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on

#屌,赛高。
#主推友情向与个人吹,全jo目测都可以吃
#期待被捡起来一起玩耍

【JOJO同人】生命线:交叉 26

/jojo同人,看题知题材系列(没错就是那个life line,但是题材已经完全被我啃了!

/初代二人组主场,一切的ooc都是在下的!

/要知道题目都是乱来的😳

/悲惨的没有网的日子.jpg

/请!


chapter.23  寂静之音


如果凡事的开始都能被冠以‘一’的话,那么那个挖掘于北美部落遗址、后几经辗转成为乔斯达宅邸的装饰品无疑就是第一个石鬼面。第一个在它的末路之中碎成了无法拼接的碎块与泥土混为一谈,失去了它原本的能力。

可是这个所谓的‘第一个’自始至终都没能发挥其本来的功效,当初的行刑人在挥下铁锤时也许从未想过——导致无数悲剧发生石鬼面的并非是为了制造吸血鬼而诞生,而这件在无数人的忌惮下被默认为此世独一无二的道具,也不过是某些存在手中肆意把玩的量产品罢了。


乔纳森并不清楚关于这个面具的全部的缘由,有些秘闻也许还藏在活着的人的心里,但更多的则已经并且在继续、不停的遗落进历史的长河中,他仅仅是像所有人都会做的那样,靠着其中的一小部分进而不断行动。他从迪奥那里听来了启动石鬼面的方法,简单到不可能出错,可单论结果的话无疑是让人失望的。

“奇怪……”

“怎么了?”

在耳边呼啸着的风好像停止了,取而代之的是某种规律的噪音,除此之外没有多余的混乱,迪奥混入火车的行动比想象中要成功得多。一些信息随着听到的声音自然而然的从脑海中浮现,乔纳森推挤了下伤口的下方,借由挤出的血液,把面具再度拿起后又在上面抹了一道。


可石鬼面就像它的表象那样全程装作一个死物,什么骨针什么变形,不存在的,全都不存在。


“石鬼面没有变化,”拜心情所赐,乔纳森说的言简意赅,“是血的问题,还是方法的?” 当然,还有一个可能,那就是他手里头拿着的可能是个假面具,只是他现在只觉得自己的一腔献身精神全都喂了狗,至于自己的行动会造成什么后果……起码在现在他是考虑不到的。


“什么变……你手里有个石鬼面!?”应该说不愧是相处许久的搭档,对面的疑惑刚刚问出口就急转了弯,迪奥瞬间就明白了他这个当事人的情况,“你甚至用自己的血做了实验!!”顺便连带着隐藏的部分也一并猜了出来。


你手里还有艾哲红石来着。乔纳森暗自在心里说道,同时也在感慨世间巧合的存在,几分钟前他还在为红石的事诧异,谁能想到几分钟后两人的立场就会直接翻转了过来。

“所以说——”他一手拿着石鬼面,一时间失了定夺,指腹处的伤口已经停止了溢血,仅留有轻微的刺痛,“石鬼面是怎么回事?”

“残次品?仿制品?”迪奥一连列出了几种可能,“当初地底的石壁上可有一大堆……不过别管这些,先说说你手里的那个到底是从哪弄的?”

“在马路上捡的。”

“捡的!”

对面的人仿佛受到了刺激,其结果就是以更高的分贝把他的话砸了回来,“你以为是地摊货吗随便捡!财团那伙人根本……不,先冷静一下……”虽然是这样说没错,但擅自激动又需要冷静的人其实就只有他自己,“你确定是‘石鬼面’没错?”

“我……”乔纳森给了自己一些犹豫的时间,起先的劲头消失后,‘确信’这两个字最终还是没能说出口。从未见过实物是一点,迪奥那种抽象的描述也不足以作为支撑目前对号入座的条件。

说到底还是他先入为主,打从开始就擅自认为手里的面具就是石鬼面,而这种情况本身就挺奇怪的。


兴许是察觉到了这边的窘迫,迪奥说:“面具的风格应该取自十四世纪北美的一个叫阿斯迪加的原始部落,史彼特瓦根提到过,你有印象?”

乔纳森在记忆里搜索了一番,“没有。”他皱起眉头,这个名字于他而言过于陌生,而手头又没有足够的条件能帮助他立即进行了解。

“是吗,”对面叹了口气,“说说看面具的模样。”


模样吗,他将视线重新放在手中的物品上,从边缘末端的裂痕到嘴唇位置上的尖牙,再到额头倒三角凹槽处的弹孔,也许是在阴影处放的久了,石面具上的丝丝凉意通过手掌的接触面传了过来。

“好了,不用说了,”邻近末尾的时候出声迪奥打断,目前的状况似乎让他感到了麻烦,也许是因为那几句的描述,又或许是关于他自身的处境,“做好最坏打算,姑且把你手里那个当成石鬼面来看。”

“我拿到就算是最坏吗?”乔纳森咧了咧嘴角,“倒是你,你的行踪已经暴露了,火车上的空间经不起他们搜。”

“那是到站之后的事,”迪奥说话的口吻里有不少的讥讽,仿佛那即将遭到围堵的人不是他一样,“我可不信他们敢直接拦停火车。”


对着这种几乎能听出茧子来的不可一世,乔纳森随便附和一两句,他一边起身往回走,一边也在思考这个面具的去留。可就在走出巷口准备原路返回时,一种没由来的感觉硬生生让他止住了步子。

其实在话说到一半的时候乔纳森就意识到了眼下的违和,面具明晃晃的掉在巷子的中央,就像是位于积雪地里一片空地上的谷子那样显眼,而在踏出巷口的瞬间,这种不期而至的违和又进一步的放大开来。偏离主路远离街区的地方本来就很安静,乔纳森一路走过来也没见到几个闲逛的路人。但和当时不同,在这片同一的布置与景色下,他却感觉到的却是一种诡异的死寂。


“是吗,原来如此,看样子是真的很糟糕啊。”

乔纳森苦笑了声,“这是句风凉话?”当然,说到底这种担忧也只是取自本能的感觉,他也不敢保证是否为心理作用的作祟。

“不,当然不,你只要告诉我有没有拿枪冒出的黑衣人?甩着木棍的麻瓜口癖晚癌患者?或者是倒塌的房子后面露出的哥斯拉?”


那算什么,怎么可能会有!一连几次否认后乔纳森直接翻了个白眼,直到最后才堪堪听到了句正经话。


“那就别愣着,”迪奥抬头望着不知何时阴云密布的天空,给出了当下听上去最不靠谱的办法,“准备跑路了,JOJO。”


——————  ——————

“该死。”

几分钟前,眼见着目标逐渐脱离视野的跟踪者气愤的把用来伪装的报纸摔在脚下,他暗啐一口,不顾隐蔽与否直接将碍事的帽子随手丢开,拨开人流磕磕碰碰的挤了出去。


此刻位处前台闹事人之一的乔瑟夫正全身心投入在与管理员的周旋里,一旁帮腔的西撒除了在同伴忍不住想要动手时负责阻拦,同时也在留意着周围,本来是想着游说不成直接找出破绽一举突破,却没想到会有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


那是……西撒眯了眯眼睛,混乱之中有一个身着大衣大男人形色匆忙的从后面跑了出来,如果但从这点来看倒是没什么,而引起他注意的却是那个男人大衣下的服饰。

德国的,为什么会在这里?

为了不引起多余的注意西撒只能随意的侧过身子,而幸运的是,那个男人在跑出他的视野前就停下了脚步,并和一个看似是他的同伴在不远处的树荫下碰了头。

西撒暗自运用起波纹,旁边的乔瑟夫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不过还没来得及询问就被管理员一句火车已经开走的的噩耗扯回了注意。

‘……艾哲红石……’

‘失联……调动。’

‘……火车通往,目标……’

‘圣莫里茨,拦截……’


“JOJO!西撒!”岛上波纹使者之一,西撒的导师梅西奈越过人流向他们招了招手,晚他们一步出岛追赶,同时也带来了至关重要的消息,“我们知道包裹的地址了!”



→to be continued

评论 ( 12 )
热度 ( 22 )
 

© no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