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on

#屌,赛高。
#主推友情向与个人吹,全jo目测都可以吃
#期待被捡起来一起玩耍

【JOJO同人】生命线:交叉 15

/jojo同人,看题知题材系列(没错就是那个life line,虽然格式完全不

/一切ooc的锅都是在下的。

/初代组二人主场

/绝赞的卡字中~

/题目本想叫风之伤来着

/请!!


chapter.12  非人


少女在一望无际花田里伸出了手,遥远的距离在他的脚下缩成了几步,马克似乎忘记了一切,只是想要将少女柔软的手握进自己伤痕累累掌心,但怎想那只纤弱的手却在他临近的时候紧握成拳,狠狠的挥上了他的脑门。

 

来自头部的重击让眼前一片空白,但即便如此他的大脑还在尽职的工作,几乎震碎耳膜的熟悉声响让身体本能的进行蜷缩,有什么东西撞上了他。马克勉强的睁开眼,军营里带出的素质终于生死攸关的时刻起了作用,他尽力撇除视野里的重叠试图看清周围,一个头戴防毒面具的男人抽出了靴子里的匕首,干脆利落的朝着柱之男的脖子切去,柱之男的头部正因为子弹的冲击向后仰去,毫无遮拦的脖颈向前弯出了一个脆弱的弧度。

 

但男人几乎是迅速抽回了手,为了第一时间达成这个目的他甚至连自己的武器都弃之不顾。柱之男肩膀以下的部位以折断脊椎的姿势弯了下去,但是头却诡异的抬了起来,仅仅在匕首滑过的轨迹上留下一个恰好的凹槽,而柱之男额头作为发箍的头饰上伸出了鞭子类的东西,鞭尾的倒勾像是有生命般朝向收回的手臂猛地追去。

 

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的瞬息,马克只能呆滞的将这些攻守退防映在脑海,直到他听到了某些更加不妙的动静。

清脆的,类似金属的拉环从它原本的地方滑了出来,然后他看到两个圆形的东西接替了男人隔在他与柱之男的中间,那种眼熟的形状几乎立即在他心中拉响警笛。

 

“爆——”尖叫卡在喉咙里,物理意义上的,他感到后领一紧,人就直接翻滚了出去,爆炸接踵而至。

“轰——!”

躯壳完好,而近距离的冲击几乎让里面的内脏全都搅烂在了一起。马克滚了几圈直到撞上了什么才停了下来,他背靠着石柱,双手下意识抱紧了怀里硌人的填充物。

 

“马克!”头脑里的未退去的晕眩似乎让声音拥有了形体,它像气球一般膨胀,熟悉的呼喊近在咫尺,却又像远在天边。

“西……撒……”

意识回笼,马克能够感觉什么温热的东西从鼻子耳朵里流了出来,他张了张嘴,声带打着颤,声音微弱的像是从未发出过一样。

 

“OH——NO!竟然在这种地方爆炸了!”一侧刘海支棱着的青年从石柱后面闪身而出,不顾爆炸掀起的烟尘与头顶的碎屑立马就推着身旁的老人往后跑。

“可是JOJO!西撒他——”

“那个目中无人的小子就交给我了!”青年连忙打断了老人的话语,生怕他留有什么顾及会在此停留,“爷爷你快点出去避难!快点!”

 

仿佛听到了背后的坏话,这个被叫做是西撒的青年有所察觉的回过了头,结果视线不出意料的身后的人撞了个正着。

“你……”话语脱口而出,可紧接着西撒就冷静了下来。头戴面具看不见容貌,身上的打扮也并非是纳粹同一的着装,他打量着这个形迹可疑的人,“虽然不知道你是谁,不过……”可即便是充满了怀疑,他眼底的感激也都是真心实意,迪奥看得出来,“谢谢你救了我的朋友。”

 

[“如果这份拯救的代价是近距离吃一发手榴弹的话。”]

乔纳森干巴巴的声音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迪奥的喉咙里翻涌了一下,这可能是内脏受伤的吐血预兆。

如果不是场合不对的话……

 

把发火的苗头摁了回去,感谢面具的遮拦让他不必再在控制面部表情上多费一份力气,迪奥对着青年点了点头,示意自己接受了对方的感谢。

 

他抬头望了眼,四起的烟幕充满了洞窟,在这种轻盈的悬浮物的包裹下,即使是简单的抬手挥臂动作都能让人分辨的一清二楚,柱之男正处与烟尘的中央,但他似乎却没有继续攻过来的意思。

 

不,也许并不是不想。迪奥不着痕迹瞥了眼金发青年的手套,随后将注意移向身边的悬浮物——泡沫,是只需要一些简单材料就能制作出来的那种肥皂泡,紧接着爆炸冲击的结束之时突然铺天盖地的涌了出来,也是这种看似脆弱不堪的东西阻止了柱之男的脚步。

 

“这是我的波纹,”协助人与波纹,是笔记上记录的东西,西撒不知道迪奥心中所想,热心的解释道:“虽然本质上对人类无害,但多少还会有点影响。”

兴许是要展露自己的信任,亦或是根本没有想这么多,青年揽住友人无力的胳膊将他架在肩上,同时也露出了自己的背后,迪奥索性趁着这个机会戳了一下浮在眼前的泡泡。

[“怎么样?”]

迪奥轻咋了下舌,甩了甩自己的手。

 

“喂!西撒!”

首先是毫不掩饰的脚步,大大咧咧的声音比人先一步的来到了身前,西撒的身体紧绷了一瞬,然后便放松了下来。

“这个笨蛋!”但是随即就想到了什么,他暗骂了句,架着另一个人并不轻松的朝向发声的方向走了几步,一个没留神差点和横冲直撞的人形撞在一起。

 

来人身形矫健的错开了身,但脚下的碎石还是让这突然的急刹车滑出了老远。

迪奥好心的伸手拦了一把,没想到却被对方直接挥开,不过看那样子似乎是因为预计之外的存在给他带去了不小的惊吓。

 

“哇哦——怎么回事这个可疑的家伙!”

 

在喋喋不休的话语倾泄而出之前,西撒抬手就把青年拽了过去,“你把史彼特先瓦根先生一个人留在那里了!?”他质问道,大有对方只要有略微承认的意思就一拳揍上去的架势。在这种气势下乔瑟夫猛地摇了几下头,过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自己在这个讨厌的人面前出了怎样的丑。

 

“那就好。”得知了同行的老人已经率先出去避难的消息,西撒松了口气,将肩上下滑的重量向上抬了抬,回答了来人最初的疑惑。

“刚才就是他救了马克。”

“他?”青年眯了眯眼,“又是你的朋友?”他问道,而同伴的迟疑让答案变得显而易见,“竟然带着面具,是想要偷偷摸摸做什么坏事吗——话说刚才的爆炸是你做的吧!”

 

[“保持警惕。”]

迪奥在心里应了声,拨掉对方几乎戳到脸上的手指,这番随意的举动与现在的氛围格格不入,仿佛他们不是闯入了什么龙潭虎穴,而是花鸟宜人的野餐园。

 

“笨蛋,现在是说这些的时候吗!”

西撒头疼的看着他仿佛一个不成器的孩子,“过来搭把手,我们要快点从这里出去。”

 

闻言青年利落的搭起伤者另一边的手臂,“那个复活的家伙该怎么弄?”而直到这时候他才发现了某些尴尬的地方,自己的身高貌似是高出了那么小一截,而为了保证两边的平衡,他就不得不以一种别扭的姿势弯曲背脊。

“……不能让他们回到地面上。”西撒一脸凝重似乎是早就料到了这种情形,他直接抽身而出,将照顾伤患的任务郑重其事的交给对方。

“把马克带到安全的地方去,由我来阻止他们。”他无视了乔瑟夫叫嚷声中的不满,转过身面向当初爆炸的位置,“放弃吧,你那半吊子的波纹根本起不了什么作用。”他补了一句,想要对方彻底死了战斗的心思。

“虽然不能保证一定能阻止……不,是必须阻止才行。”

他看向自己的手,脸上的决绝是背后的乔瑟夫所看不到的。

 

迪奥找准机会插入二人中央,“泡沫就是波纹吗?”

这个问题似乎也是不合时宜,但对着这位救命恩人,西撒从遥远的记忆里回过神,尽可能耐心的解释道:“是我把波纹附着在了泡沫上。”

 

泡沫并不等于波纹本身,只是借助这一媒介展现出来而已。迪奥的脑海里涌现出一个设想,下一步就是进行求证,不过看样子已经没有预留给他的时间了。

想来也对,阻止了那怪物的脚步,甚至有功夫在这里闲聊本身就已经是不可思议的事情了。

 

“这是……风?”

西撒的声音里带着不可置信,这让本来犹豫不决的乔瑟夫彻底停止了踱步。流动的空气出现在这种四通八达的地下墓穴里并不值得大惊小怪,但放在这种场合下就只能让人想到一个源头。

 

如同指腹被书本锋利的纸页划开的感觉,微小刺痛盘踞了一会,然后便顺着密集的神经向四周攀爬。脸颊上流淌的感觉让西撒用手背擦了一下,入目的却是刺眼的红色。

“什么时候!”

攻击悄然而至,而他们却在这里无知无觉。莫名的恼火在他的胸腔里堆积,西撒想要催促身后的人尽快行动,但更多的伤口在他脆弱的面部撕裂开来。



→to be continued

评论 ( 2 )
热度 ( 19 )
 

© no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