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JO同人】生命线:交叉 10

/jojo同人,看题知题材系列(没错就是那个life line,虽然格式完全不

/一切ooc的锅都是在下的。

/初代组二人主场

/是时候开启新的征程……

/时间线接05章,请!



chapter.5.7  海岸


当我们提及吸血鬼的时候,我们一般能够想到什么?

这个来自古老传说中的神秘物种在千百年来的演化中掺入了人间各色的瞎想,却又在某些地方存留着普性的共识——苍白的皮肤,尖锐的犬齿,以及经由吸食血液而来的无与伦比的生命。

“您看到,我、努力了吗?”

虽然尸生人不是吸血鬼,而是‘接受了吸血鬼的血液转化而来的劣种’。

“和……不同……我,没有,辜负您的期望……”

但是它的身上还是展露出了符合传说中的姿态。

“老家伙、死了一个。”

它的个头不算很高,而面容则和它的身高一样。如果用清水把血液从浸成缕的头发上洗掉,让身上破布般的衣服变得整洁,这个年龄的它应该还蹬着大人不合脚的皮靴,过着在一天中最忙碌的时刻和朋友们跑遍大街小巷四处捣乱的生活才对。

“我不会,死……” 

但是‘吸血鬼’却将他推倒了另一条路上。

“在将他们全都、杀死,在完成您的愿望之前!”

——吸血鬼是谁?

迪奥并不在意这副年轻面孔的背后隐藏了什么,它是尸生人,是必须被杀死的敌人这一点的立场从未改变。

——谁是吸血鬼?

他的脑海中还残留着手挥空时的错愕。枪没被递到他手上,在这么短的距离内基本是不可能的事。


“你是迪奥布兰度吗!”

中年人的语气很不对,但当时的迪奥并没有多余的精力去理睬这些。他并不习惯有求必应,特别是对着这种在紧急关头不知配合,还硬要任着自己的情绪横插一脚的同伴。


“那的确是我的名字。”

名字,仅仅是名字而已。用于辨别个体的不同,不比由字母数字组合出来的代码奢侈了多少。迪奥不耐烦的回应到,而中年人在听到这个后却意外的没了下文。

“我明白了。”


你明白了什么?迪奥想把这句话直接糊在对方脸上,他已经彻底受够了这种莫名其妙的态度,这个人的也好,那个不是人的也好,不论是谁都喜欢自我沉浸什么都不说开……


思绪戛然止住,面前那个说笑着的尸生人突然毫无征兆的扑了上来,娇小的体格将拥挤的机舱铸成了它最有利的场地。慢了一拍的他想要立即作出反击,但刚做出的动作随即就被理智所制止。

目标不是他。

迪奥身体一顿,尸生人行动时带起的阵风擦过他的身侧,等到眼睛再次跟上这速度时,尸生人已经灵巧的挤进了他与驾驶座椅之间的空隙。


“啊啊!”惨叫随后即至,迪奥在这狭小的空间里扭转过身子时就看到了尸生人的背脊,冷汗不停的从中年人的额头冒出,他的另一只紧握操纵杆的手在剧痛下不住的发颤——右臂的关节在无意间被折断,贴着座椅的弧度不适合的延伸而下,被利爪紧紧摁住的地方渗着血沫,几乎和柔软的椅背混为一团。

直升机猛地晃了一下。后面失去固定的杂物随即碰撞在了一起,它们很幸运的没有被抛飞向前面加剧混乱,但在场的人都没有为此感到庆幸——没人注意到这一点,尸生人不关心,中年人大概因为疼痛失去了思考能力,而他的眼睛则随着滑过他的脚边的东西游走。

 

迪奥的眼神暗了暗,“放开他。”他说着,如同发号施令,没有做出任何阻止的动作,而尸生人却没有任何的不适,它只是看了过来,充满了不解。


迪奥任由那只最后的热武器在地面游走,枪身的凹陷已经在刚才的一瞥中反馈给了大脑。尸生人的一击本可以击碎厚实的墙壁,没理由在这里只是把中年人的手给碾碎。他大概是在某些缘由下控制了力道,可包括在攻击范围里的手枪却不能幸免于难。


不过这些都不是首要的——尸生人为什么会突然攻击,如果舍近求远是为了让直升机坠毁的话但又是为了什么不杀死驾驶员,为什么中年人没有及时把枪给他?


尸生人和中年人口中的‘迪奥布兰度’是谁?

谁又是‘迪奥布兰度’?


他突然口舌发燥,喉咙里一阵干涸。


“松开。”迪奥不得不再次说一遍,尸生人的手抽搐了一下,然后血液从指缝里流了出来它的注意仿佛被这新鲜的味道勾了过去,皿在一起的嘴角不自然的蠕动起来。

它被这声低吼唤回了神,显眼的颜色在他双眼中流动,好不容易存留的片刻冷静似乎又要被兴奋掩盖。

“但是我好饿……”它怔愣了片刻,微妙的挣扎让它像极了个委屈的孩子,“血流了好多,要补回来。”

中年人前一刻还在为了缓解疼痛而剧烈的喘息,下一秒就发出了被掐住喉咙般的哀嚎。尸生人的手指在不知不觉中陷进了下面的血肉,平时隐藏在皮肤下的血管统统暴起在表面。


“他会死,而我们会死在海上。”迪奥简单的阐明了因果关系,寄希望于对方那可能剩点渣的交流能力。

可反抗来的迅速,更加印证了之前的温顺只是一时的错觉。


“但是!命令!”两个词从嘴里蹦了出来,它像是想通了什么,“没有命令,就是默认!”尸生人松开了那只黏糊糊的手,理所应当的想要追寻血液更加丰沛的地方。一只手臂却先一步迅速勒住了它的脖颈,收紧、后拖,但没什么影响,仅仅一挣它就把身后的重量甩了出去。


尸生人歪了歪头,“为…什么?”它像是无法理解自己所遭受的一切,“是我的错吗,因为我违背了您?”

但是这副受伤的神情转瞬即逝,它的手指已经刺入了中年人的颈动脉,血液源源不断的从那个特殊的渠道涌入了身体,温暖了饥饿已久的胃部。满足感驱散了其他的情绪,而这就像是鼓励的信号一般。

“请,信任我,迪奥大人,”不正常的红晕在苍白的布景上显露了出来,尸生人信誓旦旦的向着他,或者说是透过他所看到的那个幻影保证,“我会杀死他,然后杀死乔斯达!”


它笑了起来,尖利嗓音在狭小的空间里回荡。直升机又一次陷入了不稳定飞行,迪奥被甩倒了一边,椅子上的尸体因为刚刚那一下撞击半个身子都歪斜了下来。他抓住了周围的东西稳定自己后,一抬头就看到了中年人苍白的侧脸——他的手仍旧死死抓住操纵杆,这也许已经是下意识的行为,失去控制不过是分秒之间的事。

现有的时间已经不容许他去进一步思索话语所透露出的信息,迪奥迅速扫过周围去寻找能用的东西。他无法保证自己下次还能好运的从这个情绪不稳定的怪物手下逃过一劫,可他身上空无一物,去后面翻找又太浪费时间——他的眼睛转了一圈,最后又回到了原点,尸体挡在了他的身前,觉得碍事的迪奥索性往回推了推。


等等,他记得……


迪奥皱了下眉,一段记忆从他的脑海里闪了过去。


中年人的模样并不好,他的皮肤正以不正常的速度变得干瘪、失去活力。迪奥趁着直升机又一次的晃动故技重施,借助向下倾斜的惯性再一次向尸生人扑过去。而在冲出去的那一刻,他的手指从尸体上衣兜里勾出了什么细长的东西。


也许是沉溺于眼前的美餐,也许尸生人真是把他当成了无害的存在,直至迪奥贴近它都没有做出任何的抗拒——然后冰凉凉的东西缠住了他的脖子。


“迪、奥大人?”

它从喉咙里艰难挤出几个字,汲取血液的手也不由自主的松开了。即使不用呼吸,但针对脆弱部位的压迫还是让不适的感觉在一瞬增大到了极点——有什么陷进了他的血肉里,尸生人扣弄着脖子,试图像之前一样找到问题的源头。


只可惜这次是注定无法让他称心如意。


细长的金属链撕裂了表层的皮肉、割开了其下还未愈合的刀口,随着尸生人的每一个字的发生都有血花迸溅出来。

半截拇指穿过戒指,链子勒进了食指关节,振动从手指传了过来,这种前所未有的感觉让迪奥一阵恶心,他一边祈祷着链子的稳固一边后扯去,另一只手则反向推压它的脑袋。


尸生人终究还是进行了反抗,它的两只手毫无章法的向后撕扯,迪奥无法躲避,还好巧不巧的被他划到手臂。

力量不够。

眼看着力道渐松,迪奥咬着牙彻底放开了力道准备放手一搏。抵抗着的尸生人在突然却是的力量下向前一个俯冲,随后膝盖上了疼痛就让其歪了半边身子,但是它没能倒下,脖子上的紧勒成了体重唯一的支持,它的双脚不住蹬踹,但脚底的血液成了天然的润滑让人无法借力。


手上传来了深入、割断、前进着的感觉。迪奥松开了食指的限制,但那条不干净的链子仿佛陷进了肉里,拨弄了几次才被弄下来,然后链子在黏稠中的抽动连到了戒指上,他抱住了那颗将要落地的脑袋,对上了那双还在滚动的眼睛,轻轻一掰。


直升机里安静的吓人,现在他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他将断成两节的尸生人丢在一旁,不再去考虑复活的可能性。中年人几乎瘫在了座椅里,劫后余生并没有给这个人带来多少喜悦,他的手没有放开,生命却已经走到了尽头。

迪奥并没有多少驾驶的经验,但是现在能依靠的只有自己。他在琢磨着怎么将这个人从驾驶座里搬出来,中年人瞥了他一眼,气息若离。当迪奥将手搭在操纵杆上时,言语从他的苍白的唇间吐露了出来。


“不,”他望向前方,漆黑一片分不清海与天的世界里隐约能看见一点微弱的光亮,“来不及了,已经晚了。”


那大概是点起的灯塔,守灯人的背影在他的脑海里勾勒,模糊不清,此刻却成了他心里唯一的慰藉。


这个将死之人不知哪来的力气,将操纵杆用力掰向了一侧。




→TBC

评论
热度(17)

© no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