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on

#屌,赛高。
#主推友情向与个人吹,全jo目测都可以吃
#期待被捡起来一起玩耍

【JOJO同人】生命线:交叉 34

/jojo同人,看题知题材系列(没错就是那个life line,但是题材已经完全被我啃了!

/初代二人组主场,一切的ooc都是本人的!

/配合文题可进行阅读理解

/请!


chapter.31  火攻


如果让身为当事人的迪奥解释一下的话,约莫就是‘野生的吸血鬼出现了’这种在句尾连个感叹号都加不上的无聊展开。

端着的枪口随着突兀的响声移向一端,位处背侧的吸血鬼咧着笑,终归还是隐藏不住心里的雀跃,但是在他俯冲直下准备将毫无防备的猎物扑杀之前,对方的视线却先他一步撞进了双眼,枪口迸发的火星紧随其后,先前得得瑟瑟的嘲讽却刹不住的在同一时刻脱口而出。

“笨蛋!你在瞄准哪里!”

原本只是想要嘲笑对方那么轻而易举就遭到误导,但是现在看来也没什么差别,子弹在砰的一声里打中了什么地方……随便什么地方,反正没打中就对了。

蹲在行李架上的吸血鬼暗自窃喜,却不料下一刻脚下一空,视野颠倒翻转。子弹的冲击破坏了他脚下的支撑架,吸血鬼顺势被自身的重量撂了下去,撞在桌椅上摔得七荤八素,而在他爬起来之前,铁架上顺着倾坡滚落的行李箱接二连三的把他埋回下面。

真惨。

迪奥毫无同情心的想到,就近拎起皮箱掂了掂,里面传出了些许水声。几秒过后,吸血鬼皮箱的棱角下没了声息,不过也因为这次的吸血鬼死的太过容易,以至于迪奥在再三确定后才完全放弃了补枪的念头。


“差不多就是这么一回事。”被弹飞的弹壳慢悠悠的随着列车滚动,血液从尸体破损的脑壳里源源不断的涌出,不一会就溢到了脚边。迪奥向后撤了半步,不出意料的带出了几道粘稠的痕迹。

[“所以说,整列火车上可能就只有你一个活人?”]

“也没那么糟,”迪奥一边移动一边观察着周围,座椅下的空隙里还堆着人的尸体,抱着皮肤的手骨孤零零暴露在不起眼的角落里,可能是吸血鬼为了让猎物放松警惕而故意隐藏起来的,“波纹使者的直升机能跟上来,不过考虑到先前脱节的车厢应该还会拖延一会,至于单枪匹马一头扎进尸堆里的乔瑟夫……”

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及近,脚下的金属板此刻正传导着比地面更加明显的振动,迪奥面前的大门紧闭,而门后头却有什么庞然大物咚的一声撞了上去,隔着相隔几步都能清晰感受到门的晃动。迪奥握住门把手猛地一拉,本来倚靠在门板上的重物就在他自己的尖叫声中倒了过来,而他则是对着那个方向连续扣动了扳机。

九发。几乎是下意识的,迪奥在脑内清点出了手头剩余的弹药量,考虑到换弹麻烦,实际能够动用的堪堪不过六发。


乔瑟夫后脑朝下仰躺在他脚边,大脑随着耳边的枪响呆呆的掠过二这个数字。


“真是有够惨烈的不是吗,”视线朝下一瞥,看着身下的人和他怀里护着的东西,刻意嗤笑出声,“当初跳的那么义无反顾,结果看样子,倒是没几分钟就陷入苦战了啊。”

意识回笼的乔瑟夫就地一滚,迪奥后退给对方让出了起身的位置。

“不过姑且还是值得褒奖的,最起码再见到的不是你的尸体……”正说着,话语突然一滞,“似乎还附带着战利品?”

[“战利品?”]


“闭嘴吧你!”

此时此刻,乔瑟夫心里头的那一点绝处逢生的感动全数散尽,他把怀里护着的人往对方身上一塞,解放了的手臂顺势往后一拽。

迪奥这在注意到对方的手里还攥着什么,细长的线条被他紧握于手,而线的另一端则是死死的缠在吸血鬼的身上,并因为刚才收紧的动作进一步勒进皮肉。

“接招吧!波纹!”

绒线上迸发出实质的光芒,吸血鬼的皮肤在接触到的瞬间就如同遭受灼烤一般滋滋的冒出白眼,如果顺利的话不出几秒它就会被这天然的克星融成一滩水。

但是更多的时候,危机并不会那么轻易的得到解决。

这个吸血鬼全身上下都被嵌入了利刃,就像是包裹了玻璃渣的橡皮泥,锋利的碎片指不定会在什么时候刺破脆弱的表皮钻出来,而现在就是这样。吸血鬼原本被锁住的关节突然以一种违反常理的姿态侧着折去,手腕就像是被替换成了活纽般毫无障碍的迅速一甩,原本嵌在他手掌中的餐刀应声甩出,破空的声音刚刚爆出,前方的乔瑟夫就发出了一声闷哼。


“该死。”乔瑟夫暗骂一句,餐刀冲着他的喉咙而来,最后被手臂拦截下。但饶是如此他的呼吸还是乱了一拍,而吸血鬼就趁着桎梏松掉的一瞬切断了绒线,在致命量的波纹传达之前。


迪奥端着枪逐步后退。

“战利品的话……我是说,乔瑟夫成功救到了人,虽然只有一个,但也是个麻烦。”

乔纳森沉默了一会,说到:[“辛苦你了。”]

这句话的理解模棱两可,对面也没有继续试着说些什么请求,但本质上,大概还是希望他能保护这个幸存者吧,迪奥是这样理解的。这个年幼的小姑娘不知是惊吓过度还是懵懂无知,不哭不闹的被递过来后也只是埋着头,紧紧抓着他的衣服,顺便也把裙衣上的灰尘血迹一同抹在他身上。

于是乎他决定暂居后位,眼下的这个吸血鬼虽然还没有直升机上的那个棘手,但在带着一个拖累的同时难免会造成什么意外。


“呼呼,还在做无畏的抵抗吗,失去武器后你小子就连靠近我也做不到吧!”吸血鬼的喉咙里发出扭曲的笑意,从皮肤各处刺出的刀尖将身上剩下的绳结割得粉碎。

线已经失去了作用,就算他想要故技重施恐怕也做不到第一次那样出其不意的效果,乔瑟夫没有回应对方的挑衅,手不着痕迹的贴近后腰处,那里还别着一副能够传导波纹的钢球,作为最后的杀手锏。


“好吧,好吧,你不是拼了命都要保护那个小姑娘吗?”吸血鬼咧开嘴,嘴里的牙齿被参差不齐的金属尖刃替代,每说一个字都带着让人难以忍受的磨擦,“那么我就在她的眼前将你撕碎吧,就像当初撕碎她的父母那样哈哈哈!”

说着吸血鬼就不给任何准备的直直撞了上去,但与此同时,乔瑟夫明显感觉到后方有什么东西冲着他砸了过来。

“用这个!”迪奥叫道。


即便对于那个人并不抱有多少信任,但是在战斗关头,乔瑟夫还是迅速移开手接住那个向他飞过来的物体。

行李箱?

脑袋里闪过不解,但是双手的波纹已经本能的扩散而出,乔瑟夫借助惯性扭转身体,将其当作盾牌抵在身前,上头湿润的血液变相成为了传导的良剂,吸血鬼用以攻击的餐刀和箱子金属边发生碰撞,擦出了一连串火花,但是碍于波纹的威慑,它不得不先行避开。


然后就在这喘息之刻,乔瑟夫顺理成章的就明白了迪奥的用意。

原来如此,他压制住心底的惊喜,尽力不让敌人看出丝毫倪端,原来是这样的作战吗!

挥动箱子的时候他感受到了里面来回涌动的液状物,乔瑟夫闻到了淡淡的酒精味,这让他瞬间明白了对方的计划。


“接招吧!”乔瑟夫大吼道,同时借着这股气势抡起胳膊将行李箱照着敌人的脸砸了过去。

然后正如他所预料,吸血鬼没有选择格挡,而是像它之前所做的那样,毫不犹豫的撕裂了近至眼前皮箱。

没有波纹的阻拦,普通的皮箱就像柔软的豆腐那般在吸血鬼的手下碎裂成块,箱内的容器随之崩溃,但是里面的液体却脱离的禁锢全数泼洒而出。

呛鼻的酒精味瞬间弥漫,自上而下浇淋吸血鬼全身,刺激的液体溅入眼中成功夺取了它的视野。

“你的下一句话是,‘可笑,就凭这样还想拦住我吗’,这样。”

“可笑,就凭这样还想拦住我——唔!”


上钩了。趁着吸血鬼失神的一瞬,乔瑟夫立即闪到一旁,将身后的空间完全空出。

“好!就这样上吧!”

信心全开,如果不是场合不对他甚至都想要舞起拳头。

吸血鬼警觉的作出防御,但是一秒、两秒,乔瑟夫发现——他预想中的情节完全!没有出现!


他扭过头,以一种连自己都感到惊讶的速度迅速锁定身后的人影,然后,乔瑟夫就和对方看傻子的眼神撞个正着。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to be continued

评论 ( 3 )
热度 ( 26 )
 

© no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