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on

#屌,赛高。
#主推友情向与个人吹,全jo目测都可以吃
#期待被捡起来一起玩耍

【JOJO同人】生命线:交叉 27

/jojo同人,看题知题材系列(没错就是那个life line,但是题材已经完全被我啃了!

/初代二人组主场,一切的ooc都是在下的!

/原创路人甲一枚~

/请!


chapter.24  消音器


“那就开始跑吧JOJO。”

“现在?”虽然口头上这样说,脚下却是毫无迟疑的向着来时的方向迈开步子。

“你已经死了,”迪奥没头没脑的来了一句,听上去就像是和平时一样的玩笑话,但是配合在现今的情境下乔纳森的心脏就莫名的快了一拍,“冲着你刚才傻愣愣站在原地的功夫就够你死上七八次。” 

他果然就不能期望从对方口里听到一句正经的好话,“……借你吉言。”

“当然,如果对方真的想的话。”

顺着窄巷子的石板走到尽头,经过拐角就能够看到不远处绿化带的树木,乔纳森在顺着记忆返回的过程中一路畅通无阻,再过不久他就能回到人流密集的主干道。

“没有异状,”在奔跑中他不止一次回头观望,按照常理,他的这番鲁莽行动必然会激怒隐藏在暗处的人,甚至在突然间遭到攻击的可能性也在预想之中,“违和感觉虽然没有消失,但是迪奥,我的这份感觉真的是正确的吗?”

说到底也只是没有任何依据的感觉而已。

“这么说起来,JOJO……”

乔纳森在经过树木的时候就逐渐慢下了脚步,从灰褐的枝干延伸出来的阔叶打下层层阴影连接着前方的道路,他在对方片刻的停顿里打起几分精神,一往如常等候下文。

“看在我一个人自言自语那么久的份上,你就不能稍微回一句吗。”


双腿交替的动作骤然停滞。

“哈?”

他莫名其妙的喊了一句,“我不是一直都……”

“啧,你不会真的在我说话的时候被干掉了吧,”迪奥没能等他把话说完,“要不是一点声音都没有我就信了。”

听不到吗。乔纳森抬手按住喉结,“迪奥,你能听到吗。”

手底下能感觉到振动,耳朵也能接收到自己的声音。

“算了,对着空电话浪费时间的我也真是个笨蛋。”


以声音作为沟通途径的迪奥无法察觉这边人的焦躁,顺水推舟的单方断掉了通讯。这样类似的情况乔纳森也经历过,不过那些都是由于通讯环境里各种各样外力造成的不可抗力,他相信迪奥绝对是没有多想就自然把原因归咎在这上面。

他索性撤掉耳机以防碍事,如果说刚刚他还在为那份违和抱有疑虑的话,那么现在才是真真正正重视了起来。


距离下个路口大概二十米,用跑的话只要一瞬就能到达,换句话说就是能够安全脱身。

从刚才开始周围的一切都过于安静,乔纳森注意着周围不敢放松分毫,也许是太过紧张的缘故,脚下的树荫在他眼里也被扭曲成了诡异的模样,连带着恰巧碰到的落叶都吓了他一跳。


什么啊,反应过来被什么吓到的乔纳森暗自鄙夷着自己的草木皆兵,不过是树叶……树叶?

他迅速抬头向上望去,头顶之上茂密的枝叶正在迎来的阵风中摇动。而看到这一幕的乔纳森在心底道了句了然,随后即刻加快脚步。


安静,太安静了,他终于意识到违和出自哪里,他本以周围为死寂全因他地处偏僻,但是这个想法从一开始就搞错了——并非是过于安静,而是症结的本身就是声音!

他听不到枝叶摩擦的声,却能听到自己的脚步和说话声,他确信自己的发声没有问题,但是迪奥却听不见,是外因造成的?和距离有关?还是说……乔纳森列举出之前各种令人在意的细节,但过于匮乏的信息终究还是没能让他得出结论,问题是出自这一片的环境,还是他自己身上?不过当务之急是回到人群中,解决的办法等到安全后再想也不迟。


但最坏的情况果然还是发生了。


乔纳森忍不住倒一口气,睁大的眼睛映出了面前这个仿佛凭空出现的陌生人,他还来不及为耳边细弱蚊虫的音量感到诧异,那人手里黑洞洞的枪口就促使他拼命往右一扑。


果然,问题是出在自己身上吗。


“交出来!”那个人撕咬着牙关面目狰狞的快步走来,手里握着枪,衣服上面斑斑的血迹,“把它交出来!”


乔纳森进行了几次深呼吸调整,血液顺着手臂流了下来,上头受伤的源头持续发散着疼痛,却远不及预想中那般强烈。

不过他可不认为枪伤仅仅会是这种程度的东西,也许除了声音外,他身上的其他地方也受到了影响与说不定。察觉到这点的乔纳森不禁苦笑了声,不过状态却是逐渐冷静了下来。


那么下一步,该怎么做呢……


“砰!”

这时的一声枪响再度挑起了他神经,乔纳森抬起头,却发现持枪的那人却露出了和他一同的错愕。来自第三方的子弹没有击中任何人,而是命中了二人之间的空隙。

“追上来了吗!偏偏在这种时候。”

他就像是遇见了猫的老鼠般炸了起来,乔纳森见他移开枪口,而后不管不顾的向自己扑来。

但是这个势头才不过两步的距离就被生生掐断,没入弹头的石板在他踏上的瞬间猛地炸裂,不该存在的灌木丛由那一点突然伸展而出,硬生生的在他面前筑起了一道围栏。而就在他怔愣的瞬息,另一颗子弹则是精准的没入了他的肩头。


“可恶!可恶!为什么——”那人跄踉了两步,捂住受伤的肩头不甘心的瞪向乔纳森,乔纳森知道对方的视线已经越过了自己,并也穿透了身后无数的障碍。

他朝着子弹射来的方向大喊着,发出了自己最后的嘶吼,“为什么到这个时候你还要来碍事!———!!”


从伤口飞溅出的并非是温热的血液,无数的藤蔓取代了它们从肩膀迸发而出,蠕动着、层层叠叠、张牙舞爪的仿佛要将一切吞噬般霸占了乔纳森双眼,除此之外再也容不下他物。

那个人最终也没能向前迈出一步,不住收紧的绿色藤蔓将他包裹成茧,乔纳森无法听见,无法感知,仅剩的视野也在一枝桃红色的蔷薇悄然攀爬上之时彻底坠入了黑暗。


等他再次睁开眼的时候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不,这样说可能有些不准确,乔纳森清醒在一张随处可见的长椅上,背后的树木伸展着他的枝叶,茂密的阔叶在偶尔拂过的轻风中沙沙摇摆。

意识回神的他猛然按住自己的左臂,当时中弹的记忆还在刺激着他的大脑,乔纳森本以为会看到包扎过的伤口,但是在此刻他只能不可置信的睁大眼睛——那里没有疼痛,没有伤口,甚至连跌倒在地时的擦伤都不存在。


没有任何的异常,仿佛他之前经历的一切的匪夷所思都不过是一场梦。


除了那个已经不见了的石鬼面。


——————  ——————

大概是区域间天气的不同,随着列车的前行,原本抬眼可见的晴朗已在不知不觉中被密布的阴云取代,肉眼可见的环境也随之暗淡了下来。

列车内提前亮起了明灯,火车行使中发出的隆隆的声似乎也成了某种舒适的节奏催人昏昏欲睡,行进与往常无二,有时候只要一觉醒来就能发现这段漫长的旅程已经到达了目的地,谁都没有想过意外会降临在自己身上。


就像某种极速下落的物体砸到了头顶的铁皮上,迪奥直觉的崩起神经,膝盖微曲,令人无法忽视的重响瞬息激起了乘客的恐慌,后面待命着的乘务员神色慌张的拉门跑了进来,在确定这节车厢并无异常之后就立马继续向前查看。

“怎么、怎么回事!”

“发生什么了?”

“不会是落石吧……”

火车的形式环着山,偶尔有碎石的滚落也不足为奇,乘客们七杂八乱猜测原因,有些不安分的起身跟在乘务员的后面打算一同前去查看,当然也有毫不在意的换了个姿势继续打着瞌睡。


迪奥凝望着前面紧关的车厢门,先前那声重响发生在前面的一截,或是更前面的一截车厢。他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按照往常的经验,这个预感将会在不久后无法避免的应验。


之前跟踪他的那伙人追上来了?不,这完全不在他的考虑之中,将要到来的会绝对是某种更加难以应付的麻烦。

迪奥站起身朝向与乘务员相反的方向走去,打算在与麻烦正面接触之前尽可能的拖延时间。



→to be continued

评论 ( 9 )
热度 ( 28 )
 

© no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