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JO]世界D的错误参赛姿势(上)

/世界·迪亚哥中心,外带法尼兔

/ooc存在,人物性格原著度down

/原坑“跑错片场的红石头”进化版,仅与其第一章内容有重合

/世界观胡乱构架中

/……请?



第一印象:胖子

第二印象:个头挺高的胖子

 

1.开始

“你能看见吗。”

 

“看见什么?”

瓦伦泰的视线在啤酒罐上游离了一阵,艰难的、像是在和什么庞大的东西大战了三百回合后才放下了手里的钢笔,吝啬的分出一点眼神放在了这个闯入者的厚脸皮上。

“你脸上的青春痘吗?”

 

来人发出一阵哀嚎,手就这么呼扇一下拍上了自己的额头。

“你真的看不见吗?”他指了指身后,几乎语无伦次,在短短的一句话里还咬了几次舌头。瓦伦泰的眼睛扫过了桌子,花瓶,和里面蔫了边的金罂粟。

“你希望我看见什么,迪亚哥·布兰度。”随后他便抱起了双臂往后一仰,抬了抬下巴,交叠着的二郎腿换了个方向,“不过在我们开始谈论你的疯言疯语之前,我更想知道你是怎么进来的。”

 

法尼·瓦伦泰,任职美国总统,国家第一要员。即使现在正因为赛事的原故屈居于一小节火车车厢里,但要论安全水准,他这里排第二,全美国就没有敢称第一的。

可现实就是这样,这个大大咧咧的小子在连开门声都没有的情况下大摇大摆的出现在了这里,而且还没有惊动到他尽职尽责的警卫长。

 

迪亚哥看着这位总统阁下,脸上便秘般的表情一如他还没发泄出来就被憋了回去的脾气。

“你想知道?”

他挑起了一边的眉头,语气里煞有其事,就像是他要展现出来的东西将会带来不必要的伤害似的。瓦伦泰想着,陷进椅子里的动作一如既往的没有变化,就看看他能搞出什么小动作。

 

然后,也就是一眨眼,亦或是不到一个呼吸的功夫,“就这样,”那极具辨识度的声音在他的背后响了起来。

 

“我就是这样进来的。”

 

 

2.前情提要

透过墨色镜片所看到的世界理应是暗淡了许多,但亚利桑那沙漠里的太阳明显要比其他正常的地方烈上几度,呈现在视网膜中的景色也像是在白炽灯下,照得他的眼睛失明几乎是要失明。

然而这个微不足道的念头只是在迪亚哥布兰度的大脑里一闪而过,小小的波动随即就被其他的什么东西覆盖了过去,他紧紧的抿住双唇,肋骨下的那个器官仿佛是停了好几秒才重新开始工作——这种漏洞百出的呼吸方式对于他来说几乎是不可能犯下的错误,除非是遇到了什么非常的、无法预料的、糟糕的状况。

策马狂奔了一段距离后迪亚哥勒住缰绳,棕色马匹扬起的前蹄重重跺在地上,细碎的砂砾随着晃头的动作从鬃毛里簌簌落下,他此番举动不仅是因为长时间奔波后坐骑的疲劳,更实在多次横冲直撞的无用功后不得不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在他的面前的是一个堪称诡异的坑洞,并不是说其中有多么深不见底,正相反,这只不过是站在它的边缘就能一览无遗的地方,看着它可能就会不由的想到陨石坠落的景象,可问题恰巧就出在这里,在这片每一秒都在呼啸风沙的沙漠之中,这种平平无奇的形态几乎是不可能存在那么长的时间。

但是事实就摆在眼前,风化成奇怪形状的石柱将坑洞包围在其中,明明已经过了最炎热的时候,可温度却偏偏不降反升,迪亚哥在最初踏入这片领域的时候就感觉到了,而现在他无论往哪个方向笔直的跑,最终都会像兜圈子一样绕回到这个地方。

 

他能感到自己身体里的水分正在被蒸干,溢出皮肤的汗液转瞬间就蒸发到了空气里,留下一些盐分堆积在皮肤上。他并没有使用指南针或是地图之类的工具,指南针上的磁针不知原因的在表盘上疯狂的转动,就算塞进了背包的深处还依旧发出扰人的沙沙声,至于地图……他就怕自己把它撕了都可能拼不出和这里相似的地方。

 

糟糕,迪亚哥下意识的想舔舔几乎干裂的嘴唇,可一想到自己现在满脸的沙尘就止住了动作。他无论怎么走都没能走出这里,而在他静止不动之后,周围的景色就像是会移动一般,山峦逼近而又远去,峡谷消失,山峰隆起,唯有他眼前的这片纹丝不动,他瞥了眼离他最近的那根石柱底部,包裹在周围的沙子因为风向的改变而露出了掩埋的东西,迪亚哥扭过头,那下面明显是属于人类的尸骨。

 

他并不是在那具尸体上看到自己的死相,事实上,他只是有些懊悔在路过绿洲的时候没有补充足够的水源,那样的话他就能更加放心大胆的探索而不是每一次的常识都弄得小心翼翼。

迪亚哥抚了抚爱马的鬃毛,体力在短暂的休息后也姑且算是恢复了一点,他知道无论是马还是自己的状态都差不多到达了极限,但是莫名的他有一种预感,自己这次一定能够闯出去。

 

——然而不管预感正确与否,迪亚哥布兰度都不该死在这里。

 

他伏低了身子,巴雷塔在接到信号的瞬间便如同离铉的箭一样冲了出去,一如同几天前起跑线上的场面,唯一不同的只是此刻只有他一人。

坑洞与石柱被远远的甩在了身后,马蹄扬起的沙子拍打上了他的后背,迪亚哥无暇注意身后,两侧的风景以一种诡异的速度变换,面前的风沙再一次遮挡了视野,当其再次清晰的时候就会发现自己回到了原处,迪亚哥不禁想到前几次的遭遇,但这次却有所不同。

迪亚哥不知道自己跑了多长时间,他的感官在这种环境里变得迟钝,拒绝向大脑反馈信息,眼前的一切都变得扭曲,似乎还看到什么奇怪的东西,但是现在他唯一能做的只是不停的前进,不知前方等待他的会是峡谷还是深渊。

他仿佛陷入了漫长的黑夜,即使衣物下的皮肤还能感受到太阳的灼烤,他就这样僵着身体保持初始的动作不变,直到某一刻灼热突然褪去,沙土的黄色一闪而空,他下意识抬起头,看见黑色的布景下有星星在闪烁。

 

等意识再度回笼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身处异处,眼前……嗯,飘着个黄色的幽灵。

 

 

3.紧接

全身寒毛几近炸了开来的他在一瞬间屏住了呼吸,不曾放松的右手迅速贴近了身侧。

不过一切的发生都在刹那之中,在表盘上的秒针爬过一格的距离之前,瓦伦泰就已然找回了一开始的漫不经心。

 

“你还带着枪,”迪亚哥似乎是对这份警戒毫不在意,他感慨了一句,扶在椅背上的手指随便敲了两下,重新绕回了车厢的前方,保持在了一个令人舒服的距离上,“总统这个职业真不安全。”

瓦伦泰耸了下肩,不置可否。

 

经过这么一来一往,迪亚哥像是放弃了似的没有再次拿出那个的问题,他自来熟的拉开了法尼对面的凳子坐了下去,随手捏起盘子里的点心塞进了嘴里,一点也没有身为以绅士著称的英国人的自觉不说,还让瓦伦泰觉得对方就像个饿了好几天的乞丐……


“迪亚哥,”终于,他发现了自打从一开始就围绕在周围的不和谐感出现自了哪里,“我以为现在的你正进行着一场比赛。”


“现在是睡觉时间,”迪亚哥头也不抬的就把问题扔了出去,“放心吧,你的奖金最后一定是属于我的。”


瓦伦泰并不觉得自己话里有哪个字听起来像是在担心,他只知道迪亚哥对他的点心极具兴趣。身前那些的盘子不一会就被消灭了个干净,速度之快就连他这个甜食爱好者都觉得嘴里发腻,瓦伦泰忍不住咳了两声,迪亚哥配合的抬起了脑袋,此时的他嘴角沾着糖浆,手指上满是可可粉……

 

“你不能这样,”这个‘饿得够呛’的年轻人给他了一个控诉的眼神,“你甚至都不知道我经历了什么。”

 

“我并不想知道你经历了什么,”瓦伦泰叹了口气,抓住了这只伸向他面前这碟蛋糕的手,“我还有一大堆工作要处理,现在,我希望你能离开这里……”

他顿了片刻,继续说道:

“带着你黄颜色的人型替身一起。”

 

迪亚哥猛地抬起头,两只眼睛直直的盯着对方一顿猛看,瓦伦泰发现他嘴里的泡芙才刚咬下去一半,掺着花生酱的奶油直接被牙齿和嘴唇挤了出来。

 

“你能看见!!”

金发的骑手跳了起来,脑袋几乎要撞到天花板。

 

 

4.然后

“失礼了!”

警卫长听到动静冲进来的时候觉得自己踩到了什么东西,软绵绵的,滑滑的。他回神一看,发现那是某种已经烂得不成形的甜食,溢出的奶油沾了他一脚。

 

而另一边,总统阁下一如同他之前离开的那样坐在自己专属的椅子上,手里拿着文件,并用着正确的方式喝着罐装啤酒,除了在开门的时候看了他一眼外什么都没有说明。

 

如果不是桌子上的盘子几乎空了的话,他都要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样子退出去了,警卫长想着,眼睛落在自家老大仿佛又大了一圈的肚子上,眉头深深皱起来。

 

 

5.初次见面

迪亚哥布兰度可以毫无顾忌的对天发誓,他第一次遇见那个人的时候权当对方是个普通的胖子——充其量是个有点眼熟的胖子。

 

地点是圣地亚哥郊区的某家健身房,时间是SBR开赛前的三个月左右,彼时跨越了大洋来到这片新大陆的他并没有因为舟车劳顿而懈怠下来,正相反,他在整顿着自己暂时的居所同时,还想方设法的将身体调整到最佳状态——他就是在这个时候见到法尼瓦伦泰的。

 

【“……撇去比赛本身的跨时代意义,经由比赛带动起的旅游以及其他产业使得美国经济飙升至近十年来的最新高度…学者们纷纷预测民众对瓦伦泰总统的支持率将会打破长久以来僵局,创下……”】

不,一边热着身一边听着收音机的迪亚哥在心里默默反驳。

凭借着脑海里不靠谱的第一印象,自认为看透了一切的布兰度先生胆敢断言,大总统的支持率之前死活升不上去的原因,他的体型要背一半的锅。

 

——当然,这只是句玩笑话。

——当然,他也没想到自己会因为这随口一说而被旁边的胖子一脸复杂的全程盯着,无法无视。

 

 

6.请多指教

感到十分尴尬的迪亚哥鬼使神差的和对方打了个招呼,然后就莫名其妙的和对方聊上了天。

期间胖子先生的眼神始终保持在一种微妙的程度上,而每当他忍不住发问的时候那种眼神就又会变得意味深长,同时话题也会不着痕迹的被带偏到其他地方。

 

他都不知道这三个月是怎么和对方相处下来的,迪亚哥感到十分的奇迹。

 

直到三个月后SBR的开幕仪式上他才明白对方的眼神是什么意思。

 

 

7.秋后算账

自从上次停止了时间从火车里逃出来后,迪亚哥就再也没能逮到和大总统独处的机会。他只能姑且把这事放一放,把自己来美国要干的正事往日程表上提一提。

 

结果这一拖,就拖到比赛的完结。

 

 

8.突发事件

“呼——”杰洛深深呼出一口气,嵌在岩壁上不断旋转的铁球在他的操纵下重新回到了主人的手中。不远处的村庄灯火通明一派祥和,谁也没能想到堪堪在几分钟前,他们竟在那里经历了一场死里逃生的杀戮盛宴。

费迪南特,其替身为骇人恶兽,拥有把一切生物变为恐龙并任其驱使的能力。

夕阳西沉,夜幕降临,敌人的袭击选在了人类最容易放松警惕的时候,如果不是乔尼为了防备迪亚哥而留有一丝警觉,他们现在说不定早就变成那些肉食动物嘴里的美味了。

 

“开玩笑而已,老兄,我对我们的实力可是抱有十万分的信心来着~”对着一眼瞪过来的乔尼,杰洛笑了笑,露出了一嘴金牙,“但不得不说这次你的小伙伴可真是帮大忙了。”

 

“你还要我说几次,杰洛,”乔尼磨了磨牙,双手撑着不能动弹的双腿,似乎是要离某些人再远一些,“我和他可没有任何关系!”

另一边的迪亚哥应景的冷哼一声。

 

“好吧,就这样吧。”杰洛齐贝林耸了耸肩,决定就此不再掺合这两个之间的爱恨情仇。

他走向面前的石壁,抬手抚上了刚刚铁球造成的圆形坑洞,并以此为起点向四周摸索。等他再次转过身面对二人时,他的手中多了个有些年头的石盒子——没有缝隙,没有接口,它就像是一个整体般浑然天成。

 

“……杰洛。”

“没关系。”他再次拿出了自己的铁球,随着后者的旋转,盒子在一股看不见的力量下崩离解析,残骸落到了地上,此时他的手心中只剩下一颗看上去价值不菲的红色宝石。

“放宽心乔尼,我要说的并不是什么特别隐秘的东西,迪亚哥他既然已经介入了这件事,那么他了解到这些也就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杰洛朝那边点了点头,迪亚哥虽然看上去兴致缺缺却也没有反对,基本上也能算是承认了杰洛对于他这次帮助的变相回报。

 

杰洛说起了他的家世,说起了那些关于齐贝林的古老的战斗与历史,以及隐藏在世界和平表象下向人类展露爪牙的威胁。

“先祖在近乎全灭的代价下从柱之男的手中抢走了艾哲红石,而为了防止千年之后悲剧重演,他们不远万里远渡大洋来到了美洲大陆,将红石与伪造的赝品一同埋藏在了这片土地。”

现如今,柱之男的苏醒迫在眉睫,而突然冒出的不明势力又对艾哲红石虎视眈眈。

虽然在开始的时候还抱有许多的疑惑,不过在经历了多次的袭击后,现在的他基本可以确定,“对红石幕后黑手就是这个国家的总统无疑。”

 

迪亚哥握了握自己的手,手臂的肌肉随着动作变得紧绷,随后又放松下来。之前被恐龙划破的伤口依然存在,但伤势已不如开始那般严重,血也已经不会再流了。

这也是‘替身’带来的力量吗,还是说伤口本来就没有他臆想中那般的严重,还有……他的脑袋里回想着杰洛说的那些异想天开的话,以及他手中那颗‘艾哲红石’的模样……

 

“喂迪亚哥,你有在听我说话吗?”

“放弃吧杰洛,他可不是那种会好心到帮助别人的家伙。”

“别这样说嘛乔尼!”自己的拍档和对面人的矛盾似乎弄得他有些心力憔悴,他挠了挠脸,将之前说过的话重复了一遍,“阻止柱之男的行动已经不单是我们一族的责任,而是整个世界的危机了,在这种情况下,能够一同战斗的伙伴总是越多越好。”

 

相比于有着不可调和矛盾的乔尼,杰洛则是更擅长从善的方向去揣摩他人。但不出乔尼的预料,这种好心终究还是被一盆冷水无情的泼了下去。

 

“别得寸进尺了,杰洛齐贝林,你我之间的合作只是情急之下的无奈之举罢了,”当时的他并不理解‘替身’的存在形式,在遭遇袭击时完全符合了空有一身力气却使不出来的情况,但是现在不同了,在一场战斗后,他已经把这种力量紧紧地握在了自己的手中,“擅自把无辜的人卷入你们奇思妙想的斗争中,我没有找你们麻烦就该谢天谢地了。”

“别忘了我们还在比赛中,那种拉帮结伙的想法趁早收一收,否则最后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迪亚哥拍了拍身上的泥土,在认清了下山的路后,也不管身后的人是什么态度干脆利落的转身就走。

 

“哦,那还真是420了。”杰洛对着那离去的背影翻了个白眼。这种不讨喜的性格,他多少也能理解乔尼的感受了。

他摸了摸鼻子,这种碰了一鼻子灰的感觉真是不怎么好受。

 

一颗砸在脚边石头唤回了他的注意,“别管他,他就是这种人。”他回头看向乔尼,他行动不便的友人正在以他自己的方式别扭的安慰自己。

 

“那是自然,乔尼,我可不愿在他身上浪费我的精力。”杰洛随即就把那些不快抛在了脑后,他走向友人,同时也拿起了红石与铁球。

 

乔尼不知道杰洛是如何进行真假分辨的,只见他通过铁球靠近了红石,不过片刻就将二者收了起来,同时沮丧的叹了口气。

“不过很可惜,”他说到,“看样子这块也是冒牌货呢。”

 

 

9.过去式

迪亚哥想起了他曾经收到的一个包裹。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他放下了手里的裁纸刀,半个掌心大小的挂坠被他顺着链子从包裹物中扯了出来——白银构成了倒三角的框架,各色宝石点缀,火红的美玉被镶嵌在其中,仅仅是放在背光的阴影里就能感受到它身上发出的奇妙光晕,仿若有赤红的火焰在其中流动。

即使不熟悉珠宝如他,此刻也能切实感受到此物的不菲之价。在短短的一瞬间,他仿佛被这红石摄去了心神,一种奇怪的年头催促着他将其当作至宝一般细心呵护、观赏。

鬼使神差的,他拿着它悬在眼前,放在了透过窗户的阳光下。

 

——然后他家的地板就被免费打了个对穿,还是附带爆炸的那种。

 

 

10.P.S

值得注意的是,包裹上头所写收件人并不是他。

再顺便一提,那颗石头现已经漂洋过海,就呆在迪亚哥本人的身上。

评论
热度(16)

© no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