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on

#屌,赛高。
#主推友情向与个人吹,全jo目测都可以吃
#期待被捡起来一起玩耍

【JOJO同人】生命线:交叉 17

/jojo同人,看题知题材系列(没错就是那个life line,但是题材已经完全被我啃了!

/初代二人组主场,一切的ooc都是在下的!

/历时一星期终于救到了15酱,但我至今不知道惨遭屏蔽的敏感词究竟是哪个(明明连三轮车都不会骑……

/请~


chapter.14  撤退的方法


首先,焦躁是没有用的,完全没用,乔纳森在心里默念,即使自己被无视了个彻底。

 

“我使用了中空弹,”他深吸一口气,在一片崩塌声中听到迪奥这样说着,“效果还不错。”

如果他是在试图让自己听上去很轻松的话,乔纳森只能表示很遗憾,似乎在一击而中之后迪奥就丢掉了手里的枪,这种特殊子弹他可能并没有多少。

 

顾名思义,中空弹的弹头尖端中空,上头的刻痕会让子弹本身在撞击目标的反作用里下破碎变形,借由碎片在目标体内形成放射性的撕裂来确保达到更大的杀伤效果。

“先是从石头里爬出来,之后又把人轻而易举的糅在一起,连普通子弹都对他无效,我还以为他的身体什么都能穿过呢,”对面的人细数之前观察到的种种,一点一点缩小柱之男的能力范围,“他刚刚的动作明显是想要躲避,这是个好兆头。”

好兆头,各种意义上都可以这么说,分析与理解是掌握的第一步,迪奥向来如此认为。

“如果他什么都能透过,躲避与就自然没了必要……当然,也许是他迫不及待的想要杀死我。”

“明明雕像砸下来的速度对他来说不值一提。”

“我本来都已经作了最坏的打算,假设子弹对他没用的话。”

 

可现实又是如何?躲闪不及的瓦乌姆被压在了下面,前一刻被子弹命中的膝盖成了整体的拖累,炸开的弹壳可能撕裂了他的肌肉、击伤了他的骨头。如果普通子弹的无效是因为变形的肉体减缓了冲击,那么之前展现出来的那种几乎能把脊椎对折的柔韧性也就变得有迹可循。

 

“那些打中的子弹并没能穿过他的身体,我早该注意到的,他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强大……也许,起码并没那么遥不可及。”

“好了,最后验证,来猜猜吧乔纳森,”他尚有闲心在那边说笑,“猜他是怎么躲过去的?”

“是穿过石头的身体如浑然一体般裸露在外?”

“还是灰头土脸的躲至一旁——像现在这样正因被瞧不起的蚂蚁所伤而克制不住的怒火中烧啊!”

 

有的时候亢奋也就是一瞬间的事,来源于一个消息或是一句话,肾上腺素的分泌促成了一个首尾衔接的循环。随即的几声枪响彻底断了乔纳森说话的念头,加速跳动的心脏带起了没必要的恐慌,但现在并不是能放任胡思乱想的时候,孤身一人无处诉说的他只能强迫自己压制那些情绪。

 

距离太阳落山还有大约三个小时,随身携带的手表告诉了他这一点。过午之后科斯美汀圣母教堂的长廊依旧人来人往,阳光像是要把一切烘暖一样倾洒而下,而乔纳森的背脊却是一阵阵的发寒。

他至今呆在这里的原因并非是由于无处可去,迪奥移动的位置他无法同步跟进,但作为起点,倘若对方在走投无路下制造了大规模的爆炸,那么身处此地的他多少也能发现些许倪端。

 

起初,乔纳森乔斯达对柱之男这种生物是没有多少实感的,无论是其史前生物的身份还是对神秘之物的追求,在他看来都像是另一个世界的事。

柱之男能够存活千年,拥有不死之身,以及脱离常识认知下的力量。他不知道迪奥的看法是否和他相同,但唯一能够确定的是对方也被这种不确切的概念束缚住了头脑,不然也不会突然提及食物链这种东西。

动物食草,人吃动物,与狮子野熊这类轻易杀死人类的猛兽不同,柱之男与人类似乎是更接近大草原上狮子与鹿的关系。

而出乎他意料的是,迪奥异常的在意这一点。如果非要用一个词来形容的话,乔纳森大概会称呼其为恐惧。

这家伙竟然还会害怕?简直无法想象。乔纳森想把它当成错觉遗忘脑后,可之后那些过于频繁的一惊一乍与毫无动机举动却无不在纠正这一点。

 

——鹿想要杀死狮子。乔纳森听懂话里的意思。

 

所谓恐惧,就是人类在未知事物之时大脑产生的自我保护机制。在此之下会有后退、远远避开的人,也会直面恐惧的人,迪奥明显是属于后者,却又不仅限于此。

 

[“怎么了,疲惫了吗?你的速度慢下来了,就算是那两个小子也能轻易跟上你!”]

迪奥叫嚷着,像是孤注一掷之人的歇斯底里,但事实却是另一番模样。

[“刚才你躲开了吧,没有从容的还站在原地而是躲开了一步,明明可以轻易的穿透人体却躲开了岩石,我可以理解为这是能力的某种限制吗?”]

[“比如说能穿透吸收的对象仅限于活着的生物?子弹与爆炸并非是无法造成伤害,而是伤害不足,你们身体的特殊性弥补了这些。”]

 

[“人类……”]

 

既然恐惧来源于未知,那么它也就理所因当的成为了动力,而在他的了解中,恰巧迪奥就是从不止步不前的那一个。

[“波纹是你们的弱点没错,但并不一定是非波纹不可。”]

恐惧会将神明推往高处,而理解会将其拉下神坛。

[“再更多的展现给我看吧,你的能力,你的一切,”]说这话的时候迪奥似乎是在笑着,张狂而又充满挑衅,[“不然的话……”]

 

“就由我来杀死你,对吧。”乔纳森突然说到,语气沉稳,对准麦克风的他把话语清晰的传递了过去,于此相对的是对面声音的戛然而止。

对周围一切都置若罔闻的迪奥正说在兴头上,这样的结果也在预料之中,乔纳森点点头表示理解。

“JOJO……”

“找到撤退的路线了?”

乔纳森拾起之前的话题问的理所应当,对面似乎是噎了一下。迪奥布兰度完全没有考虑逃跑的可能性,起先是由于预想中的差距,后来就是因为占了自以为是的上风。

“好了,先撤退吧,趁着你还占着‘上风’,”这是作为协助者的正确判断,并非是对迪奥意图的不理解,但是不分场合的放任对方的我行我素无疑就是自己的失职,“你从下了洞穴后状态就有点不对,你对此紧张过度,这不像你。”

按照他的了解迪奥应该是更接近事不关己的态度,这个人一向如此,不可能因为某个极具威胁的存在而发生改变,“如果柱之男真在我们之上,那也是全人类的危机而并非你一个人。”

 

“并非我一个吗。”对面传来了低声的自语。

 

对,就是这样,迪奥重新找回了冷静,这也是乔纳森期待见到的。

 

————  ————

“没能及时把我们叫醒,瓦乌姆他失职了。”

外界的吵闹终归还是传入了柱之男的双耳,从长久的沉睡中清醒过来的柱之男一边说着,前倾的身躯从原本依凭的石柱上剥离,灰败的皮肤在与空气接触的瞬间变得鲜活起来。

“是敌人……波纹一族的那些家伙,竟然老早就埋伏在这里了吗。”他走到先一步苏醒的同伴身侧,不远处的战斗映入了他的眼帘,“只有三个……不对,波纹使者只有两个?”

但若仅仅如此还不足以让他感到惊讶。

 

“你醒了吗,艾斯迪斯。”

“卡兹,”他望着同伴,声音里带上了复杂,“这是怎么回事?”

 

与他们的同伴正面对峙的仅是一个不会波纹的普通人。虽然只是一味的躲闪,但那个人灵活的反应与另外两人的配合硬是让他们与战士持平,“瓦乌姆他……”

 

“并不是瓦乌姆的动作迟钝了,与我们沉睡前相同,他仍旧是个合格的战士,”似乎早已知道同伴的意思,卡兹笑了笑,打断了他的话,“而是适应着瓦乌姆的节奏,那个人类的速度变快了。”


艾斯迪斯看了他一眼,漫不经心,似乎是被这个理由说服了,“绝境之时爆发出的潜力吗,也对,在和波纹使者战斗时,这种情况我们也遇到过好几次。”

 

被紫色衣料包裹着的柱之男没有回应,他环抱双臂好整以暇望着下面,眼睛里难得闪烁出了光彩,就像是在看什么有趣的东西。



→to be continued

评论 ( 8 )
热度 ( 24 )
 

© no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