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on

#屌,赛高。
#主推友情向与个人吹,全jo目测都可以吃
#期待被捡起来一起玩耍

【JOJO同人】生命线:交叉 29

/jojo同人,看题知题材系列(没错就是那个life line,但是题材已经完全被我啃了!

/初代二人组主场,一切的ooc都是在下的!

/怠――惰――

/请!


chapter.26  空投


不过,圣莫里茨的话……乔纳森貌似也在那边吧。

某种奇妙的思绪在他脑海里闪现,并未停留多久。


原本退居车尾的计划在即刻间做了更改,迪奥攀爬到车厢顶部,伏低着腰背,列车行使的很平稳,高速下的气流并不紊乱,倒是不用担心一个不留神就被甩下去,而且比起这个,倒不如说此刻不住灌进眼眶里的凉风更让他感到难受。

他眯着眼,将扰乱视野的碎发撸向脑后,前方第二节车厢的前端有一处明显的凹陷,而造成凹陷的物体却不见踪影。


纳粹那方的人一口咬定柱之男的笃定不是没有理由,虽然他的可信度在怀里的通讯器掉出来的时候就落了一半,已知的可能性就那么几个,除非老天还嫌不够乱又让不知名的新角色横插一脚。

‘圣莫里茨那边出了情况’这个信息不像是作假,而迪奥一开始的判断也是倾向柱之男。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心里的那杆天秤也正一点一点的向着相反的方向倾斜。


没错,就是时间。从他起身到爬上车顶少说也得花了五分钟,而那群石头人却在如此富余的时间里毫无作为?

得了吧,它们可不见得是什么好好先生。

迪奥向前挪动几步适应了其中的平衡,随后便向着凹痕所在的车厢移动。


——时间前推——


此时此刻,乔瑟夫感到了窒息。也许是因为左胸口里那枚随着心脏砰砰乱跳的结婚戒指,又或是现在迎面而来扇了他好几巴掌的狂风,“真的?”

他吞了口口水,喉结在上下滚动时仿佛真切的感觉到了异物的存在。丽莎丽莎站在他背后环抱双臂面无表情,全身的重心由双脚中央移到了其中一边,当然,这个细微的动作基本上不会被第二个人发现,飞行员正尽职尽责的驾驶着直升机,而乔瑟夫正和他的伞包作斗争。


“高度已经下降到了合适的位置,”女性字句说的平淡,松垮的长围巾正因机门的大开而到处卷动,时不时的就会拍上前人的背脊,“就算是普通人,跳下去顶多也就摔个全身性骨折。”

乔瑟夫觉得自己这位便宜老师的话字字戳进了他的心坎,在那条围巾催促般的拍打下,他甚至从中听出了一丝安慰的意思。


艾斯迪斯的袭击让他们措手不及,关键的艾哲红石也因此丢失,受到控制的丝吉Q在波纹的催眠下道出了包裹的地址,但是原本驱车追逐的计划在开始之前就被迫改变。

西撒通过他在纳粹那边的关系得知了柱之男的消息。

‘你说什么!’乔瑟夫在震惊之余猛地推开车门,看着迟来的西撒凝重的面色,原本在焦躁中堆积不满瞬间消逝,“瓦姆乌他们移动了!?” 

“消息可靠吗。”

相比之下,丽莎丽莎要显得冷静得多。

“不会错的,为了以防万一我还动用了波纹,”西撒点头回应,“之前看到他们人在周围晃荡就有些介意,没想到动用催眠竟然会得到这种消息。”

包裹送达的地址就是柱之男所在之处,但是柱之男却提前离开了那个地方。

‘原因呢?’乔瑟夫连忙问到,‘艾斯迪斯已经成功了,他们不可能会无缘无故的的行动!’

‘是他们的问题,纳粹在圣莫里茨安插了人,’西撒将自己知道内容说了出来,‘因为怕火车上那个拿到了艾哲红石的人多生异端,他们打算改变策略,而事情就出在和那边的联络员通讯的时候。’

显然,得到这个消息的柱之男不打算坐以待毙。

‘那我们还在磨磨唧唧什么!’抢先到达目的地守株待兔的想法已然作废,但是无论如何他们都应该先柱之男一步追上火车。

‘是啊,我知道,我们要选择更快的方法,’西撒赶忙说道,按耐住自己这位搭档快要迸发出来的焦躁,指了指天空,‘所以比起颠簸的路面,从空中走要更快点。’


事发突然,由于SPW财团能够立即调用的的直升机有限,乔瑟夫一行人最终决定分成了两路行动,西撒与梅西奈驱车前往包裹地址所在处探查,而乔瑟夫和丽莎丽莎则是乘坐直升机直接追赶。

“真的真的,真的要跳吗!”

虽然在小时候就经历过一次坠机事故,但这不代表他能够毫无心理压力的从半空中跳下去。乔瑟夫站在边缘探头探脑,偶尔还会瞟一眼身后的女性,他看不出对方的想法,但是那副墨镜下的肯定又是看猪猡的眼神没跑了。


丽莎丽莎看着这个扭捏的一米九五,叹了口气。

“好了,深呼吸。”

乔瑟夫立即听话的深呼吸了几口,突然觉得心里的紧张平缓了不少。

“做好准备,倒数到零的时候你就跳,五……”

丽莎丽莎本以拒绝任何反驳的口吻命令到,但是乔瑟夫抗议的嚎了一句。

“你是想直接跳到一踹我下去吧!”他转过身,原本死抓着不放的伞包也顺手丢到一边,“我已经看穿你了,你的下一句话是,你这个无可救药的——哇啊啊!”


“……蠢货。”

看着自家为了摆姿势结果却一脚踩空翻下去的蠢儿子,丽莎丽莎沉默良久,随后声音复杂的补充上了他没能说完的话。


——现在——


“所以说!我真的不是什么可疑的家伙!”


幸运的砸到车顶上,捂着屁股翻窗而入的乔瑟夫不出预料的受到了全车厢乘客视线的洗礼,其中不乏控诉和警惕,而后陆续赶来的乘务员则是顶着一脸的不可思议同时又想把他控制住,乔瑟夫的事迹通过边上的乘客添油加醋的传入了邻近的车厢,其结果就是看热闹的人在有限的空间里越挤越多。

尽职尽责的乘务员们从未放弃想把这个可疑人士扑倒在地,而乔瑟夫在闪躲之中也不可避免的踩到好几个人的脚。不明所以的乘客挤在一起推搡,磕碰,然后像泼妇一样相互揪着衣衫吵闹起来,他像是在人海里游泳,浪费了好几分钟愣是没能前进一步。


“可恶快点让开!我可没有多余的时间和你们瞎耗!”在糟乱之中乔瑟夫说的每一句话都需要扯开嗓子,他转着眼睛,目光四处游走试图找出突破口,而在掠过窗口的时候,视线却意外的和外面倒垂下来的脑袋撞个正着。

“是你!”乔瑟夫愣了一下,随即愤愤的惊叫起来,“拿走艾哲红石的果然是你这家伙!亏了西撒还那么相信你!”

见到那人的瞬间想要说的话立即就在他喉咙里卡了一大堆,但是乔瑟夫还未将其倾泄而出那颗脑袋就直接呲溜一下缩没了影。

“喂!”


中空的车厢更容易将声音的传递下去,于是迪奥在行动时放轻脚步,将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不一会就到达了凹痕的位置。吵嚷的声音顺着窗户的缝隙传了出来,迪奥倒悬着身子向里面探查了一下,没几秒就把脑袋收了回来。


“混蛋你不准跑!”

乔瑟夫的声音先他本人好几步冲到他跟前,不过根据刚才那一撇,目测对方要成功挤出来还是需要一定时间的。

从列车顶部靠近的目的就是为了探查来人的身份,噪音与风都会是他的掩护,被铁皮间隔开的空间也在更大程度上保障了他的隐蔽与安全。

但无法否认的是,迪奥在看到乔瑟夫的时候心里头确实是出现了一丝的安心。就像厨师做菜,渔夫捕鱼,有些事情还是需要让专业的人士来,并不是他对自己的实力不自信,而是乔瑟夫的存在同等于多出了一件制敌利器,况且没人会傻到嫌弃安全绳的存在。


不论早晚,反正乔瑟夫一定会想尽办法爬上来和他面对面。

迪奥想着,并趁此期间向前移动了一段距离,但是很快,他就停下了脚步。


—————— ——————

乔瑟夫扒着车顶,双臂用力把自己的身体拖出了大半截,但那些乘务员还是不死心拽紧了他留在里面的腿脚。

他胡乱蹬了几下没挣脱成功,最后还是靠着具现出的波纹弧吓得他们松开了手。


“终于……”他的衣服上满是显眼的褶子,外套被扒掉大半截,发型也在逃脱中炸成一团。


但是关注在这些事上面的闲心还不过一秒,他没有过多的抱怨,而是瞬息间察觉到的某件事让他把迪奥的存在也暂且放下。


“丽莎丽莎老师……”

乔瑟夫昂着头眺望,阴沉的天空填满了快要压下来的积云,除此之外空无一物。



→to be continued

评论 ( 8 )
热度 ( 20 )
 

© no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