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JO同人】生命线:交叉 12

/jojo同人,看题知题材系列(没错就是那个life line,虽然格式完全不

/一切ooc的锅都是在下的。

/初代组二人主场

/脑洞揭露注意!

/请!


chapter.9  关于某人的照片


空洞隐藏在这片名为罗马的土地之下,延绵数百里,遍布整个城市及其郊区,那是属于古罗马的地下都市,或者称其为地下墓穴较为恰当。不被承认的基督教的信徒在城郊用双手挖掘出了用于集会的礼堂,却在后来变成了殉教与死亡的埋骨地。

 

以一点为轴,真理之口在外力的作用下向上转动露出了它原本掩盖着的道路,淡白色的气体贴着脚底涌出缕缕,石砌的阶梯向下延伸通入黑暗。开罗古城地下墓穴的通道本就错综复杂如同迷宫,就算有多个入口也不会让人感到奇怪,反倒是觉得顺理成章。

 

迪奥并非是想要举棋不定,现在的场面带来了某种即视感,让他产生了扔根火柴下去试探的冲动,说不定还能顺带引起爆炸,让隔壁的圆形剧场来一发毁灭性的坍塌。

“那我说不定就能在改版的历史书上看到你。”

乔纳森一如既往且适时的给这个不切实际的幻想来了个定点打击,他老实的听着,语气里没有不正常。

这很好。

虽然他对自己能够轻易的糊弄过去感到奇怪,但现实已经摆在了面前,过程就算再怎么跛脚也就变得不重要,乔纳森是不擅长追究与谴责的那一个,特别是在无伤大雅的事情上。

 

可是还是有点不正常,他本来都打算花些时间东拉西扯直接把人绕进去……

 

“你进去了吗?”

迪奥一晃神,“还没。”

他意识到了自己正在做的事。仿佛深不见底的洞口在他面前门庭大敞,即潮湿又阴冷,连带着夜晚的温度都骤降了几分,流动的空气从壁上的石缝中穿出拉扯出了诡异的调子,想象力丰富的话说不定还能听成亡灵的絮语。

这绝对就是那种让普通人避而远之的地方,就连那些极具冒险精神的人说不定都会踌躇几分。迪奥第一眼望过去的时候就遭受了莫名的压力,和被上膛的枪指着脑门的场合不同,这感觉更加浓烈,让人寒毛炸起,满是威胁却又不起眼的掺入了难以言喻甜腻。

这比喻可能有点奇怪。

“是很奇怪,”乔纳森承认,“难不成你饿了?”他不靠谱的猜想到纳粹的那些人把饭和点心一起带了下去,食物的味道顺着不怎么深的通道传了上来。

……还别说真有这种可能。

 

他把背包放了下来,从里面翻找出了防毒面具扣在脑袋上,同时也把携带的武器重新整理一遍。

手头那些爆破性的武器遭到了明晃晃的场地限制,他就只能忍痛割爱将身上防御与进攻用的手榴弹卸下去,预留下一两颗,迪奥翻出替换用的烟雾弹与闪光弹,视线在后者上停留了一会。

模样有些奇怪,大概是已经停产的型号。

 

背包里并不杂乱,整理的工作也完成的很快,迪奥回到了初始的起点。

“走了,JOJO。”

刻着波塞冬头像的圆盘在转上去后就停在了那里,为了防止前后夹击,他有想过把它转回原位。

但是周围没有人,别说是研究人员,就连一个持枪的看守都没有。可能是临时出了什么事让他们被集体调集,就好比眼前的洞穴。

 

“感觉如何?”

“……挺亮的。”

迪奥挑了最直观的感觉说了出来。

墓道的长廊盘旋而下,其实一进来他就发现自己之前点火把的念头纯属多余,岩壁上镶嵌着现代气息的照明灯,与这里的氛围格格不入。

 

“和想象中不同,这里很空旷,”因为面具的关系,迪奥的呼吸变得不怎么通畅,脸部的闷热与身上凉意形成了反差,自通过一开始的狭窄后,他终于接触到了地下空洞的一面,“石梯顺着墙壁修建,上面刻着壁画,我想你应该很感兴趣。”

 

乔纳森主修历史,不出意外的话将来就会从事考古工作,“是啊,令人振奋。”如果把他过多的正直分出一些加在行动力上,他说不定就会趁着夜深人静的时候把碍事的波塞冬掀掉。

 

起先映入眼帘的是古罗马士兵,手里拿着长枪与卵形盾牌,面向更深一层的前方。这可能是个关于抵御的故事,士兵们一个个倒下,被一个刻画精致的奇特人形踩在脚下,头顶王冠的人坐在最高座挥着手里的权杖,三个高大的人站在殿前,而他的军队却退居两旁,贵妇朝向三人身处双手,高高托举起的宝石闪闪发光。

“按照你的描述,如果那三个人指的是‘柱之男’,那么他们的目标应该就是画里的宝石。”乔纳森说出了最面上的信息,但是显然,他还有更加在意的东西,“但是,罗马地下墓穴的建设最早可以追溯到公元二年!”

他听出了话里的意思,照片里显示出的个数是三,壁画上也是三,“也就是说,他们可能活了至少两千年,”照片里的三个男人和石头融为一体,那并非是工匠的鬼斧神工,而是本来模样就是如此,在石头里寄生,在石头里生长,“甚至更久。”

石头没有生命,自然也就谈不上死亡。

 

——也就是无法杀死。


这个念头带出了胃里的一阵翻涌,迪奥感到了难以言说的恶心。

以桑塔纳为先例,其他柱之男的苏醒不过就是时间早晚的问题。他们可能在人类的历史诞生前就已经存在,作为这个星球的一员,扮演着他们不从知晓的身份。但是迪奥却想到了其他的一些,财团的那个人对他说过石鬼面与吸血鬼的关系,吸血鬼以人血为食,由吸血鬼转化的尸生人也是如此,如果柱之男拿着的是石鬼面的原件……

“食物链。”

他的脚步顿在了原地,那种甜腻的气息穿透了面具的过滤,随着他的深入变得越发浓郁。

“什么?”

“他们在人类之上。”人类靠着工业与文明克服了自然界最基本的捕食关系,用着近乎作弊的手段爬到了食物链条的最顶点。

但是现在,立场得到了决定性的反转。

 “冷静一点,还没到下达定论的时候,”他们不过刚刚掌握到了只言片语,却在脑海里树立起了过于庞大的形象,这并不明智,乔纳森说:“至少我们并不知道这东西的存在,在未来,在你我的时间线上。”

如果这般高等的存在真的进入了大众的视野,那么人类社会必定不会像这样毫无波澜,没有一丝防备,乔纳森提醒了他。

“……你是对的。”未来的人们并不知晓这种超脱常理的物种,这就代表中间肯定是发生了让他们就此消亡,或是重新脱离了人类的视线的事情,就在如今这段不被记载的历史上。

“你说的对,JOJO,”他又说了一遍,也许是源于现代那已经敲定的事实,心里多少得到了安慰,“没准他们就是群吃草的素食主义者,未来的生活就是躺在瓦拉尔山的山腰上吸收日月精华。”

耳机那头出现了可以预见的无语,“你是不是太乐观了?”

 

迪奥继续了原本前进的节奏,隧道笔直的通向前方,没有多余的岔路可供他选择。中途的时候他把防毒面具揭下来了一次,那股诱人深入的甜味并非是错觉,但空气中由似乎又掺杂进了另一种混合气体的味道。

“是瓦斯……也就是说,附近还有矿洞之类的地方吗,饶了我吧。”

乔纳森打趣道:“幸好没带火把下来,对吧。”

 

迪奥闷笑了声,随后放轻了脚步。隧道走到了尽头,前方的光亮处隐约传来了多人交谈的声音。

 

———— ————

这是不久前发生的事。

这是不能向他人诉说的事。

 

意识的清醒并没有用上多久,时间全都浪费在了回忆上,关于身份、状态与昏迷前发生的一切。他的眼睛在睁开前就察觉到了外界的异样,过于明亮,也安静至极,周围没有活人的气息,他撑开了一条缝,然后就理所当然的撑着身子坐了起来。

身体无异。他稍微活动了下感受到躯体各处的反馈,身上的衣服还是原来那套,在经历了飞机坠毁的灾难还能保持这样高的完整度,某种意义上来说也算是挺厉害了。

 

迪奥环视着这个陌生的场所,他躺在一张像是临时凑数的病床上,自清醒到现在也有了一段时间,但是却没有任何人来过,说不定那个救了他的好心人并不想对此负责。

其次要注意的是,他可怜的家当没有老实的呆在他的身边,连带着他的耳机,它们也许是掉进了海里,也许是被人为拿去。

 

迪奥将耳朵贴近门边,片刻后推门而出,外头就像是他听到的那般空无一人。

 

这地方比他想象中要大得多,单一的走廊,军事化的门牌编号,在某个拐角快要和这地方的人接触之前,他闪身躲进了随便哪个门里。

这里明显也有个人,在更里面的房间,不过他可能正专心致志的沉迷于自己的工作,丝毫没有发现悄然而入的闯入者。

 

迪奥悄悄的摸了进去,他靠近了房间里最显眼的工作台试图找到些许有用的东西。泛黄的文件勉强成摞的堆在一起,他越过这些,直觉将他引向了座椅正前方的小型笔记。但是在他开始阅读上面凌乱的文字记录之前,两张没夹稳的片状物从里面掉了出来。

 

震怒的叫喊声在他耳边炸起,那个身材矮小、医生打扮的人瞪着他,用着另外的某种语言,强行将他从怔愣中唤了出来。

 

“哦哦,是你啊,”然而那个人的怒气在看到迪奥的面容时就突然消了下去,取而代之的是某种让人毛骨悚然的柔和,在意识到语言上的障碍后,他还悉心的换成了英语,“你醒了啊。”

“你看到我的笔记本了吗?里面有我最喜欢的照片。”医生明知故问,绕过桌子来到了他的身前,令人不适的视线上下打量,“看你的表情,你似乎也是第一次知道吧。”

 

迪奥不知道自己此刻的模样,他的大脑在一时间变得无法思考,唯有攥着照片的手徒然收紧。

 

照片有两张,随着相机遗留下的时间标记在了画面的一角,一前一后,中间留有些许的间隔。

第一张照片上的人影血肉模糊,浸泡在海水里的尸体将其染成了红色。

第二张照片里的海水依旧是赤红的颜色……


“相机本来是为了尸生人准备的,毕竟那么稀有,我想要能尽可能多的留下一手资料,就算是尸体的也好……”

他深吸了一口气,像是要背过气那般喜形于色,“不过上帝眷顾了我~让我见到了更加美妙的事物~”

 

照片里的人完好如初,没有伤痕,身体完整。

就如同现在站在这里的迪奥布兰度一样。



→to be continued


评论(4)
热度(20)

© no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