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on

#屌,赛高。
#主推友情向与个人吹,全jo目测都可以吃
#期待被捡起来一起玩耍

【JOJO同人】生命线:交叉 38

/jojo同人,看题知题材系列(没错就是那个life line,但是题材已经完全被我啃了!

/初代二人组主场,ooc出没。

/1英尺=30.48厘米;福尔图娜是罗马神话里的时运女神

/两章内烂尾,我帮你们准备好筒子和水泥:D

/请


chapter.35  与你同在


在普遍意义上,人们所能够接受的社交距离为4到7英尺,而当这段距离扩展到12英尺时则会让交流显得更加正式,不会让你看上去盛气凌人,亦或是让另一方觉得自己受到了轻视。你们可以得到一个相对愉快的交流空间,当然,朋友、家人这般的亲密关系可以让你们更加靠近一些,挽臂执手,勾肩搭背,毕竟这个距离会根据情境的不同而适当展现它的伸缩性,就比如现在——他略微抬开手臂,试图松开紧闭的眼睛,强光来自四面八方,也许这就是他看不见自己影子的原因,而事实上,大片的阴影早已经把破破烂烂的车厢切成了两半,迪奥身处一侧,而对面简直就像盛夏里的阴凉……


不,不行。迪奥布兰度在自己的心里作出反驳。

毕竟设想中的理想距离大概长过半个赤道,再不济也得有一列火车的长度。卡兹只堵住了自己周围部分的窗口,连身后的也被照顾到,这也就意味着乔瑟夫被隔离在了另一端。


“是紫外线,”他说到,视线扫过吸血鬼融化后的残渣堆,“它很安全……当然,我也是。”

[“但是迪奥,”]乔纳森迅速回应,[“紫外线光可能没想象中那么有用,想想洞穴里那次……”]

按照最初所见,最先复活的柱之男仅仅是感到了不适,但也照样行动自如,并且在那时候也没有现成的吸血鬼作对比,迪奥无法准确判断,也许这其中需要时间,需要一个积少成多的过程,又或许在吸取教训后纳粹的那群人改进了设备。但是无论如何,眼前的这个柱之男都没有自大的贸然去尝试这份伤害。

只有在这个时候才敏锐的像个野兽啊,迪奥想到。

卡兹半侧着身子,兴许是在留意后面那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家伙会不会突然破门而入。窗口的缝隙间漏出的几束光争先恐后,却无一不被它身上厚重的服饰阻隔在外,而袖口处的撕裂却被完美规避。左右的刀刃失去踪迹,也许是像出现时那般收归皮肉之下,然后在下一次近身之际突兀弹出,成为索命的利器。


[“那么,撤退?”]

“撤退。”

他们保持语言简短,乔纳森尽可能的不去分散他的注意。迪奥仅握有的一支枪无论如何都算不上强而有力的保障,更何况他还必须搞清楚外面的情况——装备应该笨重且不适合搬运,纳粹可能配备了便于移动的卡车队,或是事先埋伏好,这样可以防止事态进一步扩大。火车刹停的位置应该也在算计之内,而实施的人选迪奥在心里也有了数。


“艾哲红石在你的手上?”

卡兹的眼睛依旧落在后面,它注意到猎物的退却,却毫不在意。迪奥不能因为顾及速度而暴露背部。

“麻烦的家伙。”他小声骂到,并且保证只有乔纳森一个人能听到。

“你可以选一个碰碰运气,”随即,他就提高了声音,“你身前的我,或是后面的乔瑟夫,看看幸运女神会不会眷顾你。”

[“他们不会信这个的。”]乔纳森在背景里小声嘀咕,迪奥表示不能更赞同。

“考虑到石头们的年龄,福尔图娜才是个小姑娘。”


柱之男看上去不那么友善,最起码不像是能坐下来心平气和喝杯茶的态度。但它也没有因为迪奥的答非所问而动怒——这不是个好现象。


“我猜你会需要一点建议,”对面适时的传来了某种惊恐的音节,就像是提前预知了他的打算而率先扣上不赞成的标签,迪奥刻意无视了这些,“考虑到你的好朋友光荣战死,”他刻意加重了其中某些字眼,“而对手刚好是先前被你们小觑的波纹使。”

迪奥不在当时的现场,只能通过后来与乔瑟夫的交谈中从结果上推个大概,他的话里没有说死,明人都知道这里意有所指。


[“迪——奥——”]乔纳森一巴掌拍向自己的额头,如果他本人在这里的话,说不准还会一拳头招呼在他搭档的脸上,[“你真的非得去激怒他吗!”]


接下来的走向会陷入分歧,柱之男可能为了复仇而把大半的注意都放在乔瑟夫身上,或是……

[“你简直无法理喻,”]乔纳森反驳,[“对方更有可能会因为你出卖同伴行为而愤怒。”]毕竟在大多数情况下,贪生怕死之徒才是最不受待见的那个,不论敌我。

“不过这也意味着有破绽可循。”迪奥毫不在意对方话里的冲劲,“这是个好机会,它会被自己的小心谨慎死死绊住……”


当然,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以愤怒为前提。

卡兹陷入了沉默,似乎是对他的话有所反应。迪奥等待对方放下狠话,并以此为判断决定接下来的行动,毕竟在视觉受阻的情况下很多方面都受到了限制,他无法在细节中捕捉倪端。


“你要说的就是这些?” 

但是它听上去毫不在意,对于同伴是死亡更是轻描淡写。迪奥感到一阵不适的下坠感……也许柱之男只是在强忍、在掩饰,但没人能保证卡兹不是那类薄情的存在。


“我还以为你会说出什么更有意义的话呢,吸血鬼。”


瞧,它都这样说了……

[“呃……”]乔纳森迟疑了一下,周围刚好没有杂音,他一点都不意外,[“他刚刚称呼你什么?”]

“挺巧的我也没听清。”

迪奥飞快的回答,并没有像个傻瓜一样左右扭头,在确定仅有他俩活着的生物后才指指自己,但这份质疑还是透了出来。


“我很惊讶你没有受到影响。”它指迪奥沐浴在紫外线的辐射中,更早的时候还沐浴在阳光下,“我们花了近千年的时间才找到了克服太阳的方法,” 然后他看到了柱之男眼中的兴致,就像是植物学家发现了新绿植,“但你似乎找到了其他的途径。”


“没准我用的就是艾哲红石?”迪奥咝咝地说,顺着它话头接下去,而卡兹只是意味不明的笑了一下。

他意识到对方可能早就做过类似实验。


“它们承受不住,”柱之男说,“太阳会先一步杀死他们。”

“是吗,”迪奥嗤笑着,“真遗憾,我可不知道自己已经脆弱到了需要打遮阳伞出门的地步。”

“你并非是波纹使者,普通的人类无法跟上瓦乌姆的速度。”

“你是不是对人类有什么误解,就算是吃面包也得小心食物中毒不是?”


迪奥深吸一口气克制下情绪,场面有些失控,察觉到这一点的乔纳森一直在他耳边嚷嚷。该做的事情一直很明了,他不该在这里浪费时间。


“所有的石鬼面都经由我手制造,所以我很清楚,”似乎没有察觉到任何不妥,卡兹按照自己的节奏继续说,同时拿出了身上的石鬼面,“你在自己过去的人生中一定使用过它。”


“……看来我们谁都说服不了谁。”迪奥的视线跟着对方手的动作移动,认出了那东西的身份。

“是你拿的。”这是在地底一行后他唯一丢失的物品,某种意义上也能说是一切事由的开端。

是万恶之源。

“它很新。”卡兹答非所问,说完后便把它丢弃在一边。


迪奥提起了警惕,但是卡兹却没有其他多余的动作,仅仅是注视着他身侧的窗口,仿佛那里除了紫外线外还有其他讨喜的东西。

这个过程没有用上多少时间。


“艾斯迪斯为了我们长久的夙愿而牺牲,”柱之男突然说到,前沿不接后语,仿佛绕了一个很大的圈最终归回了原点,但即使如此它也没有愤怒,“他完成了自己的使命,而我也该如此为之而战。”

“所以?”迪奥抬起一边眉,有种不好的预感。

“所以,你真的认为我会放过那个小子吗?”卡兹反问,但是神情却与言语相悖,“打败艾斯迪斯仅可以获得一份解药,另一枚戒指至今仍旧束缚着他的命运……瓦乌姆是我族高傲的战士,擅自破坏约定可能会让他心生怨言,但我却早已经做好准备。”


“但同时,我也不介意作出让步……”

卡兹收回视线,它像个人类一样轻松的耸了耸肩,毛骨悚然的笑意在它嘴边一闪而逝去。

“只要他赶得上。”

安静仿佛一瞬间被打破,有人在鸣枪,在嘈杂的人声中传达出某种警告,而在话音落下的顷刻,玻璃破碎的哗啦声大范围的塞满耳廓,随之光线一暗,影子重新回到了他的脚边。

风在灌入,玻璃的碎屑被卷地四处碰撞。剩下的光源调转了方向,露出了后面攒动的人头,以及架设的重机枪。迪奥身体里的危机感在大声叫嚷,但威胁却并非来自前方,他迅速转身,视野的余角最先把那个眼熟的身影从人群里摘出。


他的手已经先一步附上耳旁,想要说什么,但手却先一步摁下开关。



→to be continued

评论 ( 2 )
热度 ( 17 )
 

© no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