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on

#屌,赛高。
#主推友情向与个人吹,全jo目测都可以吃
#期待被捡起来一起玩耍

【JOJO同人】生命线:交叉 37

/jojo同人,看题知题材系列(没错就是那个life line,但是题材已经完全被我啃了!

/初代二人组主场,ooc出没。

/码字状态莫名有点失常,所以码的内容可能也……

/请!

chapter.34  武器


车体在距离地扭动着,仿佛是挣扎着要将异物甩下那般,爆炸的声音在她落下的瞬间炸响,丽莎丽莎骤然转身,肉眼辨析出的黑烟正不住的从后方涌出。


悬停在半空的驾驶员在无意识下抖着腿,不安和急躁在狭小的空间内拥挤发酵,探照灯尽职的照亮下方不曾移开,尽管当下的一切无不彰显着恶况的推进。事实上,就算是火车因为刚才的爆炸脱轨他也不会感到丝毫的诧异……


先是后半部车厢的脱节,再者是普通人的安置,这其中耽误掉的时间在交通工具的优势下被轻而易举的弥补,却没想到他们所协助的这位女士在通讯结束后当机立断改变计划,果断放弃在第一时间对另一位波纹使者施予援助。


不明白事件的始末,只是单纯的介入了其中,但是驾驶员知道这些波纹使者所要面对的存在绝非是什么善茬,面对那种被称作是吸血鬼的怪物,身为普通人的他仅仅是在偶然一瞥下就无法克制的心底发寒,因而他也无法想象,先前的那位波纹使正处于怎样的困境里。


但是现在,他们的目标只有一个——


丽莎丽莎成功登上火车,距离最前方的驾驶室只有几步之遥。驾驶员看到她收回视线,转而望向被灯光源源不断吸引过来的怪物群,远处滚滚的黑烟融入了比其更加漆黑的夜色,战斗一触即发。


——让火车,停下来。


——————  ——————

显然,一门之隔的防护还是差了些,更何况这扇门在爆炸冲击的瞬间就被整个卸了下来,成了一堆废铜烂铁光荣退居后线。
更夸张的是,在爆炸中有什么顺着火势烧了起来……也许是之前撒了满地的酒精起了作用,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也是变相的达成了和乔瑟夫的默契。


[“迪奥,”]担忧附带着无奈顺着线路传递了过来,[“你已经在胡言乱语了,你确定一切都好?”]


事实上有那么一小会,迪奥根本就无法理解对方的意思,他觉得自己脑壳里的那堆柔软组织可能已被搅成了一堆白花花的一团,而他还有能力去想这些有的没的——这代表他没有直接被爆炸冲得头晕眼花,进而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悲惨到任人宰割……

“等等,我把我脑子里想的都说出来了?”他突然意识到。
[“……说出来了。”]对面干巴巴的回应。


迪奥被呛得咳嗽了好几声,才在乔纳森的提醒下捂住口鼻防止窒息。不过很幸运,两侧的玻璃已经在他不知道的时候被震成了碎块,车厢里的空气正得以以极快的速度进行更新。


大概吧。


迪奥晃了晃脑袋思考着下一步的行动,可他的注意力无法集中,一部分的思维甚至开始责怪几分钟前的自己为什么不直接跳车溜之大吉——去他的责任心,去他的心血来潮。迪奥在自己的喉咙里尝到了甜味,乔瑟夫看上去比他好上不止一点,青年迅速的爬起来,毫无解释的抬手就把他往反方向推。


他的鞋底似乎被烤化了。

这是迪奥在两三步站稳后脑海里冒出的唯一念头,无视了差点在他脑门上开洞的闪光刀,也无视了直接在他头顶上开了个洞跳下来的柱之男。


真糟糕。


迪奥心想,在后退的途中他就想找什么东西扶着,可离他最近的座椅们似乎都燃着火,而且更糟的是,他仿佛闻到了……


“我的鼻子一定是出故障了,”他趁着说这句话的功夫深吸了几口气,烧焦的劣质材料与火焰的灼热混杂在一起,在乔纳森发出疑惑的空档前他不可避免的被烟呛了回去,“不然我怎么会闻到一股烤肉味?”他捏着鼻子声音沉闷。

乔纳森用来回应的是喉咙里拉扯长的一段意味不明的嗯声,[“你不会又饿了吧。”]
“没,还有就算是有我也不认为问题出在我身上。”


先前躲闪不及的吸血鬼成功的在榴弹的威力下碎成了好几块,但即便如此它们还是活了下来,不住的试图向同一处蠕动,就像是聚拢之后就能成功拼接在一起一样。
想到这,迪奥一脚将最近的肉快踹进了火堆里。


“乔瑟夫·乔斯达,”这个柱之男打一开始就把注意力全身心的放在了乔瑟夫的身上,虽然不知道对方的状态如何,相比之下,迪奥只能看见乔瑟夫神情上的凝重,并在不着痕迹的挪动位置,“既然你能够完整的站在这里那就说明……艾斯迪斯失败了?”


卡兹平淡的声音里带上了些许的疑惑,就像是在陈述一件平凡无奇的事。但就是在这一时刻,骤然扬起的双臂却突然发难顺着乔瑟夫头颅两侧劈砍而下。柱之男刻意略过语言上的交锋打了对方一个措手不及——亦或许这位史前生物单纯就只是感慨了一句,在本质上就没有和猎物多加交流的打算。


攻击来自两侧,对方手臂上发着光的刀刃让乔瑟夫不敢贸然接触,而他的脚边已经接触到地上变形的门板。

俯身躲开,然后再让门板翘起挡在中间,大概就是这种程度的作战。迪奥的手指扣压在扳机上,瞬息间的紧迫让他本能的瞄准了能够致命的部位,但是视野余角中的闪光却让他慢了一拍。


然而,突如其来的制动却打破了所有人的预想——停转的车轮铁轨间瞬间磨出刺耳的火花,惯性驱使他们向着列车行使的方向扑去,而乔瑟夫恰好在这紧要的关头失去了平衡。

‘完了。’

乔瑟夫的内心仿佛在尖叫,全身本能的运转起了波纹。与他不同,面对面的卡兹并没有因此后退多少,而他却因为失误将和这个能用皮肤吃人的家伙将会零距离的拥抱。

但是卡兹却在这个关头突然转身,就像是将目标定在另一人的身上发出进攻。


——不,不对。


心脏在这突然的变故下猛地一跳,但最后迪奥还是硬生生刹住后撤的念头。


卡兹在距他很远的位置就停止了前进——似乎在一切尘埃落定之前,所有的变故都不足为奇,柱之男的双臂在高速挥动,仿佛在空气中划出数道笔直的残影,眨眼之际还没等迪奥有所回神,原本固定在对方身侧的桌椅就被整齐的切下、成块、肢解,木头与铁块的残片作为玻璃的替代品,瞬间将原本的窗口堵实。

在最后的一块木头嵌入的时候,迪奥知晓了这份举止下的缘由。

强光,让人的肉眼难以忍受的强光骤然从两侧的窗口钻入,他闭上眼,甚至放弃了防御抬起手臂遮挡,但即便如此他的眼球也如同沐浴在白日之下。吸血鬼发出的尖叫刺痛了他的神经,但是随即就安静了下来。


肉块上爬满了裂纹,化作失去寿命的煤炭,火焰燃不尽的躯体在霎那间分解,终而消失在了无尽的光芒之下。

→to be continued

评论 ( 4 )
热度 ( 18 )
 

© no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