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on

#屌,赛高。
#主推友情向与个人吹,全jo目测都可以吃
#期待被捡起来一起玩耍

【JOJO同人】生命线:交叉 24

/jojo同人,看题知题材系列(没错就是那个life line,但是题材已经完全被我啃了!

/初代二人组主场,一切的ooc都是在下的!

/考试期悄悄冒泡(嘘)不合适的地方会后期修改🙏

/请!


chapter.21  平行线


大街上的坏处就是车来车往人声嘈杂,这不就在刚刚,汽车的鸣笛两次掩盖了他的声音,而之后抽空躲避人流的功夫又让他成功忽略掉了对方。

“你说……什么?”

乔纳森背靠在店门间隔的墙壁上,彻底放弃了任何的躲避。街上想来不是个能谈话的好地方,他暗自想到,并且埋怨了番三分钟前的自己,如果不是为了借着观光的理由慌不择路走下楼梯,最起码现在的他还能在房间的私人空间里对着电话煲上一整天,唯一的麻烦就是要面对承太郎意味深长的眼神。

他舒了一口气,视野也随着抬起的头向上偏移,掠过了旅店的大门与招牌,大约推测下了的自己与同行人的房间位置。这栋保留了历史风格的建筑仅有三四层楼的高度,乔纳森一眼就望到了顶,虽然看的不清晰,但在眼睛扫过的时候他还是发现了那一抹白色的人影,于是下意识抬手一挥。

那人的身影在片刻后移动了一下,作为回应,乔纳森知道他看到了自己。


起初他用一个谎言包裹住了迪奥的事情,直至后来他才发现,其实自己并没有那么多的精力去填补那些不断冒出的漏洞。


“我是说,艾哲红石现在在我手上!”迪奥说到,而话的内容又像是一个被马路上的轮胎模糊掉的幻听,乔纳森无比庆幸自己已经放下了手臂,他随意瞥了几眼,随后顺势跟人流走动起来。


这剧情发展有点快。

“是的,我知道,”对面那头的人叹了声气,清晰得就像是他刻意对着话筒那样,“我应该随便找个什么地方把它藏起来,然后装作毫不知情在那多呆上一会……你说我现在折回去还有用吗?”


折回去被人给打死吗,乔纳森扫了眼右手边的咖啡店,门前的挂铃正好随着客人的进出叮铃作响,他扭过头伫立在原地,半晌后才重新迈起停滞的步伐,面不改色的吊起了嗓子,“我觉得可行!”

“没问题我这就远离威尼斯。”

迪奥放弃了一贯挑刺的态度积极的接下了话茬,配合得让他不禁怀疑对方是否正处于某种让人无法恭维的兴奋下。乔纳森计想了想上次通话的日期,自己之后从意大利来到了瑞士……

“你是说你现在正在……”不是说没自信,但无论他怎么去想这段失联的时间也足够对方凭着自己的性子去搞出不少幺蛾子,“逃跑?”乔纳森根据前面的只言片语,毫无障碍的用了这个词。

“如果他们发现了的话。”


乔纳森听着,迪奥没有反驳,也就代表他做出了某种把自己推倒对立面的举动,而且听他话里的轻松,这个行为说不定还在层层的掩盖之下。


“好了让我们来说说其他的,”迪奥在对面拍了拍手招回注意,对着空无一物的空气,如果是在外面的话说不定还会引来别人的注目,乔纳森感到些许无奈,但转念一想自己也是这样,“比起乔斯达与吸血鬼不得不说的那些事,我猜你更想要听听我在威尼斯的见闻?”


乔纳森听着话里头明显的暗示,思绪在脑海里打了个转,在他不知道的那段时间里,和史彼特瓦根的见面在某种程度上让迪奥明了了许多,但他想不通其中有什么不方便说的。

“简单来说就是各种各样的匪夷所思,”对面的人一口气快速的说了下去,“比如乔斯达家的长子乔纳森乔斯达,以及被他父亲收养来的义兄弟迪奥布兰度……”

“打住!”乔纳森的眼角猛地跳了一下,“迪奥?!”

“叫我吗?”

“等等,让我理一下,”他深吸一口气,十字路口上的信号灯刚好跃进了绿色,同路的人纷纷停在了身边,这让他不得不后撤出一段距离,“告诉我这不是某种未知的诅咒。”

“好想法,我会往这方面考虑的,”迪奥暗自嗤笑了声,仿佛还嫌不够乱似的火上浇油,“考虑到我和‘迪奥’外貌上的相似度,你应该也好不到哪去。”


头顶的红绿灯似乎是有读不完的秒数,乔纳森把眼睛放在上面,昂起的脖子随之感到了僵硬。

受到工具的限制,他们至今还不知晓彼此的模样。


“也是因为这个,史彼特瓦根才不敢放任我乱跑,”说到这儿的时候迪奥听起来就像是想找个人来抱怨一番,“一群半吊子的监视他们还真的敢做,就算年龄大了多疑也要有个限度……”

话题开始被故意导向另一边,乔纳森听得出来,但他还是忍不住问道:“你就不怀疑吗?”

“怀疑什么?”男人停顿了一下,然后那语气就变得仿佛是在指责他那份不可理喻的迟疑,“‘迪奥’是吸血鬼,但我不是,我还好好的站在太阳底下,再说来——”

“那种弱点明晃晃的跟撒哈拉的太阳一样的玩意只有想不开的人才会喜欢吧。”


乔纳森一个没忍住笑出声,“吸血鬼不好吗?”车辆止行的红灯亮起,但他突然没有了跟着人群走过去的欲望,“我记得你之前不是打的很辛苦?”

“但是太阳——准确来说是紫外线更致命,比较之下大蒜、银十字之类的弱点已经留情的了。”

他干脆转了个方向,沿着街区继续走下去。


“威尼斯那边有个正经的波纹使者,这也是史彼特瓦根放心让我过去的原因,他本人倒是回了美国。”

乔纳森想起了他们一开始的情况,从无头苍蝇般的乱撞到咬准一个目标,在费了番功夫后终于告一段落,“已经确定没问题了?”

“确实和他没关系。”

“真是遗憾,现在线索彻底断了。”

“……你说得对,”对面传来了某种清脆的碰撞声,“现在的处境确实是挺尴尬的,我惹恼了石头人,得罪了德军,还从波纹使者那边弄走了艾哲红石。”


迪奥从头到尾细说了一遍,从他和那两个年轻人在威尼斯遇到的女性波纹使者,到那些匪夷所思的训练过程,再到敌人的悄然混入与迪奥有机可乘的漏洞。

“波纹?”

“是波纹,如果非要选一个的话,我觉得波纹比较好,我也是抱着这个心思才跟他们同行的。”

“所以说现在你已经……”

乔纳森漫无目的的随着延伸出去的街道前进,偶尔会转个弯,走过个路口,他在圣莫里茨人生地不熟,也自然找不到些说得上是合适的地方,据说这里的滑雪场十分有名,只可惜季节不对。

“可以在水面立足,也能固定杯子里的水,比起西撒在战斗中展现出来的那些,波纹似乎比想象中更有用处,”迪奥先是扯了些有的没的,“然而很抱歉,现在的我仍旧处于的普通人范围。”

“关于这个请容我持保留意见,”乔纳森毫不在意的反驳了这句,“而且以他们对你警惕的程度,能顺利学到才算奇怪吧。”


在他的话音刚刚落下,通话那头就陷进了莫名的沉默中。乔纳森还以为又是自己这边出了故障,还刻意切换了内置音乐调试了下。也就是这个时候,不远处突然传来一阵的巨响,手机差点从手中滑了出去,而只带了一侧的耳机随着线的扯动掉了出来。

那声音来自前方仅有几步远的巷口,就像是什么重物从高空坠落,不过除了最初的那一声后就再也没有后续的动静。乔纳森站在原地等了一会,自己弯弯绕绕不知道跑到了什么地方,等他反应过来后,周围已经没了其他路人的身影。


但最终他还是走了过去,那一小段距离变得异常难熬,连他都不知道为什么要变的如此畏手畏脚。

“迪奥,”像是要听得更清楚般,乔纳森摁住了重新戴上的耳机,“你还在吗?”

“突掉线的人是你吧!”对面嚷嚷道,在短暂的发泄后紧接着就回归正题,“怎么了?”

“你的那个面具……我是说石鬼面,具体来说是什么样子的?”

 “突然问这个?”

“是的,”但是这个问题仿佛加深了对方的不满,乔纳森深吸一口气,重复说:“很重要。”


“……好吧好吧,我就稍微努力的回想一下,”迪奥退了一步,“不要抱有期待,毕竟就算是我也不会刻意去留意那玩意的长相。”

说完他就真当像是在努力回忆一般,乔纳森站在巷口耐心等待,不过最后还是耐不住好奇率先向前走了几步,停在合适的位置蹲下身子。

而后他听到迪奥用着不确定的声音说:“大概是一溜凸到额头的鼻梁加上一撮小卷毛……算了,你姑且就发挥下想象力……”


他这个当事人还没发表什么意见对面就先一步破罐子破摔,已经习惯了这种发展的乔纳森毫无意外,手上的动作不停,地上那个面朝下的东西就被他拿在手中翻了个个。

“总之那玩意挺丑就对了,让人完全没有想扣在脸上的欲望。”

“……我同意。”

乔纳森支起身子,感受到了一阵从腿部传来的酥麻感。

奇怪,明明没有蹲下多久。


他手里拿着的是个布满了不规则的裂纹石制的面具,像是一碰即碎,又仿佛浑然一体。可笑的是迪奥刚才那般胡乱的比喻就像是说中了般达成了扭曲的吻合,除了额头处像是能卡进什么的凹槽,以及正中央的一块如同被子弹穿透时留下的孔洞。



→to be continued

评论 ( 4 )
热度 ( 27 )
 

© no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