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JO同人】生命线:交叉 09

/jojo同人,看题知题材系列(没错就是那个life line,虽然格式完全不

/一切ooc的锅都是在下的。

/初代组二人主场

/时间线接05章,请!



chapter.5.5  海岸


切碎骨的感觉落了实处,它如同案板上的死鱼般扑腾了几下,最后精疲力竭的瘫软下去。迪奥松了口气,松开了手将刀留在了创口中。

没有心跳,没有呼吸,血液偏冷,这是在短暂的接触中所能获得的情报。他甩了甩手上残留的液体,当初这些血液一股脑涌上了皮肤,温度上的反差让他寒毛立了一身。

 

‘吸血鬼’虽然拥有强悍的身体素质,但体表防御的能力却是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

可即便如此,它的存在也是超出了常识能够解释的范围。人类的脑和心脏通常是能一击致命的位置,而针对其他部位的伤害也是能轻易造成结果上的相同。不过‘吸血鬼’的身体明显是不能和精密的人体画上等号,迪奥曾一度怀疑驱动它行动的不是脑与神经,而是类似于小说中晶石核心或是寄生虫之类的存在。

但那一瞬间‘吸血鬼’眼睛的变化让他改变了主意,瞳孔的放大意味着脑神经的工作,所以他才会针对颈椎下手,至于它当时想说什么……


“麦克!麦克……该死的!” 

名字是叫麦克吗,还真是普通的名字。迪奥回过头的时候正好和青年未闭上的眼睛撞了个正着,他的头无力的耷拉在靠背上,前面的挡风玻璃被喷溅的血迹糊住了一半,另一侧驾驶位上的人接过了控制权。

‘吸血鬼’用什么东西穿透了他的大脑,在这种伤害下即使能在第一时间侥幸活下来,在这种高空中也等不到任何有用的救助。

麦克的胸口早就停止了起伏。


“……你早就发现了?”

不带疑虑,中年人看着男人,压抑着的感情让他的五官纠结在了一起。


“现在说什么不都已经晚了吗。” 迪奥明白他需要的只是一个答复,作为排解压力的发泄口,具体的内容却是无关紧要。

然而无论哪种解释都必定会带来无休止的置问,所以迪奥拒绝回答。见状中年人也无心再纠缠下去,他在和感性做着斗争,并强迫着自己转移注意力。

“他死了吗。”

“你指这个‘吸血鬼’吗?”虽然移开了视线,但迪奥从没有将注意力从尸体上的移开过,生怕剧情在没有补刀的情况下了个大反转。


中年人沉默了一会,“他并不是‘吸血鬼’,”他说道:“吸血鬼是由石鬼面制造出来的,他们原先是人类,而这些只是接受了吸血鬼血液的劣种,我们称呼其为‘尸生人’。”


“你是说这家伙充其量只能算个杂兵?”这个费了他一番功夫,最后靠着突袭才解决掉的怪物实际上只能算是最弱的那一号,迪奥顿时觉得有些可笑,“不过到现在你才说这些是什么意思,不怕泄密了吗。”


那人张了张嘴,“你的身手可不像个普通人,我想就是那些训练有素的士兵也不一定是你的对手。”他需要一直稳定着直升机,手心的汗水已经浸湿了操作杆,挥之不去的危机感催促他继续说下去,“与只能被阳光……杀死的吸血鬼不同,尸生人据说是可以用物理的方式杀死的。”


“据说?”使用这种不确定的措辞?


“我们的工作只是搜寻踪迹,真正与他们战斗的另有其人。”


“比如?”


自尸体流淌出的血液恐怕早已经变了成分,但即使如此它还是保留下了原本该有的腥臭味,在狭小的空间里散不出去,折磨着本就迟钝下来的鼻子。他下手的时候可能是划到了动脉,血液涌出的量比预想中要多不少。

真是奇怪,明明心脏已经不跳了。


“那些无关紧要,”中年人摇了摇头闭口不谈,“我担心他还活着。”


这种担心并非多余,如果说现在谁要去给这个尸体补上一刀,迪奥绝对是举双手赞成的那个,“那么,把他的头切下来?”毕竟一颗头的反杀从不在考量范围内。

说出这话前他本是有些犹豫不决,‘能做到’和‘不想做’毕竟是两码事,他又不是有什么特殊爱好的变态。

但是现在也能算得上是‘不得不做’的关头了,从目前的情形来看孰轻孰重简直一目了然。


中年人似乎没想到会是这种血腥的展开,他本来是打算提升高度后把尸体直接扔下去,但转念一想还是先切碎再扔下去比较保险些。

于是,想通了的清闲人直接扭过了头,试图彻底屏蔽身后的一切。迪奥把这些小动作看在眼里,心里莫名有些复杂。


他手里的武器就只有一把,现在还插在那谁的上头。

迪奥对着尸体上下打量了一番,这种看不到起伏、测不了呼吸、听不见心跳的状况着实让他体会到了非人物种的麻烦劲。

最好的情况是它真的已经死透了,退一步来说,就算是处在半死不活的恢复期也无所谓,最怕的就是这家伙不死装死,等待猎物靠近后一击毙命……虽然他本人一直是靠得挺近没错。


手重新握上了刀柄,直至此时尸体仍旧没什么动静。


好了,往好的方面想想,毕竟不是所有事都会那么糟。他在心里暗自说着,思绪在发散中甚至想到了乔纳森在线的情形——他总是提醒自己小心谨慎,而当自己过于拘束的时候,对方又会反过来安慰自己。

嗯……根本没什么建设性的用处。


握实的时候用上了些力气,刀可能卡进了骨缝,拔出时如果不注意的话就会连尸体一同带起来,然后介由重力摔下去,说不定还会溅血。

迪奥带着他虚假的乐观开始了行动,全然没有注意到墨菲定律的大旗就在插他身上随风飘扬。


拔不出来?

心中顿时警铃大作,匕首传来的感觉并非是骨骼的坚硬,而是更加明显的重量。迪奥顾不得多想迅速更换了握刀的方式,顺着刀刃的方向用力下切。


但是来不及的,尸体用着比他更快的速度行动了起来,迪奥的眼睛堪堪捕捉到一道残影,手臂上的疼痛紧接着就传入了大脑。尸生人以一种扭曲的姿势翻身而起扑倒他,手稍稍抬起,尖锐的指甲随后直冲而下,被带动起来的气流先一步袭上了预计的位置,迪奥脖子一凉,瞬间想到了记忆力那具干尸的惨状。


精准的找到了动脉吗,简直就是为吸血而生的怪物!


“喂!你没事吧!”

耳边想起了急切的呼喊,但他已经没有功夫去做任何回应。双手交叉手心朝外护住脆弱的脖子,刺穿的痛感袭来,但这一下的阻挡带来了足够翻盘用的筹码,迪奥腰身蜷曲,后方的手攀附而上握住了它的手腕,尸生人一愣,而此时曲起的腿猛地向上一踹。


“呃——”尸生人发出了干呕的声音,如同人类一般柔软的腹部陷了下去。迪奥趁此机会抬手扣住了刀护手试图将其拔下,可是尸生人却先一步看穿了他的意图,挣开了束缚彻底放弃了进攻的机会迅速弹到一边。


咚的一声,尸生人的身体撞上了机舱的内壁,迪奥为了调整平衡没有再次进攻,而在场的三个却如约定好了般谁都没有轻举妄动。


“你怎么样。”

“没死。”


还差一点,他在屈指的动作下回想之前的触感,距离刀的彻底拔出还差上一点,上头阻力的感觉十分奇怪……

就像生长在了一起一样。


尸生人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那双赤红的眼睛无时无刻都望着这边,眼神中带着他看不懂的狂热,“迪啊……啊啊……”

似乎是终于察觉到了喉咙的不适,它的嘴角向上翘起,像是求索者找到问题源头那般的喜悦溢于言表,泛青的指尖在刀刃磨出的伤口扒拉开来,皮开肉绽,然后它找到了正确的方法,手转而握住刀柄,一鼓作气的将异物扯出。


双手捂住伤口,血液仅仅喷洒出了一点。


身前的迪奥看的真切,那匕首的刀身上粘着血肉,还有它脖子上的一些皮肤连在上面。而随着哐噹的声响,匕首被它随手丢了出去滑进了角落,彻底断了旁人将其拾回的念头。


奇袭之后是赤手空拳吗。


一层阴云笼罩在迪奥心头,但本来作好最坏打算的他却没有等到尸生人的袭击。

它似乎执着于言语,如同破风箱拉扯着的杂音不停地从它的喉咙里发出,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牙齿咬合吐露出来的字眼却变得越发清晰——它的伤口在愈合,这可不是个好消息。


“你能……”可能是害怕引火烧身,中年人喉结抖动,每个字都说的小心翼翼,“杀死他吗。”


迪奥做不了什么大动作,只能给个眼神让他自行体会。


不是他不自信,而是尸生人这种东西和他以前干翻过的人类完全没什么可比性。况且在装备充足的时候他还得掂量掂量,更别说现在唯一的武器还……对了,武器。


他冲着后视镜比了个手势。也许是命悬一线的危机感活跃了大脑的思维,那个中年人果然没有辜负他的希望,在接到信号后立即会意的点了点头,手缓慢的向身上的枪袋移动……


“啊啊――”


突然发出的声音让那只偷摸潜行的手下意识的抖了一下。


“啊啊啊杀死了将…我杀……啊咧?死,死了,我们…后代?后代的血脉,杀死了敌人我们我们……”尸生人的狂热没有半分的削减,但是语言已经彻底失去了逻辑。

它的大脑正在混乱,这说明刚才的攻击还有点作用,可迪奥并不觉得安慰。

总觉得,不能让他继续说下去。


迪奥向驾驶位挪了一步,但随着这动作而来的是尸生人堪称诡异的沉寂。那双通红的眼睛好像直接钉死在他身上,里面掺杂进了一些疑惑。

迪奥看到对方嗅了嗅手指上的血液,甚至伸出舌头添了一下。

一股恶寒不由得涌上了他的背脊。


“……热的,”尸生人突然垂下了头,它呆呆的看着自己的手指,仿佛恍然大悟,“这是活人的新鲜血液。”

它缓慢的咬着不清的口齿。

“为什么,为什么是活人…是人类呢?”

放下了面部狰狞后的尸生人看上去正常了许多,它的年龄并不大,迪奥仿佛第一次看清了血液下那副稚嫩的面孔。


中年人借此机会把自己的枪立即递出,迪奥背对着他伸出了手。

将这些看在眼里的尸生人没有阻止这一切,它歪了歪头,发出了咯咯的笑声,而后那不和谐的声音越来越大,“没错的!这个味道,还有这张脸!我没有弄错――”


迪奥伸出的手却接了个空。


“――您来接我了吗,迪奥大人?”


越过了‘瓦尼拉’而叫出了这个真名,但就算是这样他还是不动声色,朝向有利的方向,迪奥将其归于巧合。


然而,


“你是迪奥……”身后的那人又一次将他扯回了糟糕的现实,伴随一口气的深吸,“迪奥布兰度吗!”


自欺欺人的假象在刹那间支离破碎。



→TBC

评论(6)
热度(19)

© no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