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on

#屌,赛高。
#主推cb与个人独与剧情,全jo目测都可以吃
#期待被捡起来一起玩耍

【JOJO同人】生命线:交叉 33

/jojo同人,看题知题材系列(没错就是那个life line,但是题材已经完全被我啃了!

/初代二人组主场,一切的ooc都是本人的!

/请_(:з」∠)_(:з」∠)_(:з」∠)_


chapter.30  小心掉落


可以确定的是,这个在不久后就会对上的敌人是个及其富有行动力的家伙——它能够毫不犹豫的离开己方的大本营,前去拦截将要到达终点的火车,就算有大批的吸血鬼下属为它效劳,迪奥也不愿相信对方能够安静的呆在一旁等待坐享其成——它必然会的不停的前进、前进,直到与他们撞到一处,而在事成定局之前他能做的也只能尽力的拖延,拖延,并从中寻找突破口。

提醒乔瑟夫的举动并非是出于好心,不,也许在当时的情况下应该连‘提醒’也算不上。他只不过是盲目的赌上了一种可能性,赌乔瑟夫是否能在一无所知的前提下跟着他,进而将其一同绑在脱节的车厢上,这样的话就可以最大程度上的争取机会,回避掉在面对柱之男的同时还要应付吸血鬼的困局。

当然,就算对方有所怀疑没有跟上来也无所谓,反正波纹使者的存在必然会绊住柱之男的脚步,他只要趁着冲突爆发的时机悄悄退场就好。


以上,就是原本在预想中理想的发展,至于计划在一开始就完美夭折的可能性,压根就没在迪奥的大脑里出现过。

而且,如果可能的话他也会尽可能的向乔瑟夫隐藏列车里的异变,不然就会有极大的可能性造成当下的这种状况——为了救人,不管三七二十一的投入战斗。

如果是平时的话迪奥说不定会为这种精神表露赞扬,但在当下,对于他而言波纹使者就是拿来拖延时间的道具,如果在遇到正主之前就被喽啰杀死的话,不救没有意义了吗。


“幸运?你那边一切顺利吗?”久违的声音从耳中传来,就算是在呼啸的风声下也是如此的清晰。

“顺利。”迪奥眨眨眼,回答到,似乎是用了一个呼吸的时间,随后才反应了过来。

他抛起了手里的金属销,“如果你是指被困在狭小的地图里,小怪满屏,并且随时都有和终BOSS面碰面的惊喜的话,那么的确可以说是顺利。”

乔纳森对他话里带刺的回应方式并没有感到多少不适。

“不过倒是你,”迪奥抬眼望了次天空,说得漫不经心,“突然间就消失了还以为你死了呢。”

“……感谢您的关心。”对面缓慢的,将这几个字咬的很重。

迪奥立马回了句“不客气”,半空中的金属销落下,但是紧接的动作却不是之前重复的抛接,掌心握住,拇指抵住一端,反手干脆利落的插进身后人影的眼窝。


尖叫。


“怎么了!敌人?”

近距离的叫喊轻而易举的被机械捕捉,也许是因为痛苦,也许是因为恐惧,这种脱离人类范畴的物种此时正像眼球受创的人类那般发出尖叫。

“小喽啰而已,已经解决了。”迪奥对乔纳森说到,另一只握着枪的手稍稍松开。

不出意料的话,眼前的这只吸血鬼也是刚从普通人转化过来的,脑袋里接受着命令,能够思考,但是还没有身为‘不死生物’的自觉。

总而言之就是不够格呢,迪奥不禁唏嘘到,脚下绊住,松开凶器的手下滑到肩膀一侧突然发力,趁着对方视野受阻的时机将其推下火车。


“在拿到石鬼面之后,或者说是更早以前,我就遭到了袭击……”在迪奥行动的同时,乔纳森就将他所经历的那些古怪简单顺理下来。

“也就是说,某人把你从袭击者的手里救了下来,”门的后面一片空荡,无阻的视野一路望到底,“然后那个石鬼面被当成报酬顺走了?”

乔纳森含含糊糊的回答道,作为当事人的他明明比谁都要清楚自己所经历的怪异,但简单的只言片语却没法将其细致的形容传达。


经过载货厢的时候迪奥还留意看了眼原包裹的位置,当初为了方便诱导,他还刻意在里面塞了块差不多大小的石头,不过现在看来完全用不上就对了。

他在确定周围没有埋伏的吸血鬼后继续深入,而在到达下一节客厢的时候,迪奥停下了脚步。

“换句话说就是‘灵异事件’,所以你看,这个世界也终于开始不正常了。”

他为手枪换上新弹夹,同时将旧弹夹里的子弹倾倒而出。

瓦尔特P38式,有效射程为五十米,弹夹为八发可拆卸的单排式,而现在除了枪膛里剩下的一颗外还余下三颗,这个数量在当前的情形下无论如何都说不上是乐观。


“准确点来说,”乔纳森叹了口气,像是想到了什么,“是在遇到你之后。”

“所以你才要好好感激让你发现了‘真实’的我,”迪奥接着说道:“以及那位不留名的好心人。”


如果是处在正常的情形下,车厢里应该是充满了汗臭与难以疏通的闷热才对,人们密封的铁箱子里相互拥挤,空气里还会残留下食物渣滓的味道,而不会像是现在,目光所能触及的地方空旷的令人发指,大小不一的行李箱还安置在座椅上方的铁架上,可是这里没有活人的踪影,同时亦没有尸体与大滩的血迹,迪奥所闻到的腥臭味并不明显,兴许是顺着气流从前面吹来的也说不准。


“‘不留名的好心人’吗,”对面的人重复了一遍,随后他像是想通了什么,情绪中的苦闷化作了释然,“如果有机会的话说不定还能再次见到。”

“你确定?”

“……不确定,”乔纳森沉默了两秒,“反正那种不受控制的感觉我是再也不想体验到了。”


最直观的感受到的是听觉与视觉的失灵,像是被自己吐出的丝裹成了茧,但是却连那层茧的存在也感觉不到,而直至现在,封闭的感觉还残留于神经,只要稍一回想就会将他带入无力的后怕中。

乔纳森摇晃了下脑袋,拍拍脸颊试着让自己清醒点。

“不过我姑且得问一句,你现在的处境是不是很不好?”


乔纳森说到,在几秒前,对面子弹出膛的声音听得他近乎麻木,但他的大脑还是尽责的将这声危险的信号挑了出来。

而且,如果他没听错的话。

“刚才是不是有人骂了你声‘笨蛋’?好像还有什么塌了……”


“有吗?”回应着的迪奥突然不自然的深吸一口气,就像是在为着什么蓄力一般,而紧接着砰的一声结束后,“你听错了吧。”


迪奥如此笃定的说着,并且毫无压力的抬起了手里的行李箱,仿佛刚刚用它的棱角处猛砸的人不是他自己一样,“毕竟周围就只有我一个活人。”



→to be continued

评论(6)
热度(21)

© no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