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JO同人】生命线:交叉 11

/jojo同人,看题知题材系列(没错就是那个life line,虽然格式完全不

/一切ooc的锅都是在下的。

/初代组二人主场

/时间线回归

/请!


chapter.8  入口

与百年前的亡灵重合的姓名,spw财团成员的态度,以及吸血鬼,将看似毫无关联的碎块强行拼凑在一起,缺少重要连接的他们最终还是不成形的模样。


“我好像碰到了新世界。”

外界的吵嚷遮盖了他在无意识中发出的声音,直到发现了不妥的讲解员上前询问他是否需要帮助时,乔纳森才发现自己身后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排起了长队。

他不好意思的闪开身子把将位置让给了后面一对早就不耐烦的情侣游客,踩着高跟鞋的女性不满的瞪了一眼,随后就拉扯着把男友手塞进了石头的裂口中,后者看上去有些不情愿,但在将手完全放进去后,他又变得胸有成竹。

 

可追溯于公元6世纪的科斯美汀圣母教堂坐落于意大利的罗马,从教堂的正面进入,著名的真理之口就安放在拱廊左侧的拐角。巨大圆形盘面上雕刻着海神波塞冬的头像,说谎的人若是把手放进他的嘴中,真理之口就会把这个人的手掌咬断。

 

在经历的不幸的坠机与幸运的生还,从差点沦为小白鼠命运的中逃出来的迪奥则是迎来了又一次的幸运。

 

“我活下来了,就这么简单。”迪奥把飞机上的一切说的平淡无奇,那个极具威胁的尸生人在他嘴里还没那把不知滑哪去的小刀有存在感,后者据说还是他在伦敦时从某个没长眼的混混身上拿来的。

“总距操纵杆和主旋翼又没坏,高度也勉强够用,靠着直升机的自旋机动的话只要掌握好平衡与时机就能有效的减小坠落时的冲击……”他说了一套又一套,即使他本人曾表明自己并没有真实的驾驶经验,“一群没见过世面的家伙。”

最后迪奥不屑的做出了总结,并表示下次见到那个神经病的话一定会首先敲开他的脑壳——然而做着这样宣言的人不仅炸了人家的基地,开走了人家的车,在顺走一大堆军火的同时还把剩下的毁了个干净。

 

乔纳森从未意识到对方是个那么能说的人,即使里面掺杂着足够浓重的主观色彩、反高潮,以及不合时宜的打断,他时不时的附和一两句,剩下的那些就足以打发对方那漫长的无聊时间。

至于那个不合格的领路仔,他早在半路的时候就被迪奥无情的丢了下去,还是在没停车的情况下。乔纳森之所以知道得那么清楚是因为当时他也在场,但实在是耐不住一切发生的太突然,随后紧跟着就是一大群女性的尖叫……

 

好了,打住,就此打住。

 

“看来,你真的是挺讨厌他的。”那个基地里的医生,即使迪奥的话里提到他的次数并不多,但是乔纳森还是能感觉得到。这挺稀奇的,毕竟就算是对那些曾经差点置他于死地的人迪奥也顶多骂咧几句,却不会有那么大的恶感。

“有那么明显?”

“很明显。”乔纳森想了一下,最后还是决定相信自己的第一感。

 

迪奥有那么一会没有说话。

 

其实除了武器之外也并非是收获全无,在接通联系之前,迪奥从那个医生的笔记里找到了下一步的计划,而他本人也正在赶往哪个地点。

——意大利,罗马,真理之口,也就是现在乔纳森身处的地方。

 

“感谢文明。”迪奥听上去闷闷不乐,但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乔纳森晚了他几天才知道这个消息,但在速度上却落下他老一大截,“不过你没事乱跑什么?”

 

“给你探探路,”乔纳森毫无心理压力的说了出来,“反正最近课程不怎么紧,也恰巧……”

 

“老天!”但是对方似乎没有发觉他的好心,“你是怎么办的签证?明明你连微波炉都不会用!”

 

闻言青年不悦的把电话换了一边,“那是多久前的事情了!”他没有反驳,毕竟这件事是真实存在过的,“跑题了,话说你现在到哪了?”

 

这边是白天,对面应该是黑夜。

 

“差不多快到你在的地方了,”长时间伴随在背景中的发动机声在他没留意的时候消失掉了,乍一听乔纳森还觉得有些不适应,“周围设了路障,明目张胆的告诉人这里有问题。”

 

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潜入,不打草惊蛇,这对迪奥基本算不上是难题。

 

“但是,”乔纳森皱了皱眉,“你确定要进去?”

“不然呢,我都已经在这了。”对面并非是在静止不动。

笔记里提及到德军所发现的柱之男隐藏在真理之口后,但是乔纳森却看不到这一行动的意义在哪里——如果以他拥有的信息为出发点来看,无论是为了与SPW接触,还是单单为了满足不合时宜的求知欲,与之相伴的风险明显是不对等的,迪奥不可能会忽略这一点。

 

“理由呢?”他现在可以完全确信对方又一次隐瞒了什么东西,能对这一系列莫名的举动作出关键性的解释,“让你不得不去做理由。”

出于这段帮助关系,也算是为了自身,迪奥说过只要他想知道,就不会对他说谎。但是以言语联系起来的关系毕竟还是太过脆弱,主动权在迪奥手里,他所能知道的也都是迪奥想让他知道的,信息上的不对等已经足够模糊一切。

他有时会以为他们之间已经建立起了足够多的信任,但有时候又不会这么觉得。

 

“你在以身涉险,”迪奥想要开口说什么,八成又是什么糊弄的话,所以乔纳森直接把他堵了回去,“那里有你想要的东西。”

就算再怎么随心所欲男人也有着自己的底线,那就是性命与利益。‘柱之男’的危险性明显远高于尸生人,而驻扎在这里的德军也必定有着万全的准备。

 

“所以?”

如果乔纳森本人就在那里的话,他伸出去要东西的手说不定已经戳到了对方的脸上。

 

“……面具。”半晌后,从对面传来的声音听上去有些扭曲,对方的脸上大概是摆出了他没见过的表情。

可能是纠成一团的那种。

“我包里的……”

“和你一起穿越的那个,我记得。”对方刚起了个头乔纳森就想了起来,话说得慢慢吞吞,这让他感觉很不好,“你心里有鬼,继续。”

 

“JOJO。”

迪奥低吼道,青年适时的拔出耳机假装自己什么都没听见。

 

尽管绕了点弯,但他的目的最终还是达到了,迪奥在笔记里夹着的照片中见到柱之男的照片,连通洞穴上下的石壁上凸显出了三个与成年男性无二的身姿,周围点缀着各色的宝石,而其中一人手上拿着的诡异面具则是和他手里的相同。

 

“好吧,你说服我了。”设身处地的想一想这个理由就变得合理起来,也许是过去那些问题的解决让他变得盲目乐观,即使这次的麻烦已经超出了常理。

 

“需要我对你的理解表示感谢吗。”

 

立场反转,底气不足的人换成了乔纳森,他干笑了两声掩盖自己的心虚,但若是此刻他再深入一点去想的话或许是能够发现些许的异常。为什么当初对面具的事只字不提,给出的说辞也不是什么值得隐藏的成分。青年在一时的控诉下让了步,而后发生的一系列事则是让他无暇顾及这些。

 

“我到了,但是很奇怪,没有看守,”迪奥在教堂里绕了一圈,没有花费多少时间就又回到了真理之口的位置,“也没有入口。”

 

乔纳森面向教堂,隔着一条街,慕名的游客来来往往,将他们大小不一或年轻或老的手伸向那个孔洞,擦着光滑的石头深入其中。

 

“我有个提议,”他说到,这时有一位父亲抱起了他年幼的女儿站在石盘前,在相机咔嚓一声中留下了影像,“真理之口中有一个能够活动的机关,靠近上颚的前端。”

 

这是他在刚才的摸索中偶然发现的,将手伸进去的人们总是习惯性的手背朝上,下意识忽略掉相反的方向。

 

“找到了,”话音伴随着石料沉重的摩擦声,“这东西能被推上去,在按下机关后。”



→to be continued

评论(3)
热度(12)

© no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