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on

#屌,赛高。
#主推友情向与个人吹,全jo目测都可以吃
#期待被捡起来一起玩耍

【JOJO同人】生命线:交叉 22

/jojo同人,看题知题材系列(没错就是那个life line,但是题材已经完全被我啃了!

/初代二人组主场,一切的ooc都是在下的!

/墨迹了那么长时间还是没进展的样子,sad瘫。

/提前平安夜快乐,记得吃苹果~

/请!


chapter.19  太阳照常升起


在此之前,他们还就着无意义的话题争论了一会。

“我想你就是史彼特瓦根……”

“‘先生’。”

对面的声音犹如挥舞而下的锤子般将砸向冒了头的铁钉,也仿佛砸到自己的头上。

“加上‘先生’。”

沉默隔开了短暂的无言以对,迪奥怀着一种连自己也形容不出来的复杂将称呼赘在句子上后,自然也是料到了后续跟进的得寸进尺。

“把别人欠你八百万的语气收一收……对,就是这样,带着敬语,看在年纪的份上……”

 

“看在他已经‘半只脚踩进棺材’的份上……”

毫无预兆的,乔纳森像是被打开了某个不知名的开关,这种突如其来的亢奋并非无法理解,只是迪奥想不通自己有哪句话戳到了他。

乔纳森像台修正机似的不断在他的言语上打叉,每次说出口的话被能被截断好几次,其结果就是迪奥说的断断续续,就像个刚学会现代语言的原始人,也亏得这些异常没被别人注意到,“你发什么疯?”

 

迪奥趁着老人走过来的功夫质问,他本已做好应对各种借口并怼回去的准备,但意外的,对面突突突的机关枪却突然哑了火。

“我是想……嗯……”乔纳森支支吾吾了一会,看样子他终于注意到了之前的失态,“帮你留下个好印象?”

迪奥下意识的就敲了敲耳朵里的机器,此时老人已经走到了他的眼前,隔了两步的距离却没有再向前一步。

“毕竟他是那个……名人?”通讯里的青年再度挣扎了一次,他反复往上面堆砌理由,试图让它站住脚,听得迪奥完全不知道意义何在,“石油大亨,曾一度影响世界经济的大富豪,那个spw财团的……”

“对名人的盲目崇拜?假如这就是你想要表达的话,我可以明确的回答你——”面前的老人正在失神,但即使是这样眼睛也不曾一刻从他身上移开,“没那个必要,在他还是个幕后BOSS候选人的前提下。”

 

“……不是的。”伴随着声音而来的,是史彼特瓦根猛然上前抓住了他手臂的动作,这只手满是褶皱,沟壑纵横,仿佛以自身为媒记录了时间所历经的一切,他是要确定什么一般不断收紧。迪奥制止了大脑下意识的指令,老人的力道并不重,并不像他青筋暴起极力忍耐的模样。

“把你带回过去的人,那个幕后人不会是他。”

 

这是乔纳森为数不多的笃定,没有什么有利的证明,甚至说不上强硬,只是像单单陈述出了一个事实那般。老人的失态随着声音而来,随着声音而去,晨曦的朝阳没什么暖人的温度,除了那份拉长了的橙红,剩下的也只是刺眼的光泽而已。

 

“原因吗……说实话,我也不知道,”乔纳森笑了一下,情不自禁的,他现在麻着脚,很没礼貌的坐在台阶的长沿上,不远处的长凳早就空出了位置,四周游客的身影也已经寥寥无几,“只是就这样觉得了。”

来自地平线的那份光芒被教堂的彩玻璃尽数拦下,它们大概被洒了一地,在教堂之中,五彩的斑块盖在圣坛与长凳上。

 

迪奥一如既往的对他的话漫不经心,“啊,是这样吗。”

通讯那头出现了杂音,脚步与听不清话语的人声交织在一起,然后发动机启动的轰鸣盖过了那些。

“你对他还真是一点信心都没有啊。”对面轻率的说到,惯例般的对自己的神叨发起了嘲讽。

 

“是这样吗?”自己的话不被当回事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了,乔纳森对此适应良好,随便打个哈哈就揭了过去。

头顶的天空被四向延伸枝叶遮掩密闭,却不约而同的留下了微小的空隙,连接成线,以天空为画布作出的图案让他在一瞬间想到了干裂的土壤,

“只是在我看来,”花朵在缝隙里冒了个头,终有一日能够挺拔生长,只要细细想来他就能发现,自己不知道在沙漠里迷失的男人体是否验过那份无助的觉悟,也不知道那人跨越大洋硬是要前往异国他乡的缘由,“他已经足够努力了。”

 

没由来的,他只是想要这样说而已。乔纳森平着视野望向前方,望向连他都不知道地方,眼睛能触及的地方都仿佛沦为了背景,直至某个熟悉的身影闯入了他的世界,他才意识到自己已经没有任何移动的在这待了一整天。

 

————  ————

迪奥布兰度仅仅是听着对面人的话语,并且破天荒地的没有把它们当成胡言乱语的垃圾丢机回收站。

生长在现代的乔纳森没有参与过的史彼特瓦根人生可能,他也自然不觉得对方有这个闲心去参阅冗长无聊的人物传记,什么‘不是’啊,‘足够努力’啊这种暧昧的用词,说的就像是他们认识一样。

不过有一点他倒是说对了。

 

史彼特瓦根面色凝重,在几个问题和简单的交谈后他们不约而同的确定了一个信息——不是这个人。

“一夜间从埃及到伦敦?”他脸上的疤痕随着生动的表情一同扭动,他敲着拐杖,一开始要吃人的气息已经随着对话的推进而消散了不少,“你在开玩笑?”

“彼此彼此,”迪奥视线移到面前的瓷杯上,手中的夹子一松,又一枚方糖掉了深色的咖啡中,“毕竟这个世界上连吸血鬼和石头人都有,再来点魔法奇幻元素也不是不能接受。”

 

老人的眼睛跟着方糖动了一下,白色的棱角刺破了深色的液面,咖啡杯里堆积的糖块到了仅是瞥上一眼就能让人感到甜到发苦的程度,而对面人在过去几分钟里机械重复的动作则是明晃晃的表达出主人的意思——我闲得无聊,所以拿咖啡来打发时间,以及我并不会喝它。

一瞬间就读出这层意思的史彼特瓦根简直想把咖啡倒扣在这颗金色的脑门上。

 

“刚刚说到哪了?”迪奥假装没有发现老人的小心思,在交谈中他就发现了对方骨子里那股冲劲,八成不是什么正经人家出身,“对了,那个史密斯和……他的小伙伴。”

老人愣了一下,随后轻车熟路的从记忆力找出那人的名字,“是巴伯……原来如此,原来报告中提到的人是你,”随之而来的还有串联在一起的信息,“是叫做‘瓦尼拉·艾斯’对吧,这也是假名?”

“宾果~不得不说,你的员工还真是尽职尽责。”勺子抵着白糖的一角,由上而下将其挤碎成了两半,撞击杯底的触感反馈回了手上,“可惜没有奖励。”

老人的喉咙发出了不满的哼气声,“你的真名?”

“你猜。”

 

他这份轻佻的态度自始至终都在消磨着老人的耐心,史彼特瓦根盯着他,即使理智在告诉真实的面貌,但是喷薄而出的情感还是无法抑制的将他吞没。

“你真的要我说出来吗,”那个吸血鬼已经死了,在那片无法寻求救援的海洋上,同那个人的生命一起沉了下去,史彼特瓦根弯着背脊,抵在下巴上的手掌死死的握住另一只的拳头,露出的眼睛带着年迈人特有的浑浊,但在那之下暴露出的却是不容小觑的狠咎,“迪奥布兰度。”

 

清晰的掌声紧接着响了起来,迪奥弯着眉眼,像是祝贺般真诚的鼓了鼓掌,可他的指间还夹着勺子,舀出的咖啡随着这个动作洒在了桌子上。

“恭喜恭喜,又一次答对了。”

在敌意解除后迪奥从老人的口中大略了解到了过去的那件事,如果它定义为灾难,那么史彼特瓦根必然就是灾难的参与人之一。而且有尸生人和坠机的例子在前,迪奥顺理成章的将自己的模样和‘罪魁祸首’的脸对等在了一起。

这样说的话,乔纳森他真的和‘乔纳森’没有关系吗?

 

他的反应也许是太过出人预料,“你这家伙……也真亏你能在那场事故中活下来。”

史彼特瓦根深吸一口气,有些头疼的扶住额头。

 

“当然,我一向运气不错。”

 

迪奥站了起来,原本遮掩着脸颊的头发随着起身的动作垂在了半空,可以让人清楚的看到耳垂上异于肌肤的颜色。可惜的是老人抬头的时机晚了一步,看到的只是男人走向大门的意图。

 

“你要去哪。”

“去哪吗……说实话,我也不知道,”迪奥思考了一会,“计划A在达成的同时完全落空,差不多该开启计划B了。”

史彼特瓦根听得一头雾水,不过说到底,这时候也就和他有相处经验乔纳森能听懂话里的意思了——船到桥头自然直,说难听点就是走哪看哪。

“你想要去找柱之男?”

“石头人?嗯,这是个好主意,话说回来我好像还有东西在他们手上……”

 

迪奥握上门把手,“你还在怀疑我,照你的说法,吸血鬼的‘我’是不能在太阳下行动的。”

他回头看了一眼,沉默不语的老人站了起来,其中的意思不言而喻。

与其放着不知明的家伙乱跑,还不如直接看在眼皮底下。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也不会介意,倒不如说,这对我利大于弊。”

 

手臂收紧的迪奥猛地拉开门,原本为了听清声音而把身子贴在门板上的乔瑟夫一个猝不及防,在哇的一声中脸朝地栽了下去,后面西撒明显是的没料到这一出,一脸的状况外不说,还不自觉的后退了半步。

 

“乔瑟夫乔斯达,是吧。”偷偷摸摸却被抓个正着的青年一个激灵,他听到头顶的声音,并随之抬起了头。

“高兴吧小子,”他听到那人说道,面上带着和蔼的笑容,但诡异的眼神却让他全身发毛,“接下来我们还是一路的。”

 

————  ————

“诶?接下来要去瑞士吗?”

 

“不,不用那么照顾我,倒不如说是我一路上一直在麻烦你才对,”看着面前人认真模样,乔纳森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本来就是我打扰了你的工作,你能答应我无礼的请求带上我一起就已经很感激了。”

 

“想去的地方?呀……这个倒是……”

乔纳森不怎么擅长说谎,一开始那个观光游览的借口就已经是极限了。而且说到底,他也只是跟着迪奥乱跑而已。

他试图用微笑拖延时间,而恰巧的是,他的手机在这时突然振了一下。

 

【下一站,威尼斯。】

 

“嗯,瑞士就好。”他匆匆瞥了眼短信的内容,上面简短的几个字让他立即沉下心来。

 

“接下来还要麻烦你了,承太郎。”



→to be continued

评论 ( 4 )
热度 ( 28 )
 

© no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