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on

#屌,赛高。
#主推友情向与个人吹,全jo目测都可以吃
#期待被捡起来一起玩耍

【JOJO同人】生命线:交叉 31

/jojo同人,看题知题材系列(没错就是那个life line,但是题材已经完全被我啃了!

/初代二人组主场,一切的ooc都是在下的!

/绝赞卡文中_(:з」∠)_智斗什么的不存在突然感觉二乔ooc卡兹撒嘛怎么看都打不动剧情想着想着最后都变成被花式掉打的我是不是没救wenwenwen

/――请!


chapter.28  下一步


艾斯迪斯没有在第一时间被乔瑟夫杀死。

柱之男抛弃了躯体,用血管的残骸支配丝吉Q在他人放松警惕的情况下悄无声息的把艾哲红石寄了出去,在此之后他甚至放弃了隐藏,明明波纹使们因为要物的丢失慌了神,当时只要小心谨慎,静候落单的机会就可以成功脱身。

但是艾斯迪斯果断以自身的暴露来拖延时间,而这一行动的目的也仅仅是为了确保红石能够顺利送到伙伴的手上——事实上他也的确是成功了,红石离开了小岛,被装运在运往远方的火车上。

如果不是某人从中横插一脚将这些彻底打乱的话。


“喂!迪奥布兰度!”那人的行动太过突然,稳住身体的乔瑟夫只来得及大喊出那人的名字,但是他的声音却像是溶进了风里散成一片,没有传达分毫。

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要突然往回跑?他神经的被带的一紧,缺少了回答的疑惑环环相扣接连迸出,可当时迪奥的身影恰好挡住了来自后方的视线,致使乔瑟夫完全无法察觉前方的异常——但这些都不妨碍不好的预感在他心底发酵膨胀。

毕竟这个人动机也好,在这场战斗中所扮演的角色也好,乔瑟夫一概不知,因为打从开始见到时这家伙似乎就没有目标,甚至不曾与周围建立联系,驱动着他的不是西撒那般的仇恨,也不是波纹使者那样的使命感。

就像是在异乡的酒吧里偶然勾搭上的酒友,趁着酒劲可能聊的投机,亦或是一言不合抡起拳头开打,但是这样的联系总是会在太阳升起的时候烟消云散,终究只是过路人那般掀不起波澜。

进一步来讲,这种家伙就算哪天突然消失在视野里似乎也不会造成多大违和。实际上在小岛上的那段时日里他总是忙于修行,看到迪奥的次数根本寥寥无几,甚至下意识忽略了这个人的存在。


但是,这是不正常的。


毕竟无论现实的种种如何拼命的表示‘不可能’,单靠着这个人的姓名和相貌走足够让相关的人分出足够多的好奇去关注他,乔瑟夫也不该例外。

只是在此刻的危及之下,他还没能注意到这些。

在一无所知的前提下,他只是尽可能的遵循了脑内判断的本能。


“停下来!”乔瑟夫喊到。

当时一瞬的拖拽分明是在示意他跟上,但是没有解释,没有缘由,那人就像是和什么杠上似的吝于将注意分出分毫,仿佛此刻除了认命的跟上去外别无他法。

就像是刻意的要将他牵引上固定的轨道,同时剥夺其他选择的权利,而或多或少,青年理解了男人将主动权彻底掌握在手的意图。


“我说……”

行驶中的火车也算得上是平稳,只要克服了偶尔的颠簸与心理上的障碍,小心风,就很容易在车厢的顶部进行行动。

但是从一开始乔瑟夫就没有慢慢适应的余地,而且很不巧,他最不擅长的就是被别人牵着鼻子走。

他望向那个逐渐拉开距离的背影,耳朵里灌着风,脚底踩着乱糟糟的人声,之前每次挪动的感觉都让他眉头紧锁,但是现在却不得不紧咬牙关,全身的肌肉在波纹的刺激下瞬间发力。 


“给我——停下来!”


声音比人要快。

大脑捕捉到信息的同时已然下达了指令,转过身子、或是向斜前方躲避,但是顾及到有限的平台与意外迪奥略微迟疑,可也就是这转瞬的迟疑却让背后人有机可乘,乔瑟夫像颗横冲直撞的炮弹不计后果的撞翻了他。

“我——”

迪奥几近脱口的谩骂紧接着被背后的冲击撞了回去,身上的重量就像是给他的胸口来了一锤,压得他差点窒息。


“滚边去混小子!”这一撞直接把两人推向了危险的边缘,感受到逐渐下滑趋势的迪奥曲起腿,似乎是下一秒就打算把身上的重物踹出去。

但压制在他身上的乔瑟夫先却他一步。他的双手分据在身下人的两侧紧贴着铁皮,绕过迪奥的四肢也尽可能的扩大接触。

迪奥听到了某种细微的嗡嗡声,不适的灼热从青年的身上发散而出,但是下滑却随之停止。

“波纹?”

虽然在岛上就知道青年不是个会按套路出牌的料,但从现在来看这家伙意外性远超出迪奥的想象。


乔瑟夫在话音落下后嘿嘿笑了两声,似乎是正因变相扳回了一局而洋洋自得,但是迪奥很清楚看到了他额头上布的那层虚汗,兴许是作为这件事的始作俑者,乔瑟夫本人都无法预料过程的发展。

但是随机他就调整了状态。

“你有什么目的,”乔瑟夫尽力沉下情绪,虽然要问的问题有一大堆,但是首当其中要把当下的情况把握住,“前面发生了什么?”

等他爬上去的时候迪奥还在慢悠悠的往列车头的方向走,之后却突然折回,最后可能的是前方突发了什么异况。


“起来,”但是迪奥只是凝视着他,完全没有要回答的意思,他试着移动了下手臂,青年还没有完全趴在他身上,小范围内的活动并没有问题,“最好现在就这样做,不然你会后悔的。”


“哈?”乔瑟夫愣了一下,随即嗤笑出声,“你觉得我会后悔吗?”未知的状况与直升机的去向已经在他心里积聚了不少压力,男人的眼神让他无法看透,但是这种命令加威胁的口吻则是彻底要把这些火药引爆。

迪奥意识到了问题所在。

“遗址里的柱之男有三个,”转念就想明白的他放弃了正面的回答,挑起了与之毫不相关的话题,“而你们波纹使者要面对的敌人也只有这三个。”

“……是又怎么样,不过从现在的立场来看应该是我问你才对吧。”乔瑟夫回应到,同时心里生出了疑惑,从话里的内容来看对方似乎是不知道艾斯迪斯的事。


“等我问完,”青年的双手像是和火车焊一起那般纹丝不动,迪奥在尝试过后放弃了强行突破的意图,放松了语气,“岛上的那个女佣是柱之男的细作?”

“你说丝吉Q?”

“我看着她把包裹寄送出去,还以为那是你们的意思。”

“……所以你就去截货了!”

理顺其中的关系后,乔瑟夫的表情突然有种哭笑不得的意思,如果男人所言属实的话就代表他和柱之男不是同一阵营,但本质上也没什么差,“和丝吉Q没关系,她那时候被艾斯迪斯控制了。”

“也就是说敌人只剩下两个。”

迪奥没有多做迟疑,在他看来乔瑟夫完整出现在这里的本身就代表着敌人的死亡,“和我们在地下洞穴对战过的那个柱之男是叫瓦乌姆,他的能力接近于风没错吧。”

这种每次都切不中要点的问法让乔瑟夫听得有些不耐烦,“你到底要说什么?”


迪奥就此闭上了嘴,原本安分贴近腿侧的手臂迅速抽出。

视线聚焦,来不及制止行动的乔瑟夫下意识向后一仰,但是黑洞洞的枪口则是更快的抵在他的眼球上。



→to be continued

评论 ( 3 )
热度 ( 27 )
 

© no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