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on

#屌,赛高。
#主推cb与个人独与剧情,全jo目测都可以吃
#期待被捡起来一起玩耍

【JOJO同人】生命线:交叉 35

/jojo同人,看题知题材系列(没错就是那个life line,但是题材已经完全被我啃了!

/初代二人组主场,一切的ooc都是本人的!

/漫画复习ing,再度感慨二乔和西撒的默契真是厉害

/请!


chapter.32  传导


此刻,乔瑟夫的大脑飞速的运转起来。

对方把皮箱抛过来的举动定不会是无意义的,考虑到吸血鬼全身充满利刃的模样,无论是将其作为盾牌还是武器都不太实际,那么关键点就在箱子里的液态物上——所以在闻到其中会发出的酒精味时,乔瑟夫就明白了迪奥的计划。

箱子必然会在刀刃下被劈成两半,而他要做的就是让其中的液体在惯性的作用下浇满吸血鬼全身。

而他们的后手就是:燃烧。

无论是打火机还是火柴梗,只要有一丁点的火星能让被酒浇透了的吸血鬼烧起来,他就有把握在它露出破绽的一瞬结束掉战斗。


以上就是乔瑟夫所设想的发展,现实中的操作也是顺利异常,他感到不可思议,甚至是提前看到了胜利的曙光,毕竟他们在此之前毫无沟通,但是默契却能达到这种程度……


 [“是错觉呢。”]事件外的乔纳森可疑的停顿了会,一语说穿了致命的真相。


嗯,很抱歉,谁让错觉这玩意,终究只能是错觉呢。 

所以“趁着酒泼进眼睛里的机会上去平A”这种和设想里差了十万八千里的作战计划,乔瑟夫是拒绝接受的。


“哈,果然默契这种东西……”迪奥冷笑了声,当下他也是彻底明白了对方的意思。乔瑟夫脸上一垮,看上去是想用语言反击回来,但是袭来的攻击让他急匆匆的将注意扳回眼前,撤离原本的落脚点。

[“不过这个确实不失为一个方法,”]对面的乔纳森想了想,[“打火机的话,那个时代应该也有不少吸烟的乘客,在他们身上找,办得到吗?”]

迪奥瞥了眼座椅下的尸体,同时掂量了下手里的累赘,想来,之前在这里的时候的确是闻到过劣质烟的味道。

“算了,太麻烦了,”他抬起头,端着枪的手放松的压低了些,“事情没严峻到那种程度,这小子也是有点用处的。”


按照常理来,用普通餐刀切开木头这种事本来就是天方夜谭,但是与吸血鬼融合以后,不仅是木头,就连金属也能轻松的切成两半。

然而当下,乔瑟夫却没心思去思考这些不科学的部分,踩在座椅背上的他连忙借力后跳到后一排的座位上,划空的攻击切到桌椅的一角,然后失去支撑的那部分就切面平整的滑落下来。

他闪身回归中央的过道,落脚的时候不可避免的踩到了积聚的水洼,还带着零星被踩碎的玻璃渣,混着空气里呛鼻的烈酒味,大片红色的血液溅上他的裤脚。

糟糕。

脚底过于滑腻的感觉即刻敲响了警钟。

 “哼哼哼,逃吧,尽管逃——”

下一轮的猛攻如期而至,吸血鬼扬起手臂由左至右横向切来,乔瑟夫调动波纹本能的架起胳膊防御。

“趁着还有你还有命在的时候拼命挣扎吧!”


完蛋,躲不开!乔瑟夫睁大眼睛,手臂的肌肉最大限度的绷紧。脚底的滑腻完全限制了他的移动,就算是稍一施力就会让身体失去平衡。


不……还没到放弃的时候。乔瑟夫心下一沉,明明是攻击将至的紧要关头,但是大脑却迅速的分析起来,吸血鬼的距离、刀刃的锋利度、防御用的波纹、脚下的血液,自己的规避路线就在这些条件当中。

如果躲不掉的话,不如干脆直接——!


乔瑟夫把全身的重量压上右边的脚跟,身体的支点瞬间不受控制的向前滑去,拉出一道红色的痕迹,上身重力的牵引下迅速仰倒,近至跟前的刀刃擦过视野的正上方,堪堪削断几根头发。

一击挥空,吸血鬼脸上的错愕被他看的清清楚楚,但是下坠还在继续,身体还未贴实地面,原本在打滑下自然抬起的右脚此刻猛地向上一甩,脚底板上被波纹吸附住的一团血液顺势飞出,精准命中吸血鬼毫无防范的眼睛。

“CHHYYYYYYYYYY————!!”

吸血鬼的眼窝就像遭到硫酸腐蚀一般不断蹿出白烟,它痛苦的尖叫出声,但是手上的攻击却没有丝毫迟疑,反倒是要借助这股疼痛的势头狠狠捅下去。

双臂抬至头两侧反手撑住,腰脊悬空,屈起的膝盖在肩膀接触地面瞬间用力一蹬,乔瑟夫整个身体向上翻起、落地,刀刃以毫厘之差自他眼前笔直戳下,还未卸掉的力道让他在湿滑的地面滑开一段距离。

“可恶!可恶!”吸血鬼谩骂着,脸上的五官扭在一起,眼睛却像是融化的蜡制品,“区区食物!”

“嘿,生气了?”乔瑟夫依旧伏着身子,单膝落地,身体就像是捕食的野兽那般仿若能随时向猎物猛冲,“但是这份礼物你必须得收下才行啊!”

他话里头还有着一贯轻佻的笑意,但是这次却带上了隐约的怒火。他抓住手边尸体的衣衫,借助惯性将其甩了过去。

故技重施,而吸血鬼也同先前一样毫无顾忌的将尸体劈开,大片的血液顺着切口喷涌而出,哗啦啦的洒在他们中间的过道上。

如同下雨一般,带着要将一切干涸之物覆盖的势头。


乔瑟夫双掌按向地面,袖口、手套、与露在外面的手指,全部浸没在了浓稠的红色中,他深吸一口气,令人作呕的腥臭味争先恐后的涌进肺部,“波纹 疾走!”

他低吼着,胃部的翻涌与神经上的抵触几乎剥掉了声音里的力气,也许是濒临最后,原本潜藏着的情绪也随紧咬的牙关发泄在这一击上。波纹自源头注入包裹双手的液体,金色的触须涌入所有能触及到的场所,在瞬息间延伸、扩散,靠着血液的桥梁与吸血鬼连通在一起。

逃不掉,如果只是普通的踩上去的话说不定还能以双脚为代价逃出攻击范围,但是此时的吸血鬼全身上下都淋满了极易传导的液体,在乔瑟夫将波纹发出之际无疑就已经被书写好了结局。


“呼呼——”乔瑟夫长舒一口气,望着吸血鬼在波纹下破裂崩溃的躯体,胸口积郁的压力也随之放下一些。

那么现在,姑且是安全了……不,还没到放松警惕的时候,吸血鬼说不定正从前面源源不断的涌过来,其中也会包括柱之男,所以现在最好的选择是守株待兔,或者是……


“欸等等,”他本来想和另一人商量下接下来的行动,刚一转头就看到对方径直的往回走,“你要去哪里!”


迪奥向后瞥了一眼,这次倒是没有故意无视,而是把青年从头到尾来回扫了几遍。

两三步跟上去的乔瑟夫被看的心里发毛,不过刚一停下对方就把那个幸存的小姑娘重新塞给了他。

乔瑟夫突然闭上了嘴,把一切想说的话吞了回去。

刚刚的战斗中又是酒又是尸体什么的,他在地上滚来滚去沾的一身血,现在全都蹭到了人家小姑娘身上。

乔瑟夫盯着自己空出来的那只手,趁没人注意的时候连忙在墙上蹭了蹭。


“把她带去后面藏好。”

迪奥在隔间里停下,同时向后指了指示意对方过去。

“现在?”

“费不了多少时间,毕竟你不可能带着她战斗,藏在一边的话说不定还能侥幸活下来,”如果是只有吸血鬼还好说,关键是敌人里还有不知深浅的柱之男,他停顿了一会,继续说道:“安心吧,后面已经清理干净了。” 

乔瑟夫略带怀疑的打量了他一眼,“全部?”


迪奥耸了下肩,没有过多的解释,对方的怀疑不无道理,毕竟这节车厢也不过处在整列火车中段稍后的位置。

嗯,原本是这样没错。


乔瑟夫似乎是认同了这个提案,护着怀里的小姑娘向后走去,但走着走着就发现了不对。

“你呢?不一起去?”

迪奥依旧停在原地。

“我吗,我的话……”他发现了乔瑟夫眼睛里的顾及,坦然的望了回去,手覆上一旁杂物间的把手,拉开。


“补充弹药。”



→to be continued

评论(4)
热度(17)

© no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