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on

#屌,赛高。
#主推友情向与个人吹,全jo目测都可以吃
#期待被捡起来一起玩耍

[花&承场合]非典型性发情期

ooc预警√

abo私设√

A花O承

无差√甚至连cp都不明显√

开车x

开婴儿车x

把作者灌水泥沉东京湾√



――――――  ――――――


当花京院被一通电话召唤到这里来的时候,从未想过自己会露出那种除了‘你欠了我八百万而且三辈子没还’以外的表情,不仅是因为对方态度上堪称命令般的不友好,而是游戏里的NPC竟然趁着接电话的空档把他的游戏角色打出了僵直,然后大招一放一波带走——何等的,耻辱——来时的路上他无法克制的将自己的惨败在脑袋里回放一遍又一遍,心想见到对方后一定不要摆出一丢丢的好脸色,甚至可以给那张帅的过分的脸来上一拳。


可事实上,家长同学眼中的好好先生·花京院典明同学,最终还是没能绷住那张自以为是的死人脸。


“花京院?”

“……是我,承太郎。”


花京院后知后觉,等嘴巴闭上后才发觉自己刚刚的郑重其事有点蠢……但是他绝不承认这是自己的错——他那个不良友人此时正坐在混混堆成的小山顶上,手里头夹着根烧了大半截的烟,帽沿下露出的眼神就像是某种凶恶的野兽,却又在验明了闯入者身份之后干脆利落的收敛了爪牙,而这一幕的历史性足以载入游戏里的CG图册……

等等,我在想什么鬼东西!?


脑海里的小人赶忙把到处溜窜的注意力扯回来,花京院三步并作两步来到友人的身旁居高临下,就算是中途给一个幽幽转醒的混混来了一手刀都没能阻碍他的速度。


因为身为Alpha的敏感让花京院察觉到了一件事,即使对方在电话里事先打了预防针。


承太郎抬起头,面上波澜不惊,但花京院知道对方的警惕已经下降到了令人发指的边缘,不然也不会连快要烧到手指的火花都没注意到。


这个人正处于发情期,花京院想。

真特么有够绝望。


那节闪着红光的烟屁股被抽出来随手一丢,随后空气里就冒出了烧焦羽毛的气味,也许是某个倒霉蛋的飞机头不幸遭了殃。而如果是在往常,花京院一定会顺理成章的调侃几句,但是现在不,现在的他正从随身携带的盒子里扣出一管抑制剂,就像是以往会做的那样,卷起袖子,轻车熟路的注入承太郎手臂中的静脉。

注射器一推入底,而手下一直紧绷的身体也终于放松了下来。


“你还好吗?”

花京院突然意识到自己好像在轻声细语,询问里带着紧张,底气不足——也许是他一路上的狂奔造成的——他感觉自己像是在对待某种易碎品,但随即,他就把三秒前的花京院狠狠嘲讽了一番。


呵呵,拖着发情期的身体揍翻了一个连的小混混,这种猛料大概也只能在四月一日的时候说给别人分享。

而且他的表情一定蠢爆了,不然承太郎也不会花费为数不多的体力再瞪他一眼。


花京院拽过对方的手臂搭在肩上,有些费力的把这个壮了他一圈的友人架起,踩着混混们的屁股和脑袋小心翼翼的挪回平地,并且很高兴他们没有抱作一团翻滚下来。


好了花京院,别再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了,赶紧回去吧。


他们头顶着夜色,霸占了如来时一般空荡荡的道路,慢悠悠的就像个吃撑了的胖子在哈欠的睡意里消食散步。按照这个速度,也许不到一半的路程对方就能恢复原因,但是此刻,承太郎精疲力尽另一只胳膊软绵绵的垂在身处来回摆动。他甚至阖上了眼,将全身心的信任都交付给了身旁的人……


丝毫没有Omega的自觉。


想着,花京院将视线移开,随意的摆放,总之就是不放在承太郎的身上。在他的印象里,发情的Omega总该是脸颊泛红的模样,眼睛里柔的像盛了水,连带呼出的气体都是热的。但承太郎不是。

花京院的心里头信誓旦旦,并且拒绝用眼睛去验证这一切。


承太郎一直没有说话,只有逐渐有力的脚步证明对方确实是在好转,药在起作用。

花京院皱了皱鼻子,心里琢磨着用什么办法把这件事的前因后果扒出来,然后在未来的几天内给那些个不长眼的混蛋下几个绊子。但是这些念头也如同过山车一般呼的从高坡冲了出去,没人知道他脑袋里装了什么,甚至连他自己都不。


他在出门前也给自己来了一针,所以现在也只是能闻到气味而已。

然而,你看,现实就是那么无理取闹,他的朋友是个货真价实的Omega,就算全世界的人都觉得他像个Alpha也于事无补。花京院想空出手来捏捏自己的鼻子,他的呼吸道,乃至每一粒肺泡都被这独一无二的味道充盈着……


这大概就像嘴里含着颗薄荷糖,同时在西伯利亚的寒风中张开嘴的感觉。


嗯,就是这样。

他用舌头舔了舔自己的牙齿。


花京院在承太郎奇怪的目光中满意的点了点头,并且为了纪念这份灵光一身,决定明天就去买盒薄荷糖,留在今年的冬天里试试。


评论
热度 ( 27 )
 

© no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