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on

#屌,赛高。
#主推友情向与个人吹,全jo目测都可以吃
#期待被捡起来一起玩耍

【JOJO同人】生命线:交叉 25

/jojo同人,看题知题材系列(没错就是那个life line,但是题材已经完全被我啃了!

/初代二人组主场,一切的ooc都是在下的!

/诶诶诶已经50fo了???为什么老福特他完全没提醒😲不过按照惯例是不是该……

/总之,请!


chapter.22  前进之时


有那么一瞬迪奥突然觉得,所谓往事不堪回首指代的大概就是这种情况。


早在初见之前,那个名为丽莎丽莎波纹使就应该已经通过财团知晓了他的情况,但与瓦根不同,这位女性没有表现出任何明显的情绪,没有敌意,没有限制出行,甚至连多余的关注也不曾给予,从他的角度看来女性只是一心一意训练乔瑟夫和西撒,似乎也完全不担心柱之男的问题。

“与其说是太阳,不如说是太阳光中的紫外线,波纹的效果与它相同,外行人了解到这个程度就足够了。”自然,与其说丽莎丽莎不排斥和他的交谈,不如说是托了那副能遮住半张脸的墨镜的福,迪奥无从下手揣摩,因为就连那露出的嘴角似乎也不曾改变一下,

“魔幻与科学的结合,真不错。”

迪奥放下茶杯,脸上的轻松说明他并没有对结果感到不满。女主人选了一个能开展一场下午茶的好位置,位处室外的天台将小岛上的风景尽数揽下,虽然不如室内那般温暖,但午后的阳光正好弥补了这点不足。

“拐弯抹角,”语气不变,丽莎丽莎偏头斜了他一眼,相比起已经底的红茶杯,她面前的依旧保持着当初端上来的样子,“你的目的应该就是波纹没错吧?”


不想在这耗费时间的她索性将话题挑上了明面,然后她看到面前的人笑着将手一摊,既不肯定也不否认,但大有种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无赖架势。

丽莎丽莎皱起的眉头被墨镜挡下,“原来如此,”她轻声说到,这才意识到自己无视了许久的家伙是个怎样的麻烦,因为比起阴谋论,她更相信面前这人只是个惹人发笑的巧合,但现在看了她不得不花上一番心思处理下这个麻烦,“就这样好了,站起来。”


他面露不解,但很显然先前说话的女性并没有为他解惑的意思。迪奥跟着丽莎丽莎走向远离桌子几步的位置,然后看着女性面对着他站定,很不合形象的竖起了一根小手指。

“好了,放轻松。”

她突然放松了神情,连带着声音也温和了不少,这让迪奥下意识想起了当初这人一脚把乔瑟夫踹下塔底的情形,最后还是理智硬生生止住了他后退的步伐。

“你应该知道波纹始自呼吸,而呼吸的方法是只有多加练习才能掌握诀窍,”丽莎丽莎一边说着一边靠近,“不过介于时间紧迫,我只能用另一种方法来帮助你产生波纹……”

而就在他静静等候下文的时候丽莎丽莎突然以迅雷之势出手击中他的上腹部,迪奥闷哼一声,力道之大就像是要将整只手埋入穿透一般。


“哎呀,真遗憾,”某种异样的痛觉瞬间从腹前一点袭上掩盖了其他,甚至连自己是否弯腰倒下都没能及时察觉到,只有在意识稍稍回笼的时候他才发现他人说话的声音,波纹使的脸进入了他的视野,而那双露出的眼睛在抬起的墨镜下正笑得不怀好意,“看来你并没有学波纹的天赋呢。”



“能学到才叫奇怪,”所以当通讯里乔纳森说出这话的时候一种诡异的安慰感由然而生,“就冲着他们对你的警戒程度……”他甚至无视了四周的情形酸涩的点了点头,连带着被发现的隐患都不管不顾,直到火车的汽笛再度响起时他才恢复常态。


说来也是巧合,闲着无聊的他偶然看到丽莎丽莎身旁的那个侍女鬼鬼祟祟的向外寄送一个包裹,于是便和船夫打了个招呼,跟着邮寄船离开了小岛。

迪奥稍稍摆正了头顶帽沿的角度,在制服的保护色下混在一同忙碌的员工中走出了堆放包裹的车厢,在争分夺秒的关头中大家都忙得焦头烂额,谁也不知道那些将要运达远方的包裹中已经有一个被掉了个包。

本来是一时起意跟了过来,但没想到那个侍女竟然把这东西寄了出去,为了干扰柱之男?还是说……

他抱着成摞的纸箱子朝着仓库走去,路过前厅的时候还被驻足在那的人堆挤了一下,里头某人的大喊大叫让人想不注意到都难。

“抱歉!”超出手臂遮拦范围的箱子不稳的晃了几下,随即就被说话的人连忙摁住,“没事吧。”

从思绪回神,迪奥摇了摇头,虽然已经尽力避免接触到麻烦,但现在他也适当的配合尽力不让自己留下印象,“那边是怎么回事?”

他顺势问到,那人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后扭头望向混乱的前台,之后才回答了问题,“好像是谁的包裹寄错了?”

“我看根本就是来找事的吧,”旁边的同事杵了他一下,似笑非笑,“车马上就开了,谁有那个功夫去给他找……”


迪奥趁着那两人聊起来的机会错身离开,其他人的他是听不出来,但乔瑟夫那咋咋呼呼的声音只要是听过一遍就不会认错。

不过这样就能确定了,寄出艾哲红石并非是波纹使那一方的本意,侍女是柱之男的内应,解决掉她之后立马就确定了追查的方向,不得不说他们也不少有手段。

但这些都没什么影响,因为迪奥在将红石拿到手的第一时间就决定脱离波纹使的阵营,并利用这次寄运误导他们相互怀疑。

只可惜他人的行动比预想要快上不少,迪奥计算了下时间,又望了眼月台里将要启动的火车。本来预计是在乔瑟夫他们找过来之前彻底脱身,但看如今的情况,如果真要被他们拦停了火车,替换包裹的事就会立即暴露,到时候不论哪一方都会猜到他头上。


“迪奥……”乔纳森的声音幽幽的冒了出来,“你还在吗?”

现实中的他刚好闪身避免了一次迎面相撞,对面的声音小得不可思议,他下意识的想要摁住耳机,后知后觉自己的两只手都已经被杂物占住。 


“石鬼面,具体来说是什么样子的?”

“什么样子?”他奇怪的说了句,但是脑海里只能翻找出一个大体印象,“大概是……算了,你姑且就发挥下想象力,总之那玩意挺丑就对了。”

作出总结后迪奥就发现自己说的极其不负责任的,但这种内疚随后就随着乔纳森的话烟消云散。

“我同意。”

……同意什么?


然而他的疑惑尚未问出口就不得不就此打住,迪奥正在放下箱子的手一僵,然后直起身子,甩了甩胳膊若无其事的走出库房。

不见了啊,速度真快。

他活动着身体似是在放松酸涩的肌肉,帽檐阴影下来回转动的眼睛检查着周围,却没能找到刚刚在弯腰时看到的相似的衣角。


“……石鬼面启动的方法是?”

继续往前走的话就能顺利离开站台,但保不准会遇到更大的麻烦,

“使用…新鲜的血液。”

跟踪的人是哪一方,他又是什么时候被盯上的,这些情况还需要进一步确认,再者……

 “了解。”

乔纳森那边的情况也让他很在意。


火车拉起一长声,他顺着原先的方向继续往前,过往的人群没有什么秩序可言,每个人的眼睛都落在了每个人身上,整个月台说不上拥挤也说不上宽松,而鸣笛落下之时,迪奥却突然向反方向折身起跑,顺着人流间的空隙迅速贴近轨道,然后在火车彻底驶出月台之前抓住火车末尾的栏杆,一跃而上。

“呵。”

迪奥转头回望,在一群慌乱的人们的衬托下,那个睁大了眼不可置信瞪向这边的身影格外突出。


——————  ——————

乔纳森呆立在原地,巷子左右的高墙遮住了头顶的光亮,阳光与阴影泾渭分明,但也就是在两步远的地方。他思考了半晌,最终还是决定将面具放回地面。

“……鲜血吗。”

他抬起手,将拇指指腹贴近牙齿之间,一阵刺痛之后,还带着体温的血液争先恐后的从伤口处涌出,顺着手指蜿蜒而下。而在他改变了方向将手举起后,汇聚成团的血液滴滴答答的落在了正下方的石鬼面上。


“奇怪?”



→to be continued

评论 ( 6 )
热度 ( 24 )
 

© no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