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JO同人】生命线:交叉 13

/jojo同人,看题知题材系列(没错就是那个life line,虽然格式完全不

/一切ooc的锅都是在下的。

/初代组二人主场

/倒着数的那段描写,我,尽力了

/请!!


chapter.10  石中人


最先注意到的是纳粹的万字符,众多的旗帜插岩石的缝隙里垂落,向来者宣告着自身的主权。石壁上雕琢着精致的人型雕像,露出头部与肩膀的贵族,亦或端庄优雅的女性半身。洞穴里的空旷在强光灯照耀下一览无遗,由此而生的阴影也越发庞大,抬眼所见的歪斜石柱支撑着上下两端,过于杂乱的分布让迪奥无法准确的找到地底的支撑点。

虽说爆破是下下策,但真要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谁还管得了这些。

 

“都是你们的错。”乔纳森感受到了挥之不去的绝望,出于正常人的理智,以及所爱考古事业的责任感,比起改变历史所带来的未知后果,古遗迹的毁灭似乎才更是能让他担忧不已。

迪奥对此深感同情,并表示就算乔纳森此刻能通过线路跳出来打他也不会让出摁下按钮的权利。

 

他隐匿在柱子的阴影里,前方人员的密集与场地的开阔都不足以支撑他的继续前进。所有的灯光都聚焦在一处,围绕着拱门状的入口层层遮挡,在缺少适合工具的情况下迪奥只能看见一片惨白,连基本的目光直视都变得异常困难。

 

“我觉得还是先退出去比较好。”

虽然早就猜测过外面驻守的德军可能聚集在地下,但这一状况真正摆放在面前时,带来的却是前进路上的步履维艰。而此时的状况又与基地里的不同,敌人一波一波的出现总好过一股脑的涌上。迪奥只需稍作观察就能发现他们过于异常的戒备,这也让他借助掩体逐个击破的可能性落了空,乔纳森的劝阻并非是毫无道理。

 

不过要是进行强行突破的话他也并非是毫无胜算。

“但是,有一个奇怪的地方。”

“哪里?”

“灯的数量,”距离隔的远的时候没能注意到,但当他在靠近之后才发现这片区域里所聚集起来的光线,“强光灯的数量过多,用作照明的话也未免太过小题大做。”

 

灯给人的普遍印象就是照明用的工具,而在撇开这个基本的作用后它又能做什么呢。

“和‘柱之男’有关?”乔纳森的声音透过耳机传了过来,没有足够的线索作为支撑,他们只能攥着手中的碎屑想象最贴近的可能性,“长时间的强光对人类而言并非无害,但是他们却一手打造了这样的环境。”

“也就是说,他们需要强光,”迪奥用捻了捻脚下的电线,数量繁多而又纠缠在一起,整齐划一的通向外侧,“强光对他们有利,威胁来自外部。”

“来自柱之男,”乔纳森接话道:“作为防御,亦或者攻击手段,之前那个‘桑塔纳’的苏醒只是一个信号,如果他们体内真的存在生物钟的话,剩下三个的苏醒也就是在最近。”所以他们才放弃了外部的看守聚集于此,不出预料的话,苏醒就在今晚。

迪奥的心脏猛地跳动了一下,“所以,”他皱起眉头,“强光是他们的弱点?”

“姑且可以这样认为……”乔纳森停顿了一会,似乎是在思考这个论点可能性,“问你个问题,迪奥。”

“说吧。”

在听到他的回答后,对面的青年继续开口,“假设你是个上位者,在某次敌对中掌握了绝对的主动权的同时又有着失败所带来的经验教训,那么你会怎么对待你的敌人?”

“补充说明,那个‘敌人’虽然强大而又未知,却有着稀有性与极其高昂的研究价值?”迪奥一下子就猜到了话里的意思,“我带着自以为是的主动权与自信,同时也有着完全的准备与小心谨慎,虽然有着未知的风险,但在巨大的利益面前……”从最坏的可能性去揣摩事情的发展从来不是人们的首选,“我会去捕捉而不是选择杀死。”

 

“就是这样……”他们这个问题上保持着高度的一致,交流起来没有丝毫的障碍,乔纳森还想将自己刚想到的东西说出去,但是对面却传来了一阵难以忽视嘈杂,“怎么回事?”

 

“最糟糕的情况。”

士兵们全都聚集在了强光之处,手中的枪支已经上好了膛,在缺乏视野的情况下迪奥只能凭借声音去跟进事态的发展,但是好巧不巧,这一群人说的全部都是他们本国的母语。

“翻译官!”

放弃思考的迪奥寄希望于另一位,而另一位却隔了半个世纪之远,“呃……”乔纳森听了听,很是不确定的说到。“布谷鸟钟?”

 

哦,布谷鸟钟,为什么偏偏是布谷鸟钟呢。

迪奥已经没有多余的时间去思考这个问题,因为眼前的光线在他走神的时候不明原因的暗淡了几度,现在他的耳边全都是闹人的叫嚷。

“迪奥,你听得见吗!”

以及乔纳森的叫嚷。

“不要被刚才的思维局限了,”他似乎是急于传达什么,事态的发展向来是无法尽如人意,接下来的局面可能会爆炸般的瞬息万变,所以他必须趁此机会将自己的想法传递出去,“强光可能是他们的弱点,但并不一定能杀死他们。”

青年在不自觉中加快了语速,混合着外界的杂音,犹如不断加速的鼓点乐敲击心间、带起节奏与肾上腺素的迸发。

“我知道!”他想到过这些,“你到底要说……”

“吸血鬼!”

不好的记忆随着这个名字涌了上来,与此同时还有重点的一环。

“强光环境可能是为了模拟太阳光!”乔纳森喘了口气,“如果他们之间真的存在直接的制造关系,这一点可以作为参考。”

迪奥是接触过尸生人并与之战斗过的人,但也许正是因为深陷其中,当局者才无法拨开周身的迷雾。而经过这么一点提,男人的思路就像是被梳子整理过的头发一样豁然开朗,他对自己的搭档道了声谢,嘴角甚至溢出了渗人的笑声。

 

但是随后他就忍不住想要抽自己一巴掌,且不说这个结论适不适用,现在大晚上的不说还处在地底洞穴中,就算有太阳,光也照不进来。

 

不过很快他就没这个精力去想些有的没的,余光范围内的变化吸引了他,原本刺目的强光环境已经降到了肉眼可以接纳的地步,白色的光线掺杂进了其他的颜色。迪奥嗅到了熟悉的味道,亮度的降低并不是由于他们的良心发现,而是来自人体的血液涂抹了灯的镜头。

螺旋前进犹如钻头的东西缓缓的收了回去,挡在它必经之路上的那个士兵脸上还停留着错愕,下一秒却又不得不因为那唯一支持的失去而瘫倒在地上。

但是即使面对这般血腥恐怖的场景,周围的人也没有因此发出尖叫、四处逃窜。他们像是被摄取了神魂,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壁上的人形。

仿佛被技艺精湛的画家所眷顾,一双无形的手拿起画笔,在岩石肌肤上涂抹出了生命的颜色,健康的小麦,宝石的湛蓝,一如文艺复兴之时的雕塑般健硕完美的躯体破茧而出,肌肉勃发的手臂抱紧了自我的身躯,石柱中的男人仰起脖颈,优雅的如同白天鹅挣脱了般石之壁的禁锢……

 

迪奥默默收回了视线,而后伸出了自己的双手,将眼睛狠狠的埋进了里面。

“呃……迪奥?”乔纳森听到对方自喉咙发出的压抑着的咆哮,“你没事吧?”

 

然而在此刻,乔纳森是注定无法与他感同身受。

 

———— ————

“不不,千万别……”

“他们不可能犯这种错误。”马克的表情像是他生吞了几颗钉子,搅碎了他的喉咙,让他用不上力气。


“怎么了JOJO,难不成你……害怕了?”

金发的青年笑呵呵的揉乱了身旁人的脑袋,乔瑟夫一个怔愣,这才发现自己在这种关键的时候分了神。

西撒齐贝林没有理会他的反应,径自的朝向那幽深的洞口走去。乔瑟夫感到一阵的不爽,但也没想过在这个时候和对方再吵上一架,姑且他也还是分得清轻重缓急的,与其浪费时间争个口舌之快,不如在行动上让对方败的心服口服。


那个领路的纳粹小兵不知发了什么疯,在远远看到那个奇怪的圆盘的时候猛地踩了油门不说,还差点把他们连人带车一起开了进去。

 

警卫失踪?有人入侵?

这种意外发生的还少吗!

 

乔瑟夫理了理头发,望着众人的背影跟着走了进去。他把脑袋里的胡思乱想统统抛在脑后,权当左肩上一瞬间的灼热是个错觉。



→to be continued

评论(9)
热度(23)

© no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