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on

#屌,赛高。
#主推友情向与个人吹,全jo目测都可以吃
#期待被捡起来一起玩耍

【JOJO同人】生命线:交叉 18

/jojo同人,看题知题材系列(没错就是那个life line,但是题材已经完全被我啃了!

/初代二人组主场,一切的ooc都是在下的!

/悄悄问一下,关于卡兹sama在成为究级生物后下一步行动,个人觉的大概应该可能也许并不是征服世界吧(毕竟也能算个研究宅,诸君怎么看?

/请~


chapter.15  黄金矿工


不愉快,真的,十分不愉快。

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此刻的心情的话,乔纳森大概会选择最朴素的这个。事实上不仅他如此,在场所有人的心情其实都可以粗暴的归类进这个词语的衍生。瓦乌姆正因为老鼠的大放厥词濒临爆炸,西撒是因为认识到了自己与柱之男的差距而焦躁不已,乔瑟夫正为面具男发神经的挑衅行为而感到命悬一线,至于迪奥……虽然也有正值兴头上被打断的不爽,但也正因如此他才发现了其他人的视线。


由于距离关系他看得不怎么清楚,仅能勉强分辨出两个身影。柱之男的数量有三,这是不是代表除了眼前的这个,其他人也在不知不觉中醒了过来。

嗯……要玩完的感觉。

[“可能是你把马克救下来的时候,”]乔纳森一语道出了最坏的情况,[“我记得之后你还有功夫和其他人聊天。”]

“那是收集情报!”迪奥咬牙加重了这几个字,不知是本意如此还是动作使然,他侧过身露出了身后泡沫,已经有所防备的瓦乌姆不会轻易再让他们近身,“记笔记的人把他们写在一起,这个西撒就是里面提到的‘协助人’。”

但是毕竟柱之男的体质就摆在这,他不能用身体硬抗,如果放任不管的话有限的空间迟早会变得寸步难行,迪奥就是趁着对方不得不清理泡泡的时机一次又一次的与死神擦肩。

[“我记得这个……所以你当时并不是为了救人,而是听到了‘协助人’的声音想要卖他个人情?”]乔纳森在背景里确实也是听到了谁的呼喊,只不过当时没怎么注意,但转念一想这个逻辑就一头扎进了死结,[“不对,你是怎么确定的?”]

没有照片无法确定协助人的样貌,他那时甚至都不知道波纹是什么。

“现在知道了,是很有用的东西。”

[“好吧,又是你那该死的直觉,我早该明白的。”]

“马克是知情人,能够和他一起光明正大的闯进来的人怎么说也不会毫无关联,如果搞错了的话就直接把他当成诱饵推出去好了。”


乔纳森无视掉了这种没人性的发言,[“你想学波纹?”]直奔中心。

“本来是不想的。”

就像用水灭火,迪奥虽然一向对自己的身手自信,但保不准一近身就被当成食物给消化掉。


度过一开始的手忙脚乱后他逐渐掌握了节奏,但这并不能成为他放下警惕的理由。并不是觉得对方弱,恰恰相反,在密集的骚扰与怒火攻心之下瓦乌姆甚至连平时一半的实力都发挥不出来。他认定柱之男有一次性解决现状的方法,所以每当对方主动拉开距离或是没有追击的时候迪奥总会反过去挑衅,也正因如此现状才会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嗯,上头还有两个作壁上观的不知是什么态度。


迪奥将空掉的弹夹卸了出去,西撒紧接着替代了他的空缺,而另一个则是猫着身子在接近时拉住了他,迪奥觉得自己可能知道这人作出这种动作的原因,他记得好像有几颗射空的子弹弹飞了出去……

“看到那两个了没,”青年仅以两人能看到的幅度比了个手势,“这样下去我们会全灭在这里。”


迪奥投过去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乔瑟夫迅速点了几下头,他觉得对方理解自己的意思,即便从对方眼睛的位置上只能看到不断反光镜片。

“哦。”

“哦……就这样!?这是什么反应!”

迪奥没有理会他开了几枪,近距离的枪声震得他耳朵难受,乔瑟夫捂住耳朵,“撤退!我是说我们必须得跑了,趁着那两个还没下来!”


“小鬼,”面具男终于回了声,声音里满是复杂,“这种事为什么要问我。”


乔瑟夫感觉自己的胸口像是被人锤了一拳,差点没一口气背过去。自打西撒的波纹无用的时候他就做好了避战的打算,可现实操作起来难度却不止高了一等,自己向史彼特瓦根爷爷保证过要带西撒出去,而西撒不能放着面具男不管,面具男不知发了什么疯硬是要挑衅对方,最后一来二去反倒是这个局外人占了主导。 

原因很容易就理顺了出来,但在这种要命关头乔瑟夫总觉得说什么都是浪费时间,但不说的话又怕对方扭着死理,可要说的话又不知道从哪开始……


迪奥看着兀自混乱就差急得跳脚的青年,“你的同伴看柱之男的眼神不对劲。”

“什么?”

那双眼睛里更多的是对柱之男的憎恶,迪奥没有说明,自青年露出了不解的神色之时他就结束了这个话题,“问题是逃跑路线,以及你有多大的把握拖走他。”


“随时都能,”乔瑟夫压下了一时的疑惑,“逃跑路线的话是有一条……”

“原路返回?”

“那样一下子就会被追上的吧!你是故意的吧!”乔瑟夫瞪着他,声音里有些咬牙切齿,“洞穴隔壁有个废弃的矿洞,有辆矿车正好能用……”


“那你还在等什么,”迪奥顺势把青年往前一推,“别管身后直接往那边跑,对了,记得闭眼。”


脚下的跄踉姑且不计,就像箭离开了弓,乔瑟夫只能把大把的疑惑咽回肚子。

“西撒!”

他把钢球甩了出去,听到后面破空的声音西撒立即矮身躲过,同时也宣告着这一击的落空。

子弹出膛的声音并不会让人在觉得意外,乔瑟夫全神贯注的顾着眼前,一伸手就拉住还想往前冲的西撒后撤,瓦乌姆追了过来,他眼角的余光瞥到自己不自然飘起的头发,时间仿佛慢了下来,平衡、然后奔跑,前后颠倒视野反转,子弹拖着透明的轨迹擦着身体滑过却并未伤及他分毫,原本夺人性命的武器此刻却编织出了保护的网格。面具男停放下端着的手,向空中抛出了圆柱形的物体。

那东西在通过乔瑟夫头顶之前就达到了最高点,下落的轨迹迎着他而来,落到他们的脚跟之后再度弹起。

乔瑟夫突然想起了之前的警告。


“闭——”光像是有实体一般吞没了一切,提醒的话语还未说出口,乔瑟夫在光亮炸出的瞬间补救般的捂住西撒的眼睛,把自己和对方连拖带拽的带进记忆中的地方。

“这边!”

乔瑟夫的头脑被晃得一阵晕眩,双眼刺痛,背对光源闭上眼睛勉强削弱了伤害却无法杜绝。半迷糊之间他突然感到身上一轻,随即双脚就脱离了地面。


被石柱胡乱遮挡着的空洞暴露在了他的眼前,自脚下延伸出的轨道搭建在腐败的木枕之上,挡在前方的路障早就被撤至两旁,坐在矿车上的马克挥着手,在看见来人时动作无法隐藏的僵了一下。

迪奥扛着他们觉得自己像是正扛着两头大猩猩,在把他们都扔进去的时候矿车还以肉眼可见的幅度晃了一下,下缓的坡道让这辆明显超载的矿车畅通无阻的滑动起来。


会翻车的吧。

迪奥默默在心里吐槽着,趁着矿车跑起来之前翻身乘了上去。



→to be continued

评论 ( 7 )
热度 ( 25 )
 

© no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