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JO同人】生命线:交叉 14

/jojo同人,看题知题材系列(没错就是那个life line,虽然格式完全不

/一切ooc的锅都是在下的。

/初代组二人主场

/感谢度娘!

/请!!


chapter.11  战斗序曲


神在东方的伊甸撒满了金子、珍珠、红玛瑙,让河流环绕,让树木丛生,让所能落脚的每一寸土壤开满了奇花异卉,他将其看作是地面上的乐园,然后将世界上的第一对男女安置此地。


“他为什么不穿衣服。”

乔纳森愣住了,“衣服?”

“他为什么不能好好穿衣服!”


夏娃在蛇的诱惑下摘食了善恶树的果实并分给了亚当,吃下果实的他们眼睛变得明亮、如神一般知晓善恶,但同时也有了羞耻感。于是他们摘下无花果的叶子,也是在那时起人类的始祖第一次懂得了蔽体的意义。


柱之男的苏醒是在意料之中事,他们的外貌与常人无异,格格不入的感觉仅来自身上那异于时代的别致打扮。但是暴露的衣着与说不出风格的金属装饰却恰恰说明了这个物种的特别之处,人类的足迹不过世界的沧海一粟,而他们却是见证了时间长河的一份子,身上铭刻着更加久远的光阴与历史,也更加的神秘、危险。 

但是迪奥却在第一时间就落入了与此完全无关的俗套,他遵从直白的第一感,转头、闭眼,试图从股沟中拯救自己近乎衰竭的视神经。

“为什么不把后面也遮一下!”健硕的体魄可能会让崇尚人文的艺术家为之疯狂,可到了他这里不仅引不起丝毫欣对美的欣赏,反而充满了难以忍受的,“这是文化冲击!”

“不!”搞清了问题出处的乔纳森义正辞言,“你这是在找茬!”

“啊啊不行不行眼睛要瞎了——”


乔纳森不由得怀疑对方是否在闲暇之余涉足了一些糟糕的领域,“你还记得自己在做什么吗。”他好像提醒一句,迪奥躲在隐藏点,如果闹出了动静无论是被哪一方发现都讨不到好。姑且是柱中人的苏醒吸引了纳粹大部分的注意,反过来也是一样。


“意大利语?不……”等候回应的乔纳森突然听到了谁怒吼,另类的语言在一片吵闹的德语中脱颖而出,而在仔细分辨下又发现了少许的不同,“是拉丁语。”

联想到所处的环境,青年很快就锁定了这类语种的使用者——柱之男,这恰好应证了壁画里的情形,柱之男曾在罗马帝国时代活跃,去寻找某种宝石,但结果却是个未知数……不对,应该是失败的可能性比较大,乔纳森推测,这个城市的语言在经历多次的更替后成为了如今的意大利语,这种语言比其他任何一种‘拉丁语’都更要接近原本的模样,但柱之男使用的明显更加古老、纯粹,这是不是能变相证明——他们的生命周期里存在长到恐怖的睡眠期,时至今日都从未有过清醒活动。


“迪奥,你那边怎么样?”阻断消息传播的方式无非只有两种,其一是人为的封锁,其二是知情者的消失。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之前那些安慰性的推论也就成了玩笑话。乔纳森无法确定,因为只要他们找个地方再次入睡就能在文明触及不到的地方外消失匿迹,更无关死亡。


“纳粹加强了光的输出……没有用,柱之男发动了攻击。”

冲突的爆发比想象中要来得迅速,但是,“没有枪声?”乔纳森的声音听上去有些凝重,这让迪奥不得不赞叹他的敏锐。


“是没有,”他紧靠在石柱的背侧放缓呼吸,由眼反馈,大脑记录下瞬息发生的一切,“他的速度很快,快到能在眼睛里留下残影,纳粹根本来不及开枪。”

然而何止是来不及开枪,柱之男闲庭信步的在他们身边游走,那些在平日里训练有素的士兵们不仅做不到反抗,甚至连掉落在脚边的武器都无法捡起。


“他们的手……”

“手?”

眨眼间柱之男又回到了原本的位置,没有人死去,仿佛刚刚的游走只是一场嬉耍。生死线上游走的士兵想要擦去额头的冷汗,却发现自己的手无法做出动作。


“手连在了一起。”

迪奥在外围看的很清楚,纳粹的士兵原本分散的站位在柱之男的影响下发生了略微的偏移,有的是反射性的后退,有的是受到了旁人的推挤,但是最后他们都被迫做出了诡异的动作,远远看上去就是在手牵着手。

“就像融化的橡胶重新塑形,属于两个人的左右手没有一丝间隙的生长在了一起,手指穿过手心。”


乔纳森短暂停歇了一小会,“不是开玩笑?”

“如果我说是的话,”迪奥呼出一口气,“你会笑出来吗。”

“不会。”对面回答的很迅速,可能连他本人都不知道自己的声音已经压低了下去。


迪奥感到了一阵无奈,“放轻松,”考虑到身临险境的只有自己一个,他觉得乔纳森没必要这么紧张,“如何,终于有实感了?”

坡脚的借口,乔纳森听出了对方转移话题的意图,可奈何放在这种时候颇有种战前宁静的感觉,“总比和脑子随便拼凑起来的怪物对战要强。”


虽然不知道哪个要更绝望就对了。听着对面的笑声,乔纳森把后半句咽回肚子里,问道:“撤退的可能性?”


“恐怕办不到,”躲藏的位置是在相对于入口的侧面,起初是为了在拉近距离的同时防止腹背受敌,现在却成了脱离的阻碍,“速度上我占不到任何优势,只要对方想,在冲出的瞬间就把我杀死。”


说不定还是因为下意识的条件反射,迪奥想象了下那种可怜的死法。和之前遇到的尸生人不同,那东西的速度虽然很快,但好歹也在他的承受范围内。


“……你还好吗?” 

乔纳森好像总是在说这种话,而他的回答貌似也都是一个样。这样的无可适从在过去的某个时刻似乎经历过,迪奥想不起来了,毕竟没有谁会刻意去记住糟心的东西。


“听说被吸血鬼吸食血液的人不会感觉到疼痛,”但是这次却有些不同,“面露幸福,心甘情愿的被他们吸食。” 

他并没有感觉到恐惧,或是慌乱,事实上此刻的他平静的不得了,对此一无所知的乔纳森只感到了疑惑。

“那只是小说里的情节。”青年说的缓慢,他无法立即将问题和现状联系到一起。

“艺术源于创作,JOJO,”迪奥稍作提醒,“还记得食物链吗,”而后继续说到,“自然界里有不少撒发气味引诱猎物的例子。”


浓郁的气味伴随着石中人苏醒一股脑的涌了出来,一如鲜艳的罂粟般麻痹着神经,瓦解了他的警惕。他下意识的抬手想要掩住鼻息,可抬起来的手撞到面具,上面安置的过滤器却没有起到丝毫的作用,温暖的感觉包裹住了他,如同最初的那片羊水一般,母亲的声音在耳边回荡,不用害怕,不用担心,没有人是你的敌人。


“原来……”听完他的解释,对面传来了明显的倒吸气声,“你不是肚子饿。”

迪奥一个没留神,发现乔纳森爱着的古物遗迹不小心被他掰碎了一块。 


原本背过去的柱之男突然转过身,嘴里发出了意义不明的短促音节。

[“这是——怎么会,长官!大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迪奥稍微抬起的身子又重新伏低。来人说着一口流利的英语,柱之男看着他,说出的话语磕磕绊绊的出现几次变化,最后完全消灭了语言上的隔阂,[“漏网之鱼……不,是恰巧闯进来的吗。”] 

[“你是什么人!”]


“多么恐怖……”

“恐怖的学习能力,”迪奥补充上了后半句,“就是这样,JOJO,我找不到任何获胜的手段,甚至在开战前就被剥夺了战意。”

“别告诉我你连逃跑的念头都……”

“嗯,多少有一点。我傻愣愣的一步一步钻进对方的设好的陷阱,主动露出脖颈,满心欢喜等待蜘蛛的毒牙的刺入,直到猛毒把每一寸骨头都化成了汁液都无知无觉,到死都是心满意足——”


乔纳森打断了他,“你生气了。”

迪奥用沉默给予了肯定。


[“不要!不要过来!”]

“这个声音是?”乔纳森问道,他可能是从中感到了一丝的熟悉,迪奥回答了他。

“是马克,开车的那个,”当初被他随便丢在什么地方的士兵出现在了这里,这也能算得上是某种缘分,“不过就要死了。”

迪奥说的稀松平常,后面却意外的加了一句,“幸好你不在这儿。”

“什么?”青年从短暂的怔愣中回过神来,“你认为我会给你添麻烦?”

“当然,”卸下来背上的背包,里面装入的东西过于繁多,也很危险,但是迪奥毫不温柔的把它丢在地上,“你会去救他,然后把我们都拖进危险。”


这到底是好的评价还是不好的,青年一时间分辨不出来,而说这话的人显然也是懒得解释。他只是把枪支从它原本的枪袋中掏了出来,上好了膛,让乔纳森清楚听到了这些。


“等等,你是要——!”


不等他说完,迪奥抡起他装满武器的背包朝向目标就砸了出去。


—————— ——————

“遭了,他们醒过来了!”听到叫喊加速冲下来的金发青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绝望的一幕,有着高大身躯的男性距离他的朋有仅有半步之遥,而他无论如何都无法到达那里,“快逃啊!马克!”


“西……西撒……”

他的友人向他叫喊着什么,他听不清,大脑无法反应。从石头中复活的怪物已经站在了他的身前,挥动起死神的镰刀。


我要死了。年轻士兵的脑海里闪过这么一句话,扑通一声砸入了记忆的深处,将过去的一切都搅动起来,小时候的嬉闹,军队里的种种,父母的鬓角染上了花白,故乡里那个穿着素裙的女孩站在花田中向他露出了笑脸……

他忍不住跌倒在地,脖子上的挂坠滑出了胸前。


而下一刻,来自头部的猛烈撞击让这一切都归于空白。



→to be continued

评论(4)
热度(15)

© no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