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on

#屌,赛高。
#主推友情向与个人吹,全jo目测都可以吃
#期待被捡起来一起玩耍

【JOJO同人】生命线:交叉 21

/jojo同人,看题知题材系列(没错就是那个life line,但是题材已经完全被我啃了!

/初代二人组主场,一切的ooc都是在下的!

/墨迹了那么长时间还是没进展的样子,sad瘫。

/(英语,那是什么?能吃吗?)

/请!


chapter.18  黑夜将离


他时不时会想起那时候的事,来自偶然失神的一瞬,又或是浅眠之中惊醒的梦境,嵌着金色边纹的黑漆棺椁三次进入了他的视野,一次撞倒了他,一次撞倒了追债而来的餐馆老板。鸣着汽笛的客轮带走了他全部的注意,连身后纠缠的消失都没能察觉得到。直到身边兴奋挥手的男孩让他转过头,眼角中的事物包括那片黑色都被拉成了模糊的弧线,彻底沉寂在了记忆深处。他始终站在大海的一岸,花格的高礼帽拿在手中,在那片蔚蓝无云的天空下目送着搭载二人的轮船渐行渐远。

 

——神明啊

 

然而一双手却捞起了它,不顾一切的把它捞了上来。炽热的火舌贪婪的舔食着那个人的身躯攀附而上,史彼特瓦根永远无法想象那时的景色,即使他睁大了眼睛,让无处诉说的悲伤与的悔恨胀破了他的胸腔。轮船支离破碎的挥洒进在海洋,而当他知晓一切之时,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

 

——你真的存在吗?

 

艾琳娜的身上充满了消毒水的味道,床单与墙壁的惨白映上了她的脸颊,让她变得憔悴不堪。

可谁都没有在他的记忆力哭泣过,即使是这位最不该承受痛楚的女性也只是固执的绷紧身躯,张开护住腹部的双手,抱住了不知世事的婴儿。

被风吹鼓起的窗帘露出了白色以外的世界,他相信天空从不会在谁死去的时候哭泣,美妙的星空仍旧存于英格兰的田野,笼罩在他们脚下的同一片土地上从未离去。可那儿却是漆黑一片,充满云翳,一如苦涩的空气那般不见光芒。

 

——我从未听过你的言语,从未见过你的模样。

 

时间过去了许久,一切都过去了许久。他有时会想起下午茶时光,绿色的藤蔓与陶瓷的杯子,茶和红糖摆放在一旁,午后的阳光暖洋洋的盖在身上。时至今日都适应不来的小混混放下了手里的茶杯,他看到艾琳娜坐在桌边的一角闭着眼,她轻轻抚摸着婴儿的脸颊,嘴里哼着听不清歌词的曲调,宽厚的手掌覆在她的肩膀上,身后高大的背脊弯了下来,带着柔和的笑轻声诉说着什么。

 

——如果你存在的话,就请回答我

 

而当他眨过眼睛后,对面空荡荡的位置上仅仅残留着臆想中的余温,摇篮曲在耳边索绕,一点一点飘离在温暖的空气中。

 

——为什么人们无法得到应有的结果、

——为什么在给予的同时又不断把他们夺走。

 

太阳从地平线上升了起来,橙红的光泽中夹杂着金色,黑夜的边界从他脚边褪去,史彼特瓦根不由得眯起眼睛,他从未意识到太阳的光芒能够如此的迅速。

而后拐杖敲打石板的路的声响惊醒了他,他发现自己已在不知觉的时候迈出了好几步,无法奔跑,手脚不利,他这才恍然自己已经年迈了许多,眼中的乔瑟夫已然褪去幼小的形象,正迈开大步向他迎来。

但这是他第一次没有把注意全心全意放在乔瑟夫身上,他的视线依然固执的注视着,久到所有人都察觉到了异样,直至太阳的光芒彻底包裹了那人。

 

————  ————

“七十岁上下,脸上有一道疤,和……”迪奥停顿了一下,看了眼三两步就跑出去的乔瑟夫,“乔斯达家关系颇深。”

“毕竟连名字都被直接说出来了,”青年刚才的那声喊叫清楚的传到了乔纳森那里,“‘史彼特瓦根爷爷’,这么说来他就是乔瑟夫?”

“简称‘JOJO’,西撒这么称呼过他,”迪奥补充到,名子和姓氏各取开头的音节,他信手拈来的把之前的信息串联在一起,“和你一样。”

 

果然,又扯到这上面来了,乔纳森揉了揉额角,并没有感觉到任何意外,然后他听到对面继续数落:

“乔治,乔纳森,乔治,以及乔瑟夫,一大家子的jo,难不成是所谓大家族的传统之类的东西?”

“……怎么可能。”

“那以后他们家的后代要远走他乡扎根别国怎么办?”

“你真的要扯那么远吗!”

“并不,我亲爱的乔斯达,”对面干脆利落的回应了句,这种糟糕的称呼方式听得他眼皮直跳,“我只是想知道,你真的不是他们家族的人吗?”

 

“迪奥,”乔纳森一个深呼吸,紧接着呼了出去,“你确信你要揪着这个问题不放吗。”

 

迪奥用短暂的沉默阐明了立场,同时转过半边身子背对着阳光而站,而就是这个时候他才注意到身上近乎烧灼起来的视线,以及周围突然沉寂下来的氛围。乔瑟夫最先察觉到这份古怪,西撒逐渐收敛了脸上的轻松,就连马克都不由自主的停下动作。

 

老人手里的拐杖敲着快步的节奏逼临身前,迪奥背对着阳光,他正好停在了影子的前端,皱在一起的眉团下压抑着众人心照不宣的怒火。他现在就像是一个火药桶。里面装填着炸弹,外面洒满了汽油,只要一点火花就能瞬间爆发。

 

“你……”他几乎在脚步站稳的同时就急迫开口,迪奥暗自打起精神静候下文,可是等了半天都不见动静。

 

你为什么还活着,你怎么能够活着,无法计数的质问在一瞬间推挤,史彼特瓦根盯着这张熟悉的面孔一句话都说无法说出,而仅仅是这样他就能感觉得到一股无法估摸的恶意,将那个人的牺牲当成玩笑,将他所珍视的一切视作尘土般践踏。

但若仅仅是那还好说——作为吸血鬼,作为敌人,史彼特瓦根并不畏惧在此撕开这人的伪装,也有着不顾一切甚至将性命交托在这里的觉悟——可这人偏偏在他的紧逼下皱起眉头,露出了疑惑。

 

“我想你就是史彼特瓦根……先生?”

不对,这不对。

“事发突然冒昧打扰……”

这家伙会这样心平气和的和人交流吗?

“但我有一些重要的事不得不和你当面详谈……”

没有满口的食物、面包,就这样正常的交谈。

“请你务必……”

这个吸血鬼……

 

史彼特瓦根上前一步,没有任何征兆的突然抓住了‘吸血鬼’的手臂。他能感觉得到手底下肌肉的紧绷,以及薄料的衣衫,源源不断传递过来的温度。

 

属于正常人的体温。

他像是受到惊吓般松开看手,这个确定了某个事实的老年人倒抽一口凉气。

“这里不是谈话的地方。”

 

最终史彼特瓦根还是什么都没有说,从一路乘车到财团旗下的据点,乔瑟夫明里暗里旁敲侧击试图找出蛛丝马迹,但无奈还是碰了一鼻子灰,彻底放任自己的大脑毫无头绪的到处乱想,就连在之后看到自己的x透视胶片后都没心情抱怨这副惨状。

西撒倒是若有所思的样子。

“我说,与其有这个心思,还不如想想如何应对三十天后的决斗……”

“这个也很重要!”乔瑟夫从椅子上一跃而起,按住西撒的肩膀以防止他继续后退,“那家伙绝对有什么问题!不然史彼特瓦根爷爷不会有这种反应!”

“就算你这样说……”他明白乔瑟夫的意思,关于这个金发男人的身份他是有一些头绪没错,但奈何这个猜想就连他自己也觉得匪夷所思,西撒纠结了片刻,最后还是无情的偏过了头。

 

“啊啊真是够了!你们一个两个的怎么都!”

乔瑟夫气冲冲的推开兀自感慨中的医生,不顾西撒的呼喊头也不回的朝着门外冲去。青年紧跟其后,顺着拐角口一闪而过的衣角跑上了他不熟悉的二楼。而等他找到这人的时候乔瑟夫已经冷静了下来。

 

此时的乔瑟夫正蹲着身子,耳朵贴着门,看到他的出现立马比了个噤声的手势。



→to be continued

评论 ( 8 )
热度 ( 32 )
 

© no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