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on

#屌,赛高。
#主推友情向与个人吹,全jo目测都可以吃
#期待被捡起来一起玩耍

【JOJO同人】生命线:交叉 16

/jojo同人,看题知题材系列(没错就是那个life line,但是题材已经完全被我啃了!

/一切ooc的锅都是在下的!

/初代组二人主场

/卡文对不起冗赘对不起逻辑缺失对不起飞哥上身对不起试图让这充满bug的剧情和脑子好过一些但是无能无力\("▔□▔)/

/柱之男怕不是自带200%防御+90%减伤!

/请!!


chapter.13  战斗的理由


血液源源不断的从脸部的伤口溢出,也许是伤到了眼睛,西撒的视野有一半模糊不清。

还未正面交锋就差点败下了阵,这种来自信心的挫败让他感受到了难以言喻的怒火,合十而后张开的双手中,折射着绮丽色彩的泡沫在其中浮动。

“泡沫阵!”

他将自己强有力的攻击向烟尘中走出的怪物发出,泡沫一涌而出。

 

“原来如此,”迪奥将眼前发生的事尽收眼底,“波纹是致命的弱点吗。”

 

正面迎上这一击的柱之男躲闪不及,身体触碰到泡沫的瞬间仿佛遇到高温的巧克力般溶解成了黏糊糊的一堆,仿佛将要顺着完好的皮肤流淌下来。

“波纹一族……”

 

可以附着在泡沫上,说不定也能通过其他物体传导。迪奥捡起被丢在一旁的背包将里头七零八乱的小物件尽可能有用的带在身上,最后拿出了备用的枪支,而实验的对象刚好也跑了过来。

“等,你要干什么!”

黑洞洞的枪头刚好对准来人,这个跳脱的青年反射性的抬了下双手,不过立马就换作一脸痞相朝他挥了挥拳头。

“你会使用波纹。”

“是……是又怎么样?”青年看似紧张的回答到,而右手却静悄悄的移向背后。迪奥这点微不足道的小动作视而不见。

“能用枪吗。”

他的手顿了一下, “什么意思?”他不确定对方是在问枪支的使用还是别的什么。

“我是说,”看着对方装傻的戒备,迪奥耐下性子,“你能像那边的泡沫一样把波纹附着在子弹上面吗。”

 

情况十分的不妙,西撒的攻击只在一开始出其不意的时候起了作用,泡沫遍布柱之男的周围,却无法再靠近他的身侧分毫。

 

青年手下一顿,几乎是立即知晓了面具男的想法。

“办不到的!”柱之男在这时甩动起自己的头颅,带动着装饰物上的鞭子甩出了破空的声响,空气在室内流动了起来,青年发现自己的手背不知何时破开了个口子,话语里充满了焦躁与担心,“与其将子弹射出去话,还不如用枪托直接砸!”

 

在确定眼前的人并无威胁的青年索性抽出手,手里的东西也不再隐藏,越过他向前冲去。

 

[“有对策了吗?”]

然后他发现乔纳森的声音也是这样,也许当下的局势真的已经恶化到了某种地步。

“没有。”

而对于他来说,仅仅是集中注意就已经消耗了他不少的精力,“完全没有头绪。”

 

波纹能算一点,太阳也能算是一点。后者的限制在于时间,而对于前者……

“按照那个柱之男的说法,他们在两千年前就和会使用波纹的人对抗过。”

[“他们没事吧。”]

柱之男被纳入了他人的管辖范围,而前来应付的波纹使者只有两个。西撒的波纹无计可施,另一个怎么看都像是个半吊子,这恐怕是时间造成的兴盛衰败,脆弱的人类终归是比不上远古的生物,自先代流传下来的使命恐怕也在不知觉的时候消磨在了时间中。

 

“……我觉得,”迪奥把几乎空掉的包扔向一边,“你该担心一下我。”

 

“波纹一族的小鬼,等你们经过岁月的磨砺成为真正的战士之后再向我瓦乌姆挑战也不迟。”浑身是血的西撒挣扎着想要爬起来,青年挡在他的身前,手中垂落下的钢球相互碰撞,似乎是有什么奥妙隐藏在其中,但是柱之男的视线笔直的越过了他们。

 

[“呃……迪奥……”]乔纳森突然有了种不祥的预感。

 

“至于你,把他人当作诱饵趁机偷袭伤了我的卑鄙小人,”拇指的指腹抹过额头,那里的中央本该有有一个子弹大小的空洞,而实际上却是完好无损,“这份耻辱,就用你的鲜血来洗刷吧!”

 

乔纳森的心脏猛地沉了下去,因为那一瞬柱之男的声音近在咫尺,仿佛就在耳边,紧接便是几声枪响。

[“迪奥!”]

迪奥布兰度来不及回应,即使对方没有任何阴谋诡计,鲁莽而又笔直的冲锋而来。

 

无法躲避。

眼球仅仅是作为呈象工具的映出了对方的身影,大脑来不及反应,身体只是本能的向一侧躲避。抬手,扣动扳机,将身体彻底拉出对方的触碰范围。

 

不可身体接触。

还未落实的鞋底踩到某些软绵绵的东西,平铺在洞窟的一角,不规则的块状之间只有那么一小片连接在一起。迪奥记得他们原本的模样,遭受柱之男的攻击后被迫将手连在一起的纳粹军,如同蜘蛛的食物,在对方一根手指的触碰下被吸食的只剩下最表面的皮囊。

 

枪械无用。

对人类而言的致命武器在他身上却形同无物,柱之男的身体异常诡异,它能像橡皮泥一样随意扭曲自己的形态全然不在乎里面的内脏与骨骼。在几次枪响后瓦乌姆甚至懒得躲避,直接让子弹陷进身体。

“只会到处乱窜的老鼠。”

而由于过于贴近,他甚至找不到拉开手榴弹的机会。迪奥在数次的躲避下被柱子阻拦了退路,子弹与巧合的在默数的计数中归于零。

 

通讯那头急迫的想要说什么,但几次都欲言又止,可能是害怕会因此造成什么无法挽回的影响。

 

突然,另一种破空的声音袭了过来。

“喂石头人,你在看哪里啊!”

连接在绳线两端的钢球在相互牵制中高速旋转呼啸而来,可瓦乌姆却连任何躲避的动作都没有,钢球滑过了他的头顶,其中的一颗甚至砸进了柱子中。

即使有着强劲的力道,砸不中的话就没有任何用处。

 

“这里哟这里,”那个活蹦乱跳的青年晃着手里成对的钢球,又一次将其甩了出去,“越过我这个波纹使去欺负普通人真的好吗?”

钢球顺着相同的轨迹想着柱之男袭来,这次瓦乌姆只是稍作偏头就避了过去。

 

 

[“撤退吧。”]乔纳森抓准了时机,他经过深思熟虑,最终选择将这句话说了出来。

“来不及……”

[“是你觉得——”]

 

乔纳森的话他听了半截,他本想趁着柱之男转身的功夫更换弹夹,而在抬头时却正好看到青年甩过来的眼神。

 

身后!

迪奥一个翻滚远离了原位,原本身后嵌在柱子里的钢球成为了支持点扣截住了随后而来的钢球,后者在惯性力的作用下仍旧不断旋转,在速度达到临界点时猛地向前甩出。

慢心的柱之男直到风压逼近的时候才发觉到这个陷阱,可惜为时已晚,实心的金属球毫不留情的破开了他头部的皮肉。

 

视野在一圈的旋转后恢复了正常,迪奥之前在洞窟里游走,不知不觉中似乎又回到了原位。他看到了自己的背包,以及旁边被捡出来的‘无用物’。

 

“西撒,准备好!”回旋的钢球重新回到了青年的手上。

“我们上吧,JOJO!”西撒齐贝林站在他的身侧,身上的伤口没了开始时的狰狞。

 

迪奥将子弹推进了长管枪械中。

瓦乌姆没有继续追击,注意力已经彻底被他们吸引了过去。那两人胸有成竹似乎是制定了什么计划,但仔细观察的话还能看到他们额角滑下的冷汗。

 

 

可恶,只顾着耍威风,接下来要怎么做才好呢。

乔瑟夫面上一派轻松,心里差不多已经炸开了花。

赶快想到啊对付这种怪物的方法,西撒也只是在强撑着,钢球也只剩下两对,自己的波纹可能连破开他的皮肤都做不到,况且那种速度,自己真的打得到吗……

乔瑟夫发现柱之男看他的眼神发生了变化,不再是那种看向路边蚂蚁的视线,而是真的认真起来了!

 

“集中,他要来了!”

西撒杵了他一下,拖着伤痕累累的身子向前跨了半步,但是脚还未落下,对方就扳着他的肩膀向后拖去。

“笨蛋!丢高……不对!快趴下!”身后的乔瑟夫高抬着头,形状熟悉的手榴弹并非是冲着柱之男,而是直冲着他上头凸出来的雕像头去的。

 

小巧的手榴弹与壁顶的岩石发出了清晰可闻的撞击声。瓦乌姆收起了一瞬的惊讶,在他看来这种不堪的速度不费吹灰之力就能躲过去。

 

这样想着,身体还没来得及移动,一阵穿刺的疼痛突然从他的膝盖涌了上来。视野里那个卑鄙小人故技重施偷袭了他,然后丢下了手里枪,躲到了柱子后面。

怒火在灼烧理智,额头的隐隐刺痛伤口无疑不在折磨他的神经。

 

这个距离没问题,立即就能杀死他。

他的身体会一如既往的工作,蠕动肌肉,排出子弹……

“——怎么会!”

瓦乌姆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眼睛,疼痛仍在持续,没有立即恢复膝盖拖累了他的行动。

 

下一刻,爆炸的轰响由上而下,盘踞在岩顶的巨大雕像在冲击下裂成了块,冲着下面的人直直砸下。



→to be continued

评论 ( 7 )
热度 ( 24 )
 

© no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