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on

#屌,赛高。
#主推友情向与个人吹,全jo目测都可以吃
#期待被捡起来一起玩耍

【JOJO同人】生命线:交叉 28

/jojo同人,看题知题材系列(没错就是那个life line,但是题材已经完全被我啃了!

/初代二人组主场,一切的ooc都是在下的!

/我坦白!在下旷了那么天是有原因的!其实我一直在外太空晒太阳,在不久前刚刚被未挂牌的宇宙飞船撞了回来!(你滚)

/大概是瓦尔特P38式?

/完美错过情人节,除夕快乐~

/请~


chapter.25  遭遇战


威尼斯到圣莫里茨的直线距离在两百公里以上,列车大约需要行使两个小时,而现在的时刻并未接近傍晚。一名乘客抬眼望次窗外,对比起来,他们所身处的这些车厢里明显要比外界昏暗许多,人造的光线让人产生了时间上的错觉,不过这也不是什么能让人上心的状况,列车在跨越国境,头顶的天气也不会始终如一,充其量也就是不幸运的给那些忘记带伞的人平添点麻烦。

旁边座位上的男人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起身离开的,可能是环境里的压抑让人过于敏感,他总觉得那个快步离开的金发在强装镇定的压抑着什么,比如逃脱追击,又或是机密任务,刚才那声异响可能是个信号,紧接着金发站起来的男可能也是的其中的一环,但他也只是想了想就熄住了念头,与其在这种满是鼾声与脚臭的车厢里突发西部片式的展开,他更愿意相信那两人是去争抢一个厕所的位置。


突兀的行动不出意料的惊扰到了周围一部分人,迪奥注意到他人的注目,其中也包括他事先留意的那股视线。

不长的过道不过两三秒步程就到了尽头,车门被疾步进入的迪奥反手甩上,弄出了不小的动静。门后头是车厢内厕所与杂物室所在的缓冲带,再往后就能到达下一节的前端,门上的小窗限制了视角,而缀在后面的追踪者望向人影闪过后就变得空空如也的窗口心底一沉,身体绷紧,不顾自身暴露的风险加速跟上。

位置变化让窗口所暴露出的景象随之增多,追踪者大略扫了眼,斜对角的后门大敞,正因为火车的振动哐噹哐噹的来回煽动,在那空隙之间,外界那几乎被拉成线条的景色一览无遗。

右手握住门把的追踪者疾步闯入,被鲁莽推开的门反弹了回来,似乎是撞到后面的障碍——可能会是杂物、或者其他的什么,某种立即浮现而出的可能性激得他后脑一麻,可奈何情急之下半个身子都已经挤了进去,他迅速扭头,撤回的刚刚推门伸出的手收入后腰,而躲在死角处的人显然没给他机会,手指堪堪触及到了硬物之时,另一只手上的力道将让他失去平衡向前扑去。


迪奥加大手头的力道将他扯了进来,两人在狭小的空间里四目相对即刻错开,被掐住腕关节的追踪者吃痛一声,而另一只手却毫无迟疑掏出手枪。迪奥向右矮身,抬手向下按住手臂同时冲进了对方大敞的前身,一拳击向对人体而言最柔软的腹部。对方几乎是下意识的向后躲去,不过奈何双手受限,下一秒腹下的疼痛就麻痹了神经。

追踪者被迫吐出一口酸水,向前弓着身体咳嗽不止,手枪从他掌间滑了下去,迪奥抬起脚跟将其踢开,用肩膀撑着那人的身体向前推进。追踪者只觉得自己的背部撞上了什么,然后在咔哒一声中,视野昏暗了不少。


片刻间的打斗幸运的没有引起第三人的注意,迪奥抬手阖上车间的门栓,放任那人捂着肚子靠坐着门板滑下。

“你……”

“纳粹?”

迪奥用询问的语气说出了这句话,追踪者缓了缓疼痛干咳了几下,他在心里想好了说辞,但是狡辩的话语在看到面前人的神情时就明智的吞了回去。


真麻烦,迪奥暗自咋了下舌,原本拿到红石的那一点沾沾自喜也消失得干净。本以为只要稍微搅合一下就能让这群活在过去的笨蛋原地打转,但实际上,却是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别人的监控下。先是车站的跟踪,再者是车厢中的乘客。如果不是有那声巨响,他还真不一定能注意到身边的这个‘乘客’有什么异常。


“是你们的人?”不对,不应该。

迪奥在心里率先否认,而追踪者那张年轻的面容上似乎是藏不住东西,露出的疑惑与凝重也间接印证了他的想法。

距离目的地还有一段时间,在半途拦停火车的办法不是没有,但他还真不相信有人会疯到这种地步。

而且,比起动用激进的手段,刚才的声音明显更接近重物的砸落。一般来讲会想到恰巧落上的滚石,或者是……有人跳到火车上。

“不,不是。”

追踪者仍旧皱着脸上每一道细纹,不知道是为了忍受余痛还是在纠结自己的立场,“在声音出现以前我刚刚报备过,我……没有接到通知。”


迪奥为他的配合升出一丝疑惑。


“不可能是我们,没有哪个人类能成功跳上火车后还毫发无损,”他摇摇头,继续说到,“虽然有一人确实可能做到,但他现在不在这里。”

听着他的话迪奥想起了在德意志那方见过一次的‘人’,但是眼下的状况实在是不时候转移话题。

他说的没错,且不说难以找到合适的跳跃点,光是火车行驶的速度就足以把落在上面的东西甩出去,即便好运的稳住了身体,跳跃带来的反作用力也不是那么好消化的——拖着半残的身子能做什么?人肉炸弹?有那个功夫还不如直接去炸轨道!


当然,以上都是以普通人的情况为基准,并不包括那群普通水准线以上并不知超出多少的家伙们。

波纹使和柱之男。


“你直接排除了波纹使者。”


是质问,没有征兆的跳跃让追踪者微微一愣,“什么?”


迪奥看着他这副傻愣愣的模样,实在不想承认自己差点就是被这种货色蒙混过去。

“你配合的太过头了,”他叹了口气,目光里带着赤裸裸的嘲讽,“你知道在我眼里看起来像什么吗?”

这次,追踪者立即就想清了迪奥的言下之意。

“我不是要!”

“打住,你不用解释,”迪奥抬手示意打断了那人的激动,“我懂的,因为你现在看上去十分的……”他顿了顿,略微斟酌了下将要出口的措辞,“生无可恋?”

至于是真的还是装的就不曾得知了。


这个形容词让那人弹身而起以示抗议,不过在迪奥一拳的补刀下又缩了回去。


“我们与在圣莫里茨的联络员失去了联系,”可怜的追踪者捂着肚子,屈起膝盖,全身上下都散发出不情愿的气息,一字一句的把自己知道的信息吐露了出来,“而最后的通讯是……尖叫。”

“尖叫?”而且圣莫里茨这个地方好像是,迪奥面露古怪,这个地点是通过包裹的地址暴露出来的,自己基本上可以说是第一时间的发现者,但是这群家伙……不会是派人去跟踪石头人了吧……

嗯,勇气可嘉。

“对,就在火车启动前的那段时间里,”那人无视了周围只顾点头,缓慢的仿佛头颅沉重无比,“就像是在临死前遇到了什么可怕事物……口齿不清,不住的求饶……”


“所以,来的人要不是颗石头,要不就是个石头人?”

“……是柱之男。”

“没差,”迪奥耸了耸肩,这种无所谓的态度看得对方一愣一愣,“要不没事要不死,反正火已经烧上了眉毛。”

“……是吗,果然还是这样吗,”追踪者垂下了头,除了一开始交手时的狠命,剩下的时间里他都带着不正常的消极,“就连你也没办法吗。”


迪奥瞥了对方一眼,他仿佛从中听出了怨妇的语气,“……什么意思?”

“我本来是想……”那人面露狰狞,过于年轻的面庞上似乎是藏不住东西,看起来像是在纠结什么在他看来极为不耻的东西,“和你合作。”

事实上,追踪者的存在本来就类似一个后备计划,他坐上这列火车是因为圣莫里茨那边的失联,艾哲红石是意外之喜,但是面对在一群老资历们都全身而退的这个人他又能做什么?更何况对方还把那谁的实验室炸了……


“合作?”迪奥缓慢的将这个词重复了一遍,这倒是引得追踪者抬起了头。

“这个注意不错,”他说着,下面的一句让那人眨了眨眼,死气沉沉的眼睛里突然露出了希冀的闪光,“说实话,我现在已经有了一个计划。”


追踪者昂着脖子,似乎是十分期待的等着后文。

只可惜他没想到等待他并不是什么好东西,迪奥竖起手刀冲着他的脖子来了一下,目视着他两眼一翻昏过去。

迪奥在他身上上下摸索从内兜里翻出一个弹夹,然后把那个隐蔽的口袋恢复原样,拽衣领把这个几近缩成个球的人拖了起来,而随着身体的伸展,原本藏在怀中的小东西也应声落地。

“祝你好运。”

抬脚把那个不断发出噪响的机器嚷踩了个粉碎,他打开了一侧的杂物间,拿出里面的几个工具腾出了一些空间,然后顺手就把昏迷的人强行塞进了进去。


这个时代的火车大多没有风挡,车厢与车厢的铰接完全暴露在外。迪奥拉开不断开合的后门将多余的杂物丢了出去,木杆的拖把被飞快转动的轮子卷了进去绞成两节,剩下的碎屑在眨眼间就消失在了视野。


迪奥阖上车门完全站在了外面,追踪者的那把枪在他手里转了转,在高速下四处搅动的风似乎是想要把他从这个危险的地方推下去。外面的天阴着,乌云遮着太阳,这种天时正好适合柱之男活动,就算是在之后侥幸脱离阴雨区,太阳也差不多该落山了。他刚刚向德军的那方高调的宣示了自己的存在,他们的到来也就是时间的问题,波纹使者那边也不用多担心……反正要不了多久各方人马就会齐聚一堂,持续了许久的暗斗会被这列火车彻底扯到明面上,而毫无助力的他早就钦定在了最弱的位置上。


但是他的心里没有一丝的担忧,现在的情形如果要形容的话,大概就是类似最终决战的那种的东西。

唯一的遗憾就是缺乏听众,迪奥敲了敲耳机,一个没忍住笑出了声。


来吧,大混战吧。


如果控制的权利不在他手上,那干脆就谁都无法掌控好了。



→to be continued

评论 ( 17 )
热度 ( 22 )
 

© no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