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on

#屌,赛高。
#主推友情向与个人吹,全jo目测都可以吃
#期待被捡起来一起玩耍

【JOJO同人】生命线:交叉 20

/jojo同人,看题知题材系列(没错就是那个life line,但是题材已经完全被我啃了!

/初代二人组主场,一切的ooc都是在下的!

/题目似乎被省略成了奇怪的样子.jpg

/请!


chapter.17  浮云一别水十年


背部的剧痛短暂的盖过了其他。


迪奥设想了一下敌人登场的方式。无论是来自后方追击迫使他们停下,还是截断前面的轨道好整以暇的等待猎物送货上门,都要比现在这种状况要好得多——无理取闹的现实总是迫不及待的想去扇人一耳刮,而被打的那个永远只能捂着腮帮一脸懵逼。


头顶岩壁的崩溃声让他听得真切,迪奥近乎反射性的抬起头,隧道原本让人辨不清的高度随着光线的介入映入视野,大块的碎岩倾泄而下直冲而来,像是被按压着一般嵌入地表。轨道已濒临尽头,现场已经完全成为了争分夺秒的境地。他在同一时间就注意到了身后同岩石一齐落下的柱之男,头顶的空洞仿佛在嘲笑着谁的愚蠢。

可让人觉得奇怪的是瓦乌姆没有任何追上来的意图,那个的身影又一次随着距离的拉远而变小,这其中并非是被乱石所阻挡,二者的之中的空间空旷且笔直。

“跳车!”

混乱中不知是谁喊了一句,迪奥这才发现柱之男摆出的莫名起手式,霎时间混杂了烟尘的空气以肉眼可见的程度旋转,以两手为眼急剧扩散的风的漩涡推挤着甬道里的一切,本就岌岌可危的矿车就在这股难以抗衡的力量下直接脱出轨道,在触及洞口的瞬间全部甩出。

强烈的风造成了难以忍受的窒息,身体也被吹的乱七八糟,借由防毒面具的保护迪奥可以不畏沙土清晰看到身边的状况。

就像之前的猜测,人为处理过的洞穴平台仅仅是铺了几条通行的铁轨,只要落点不是太糟糕就算摔下去也不会造成多少伤害。朝上的视野毫无障碍,犹如井底的青蛙所能看到的景象一般,过分晴朗的天空看不到一丝云翳,月亮恰巧的出现在档口,它的光辉犹如太阳般洒了下来。迪奥在半空调整自己的身体,然而就在距离落地还不过几米的时候,他的眼睛突然捕捉到了什么极速飞驰的残留,随即头部就是一阵刺痛。

嵌与地表的岩石无法被风撼动,而体积过小的那些却在被风吹飞的同时加速到了一个的不可思议的地步,横冲直撞的小石块正中迪奥的头部,在带来了大脑罢工同时也让他失去了原有的从容直接砸向地面。

而这就像是开了一个头,迎接他的不是平整的土地,迪奥大半的身子都掉在了封着什么的木板上,相互交错的木条板在下坠力道的冲击下不堪重负从中折断,之下又是一个深不见底的坑洞。

他伸出手试图抓住什么,可谁能料到边缘的岩石又过于平滑连制动的作用都起不到。

“迪奥!”


在找准时机成功攀住岩壁的手臂发出了喀的错位声,身体仅在半空缓冲了一下,迪奥趁着这个机会翻转身体移开背部侧身落地,脱臼肩膀受到二次冲击,他的脸刷的一下就变得惨白。


“我……”迪奥梗着脖子艰难的倒吸一口气,“……操……”

成块的木刺刚好戳进了他的后背,伤口不深,但是贴近左肺并牢固的卡在上面。下坠的途中他没有机会拔出,而要是顺着这个方向背部着地的话……


那一刻的声音让乔纳森想到了恶劣的飓风天气,狂躁的气流摧残着所经之途,呼啸着企图渗入每一个角落,仿佛连封死的窗户都能一同掀掉。之后就是坠落,不停的坠落,他只能从通讯的那头捕捉到轻不可察的闷哼,直到尘埃落地才听到清晰的咒骂声。


还有精力骂人就代表,一切都好?

乔纳森有些不确定的想到,一瞬的紧张也因此消散了不少,他思索着想开口说些什么,却突然意识到对面的谩骂不仅没有停止,反倒是接二连三的传了过来。什么以字母‘f’、‘s’开头的单词从天南跑到地北,连接成片的夹杂了几种莫名的发音,他真是一点也不想知道翻译过来的意思,就连曾向他找茬过的混混骂的也比这好听得多。


“听你还这么精神真是太好了。”乔纳森随便这么一说,他知道对方一定能听见,然后用来发泄的谩骂就以一声怒吼结了尾。


“哪里好了!”迪奥抬手就将拔出的木刺摔到地上,结果牵到伤口不说,反倒是被自己呛得咳嗽不止。

勉强掰回原位的肩膀使不上力气,连带着整条手臂都会时不时会抽搐一两下。迪奥啐了口血,

抬头望向有些距离的洞口比划了一下,不由得放弃从原路返回的方法。


“还有其他的路?”

“不然呢,你还指望我能像人猿泰山那样爬回去?”他把状况大致向对面的人说明了下。他自己都觉得自己的态度有点冲,但乔纳森却是大度的表示理解。

“但是这里没有藤蔓没有雨林,你也不能荡来荡去。”

被刚好飞来的石头砸中脑袋,紧接着来了个二段掉落,放谁身上都不会觉得好受,更何况他本来还能够毫发无损。

“你在说笑?”自然的光亮点到即止,头顶除了偶尔碎屑滚落的碎屑就再也没有其他的出现,没有那三个小子,也没有柱之男。

“如何?”乔纳森顺着他的话说了下去,“娱乐到你了?”

对此,迪奥闷哼哼笑了两声。

他脚下铺满了木板的残骸与煤炭灰,角落里还堆了不少拼接在一起的木条,看模样应该是梯子的一部分。而坑洞底部并不封闭,只是环视了一周他就发现了延伸向外的道路。


“其实你该放宽点心,掉下来其实没什么不好。”

在听到这话的时候迪奥正好找到了面具的锁扣,上头镜片布满了裂纹,他想是时候把这东西报废了,虽然它在一开始就没起到什么作用。

“你确定?”

迪奥呼出一口气,比较之下清凉的空气扑面而来。

“我确定,我还是觉得你太乱来了。”

漆黑的看不清前方,他站在阴影的边缘尝试着向前踏了一步,然后紧接着两步、三步,没有迟疑,毫无阻拦。

“这么一想我确实挺幸运的,实际上,”他在脑海里稍稍计算了下武器的数量,闲置的手稍作检查,手榴弹是最早被消耗干净的,没有子弹的枪被当成投掷物,唯一的匕首起不到任何作用,“我身上确实没什么能伤到他的东西,但反过来讲……”

迪奥说到这就停了下来,他话语一转,首尾不接,“虽然对我来说确实幸运是没错。”

掉进坑里是因为意外,但没人追上来就是另一码,他们面对里敌人只有一个,而对敌人来说猎物有四个。

“……你的安全优先。”

他摸黑中踩在了石子的一侧,仅是稍一用力它就从鞋底崩了出去,跌跌撞撞的敲打出微小的余音。迪奥没有对此作出任何回应,对面的声音很微小,就像是不想被人听到一般轻如叹息,但即便如此他还是这样说了。

乔纳森的脾气他已经摸得一清二楚,其复杂程度恐怕也只比一次函数多了几个弯——善良到愚蠢,而且无可救药,把这种人扯进自己的世界究竟是对是错这种问题迪奥从未想过,只是刚刚有那么一瞬他感受到了对方的妥协,而这似乎并没有带来什么成就感。


迪奥眯起眼睛,“幸运。”

“什么?”

“回到原点了。”

光芒又一次拨开了黑暗的屏障,对比之前,这一路上简直顺利的不可思议。迪奥不知道自己经历了怎样的兜兜绕绕,但现在他捡到了烟雾弹的空壳,然后顺着铁轨往回,不久后他就回到了当初的柱之男苏醒的洞窟中。


乔纳森:“剩下的那两个?”

迪奥深吸一口气,原本能够充斥鼻腔的那种恶心甜没有留下分毫。

“都走了,很好,”浑浊的空气让他没忍住咳了两声,“还有多长时间天亮?”

“不到两小时。”

“两小时,有点多。”


接下来只要顺着来时的方向就能回到地面上,如果柱之男不打算长久在这定居的话,他们必定要预留寻找新据点的时间,这也是迪奥能够毫无顾忌大摇大摆回来的倚仗。


他在地上发现了手枪的残骸,上头的指痕覆盖了整个凹陷的枪身,迪奥随即把它踢到一边,然后在柱子的后面找到了自己的背包。


“……假的吧。” 

“怎么了?”


迪奥扯着苦笑的嘴角,在对面人的疑惑中把敞口的背包倒过来抖了抖,结果除了一个用不上的弹夹,一枚手榴弹,其他的什么也倒不出来。

“面具不见了?”

————  ————


“啊——”乔瑟夫的双手扼住自己的脖子,脑袋低着墙,不住的碎碎念,“这是开玩笑的吧……”

“第49遍……西撒,你回来了!”马克托着脸无聊的坐在一旁,早在尝试了多次劝说无果后就里所以当的担起了计数器的角色,在看到友人的身影后立刻兴奋的挥了挥手。


西撒刚一回来的就看到二人组放弃治疗的模样。


“找到他了吗?”

“没有,”西撒摇摇头,顺手把手电顺着窗户扔进车后座,“不过我看到了底下有其他的路,他应该是从那出去了,以及……”

他指了指满脸世界末日到来表情的乔瑟夫,“他一直就是这样子吗?”


马克不忍的点了点头,伴随着无力的叹息,“从你走后就是这样了。”


敌人的攻击来得突然,西撒在猝不及防的冲击下失去了意识,而在他醒来之后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柱之男已经失去了踪迹,周围就只剩下和他一样昏迷的马克和呈大字躺在地上的乔瑟夫,两眼直勾勾的盯着天上不知在看什么。


“我说你,差不多也就可以了吧!”

他在乔瑟夫口中了解到了前因后果,关于柱之男没有杀死他们的理由,以及眼前这人糟糕的境遇。

“啊啊啊!”乔瑟夫突然蹦了起来,但随即就像受到什么刺激一样弓下腰,小心翼翼的捂着自己的心脏,“和那种家伙打一个月怎么可能够啊,早知道就说两个月——不不不,应该是一年,一百年也是可以的!”


“你这家伙……”还是一如既往的不靠谱啊,西撒叹了口气,心里也开始焦躁起来,“你不用那么拘谨,如果那家伙真的是要和你战斗的话,体内的死亡婚戒就不会随便破掉……”


“婚戒?”

不属于三人的声音冷不丁的插了进来,来自身后的气息让西撒下意识抖了一下,乔瑟夫和一旁的马克立即抬起头。

“你要结婚了?”


陌生的金发男人自来熟的靠了过来,距离他最近的西撒最近悄悄放下抬起的手,乔瑟夫隐晦的打量了他一下,随后就收回了目光。

“怎么可能!谁要和那群家伙结婚啊!”眼前这人就是在底下遇见的面具男,说实话,他当时挺庆幸对方摔倒洞底去的,不然瓦乌姆也不会就这样简单消停下来。

而一想到柱之男乔瑟夫就感到一阵窝火,他没好气的磨了磨牙,刚想开口解释这个误会的名字就被旁边人的叫喊声打断。


“是是是——是你!”


迪奥顺着声音的方向望去,眨了下眼,抬手一摆,“哟。”


看到这表现的马克差点没一口气背过去,但他还是坚韧的挺了下来,一个健步上前,气冲冲的伸出手看样子是想要抓住对面人的衣领质问一番。

而迪奥只是稍一仰身就避了过去。


“JOJO!西撒!你们没…事……”

刚得到通知就气喘吁吁赶来的史彼特瓦根一到地就看到了这副闹腾的景象,两个男孩加上那个年轻的德国士兵,大家都平安无事的重新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这个年过半百的老人着实是松了口气,原本紧张的话语也逐渐消失在了嘴边,转而化成了欣慰的笑容。


可是这笑容不出一秒就僵在了脸上。


“诶!史彼特瓦根爷爷!”面对着站位的乔瑟夫最先注意到来人,他一扫之前的愁云高兴的挥了挥手,其他人也因为这一声招呼而陆续转过头。


在史彼特瓦根眼里那个金发男人也是这样,不经意的侧过头,略过刘海,露出眼角,然后是橘红色的瞳孔,随着身体的偏移最后整张脸都暴露在了他的视野中。



→to be continued

评论 ( 8 )
热度 ( 31 )
 

© no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