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on

#屌,赛高。
#主推友情向与个人吹,全jo目测都可以吃
#期待被捡起来一起玩耍

【JOJO(万圣贺文)】来过万圣吧

/迟到的万圣贺文,混部,四部时间,ooc出没注意

/偷偷混入失联通知:接下来会消失一个月左右……

/难道你也是全员XX

/请!


来过万圣吧~


1.漫画家与幽灵小姐·其一

事实上,岸边露伴是不喜欢万圣节的。

究其原因,倒也不是那种能为奇幻小说提供三百页冒险素材的奇妙理由,亦或是什么挥之不去的童年阴影在悄然作祟,只是单纯的,对那种蠢兮兮的空气适应不来,以及讨厌那些流着鼻涕、说话漏风的小鬼头罢了。退一步来说,假如有人试图在今天投其所好,用外出取材这个理由引诱他外出的话,他大概会郑重其事的表达出自己的谢意,并在隔天用天堂之门把对方嗨了一整晚美妙回忆撕下来塞进自己的素材本。

 

但即便如此,浓厚的节日氛围还是不要脸的顺着门与窗的缝隙挤了进来,岸边露伴无可奈何的做出了最大的让步,在远离稿纸三个仗助发型那么远的桌角上立了根白蜡烛。

 

“这可不行哟,小露伴!”

伴随着空旷的房间中响起的少女声,蜡烛的火焰应景的抖动了一下。

“万圣节的话就要出去和大家一起玩才好~”

如果此刻有旁人在,大概还会以为这是漫画家表现自身口是心非的恶趣味,他大概会假装被吓一跳,然后询问那个隐秘的麦克风藏在什么地方,完美的回避了是真正的幽灵在说话的可能性。

把恐惧变成狂欢,万圣节就是这样一个奇妙的日子。

 

“不,这就足够了。”

“而且问题是,”岸边露伴勾勒出草稿的最后一笔,抬起头来,“为什么你会出现在这里?”

他问到,毕竟按照常理,身为地缚灵的幽灵小姐是不可以随心所欲移动的,便利店与药店之间那条‘不能回头的小巷’就是范围的极限,所以当她出现时,岸边露伴虽然面上没什么表现,但心底还是稍微惊讶了一下。

 

粉红色的幽灵小姐——如果按平常的印象来说的话是这样没错,杉本玲美漂浮在那根坚强屹立着的蜡烛前,玩闹般的用手指戳了戳上头的火苗,然后将手掌穿过白蜡的顶端,看上去就像是捧着火焰一样。爱犬阿诺德在她周围转来转去,如果不是灵体,露伴心想,他的房间八成会变成一个崭新的狗窝。

 

“我也不知道呢,”幽灵小姐歪了下头,并配合着话里的内容大大的张开了手臂,“就是在太阳落山的时候突然‘咻——’的一下,就从巷子里出来了!”

“汪!”

就像是要增加说服力似得,阿诺德也跟着叫了一声。玲美高兴的摸了摸它的头。

“所以我就来找你玩了~”

 

“好了我懂了,意思就是连你也搞不清楚为什么突然能自由行动了对吧。”叹了口气,岸边露伴放下笔,慢吞吞的检查了下自己的稿件,“没想到还有这种事,我真是小瞧万圣节了。”

幽灵小姐飘到他旁边,兴奋的点了点头。

“对吧~真是超厉害的!”

 

如果说平日里的玲美是会给人成熟稳重的感觉,那么现在的她差不多就和外面那些跑来跑去的熊孩子没什么两样……不过这也倒是在情理之中。

 

想到这,岸边露伴将草草拢起稿子一股脑塞进抽屉,然后抬手掐灭了蜡烛上的小火苗。

“小露伴?”

看着站起来的岸边露伴,玲美眨眨眼,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稍稍收敛起了自己的兴奋。

“我打扰到你了吗?”

 

“哈?”拿起外套的漫画家回过头,责怪似的看了眼身后飘着的幽灵小姐,“你在开玩笑吗?区区稿子而已,对我来说随时都能解决掉。”

 

放下笔的漫画家简单收拾好了自己,打开了原本紧闭的房门。

“倒是你,难得都从巷子里出来了,难不成还想把宝贵的时间浪费在我的房子里吗?”

说完就把门关了回去。

 

身为幽灵的幽灵小姐自然不会被一堵墙、或是被一扇门挡住。杉本玲美扭头瞅了瞅阿诺德,而后者瞪着湿漉漉的眼睛,身后的尾巴摇的正欢。

回想起男孩推门而出时几乎红透了的耳根,幽灵小姐捂住嘴,终于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等等我啊小露伴!”

“汪呜、汪汪!”

“啰嗦!快点跟上!”

 

 

2.漫画家与幽灵小姐·其二

“小露伴~”

“什么?”

“既然都出来了,不如我们选个角色来扮演一下吧,吸血伯爵如何~”

“哼,说什么蠢话,我不是已经扮演好了吗。”

“哎?”

 

 

3. 在街上

说到万圣节你会想到什么?

南瓜灯,巫女帽,毛绒绒的狼人和露着尖牙的小绅士手牵着手,魔女带着她的扫帚与尖礼帽在糖果屋前驻足,白色的幽灵高举着手中的糖果篮,全然不知自己的斗篷已经被身旁的灌木扯开了线头。

当岸边露伴来到街上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番景色——手边是挂满篱笆彩灯,鼻尖里全是棉花糖的甜腻,扮成恐怖的模样敲开每间亮着灯光的房子,用五颜六色的糖果把口袋塞得满满的小孩子,以及……

 

完美融进节日氛围里的大龄儿童们。

 

“呦!康 一 君!”

因为直至跟前都没人注意到自己的存在,岸边露伴向着围成个圈、似乎正专注谋划什么的三人组露出了恶意笑容,然后猛的拍了下离他最近的一个人。

“唔——!”

 

广濑康一不出预料的被吓了一跳。

“露、露伴老师?!”

但是,与其在意当初信誓旦旦的表示自己绝不会和小孩子一起瞎闹腾的人出在了万圣节的大街上这件事,他更加担心对方手掌低下脸色越来越黑的东方仗助,以及他身旁的疯狂钻石。

 

“岸边露伴你小子——!!”

 

 

4.reason

也不知是巧合还是故意什么的,总之,岸边露伴的那一巴掌不仅拍到了东方仗助引以为傲的发型上,还拍掉了一对毛绒绒的耳朵。

 

 

5.then

“晚上好!”

“大家的打扮都超级棒~”

 

可爱的幽灵小姐强势登场大手一挥,成功把作死的小露伴从三途川里捞了回来。

 

 

6.你所扮演的角色是

广濑康一裸露在外的皮肤被涂成了青灰色,夸张的补丁贴将他的脸分成了几块,头上还镶着一颗横贯脑袋的大螺丝,是经典的弗兰肯斯坦打扮。

“玲美小姐!”康一的脸上露出了看到救星的喜悦,不过转而就被疑惑所取代,“啊咧?玲美小姐已经能从巷子里出来了吗?”

“嗯!不过好像只有今晚的样子。”

 

“是万圣节的缘故吗,真是Great啊……”看着轻盈飘过的幽灵小姐,东方仗助不由得发出感慨。此时他的发型已经回归到了最完美的状态,而在他身后,明明看上去完好无损的岸边露伴,却不知为何捂着脸颊凉气倒吸个不停。

 

“区区哈士奇。”漫画家先生小声嘀咕了句。

“唔……总比你什么都没打扮要强吧!”东方·狼人·仗助嘴角一抽,表示自己听的很清楚,并且在很努力控制着疯狂钻石已经举起来的拳头。

 

不过倒让他没想到的是,岸边露伴不仅没有收敛,还在听了他的话后摆出了一个近乎嘲讽的表情。

 

“我当然是装扮好后才出门的!”

“……哈?”

“真的假的?”亿泰船长掀开左眼上碍事的眼罩,从上到下认真打量了他一番。

“那是自然,”岸边露伴环起手臂,“我扮演的可是……”

 

 

7.你所扮演的角色是·其二

――看得见幽灵的灵能力者!

大家听到岸边露伴这样说了。

 

 

8.漫画家与幽灵小姐·其三

而强忍着笑的杉本玲美看上去就像是想要冲上去给他一个拥抱。

 

 

9.大冒险

“这么说来,”幽灵小姐问到,“大家刚刚围在一起是在做什么?”

“噢噢这个!”提到这个,虹村亿泰立马兴奋了起来,“玲美小姐,还有露伴老师!我们正打算去向承太郎先生要糖果,你们也一起来吧!”

 

……向谁?

岸边露伴的大脑难得的卡壳了一次,但是背脊上突然窜出的凉意把他抖回了现实。

 

 

10.兔子坑

然后他就感觉自己的腿被撞了一下。

 

 

11.爱丽丝

“哼姆……”

头上扎了两个丸子头,身上穿着印有蛛网花纹的黑衫,上面还贴了不少立体的蝴蝶饰品。

这个不过五六岁的小女孩此刻看上去气鼓鼓的,就像是想要说些什么,却不知道怎么开口。

 

“怎么了?小妹妹,”东方仗助蹲下身,挥了挥自己充满绒毛的手,“和大人走散了吗?”

 

小女孩望着他,从毛茸茸的耳朵再到毛茸茸的狼爪子,再到对方双眼中柔和与鼓励。

她拽着自己衣摆的手紧了又松,最后,终于像是下定了决心。

“……jojo…”

她小声说到,然后在狼先生疑惑的神情中,再一次鼓起了勇气:

 

“徐伦我,想要找JOJO!”

 

 

12.茶话会

“JOJO?”

“JOJO的话……”

说着,众人的目光纷纷落到了狼人身上。仗助眨了眨眼,手指指向了自己。

 

“不是的,不是狼先生!”

小女孩,徐伦摇了下头,“徐伦要找的是和我一样的JOJO……妈妈,妈妈这样告诉我的!”

 

 

13.柴郡猫

取用名与姓的前半部,得到的就是‘jojo’这样的一个简洁顺口的名字。不过说到底,这也不是什么特别罕见的称号,重名的可能性并非是没有,他们无法确定小女孩要找到是人,还是不小心跑丢的宠物猫,亦或是独属于这个小孩子的奇妙暗语……

 

不过,岸边露伴一向是个想做就做的人。

于是他在小女孩说完后,在众人打算细细询问之前……

 

“天堂之门!”

 

 

14.红皇后

在那个长了耳朵的飞机头想要冲上来揍他以及其他人极力拉扯的混乱中,岸边露伴面无表情的合上了女孩脸上的书页。

 

起身,抬头,清了清嗓子。

 

 

15.‘砍他的头!’

“这孩子要找的‘JOJO’实际上是一位名为‘Kujo Jotaro’男性。”漫画家先生不知道该用怎样的抑扬顿挫才能淋漓展现自己内心的不平静,于是他干巴巴的张开了嘴巴,“换句话说……”

 

“这孩子是承太郎先生的女儿。”

 

一时间,所有人的动作都被按下了暂停键,就像有吸血鬼在地球的另一边发动了the world。

 

 

16.然后时间开始流动

“承、承太郎先生的——?!”

“女儿!!”

“不不怎么可能!那个承太郎先生……话说承太郎先生的年龄到底是多少?二十岁?三十岁?”

“光从脸的话分辨不出来吧这种事!”

 

空条徐伦望着他们,不知道眼前的这些人为什么会变得那么激动。

而岸边露伴趁此机会再次发动了天堂之门,把自己使用替身的这段记忆从女孩的记忆中抹得干干净净。

 

17. 大冒险再开

循着没轻没重的敲门声,空条承太郎打开了房门。

“节日快乐承太郎先生!”

 

打扮成狼人的东方仗助笑的露出了嘴里的獠牙,和另外两人挤在门前。

“不给糖果就捣蛋!”三人异口同声。

“……万圣节?”

 

只是一息的功夫,稍微与外界脱节的他就反应过来今天是个怎样的日子。

人声的喧闹与愉快的气息一同随着大门的敞开涌了进来。承太郎看着面前满是兴奋与期待神色的三人,一时间感到了些许的局促,“你们……”

 

不过矮个子的弗兰肯斯坦并没有给他说话的机会,“我就说嘛,”康一带着满脸的无奈,用手肘杵了杵最初的发起人亿泰船长,“承太郎先生一定会因为工作而忘掉节日,我们来只会打扰到他!”

亿泰哀嚎了一声,“没想到真的会败在这种地方——大失策!”船长不甘心的勾住弗兰的肩膀使劲晃了晃,“可恶,虽然拿不到糖果很可惜,但是!”

“没有糖果,”狼人狡黠的接下了后半句话,“那就是可以捣蛋的意思喽~” 

 

三人一唱一和,成功把他的退路封死了回去。

“这真是……”不过既然到了这个地步,承太郎也不会可以去做那个扫兴的恶人,只是没想到。

“呦西那就决定了!”仗助突然把手中满当当的糖果篮塞到他的怀里,篮子抵着他的胸口,而仗助却没有停止发力。承太郎下意识接过,并顺由对方的力道推回了门里。

“这就是我们的恶作剧了,承太郎先生,好好收下吧!”

 

承太郎看着被阖上门大门,一头雾水。

 

 

18. 漫画家与幽灵小姐·其四

“小露伴。”

“什么?”

“为什么不和大家一起去呢?”

“还用问吗,身为成年人的我,当然不会和那群没长大的小鬼头混在一起。”

 

话音刚落,漫画家就与从拐角冲出来的孩子们撞成一团。

 

 

19.你所扮演的角色是++

“你看你看!我拿到的糖果有那么多!”

“我也是!”

“虽然看上去有些可怕,但是河童大叔人真是超好!”

“不对!那不是河童,是鸭子怪兽!”

“不对不对,是沼泽怪物才对吧……”

“猫猫可爱……”

“去找妈妈要点小鱼干来吧!”

“大哥哥的耳朵尖尖的,是精灵吗?”

“我之前在那边看到一个无头骑士老爷爷,我带你去看!”

“抱着小婴儿的那个?”

 

 

20.你有糖果吗

当再次听到敲门声时,承太郎还抱着怀里的糖果篮,连动作都没有改变。一些糖果洒在他的脚边,有一些恰好挂在了他衣服的饰品上,有一颗墨绿色的圆硬糖刚好被挤到了篮子边缘,承太郎下意识挪了下手把它推了回去,小小的敲击声就在这时传到了他的耳边。

 

承太郎打开门,低下了头。

“Trick or Treat?”

头上停了只蝴蝶的小幽灵踮着脚,昂着头,用着清脆的声音对他这么说着。

 

帽檐下的眼睛有一瞬睁大。

只是一瞬间,他就知道了。

 

“不给糖就捣蛋?”

没有得到预想中的回应,幽灵斗篷下的小女孩歪了下头,眼睛看着他怀里的糖果篮,似乎又没在看。

 

承太郎深吸了一口气,抬起手,摘掉了自己的帽子。

也许连它自己都没能注意到,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紧张到忘记呼吸。

 

“不给糖就捣蛋吗,呀咧呀咧……”他轻声说道,一边蹲下身,单膝落到地上。

“这可麻烦了,”他将糖果篮放在地上,推到一边,“因为忘记今天是如此重要的日子,我都没有准备好足够的糖果,这下可怎办?你说呢,小小的幽灵先生?”

平日总是严肃模样的眉眼柔和了下来,如果是仗助他们在这里的话,想必一定会被吓一跳吧。

 

徐伦小心翼翼地向前踏了一步。

但当他看到男人张开的双臂,以及脸上给予自己的笑容时,终于丢掉了一切的包袱,扑进了承太郎的怀中。

“哼嗯,那只有向讨厌的爸爸捣蛋了!”

 

 

21.其他人呢?

狼人:走了走了,这种时候我们就不要打扰他们了。

弗兰:说的是呢,那我们接下来要做什么?

弗兰:话说回来亿泰,让你的父亲单独一个人没问题吗?

船长:没问题,有我老哥在!

狼人:呦西那我们就去玩个痛快……

僵尸新娘:康  一  君……

狼人/船长:!!

弗兰:啊!由花子!

僵尸新娘:你们这群把康一君抢走的混蛋!不可饶恕!

 

 

22.无敌的白金之星有话要说

“欧拉。”

“欧拉欧拉,欧拉拉。”

 

“!!”

 

23.小小旅行家

沉浸在和女儿相处的满足中的承太郎先生突然想到一件很严肃的事情。

“……徐伦。”

“什么?”

坐在承太郎的肩膀上的徐伦把水果糖塞到自己的嘴巴里,声音模模糊糊。在那个拥抱后,承太郎就把手头的工作尽数放下,带着女儿来到了大街上。

“你是和妈妈一起来的吗?”

他的本家在美国,而杜王町则是在日本,这已经彻彻底底超出了外出打酱油的水准。虽说他在17岁那年已经有了飞机坠毁、轮船失事、鲨鱼竞速、跨越沙漠、殴打吸血鬼等匪夷所思的冒险经历,但不代表他十岁不到的女儿遗传到了这点,唯一的可能性只有是别人带她来的,而这个人选……

 

“不是的,”小徐伦又拆开一颗糖,“但是我有好好的在冰箱上留言告诉妈妈不要担心!”

 

……诶??

 

 

24.彩蛋

“是花花送我来的!”

 

 

25.你的下一句是

花——京——院————


好了把呐喊收回去。


  

26.你所扮演的角色是+++

“那么孩子们,你们找到画中的人了吗?”

“啊,我发现了!在那边!”

“在哪在哪?”

“肩上做着女生的那个,不过好远——”

 

“呼呼,好好看清楚吧,只要发动我身为绘画魔法师的能力,他就能立即转头望向这边。”说罢,男人抬起手中的沾着绿色颜料的画笔,朝着画中男人脸摁了下去。

 

“真的!他往这边看了!好厉害!”

 

 

27.只有替身使者能看到

感觉到有什么向自己袭来的承太郎下意识转过身,并用自己的替身将其拦了下来。

白金之星张开手掌,一块硕大的绿宝石正安稳的躺在那里。

 

 

28.全员HE

“莫西莫西,波鲁纳雷夫?我有打扰到你们吗?”

“我已经找到承太郎了,小徐伦看上去也很高兴……看样子把她从美国带过来的决定真是做对了。”

“……过几天我就和承太郎一起过去,在那之前不要冲动,我会拜托阿布德尔看住你的。”

“伊奇?啊虽然年龄大了些,但是精力还是一如既往,财团里负责照顾的新人也差不多都被他用口香糖袭击了。”

“诶??DIO的儿子?”

“相貌……相貌怎么了吗?不要把话说半截就停啊!”

“等等,你刚才说你看到谁了?!”

“呃……波鲁纳雷夫,实际上我的肚子不知为什么突然痛起来了,所以去意大利的事还是让承太郎单独……我就……”

评论 ( 2 )
热度 ( 27 )
 

© no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