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on

#屌,赛高。
#主推友情向与个人吹,全jo目测都可以吃
#期待被捡起来一起玩耍

【JOJO同人】生命线:交叉 23

/jojo同人,看题知题材系列(没错就是那个life line,但是题材已经完全被我啃了!

/初代二人组主场,一切的ooc都是在下的!

/想来想去还是不打承太郎的tag了.jpg

/①老福特的屏蔽速度又变快了,可喜可贺(个鬼!)②飞哥附体ing③我我我我wwwwwwccccc

/请!

 

chapter.20  早安世界

 

“没有外伤,身体状况一切良好,”医生在半晌后放下了手里的报告单,同时又在记录板上记录了些许,“那么,您还有什么感觉不舒服的地方吗?”
坐在医生对面的青年摇了摇头,比起自己的身体,他似乎是对那孩子的情况更加在意,并在询问中流露出了难以控制的焦急。

对啊,是因为‘那孩子’。

一门之隔的承太郎突然意识到了一切的缘由,在这段从开始到现在也不过短短的半个小时的时间里,发生的事情却足以把他的世界彻底翻得底朝天,而要说的话,这一天只不过是再普通不过的一天,青年不顾自身安危救出了溺水的儿童,这样子的见义勇为几乎每一天都会发生在世界各处的角落里,空条承太郎也不过是偶然的遇到了这件事,并普通的驻足了一会。

“……除了略微的低血糖,身体的各项体征都显示为正常水准,心理评估也没有问题,接下来只要等待检测结果……那个,空条先生?”

 

略带迟疑的询问声让男人转头望向他,“就这样吧。”

 

吸了水的毛巾团被丢在了靠墙的座椅上,而搭在臂弯处的白色风衣却无法避免的浸润了大片的水渍,半小时前刚从水里出来的男人就这样无视着过往人的目光放任了自己一身湿漉漉的情况,汇聚成滴的水珠又一次挂在帽沿,似乎是随时都有可能落下来的样子。

就像所有你能看到的老套剧情一样,把儿童推上岸边的青年松了口气,随后就体力不支的沉了下去,而他就是负责把新的落水者救上来的那个。

 

承太郎看了怔愣的男性一眼,眼睛掠过胸口处住别着的铭牌,从他手中抽出了那份文件。

“剩下的就交给我,消息的封锁就拜托你们了。”

 

承太郎自然没有进一步说明,spw财团不会派遣无关的人员前来接应,而事实便是如此,回过神来的员工只是迟疑了一瞬就连忙应下,离开的身影在被拐角遮挡之前就把这个命令传了出去,而欣喜的声音随着门轴的转动一同传进了他的耳朵。

“真是太好了!”宽大的毛巾覆在来人的肩膀上,里面被皱巴巴的上衣还散着湿气,额角的碎发干了的那部分正随着行走的气流翘起,刚从房间里出来的青年望向他说:“原来你还在这里啊!” 

他不知道自己的脸上是不是流露出了什么,喜悦中的青年突然脸颊泛红,似乎是对自己刚才的冒进感到了些许的失措,“抱歉,不,应该怎么说呢……”

“我擅自先入为主的认为你是那种做好事不留名的类型,还以为还得花上一番功夫去找你才行。”

青年挠了挠脸,既笨拙又直白的表达出了自己的歉意,蓝色的眼睛不好意思的撇到一边,正好错过了承太郎脸上的复杂。

 

“……这么说的话虽然可能有点失礼,”道谢的话语已经说的足够的多,白色的医务员与患者们来来往往路过这片走廊,没人会分出多余的注意放在这两个人身上,在临近分别前青年突然来了这么一句,“但我们曾经在哪里见过吗?”

 

承太郎在前面引着路,落脚的力道在听到这话时不由自主的重了一分。

“没有见过。”

他说道,侧身为迎面而来的人群让开道路的同时顺势望向身后。

 

啊啊,这不是自然的吗。

他想着,一般压低了帽沿,上头的水珠虽然幸运的避开了手指,但还是免不了啪嗒一声晕开在地面上。他张了张嘴,在人声的嘈杂中说出了那份连自己都感到意外的认真。

“像你这样的人只要见过一次我就不会忘掉。”

 

—————— ——————

“真是怀念啊。”相比起大厅里的现代化,酒店的露天台保留下了上个世纪的建筑风格,石制的雕花栏杆围成了一个圆弧,仅是稍微抬起头的远望就能让人把大片的美景尽收眼底。太阳毫不吝啬的将自己的光芒四处洒下,不论山脚的翠绿亦或是平静的湖面,还让鼻息间的空气犹如香槟的气泡般闪闪发光。上了年纪的老人让自己窝在座椅里,明明还未到降温的时节,但老人依旧把自己裹得十分严实。

“如果是冬天就好了。”

承太郎刚把手里的东西放下就听到了老人这样的感慨。

“冬天的话,你的身体受不了。”

他只选取了重要的一部分来到老人身边,不过在切入正题之前,他先一步看到了老人摆放着的餐盘。

“这种东西你根本就吃不了吧。”他叹了口气想要把盘子移开,然后不出意料的遭到了阻止。

“没准呢,我觉得我还挺年轻的。”

手里的叉子插起了盘中的食物,老人举着它晃了晃,承太郎在视野的余光里注意到了一抹迅速窜动的白色,毛发蓬松的猫咪正蹲在圆柱的装饰物上望向这边,脑袋跟着叉子上的肉卷来回晃动,它弓起了身子,却迟迟没有上前。最后乔瑟夫不抱希望的把叉子放了回去,猫也一同消失的无影无踪。

 

“唉呀,”他仿佛才注意到似的,“只有你一个?那孩子呢?”

 

承太郎:“一如既往的在‘保持联络’。” 

他一边说着,一边皱起了眉头,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头疼的事。

 

那日,承太郎在看到那张脸的第一时间就让财团隐秘的对青年进行dna鉴定,用以对比的样本取自乔瑟夫,而结果也就是像涂抹上果酱的面包掉到地上那样,承太郎期待他们毫无关联,但现实却恰恰相反。

取自两方血液的dna完全重合,并且彻底杜绝了亲子的可能性,各方证据无一不在表明青年的真实身份。

——乔纳森乔斯达,他们的祖辈,已逝之人。

如果只是这些还好,承太郎在第一次知晓这些时权当他是谁人刻意制造出的阴谋,直到更加详细的信息摆在他的眼前,才让他不得不正视这个大麻烦。

——家世正常,从小到大人际关系完好无缺,这个名叫乔纳森乔斯达的青年是个彻彻底底的普通人类,不知晓波纹,看不见替身,并且……

 

“但是我在初次见面的时候就感觉到了,虽然很微小,可血脉里的那份熟悉感是不会骗人的,你也是这样的吧承太郎,不然你也不会急迫的想要去证实他的普通。”

乔瑟夫说着,那只白色的猫不知何时又跑回来拱进了他的怀里,在那双手下蹭来蹭去,“事实总会骗人,因为我们在大部分的时候只能看到它的一面,所以有的时候要跟着感觉去走。”

 

“啊……”走到边缘,双手扶着石栏的承太郎探身向下望去,“我也这么认为。”

 

街边的乔纳森正和什么人通着话,而这样的情形曾经发生过无数次。spw财团曾使用各种手段追寻那个号码,但每次的用功都是尽数落空。

但可笑的是他们就算不用去刻意监听都能知晓对方的身份——迪奥,乔纳森每次都这样称呼他。

 

“我记得上次还是……黑帮?还是什么来着?整理出这份资料的人真的没有在偷懒吗?”乔瑟夫不假思索的抱怨了一番,怀里的猫咪跳上了桌子,拨出盘子里的一块鱼肉啃咬了起来,“不过也是呢,怎么说……因为真的是发生在我们的‘过去’的话,再怎么着急也是没有办法。人类本来就活在历史之上,没人知道改变了历史会发生什么。”

宽大的帽沿下,老人的眼角没精神的耷拉着。 

“也许我们也会将一切改变其视作理所当然?就像改变从未发生过那样,是不是很可怕呢,不过无所谓啦,”这样说着的乔瑟夫,脸上还是保持着平淡,“毕竟还有‘正事’要做不是吗。”

 

“回收石鬼面,”承太郎说,“组下的成员已经到了指定地点,只要没有意外发生,几个小时后就能够彻底完成工作。”

 

他们本来就是冲着那个面具而来的,乔纳森的同行似乎只是个意外,但是在其本人提出这个要求前,他们甚至不能从只言片语里定位‘迪奥’的具体所在。

不过说起来,这真的能算得上是巧合吗?

 

“是吗,那结束以后去个地方吧……”乔瑟夫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那老人的眼睛随着奔跑而去的白猫转了一下,随后便收了回来,“去趟威尼斯,正好我也想去见见老朋友了。”

 


酒店门前,独自一人的乔纳森并不知道自己正被人关注的事实,大街上的车来车往一度压过了电话那头的声音。

“你说——什么?”

“我说——”对面的人配合着他特地的深吸一口气,说出了由于各种意义上的距离过大,导致让乔纳森在巨大跳跃面前迸发出强烈不真实感的一句话,“我搞到艾哲红石了。”

 

 

→to be continued

 

题外:话说呢,虽然趋利避害是一切生物的本能,但两位不是人先生却偏偏反其道而性呢明明对阳光怕得要死(不)却偏要选择采光良好的地方,开罗也好,圣莫里茨也好,两位真是了不起呢(/TДT)/不愧是BOSS!

 

以及!提前祝贺元旦快乐!欢迎迈进2018~

评论 ( 6 )
热度 ( 27 )
 

© no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