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on

#屌,赛高。
#主推cb与个人独与剧情,全jo目测都可以吃
#期待被捡起来一起玩耍

【JOJO同人】生命线:交叉 32

/jojo同人,看题知题材系列(没错就是那个life line,但是题材已经完全被我啃了!

/初代二人组主场,一切的ooc都是本人的!

/专业知识度为0%!

/请_(:з」∠)_


chapter.29  安全区


你的眼球几乎被枪口低着,瞳孔扩大,血压飙升,这一刻你体会到了小说里所谓心脏漏掉一拍的桥段,而且由于转念一想发现今天的日子不对,你就知道里面喷出的绝不会是愚人节的玩笑玫瑰。大脑里尽职工作的杏仁核用了几毫秒的时间首先告诉你的身体应该做出什么样的反应,然后主宰理智的意识才会紧随其后。

即使这个过程短暂的不过半秒,但是在身体本能的决定要瑟缩还是反抗之前,这一瞬的危机已然被新的讯号覆写。男人的手穿过了他的侧脸,伸直后的肘部带着枪远离了他的后脑勺,但那一声的冲击还是刺得他头皮发麻。

乔瑟夫转头看向后方,抛起的弹壳从他视野的余角落了下去。托姿势的福,列车侧面的大部分都暴露进了他的视野,车厢前端大敞窗口上正挂着一个人……不,从他的模样来说兴许已经是具尸体也说不准,这个身材走样的中年人正面朝上,一半的身子塞在车厢内,另一半则是瘫软的在风里摇摆,这模样就像是要向上攀爬,却又在不可抗力之下仰倒一样,如果不是抵在窗沿上的脊椎限制了极限,他大概就会直接折叠下去,手指触地面,然后毫无余地的被拽向地表。


“果然,”迪奥凝神看了一会,“这种程度还死不了。” 他出了口气,如果可以的话,他真希望这个世界里的吸血鬼能像普通意义上的丧尸那样遵从基本法,比如爆了头就会死……


这时,迪奥突然感觉自己的身体向下滑了一段,之前为了便于瞄准他干脆把全身的重量交给了乔瑟夫,也正是如此才发现了对方的不对。

呼吸有一瞬间乱掉了。

“那是……什么……”乔瑟夫的眼睛仿佛被钉死在尸体上,移不开目光,“那算什么!”

如果温度能够被具体到一种可触摸的物件的话,那么一定是有谁恶意的把它从自己的身上摘了出去。


尸体的喉咙被切开了,横贯的刀口相互交横,皮肤在接口处外翻,堆积的脂肪随着脖颈外仰的弧度绽开,好像屠宰场上切割好的猪肉,只不过是血淋淋的还没来得及清洗的模样,血液还在不住向外喷洒。

“死了些人而已。”这个答案不够让人满意,也不足以将人从冲击中拉出来,迪奥用空余的手拍了拍青年的脸颊。

他知道乔瑟夫看得很清楚,这个距离就算是普通人也能看得清楚,尸体的衣服上沾着血,不知道是因为什么,胸口还呈现着不自然的凹陷。

不过说到底乔瑟夫也只不过是个初出茅庐的青年人而已,他也许能接受尸生人的存在,也能和远古生物以命相搏,但不一定能接受最普通的死亡。

迪奥瞥了尸体一眼。

何况是这种不正常的、毫无意义的死亡。

乔瑟夫瞪大了眼睛,其中似乎正因为这一句的轻描淡写而产生了愤怒。但是迪奥毫不介意的无视了这些,并将他的脑袋往后扳了扳。

“好了打起精神,它要起来了。”


像是要印证他的话语般,原本软绵绵的如同破布一般的尸体以肉眼可见的幅度猛地一抽,垂过头顶双臂随着身体不住颤抖,而后腹部紧收,它以自身在生前无法做到的姿态挺起上身贴紧车厢,十指深陷铁皮。它扭过头,充血的眼球和乔瑟夫对个正着。


“吸血鬼!”

吸血鬼的动作很快,起身、攀爬,原本塞在车内的下半身已经出来了大半截,灵活的简直对不住它的身材,乔瑟夫认出了尸体如今的身份,侵占心头的情绪随之收敛了许多。

“所以,还用让我告诉你‘发生了什么’吗?”吸血鬼从满是乘客的车厢里爬了出来,甚至就连吸血鬼本身在几分钟前也可能不过是一名普通的人类,多说无益,那份几乎把上衣浸透了的鲜红绝不可能仅是出自一人的血量,“好了,把头再往那边偏一点。”


青年原本为了制止对方的举措在此刻却反过来限制住了自身,迪奥的手臂还架在乔瑟夫的肩膀,话语落下的时候顺势开了一枪。

“砰!”

第二次枪击接踵而至,迪奥迅速抬起自己的手臂。一颗子弹故技重施钻入吸血鬼的大脑,而另一枪打在膝盖侧面,大脑短路配合上支撑点的缺失使得吸血鬼直接滚下了火车,相对静止的地面让他们很快就交汇在了同一平面上。

乔瑟夫没有过多的犹豫,外侧的手臂立即放开,手指勾出腰间的钢球将其干脆利落的甩出去,吸血鬼的惨叫被迅速甩在了后面。


“接得好。”

整套动作一气呵成,由于没有多余的事前提醒,乔瑟夫完全的凭借着临机应变的反应做出行动。

迪奥稍微夸奖了一句,然后趁着对方松了口气的空档拽住衣领向前一推,以里侧为轴,外侧的半身依靠脚踩的支点瞬发将身上的人掀翻过去。

一百八十度的反转,乔瑟夫的后脑撞到车厢上发出咚的一声闷响,但实际却没造成多少伤害。迪奥早已先他一步起身,原先爬出吸血鬼的窗口出又出现了一个身影,体型更加瘦小,身手也因此更加敏捷,仅靠着他接近的功夫就已经爬了上来。


因为强大的恢复力,子弹对于吸血鬼的停止能力很差,迪奥在吸血鬼抬头的一瞬抬起手,子弹在它有所移动前笔直的灌入了那颗野兽的头颅,属于人类的体液从那处孔洞溅开,似乎还带着温度。吸血鬼的动作随即停滞,身旁的迪奥抬起枪托,对着它太阳穴的位置狠狠一砸。

吸血鬼腿脚一软,像人类那样陷入了致命的晕眩。


“喂,接着。” 这种情形看上去十分的古怪,因为无论怎么看,它们都已经成了非人的存在,但是大脑还是脆弱的如同人类一般。

迪奥将吸血鬼向后丢去,乔瑟夫起身前冲,包裹着波纹的拳头不偏不倚撞上吸血鬼的落点,干脆凝练,没有一丝拖泥带水。反应过来的吸血鬼挣扎的做出反击,但是击中它胸口的波纹已然在一吸间扩散到全身,直冲着他头部扎下的利爪在撕裂目标之前就碎裂成块,被风碾成了灰土。

什么都没能剩下。


“他们已经上来了对吧。” 他下意识抓住了手边将要被风卷走的衣服,上头还残留着人类的体温。

乔瑟夫深吸了一口气,“这就是你想隐瞒的?”


迪奥只是看着他的脸,沉默了半晌,“你会死的。”不是出于同情,只是基于最简单的判断。

“感染在我们有所察觉之前就已经开始了,我们在上面,他们在下面,”他抬起脚后跟,向下稍微一踩,“唯一能确定的是源头在前面,而后面,”手指指向乔瑟夫的身后,而后者正向他走来,“是安全的。”

划分出安全的界限,让后面的车厢脱节。

“那么剩下的人呢!全部放弃掉,然后让载着吸血鬼的火车一头扎进大城市!”乔瑟夫揪着他的外套,牙关紧咬,似乎是在忍耐着出拳的欲望,“在拿到红石之前,你觉得他们会收手吗!”


‘红石不在我手上’这句谎话说出来恐怕也没什么干扰作用,没准还能让逼近临界点的青年彻底爆发。

不过此时,乔瑟夫已经失去了继续说下去的念头。


“如果艾哲红石就在你手上,”乔瑟夫将他狠狠的推开,这似乎就是他能够作出的最大的让步,“那就拿好它。”

随后青年就越过了他,在车厢间最近的一个交接处一跃而下。


“……能救一个是一个?”

迪奥带着些许意外,因为在他的印象里,乔瑟夫总是个懒散,怕麻烦,并且不会放过任何投机取巧的机会的家伙。

逞英雄?

不,不太像。乔瑟夫不像正义,也不像责任,从他身上看不出能将这一切解决掉的自大,反倒是在死守着崩坏前的底线,没有考虑胜利的可能性,也不曾想象死亡。

总觉得这麻烦的个性和谁有点像。


迪奥抬头望了眼天空,空中的异响让他停下了思绪,随后便向相反的方向走去,越过残留的血迹,经过了他最初乘坐的那节车厢,然后是堆放货物的货厢。而当乘务员听到异响前来查看的时候他刚好完成了手头的工作,钩锁被破坏脱节,失去牵引的车厢陷入抖动,乘务员手忙脚乱的抓紧扶手,眼睁睁看着他们间的距离不断增大。


“没什么,”迪奥向着对面保守惊讶的工作人员晃了晃手里的钩舌销,脸上带着笑,亲昵的就像对着许久未见的老友,“你们真幸运。”



“……什么幸运?”



→to be continued

评论(8)
热度(24)

© no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