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on

#屌,赛高。
#主推友情向与个人吹,全jo目测都可以吃
#期待被捡起来一起玩耍

【JOJO同人】生命线:交叉 19

/jojo同人,看题知题材系列(没错就是那个life line,但是题材已经完全被我啃了!

/初代二人组主场,一切的ooc都是在下的!

/不管了!什么[]的[]的单引啊双引的统统不管了!(已疯)

/请~


chapter.16  逃离神庙


“并不是‘会翻的吧’,”乔纳森下意识的重复了遍,他听着对面‘你踩到我’、‘我踩到你’、‘掉出去’、‘往里挤’这些几乎尖叫起来的争吵,用上了无奈却又钦定的语气说道:“是一定会翻吧。”

迪奥此刻很想骂对方一句乌鸦嘴,但等他回过神来审视当下时,就发现这话说的其实并没有什么不对。

“啧,把大猩猩塞进小箱子里果然还是太为难了吗。”


[“你说谁是大猩猩!”]背景里立马出现了反驳。


“对对,据我的了解你的体格也差不多,”不同频道也能顺利聊起来的乔纳森点点头,说的煞有其事,“所以你也是大猩猩。”


通讯那头瞬间传来刺耳的金属摩擦声,附带着谁的惨叫。

[“啊那真是对不起,我这只大猩猩可是为了你们一直辛苦的架在矿车边上努力不被甩下去……”]

[“谁说你是——哇啊——”]青年的话卡在了半截,话尾就像被突然甩出去一般拖得老长,[“车要翻了要翻了——不对,脚!把脚从我身上拿开!”]


似乎是舍不得脚底下的柔软,迪奥恶意的加重力道踩了几下,在青年仿佛要吃人的表情化作实质之前挪开了脚,勉强踩在旁边空出的一小块铁皮上。他伏着身子一手一脚还搭着矿车的边缘,但原本悬着的重心终于有了落实的地方。

反观其他人,体格最正常的马克努力缩在角落,另外的两个正因为迪奥的随手一扔而占据了剩余的空间,什么腿啊胳膊啊像是麻花似的拧在一起,这个抽出来另外一个又会叠上去,在突发了几次剧烈到差点导致翻车的大动作后这两人终于气馁的停了下来,一边吵吵嚷嚷的相互抱怨,一边耐下心来慢吞吞的向两边挪。

[“笨蛋,你先不要动让我先……”]

[“等等等停下!停!拉链夹住头发了!”]


“有追上来吗?”

“目前,”迪奥望了眼身后,“还没有。”

轨道不知目的的向前延伸,两侧的岩壁都被快速的甩在后面,光线暗淡而又不足,视野里只能看到一片逐渐浓厚的漆黑紧追不放。

“强光多少还有点用处,他们长的像人,没准弱点也意外的和人很像……”威力在计算之中,这个时代的闪光弹也仅仅能起到暂时剥夺视觉的作用,本来应该是这样的没错。

但是在爆炸之时迪奥感受到了明显的晕眩与恶心,并非是视觉上的,而是那颗闪光弹里的其他物质随着光线一同放射了出去。可惜当时的他只搜刮到了一颗,现在就算有再多的疑惑也只能就此打住。


西撒和他的小伙伴终于摆脱了彼此,这两人气喘吁吁的占据两侧,但实际上他们还是面对面挤在一起。

“喂。”

迪奥偏着头面向一方叫到,分据两方的其中一人很快就有所发觉。

“什么喂啊喂啊的,真没礼貌!”青年不满的嚷嚷到,但他似乎是连说话的力气都用耗在了之前,“我的名字是……不对,现在也不是自我介绍的时候……”

“这条线是通往哪里的?”

迪奥没有理会他的自言自语直截了当的说到,青年愣了一下,似乎是没有料到会被问到这个,他抿着嘴纠结片刻,随即就扭过头看向缩成一团的马克。

显然在不久以前,他也是不知情的那个。


[“啊……这个……”]


“不知道方向就直接坐上去了吗。”这个年轻士兵犹犹豫豫的话语已经很好的说明了情况,乔纳森叹了口气,宽慰道:“不过在当时也是没办法就对了。”

“确实如此,轨道也许通往身处,不过说不准也能直接找到通向地面的天井。”

迪奥说的随便,谁让他打从开始就没在意过这个。他在思考柱之男的事——针对这种生物的弱点,最理想的状态是将波纹附着在子弹上。

“但是这个‘附着’的前提本身就不成立,”之前的对话乔纳森也留意了不少,“泡沫可以,金属却不行。”

“并不是不行,就像所有的物体都能导电,而干燥的木头只是相对绝缘,”迪奥从中打断,“那小子用的钢球攻击有作用……第一次没有,但之后就成功的和泡沫一样让柱之男的皮肤融化,区别就在于第一次他扔了出去,之后一直在拿在手里。”

“原来如此,”乔纳森立即明白了问题所在,“所以才会说出‘用枪托砸’这种话。”

“嗯,金属上的附着可以用持续输送的问题解决,而子弹在飞行途中就会把能量消耗掉,这大概就是他想表达的。”

按照这个思路想下去的话,最佳的方案是让会波纹的两个人从近距离、更甚零距离射击,只要能破开口子,迪奥有信心顺着这点伤口将其整个撕开。

但凭这两个的速度八成在一瞬间就会被反过来杀死,几乎连一秒都不用迪奥就想通了这点,所谓的最佳方案也在半秒后丢进了垃圾笼。


不过还有一点他挺介意的。青年的铁球在第一次的时候破开了柱之男的皮肉,其中虽然存在出其不意的成分,但现实也摆在那里。自己刀就从来没砍到过他,子弹不是被躲开就像陷进流沙一样被吸收、弹出、排出,不见一丝血,但中空弹却做了到这点。


主动的变形与恢复吗,看来自己大放的厥词似乎是歪打正着了。迪奥回忆着先前的战斗,速度与恢复力可以归功于柱之男本身的素质,但要论攻击的话倒是直来直去并没有什么技巧可言,也许他们更善用武器,或是……


迪奥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突然抬起头,其他人都注意到了这个显眼的动作,尤其是西撒,他被那人毫不遮掩的目光盯得有些不自在。

“你的泡沫很容易碎吗?”

西撒露出了困惑神情,“我……”

“怎么可能!”青年抢先一步说到,乔瑟夫早些天就尝过这些泡泡的苦头,这点发言权还是有的。

对此西撒只是责怪的看了他一眼,“就像JOJO说的那样,”他点点头,“有什么问题吗?”


“那个柱之男打破泡沫的手段。我原先以为是钩子,但现在想起了当时距离他很远的泡沫也莫名破掉了,我想问问你有什么发现。”


“是这个啊,”西撒松了口气,他原本以为会是更加严重的问题,“是鞭子产生的风压,钩子甚至都没有直接接触到……但既然是能把皮肤划开的程度也是没办法了。”

不知为何他感到了些许的沮丧,他抬起手滑脸上的已经结痂的伤口,“而且他周围的气流有些奇怪,有几次我的泡沫明明能击中他,但最后却都莫名其妙飞开……你在做什么。”


“没什么~”青年丝毫没有打断别人的自觉,边说着就又踢了踢脚,“我是让你往那边挪挪,腿都快被你挤麻了。”

西撒看着他,眼角无法控制的抽搐了下。


“是吗,”迪奥若有所思,“是风吗。”

他隆起手,空气像是没有形体的团块堆积在上面,随即就掠了过去。矿车在前进,流动的气流却仿佛要将一切向后带去。迪奥沉默了片刻,在矿车驶入平缓地带速度略微慢下来的时候拉开烟雾弹的拉环,转手向前丢在了必经之路上。

浑浊的气体喷涌而出,矿车上的其他人在毫无防备下冲进了烟雾堆。


“咳,我说!咳咳……”乔瑟夫捂住抠鼻,刺激的气体让他的眼睛反射性的淌出不少泪水,遮掩的双手下说不定是更加难以入目的惨状,“下次你在突发奇想要做什么之前就不能先说一声吗!”

“嗯,好啊,那我就提前说一声,”迪奥收回视线,身后的烟雾在逐渐远去,他手枪在逃跑前打完了最后一颗子弹,连枪本身都被当成投掷物丢了出去,“我们被发现了。”


乔瑟夫打了半截的喷嚏被摁了回去,“追上来了?!”他下意识的想要站起来,却发现现有的空间并不支持他这样做。

“也不能说是追上,”耳边满是刮起的风声与矿车运行的噪音,无法辨别是否有人跑动,“如果没搞错的话,那家伙可能一直都掌握着我们的行踪。”

正常情况下烟雾弹的气体会往四周膨胀,撇除自身因素,在冲入烟雾带的一瞬间他观察到了那些有色气体的不自然翻滚。他们所能感受到的风是从前往后,而一股微不可察的气流却从后方涌来。

至于为什么没有追上来……


昏暗的视野里突然一亮,铁轨的尽头仿佛被光明吞没,让长时间适应黑暗的眼睛不由自主的眯起。是自然光,前方可能是开阔的洞穴,说不定还能找到直接通往地面的途径……


不会吧。

这时候,迪奥的心里突然涌出一种出匪夷所思的想法——即使遭到那种待遇也要堂堂正正的战斗吗,这是哪里来的死脑筋啊!



→to be continued

评论 ( 2 )
热度 ( 28 )
 

© no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