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on

#屌,赛高。
#主推友情向与个人吹,全jo目测都可以吃
#期待被捡起来一起玩耍

【JOJO同人】生命线:交叉 30

/jojo同人,看题知题材系列(没错就是那个life line,但是题材已经完全被我啃了!

/初代二人组主场,一切的ooc都是在下的!

/_(:з」∠)_

/请!


chapter.27  感染


火车撞上了什么东西,列车长如此笃定的感觉到。他甚至拉开就近的窗户不顾危险的探头看了几眼,前方既定好的道路上如同想象般畅通无阻,但是前一秒的他的确是听到了令人牙疼的刮磨声。

“你说什么!?”

他来到火车前头的驾驶室,座上的驾驶员面带惊恐的频频回头,看到他的出现就仿佛抓到了主心骨。

这个在铁轨上跑起来的庞然大物会带起不小的噪音,其他微不足道的声响总在不经意间就会被掩盖下去。列车长本以为火车撞上的东西是突然窜出的野兔,或是失去方向鸟,却下意识忽略了这些普通的情况是否能真的惊动自己。

“是的……先生,”他说话的时候舌头打着颤,牙齿频繁磕在一起,好像费了好大的功夫才说完整一句,“我们刚刚,可能……撞到了人。”

“说什么胡话!”这般不确定的措辞让列车长瞬间拉下脸来呵斥,至于是撞到还是没撞到,驾驶员支支吾吾的说了半天也没能拿出个准。

他说自己看到了个人影远远的站在铁道旁,原本是没怎么在意,可是在火车临近时那人却像疯了似的不要命的往车前头撞。

“我根本就没来得及……”他说的小心翼翼,“这个角度完全看不到下面,所以……”

没有人亲眼目睹,他们也自然不会停车下去查看,如果那人临死前心生惧意刹住步子还好,不过更大的可能还是他已经死在了轮子下面。

列车长皱紧了眉头,比起那人的生死,一时间他想到的更多是事后将会冒出的一大堆麻烦。

他挥挥手示意驾驶员继续专注工,心里头带着烦燥走出驾驶室。

走廊里的空荡荡的只有他一个人,值班的乘务员都去纷纷前去平息后车厢的骚动,风正顺着他打开的窗户口灌进来,吹得遮阳的帘子不住的怕打鼓动。

他上前走了几步直接拽过布料的一角向一侧扯去,按住窗帘,关上窗户,他是肢体此刻要进行的就是这么简单的动作,连多余的思考都不需要,但是意料之外的情形偏偏就出现在这个时候。

列车长的眼睛看到一只手臂挤过将要关闭的缝隙伸了进来,但是他的大脑还未能及时反应。

礼帽的长沿抵在透明的玻璃上,大敞的外衣在风力飒飒作响——有个人正挂在极速行使的列车外面,如果此刻那个驾驶员在场的话,说不定就会立即不顾形象的惊呼,因为这个人的打扮太过古怪,同时也特别到仅需一眼就能辨认出来——强健的身材被深色的衣物层层包裹,深色的布条层层叠叠裹住外露的脖颈,甚至贴紧脸颊向上延伸,进而缠住整个脑袋。他不知道这人是怎么做到的,车厢的外侧平滑一片没有任何地方能够落脚,这人攀在外面,全身上下仅有一只手扣在窗沿上。


“你是怎么——!”恐惧于瞬息,这感觉来的迅速而又莫名,以至于让列车长觉得自己的自尊心受到了冒犯,他的手在一时的恼怒中重新找回了力量,按住窗户不管不顾,迫不及待的想把他关在外面。

那人的喉咙里似乎是发出了一声笑,列车长绷住的神经仿佛受到了刺激,他猛地后退一步,就像是在任何面对危险的情形下本能的保证距离,只可惜他们已经近在咫尺,那人仅是一个伸臂就轻松触碰到了他。


—————— ——————

“安全。”

乔瑟夫几乎是瞬间就从踩空的惊吓中缓过神,虽然高度上的限制不允许他作出过多调整,但最后他还是以一种笨拙却又安全的姿势落到列车上。


丽莎丽莎隐藏下唇间的自语,毫无迟疑的收回目光,“西撒那边情况如何?”

“还未到达预定目的地,”副驾驶座上的人员一直与另一边保持联系着,听到女性的询问后随即大声给予答复,“而且在刚刚他们与纳粹发生了接触,其目的尚未知晓,不过可以确认对方领队的上校是与墨西哥那件事有关的鲁多尔·冯·修特罗海姆。”

“我知道了。”

丽莎丽莎沉声回应。

“后备的支援就交给你们了,我……”下去和乔瑟夫汇合,原本预定的计划就是这样,但是在动身的前一刻,“不对,停下!”

有什么东西从火车上掉了下来,丽莎丽莎的目光随之移动,当即下达了判断。

“立即掉头!”

命令来的太过突然,原本疾驰追逐的直升机在空中猛地打了个转,没有准备的联络员歪着身子撞向一边。

“怎么了!”

他扭头问到,丽莎丽莎站在大敞的机门前没有任何防护,却在大幅的调转中稳如常态。


女性专注的盯着下面没有作出任何回应,直升机与火车背道而驰,不一会就相互错开了位置。直升机在她的指挥下不断降低高度,联络员顺着她的视线向下寻找,视力的极限只能让他看见一个在铁路旁边扭动的黑影。


丽莎丽莎俯冲而下,落地时顺势弯下半截腰身减缓下坠的力道,松散的尘土四处飞溅,她不动声色的拉高了自己的围巾。落点就在几步远的地方,那团黑影注意到她的到来,颤颤巍巍的撑起身体。


“那是……人吗?”

直升机在相对安全的半空盘旋,联络员使劲眯着眼,旁边的人实在看不下去,直接把望远镜塞给了他。


那人身上穿着统一的制服,身份也很容易辨认,火车的列车长通常都是这样的打扮,只要不考虑他刚从火车上掉下来,浑身泥泞,混着血色,现在还很精神的爬了起来像条疯狗似得试图咬人一口。

“吸血鬼吗,真是……幸好回头看了一下。”

这个吸血鬼似乎失去了理智,攻击的动作直来直去,毫无技巧与理智可言。丽莎丽莎叹了口气,侧身闪过对方进攻的时候瞥到了他脖子上的一处创口,那里就像是曾有人在那恶意的剜掉一块皮肉,新生出的皮肤明显更加细嫩。


“卡兹大人的……命令,杀掉……”

吸血鬼混沌的大脑里只剩下那么一句话,其他的感觉零零散散,却又像塞住下水道的污物般堵塞了他的思考。他盯着面前的女人,只知道这人是他的目标,而目标的气息在他说完话后就发生了变化。

“原来如此,”女人摘下了墨镜,露出了后面皱紧的眉头,“真是来了个不得了的敌人啊。” 


吸血鬼感受到女人的认真,随之提高戒备,身体里对血液渴望的本能高亢的叫嚷起来,催促着他把面前的人类撕碎、扯烂。

但怎想对方直接转过身子,将背后暴露给了他。

……怎么回事?

吸血鬼的脑海里闪过一阵诧异,难得的理智告诉他这是一个陷阱,不要轻举妄动。

但是在他决定好是偷袭还是退后前,身上的异样就彻底打断了一切。


丽莎丽莎抬头招了招手,身后那么大个的吸血鬼仿佛就是团空气。吸血鬼没有攻击,或者说他已经失去了挪动身体的能力。他曾被粗暴的丢出,在石子地上打滚,甚至被轮子碾到,但是原本已经迟钝了的痛觉就像是在积攒中全都爆发出来了一样,他的双腿突然无法支持重量,

就连发泄疼痛的嘶吼也办不到,吸血鬼被某种他看不到的东西溶解成了水,滴滴答答的落到地上。


软梯在她的示意下立即降了下来。

“追上去,尽快。”

 “以及通知西撒让他们改变目的地,直接去圣莫里茨的终点站,”丽莎丽莎将波纹附着在喉咙,以便声音能够更广阔的传递,“不管用什么方法,必须赶在火车到站前将车站封锁,疏散人群!”


—————— ——————

迪奥停下了脚步,鼻息在一次吸气的途中就被迫打住。他迅速后撤,脚从原地抬起的一刹那一段薄刃就从那点戳了出来,接连不止追着他不断前进。厚实的铁皮仿佛不存在任何阻力,刀刃的切割如同游水,直至接近另一节车厢时才堪堪停住。

并不是无法继续前进,只能是车厢里的什么东西阻止持刀人的继续。


但是迪奥什么都没有想,他迅速往后跑,靠近愣神中的乔瑟夫的时顺手拎着后领一手把他拽了起来。

乔瑟夫被拽了个跄踉,差点又一脚踩空。



→to be continued

评论 ( 12 )
热度 ( 29 )
 

© no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