适。██助理于隔离措施实施的24小时内死亡,经验尸判定死因是箭头上携带的未知病毒引发的感染。

 

(更新)SCP-19871-2无法被通常手段观测到,出现时仅可通过机器捕捉到微弱的磁场干扰。SCP-19871-2可以干预现实,并极大可能拥有自主意识。当被提及时,SCP-19871表示自己并不知道其存在。

 

附录19871.1发现记录

SCP-19871是在调查世界范围性的某个特殊现象时被发现的。位于██的特工人员在执行任务时无意间截获了一条属于███财团的加密情报,并通过破译出的信息追踪到了SCP-19871位置。当地执法部门在处理大量女性失踪事件时与项目在一间民居中正面接触,在警告无果后执法人员决定将其击毙,项目身中数弹却行动如常,并通过███████的方式快速恢复伤口,包括调查人员在内的██人因此而死亡。

在收容过程中特工人员注意到SCP-19871在有意识的避开阳光,于是优先破坏墙体造成房屋大面积坍塌,此举成为将其收容的决定性因素,由此产生的,关于太阳光能够有效将项目杀死的推论已在后续收容实验中得到证实。

 

附录19871.2:收容实验报告节录

选取项目的毛发及皮肤组织暴露在太阳下,毛发与皮肤组织即刻产生了类似自燃的迹象,并在极短的时间里转化为无机物质。

紫外线射灯下效果相同。

 

事后████博士向site主任提交了更改项目等级的申请,两个月后得到批准,SCP-19871的项目等级降为Safe。

 

附录19871.3:注意事项1

鉴于紫外线对SCP-19871造成的伤害是致命性的,故要求知情人士不得以任何方式向他人透露内置紫外线灯的存在,而设施内所有存在阳光及紫外线的区域都应及时告知SCP-19871以防误入。

 

附录19871.4:注意事项2

鉴于SCP-19871所持有的特殊吸引力,所有与项目接触过的人员都必须按照规定程序接受定期的心理评估,必要时采取记忆删除手段。

 

附录19871.5:SCP-073的对话记录

注:SCP-073被允许在设施内自由行动,因此在公共场合见过SCP-19871。

 

████博士:你好,SCP-073,希望我的冒昧没有打扰到你。

SCP-073:没关系,████博士,如果可以的话,我更希望你叫我的另一个名字。

████博士:……好吧,那么,该隐,███(SCP-073的项目主任)对我说你曾提到SCP-19871,能对我详细说一下吗?

SCP-073:这并不是什么有用的信息。

████博士:说说看?

SCP-073:我曾在过去的时光中见过他们,19871身上虽然沾有他们的气息,但是并不明显。

████博士:他们是指?

SCP-073:被上帝遗弃的一族,地底的居民。他们被冠以许多名字,但更多的时候不默默无闻,也与世无争……他们中的大部分时这样,而我最后一次见到他们是在卡利古拉*在位的时候……

████博士:(书写停顿)等等,你说卡利古拉?罗马的那个? 

SCP-073:(点头)

████博士:(沉默了一会)那么SCP-19871也是他们中的一员?

SCP-073:事实上,并不。比起他们19871太过羸弱,也过于年轻,他更像是……亚种?(说完后SCP-073摇了摇头)我很抱歉████博士,这件事我无法确定。

████博士:没关系,你已经帮我很多了S……该隐,我是说,你有没有意愿和SCP-19871交流一下,我可以向上面提出申请。

SCP-073:……我建议不要这么做。

 

当被问及原因的时候,SCP-073在思索一番后,给出的答案是性格不合*。

 

此次对话后基金会对SCP-073口中提到的“地底的居民”进行了调查,后续记录可跳转相关条目进行查阅。

 

附录19871.6:交互实验

——针对SCP-19871的SCP交互实验

 

[ 项目:SCP-173 最初之作]

实验记录:此前并未告知SCP-173的特性。SCP-19871在观察员未给予指令的前提下对SCP-173进行了观察,但是始终保持距离。期间SCP-19871多次移开视线,但SCP-173并未对其发动攻击。五分钟后观察员关闭了收容间的电源,于听到物体倒地的声音后再度开启,中间间隔一分多钟。SCP-19871倒在了收容间大门前的位置,头与身体分离。

一名观察员在回收SCP-19871时遭到了袭击。SCP-19871的头部在观察员靠近时突然弹起,自断面延伸出的血管状物绞断了观察员的脖子,并埋入其身体吸食血液。在那之后头颅与原本的身体重新拼合在了一起。SCP-19871因为基金会对实验相关信息的隐瞒而情绪失控,攻击了周围的安全人员,并在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内拒绝合作。

备注:鉴于SCP-173只会将人的脖子扭断而非扭掉,推断头颅掉落的原因应是伤疤下尚未愈合的伤口所致。基于这点,关于研究助理提出的‘这句身体是否属于SCP-19871本人’的疑问暂且保留。

基于SCP-173只有在直接的注视下才无法移动的特性,SCP-19871-2的存在首次被提出。


…… …… 


[ 项目:SCP-131 豆眼]

实验记录:再三保证其无害性后,SCP-19871才勉强停止了对SCP-131们的威慑行为,SCP-131们终于停止刺耳的咿呀声,但仍旧花费了不少时间从角落里挤出来,并且拒绝和SCP-19871近距离接触。期间SCP-131-A时不时会注视SCP-19871身侧的空旷区域,并尝试着接近,但是很快SCP-131-A就表现出了失望的情绪,后重新回到SCP-131-B的身边。

备注:SCP-19871-2的存在再次被确认。

 

[ 项目:SCP-978 欲望相机 ]

对象:SCP-19871

拍摄到的活动:正在阅读书籍

照片结果:难以形容的光景,看到的人不约而同的会联想到天堂

 

对象:SCP-19871-1

拍摄到的活动:放置在桌子上

照片结果:无变化

 

附录19871.7:项目等级修改申请

时间:与SCP-173的交互实验后

结果:通过,SCP-19871项目等级重新升至Euclid

 

 

————————————

→这是个脑洞、这是个脑洞、这是个脑洞

→设定不严谨且混乱,欢迎指正与交流

→背景是JOJO三部前后时间线,融合了基金会世界观。1983年,一艘‘幽灵船’在漂泊了数日后被救援队所发现,船上充满了生活的痕迹,却唯独不见人影,而甲板上那个爬满藤壶的空棺材也颇为让人在意。这件事理所当然的进入了SPW财团的视野,而与其他不知因果的人不同,他们很清楚这个标有‘DIO’字样的棺材代表着什么,于是一场遍布全球的搜查行动开展了起来。数年后,他们终于抓住机会锁定了DIO的确切位置,但却不料被一个神秘组织横插一脚。

过去的某个时代,某个为了追求如神一般完美力量的古人用蕴含着奇妙力量的陨石制作了弓与箭,时至今日,一个名为迪亚波罗的男性在埃及的古遗迹中将其挖掘了出来,在保留了一支箭后,他将其余的五支卖给了奈亚婆婆,而作为她所追随的人,DIO自然也拿到了箭。被箭所刺伤的人若能存活下来就会拥有名为‘STAND’的超能力,游走于世界各地的DIO无疑是将这份力量散布了出去,而这份异常基金又被会所察觉。

于是,‘巧合’就这么诞生了。

在DIO下定决心使用箭之前,基金会推了他一把,随身携带的箭划伤了他,而他的替身‘THE WORLD’也在收容期间悄无声息的觉醒,而经由这具躯体所牵动的血脉使得乔斯达家族的后代也觉醒了替身能力,贺莉乔斯达因此生命垂危。借助隐者之紫的能力乔瑟夫找到了迪奥的所在,同时SPW财团也锁定了基金会。再了解到他们面对的是个怎样的庞然大物,50天的时限就显得格外绝望。然而,就在众人一筹莫展之时,贺莉的病情却突然好转……

 

脑洞是这样的,基金会察觉到了替身使者这一奇妙的超能力群体,于是决定尽忠职守地将他们收容起来,一直战斗在最前沿的SPW财团察觉到了他们的行动,自觉无法与基金会相对抗的财团只能采取迂回战术,在基金会彻底掌握信息之前尽可能集结零散的替身使者抱团,试图增加点谈判资本。承太郎、花京院、波鲁纳雷夫他们也因此相遇了。

贺莉病情的转好是因为DIO刚好被173扭掉了头,好不容易快愈合的伤口又被撕开了,起到了一定的缓冲作用,但隐患依旧存在。要彻底解决问题要不赌在贺莉意志力上,要不杀死DIO。于是承太郎决定潜入基金会→斗殴被捕→假装惹到权贵被判死刑→暗箱操作成为site19的D级人员……

咳咳,虽然感觉不怎么靠谱,但考虑背景是那个收容失效,其中有混沌分裂者捣乱,spw财团各种替身能力支援,应该勉强能把逻辑捋成一条线……对,事实上潜入成功的承太郎还没来得及找吸血鬼就遭遇了收容失效,接下来它就会像游戏里的主人公里那样到处转悠玩逃生,其他人负责各种支援喊666(??)——最终jo太郎会抱着DIO的头突出重围,在众人的欢呼下迎接胜利的曙光光光(打住!打住!)

不过写文的话应该会变成承dio承向的吧……

以及,一开始提到的笔记缺失页是DIO在传递消息,作为追随者的奈亚他们不会毫无动作,他们大概是和混沌分裂者搭上了线(认真)。


*卡利古拉:柱之男上一次活动是时间是在大约两千年前的罗马帝国,时间并不确切,于是选用了开始神化皇权的第三位皇帝

*073觉得性格不合,私设定是该隐从DIO身上隐约看到了以前的自己(SCP-073该隐和SCP-076亚伯,圣经里的那对兄弟,万年的时光让该隐变得像他的兄弟,而那个温和的弟弟已经被疯狂和暴怒支配。)

评论 ( 10 )
热度 ( 64 )
 

© no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