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JO同人】生命线:交叉 07

/jojo同人,看题知题材系列(没错就是那个life line,虽然格式完全不

/一切ooc的锅都是,我的。

/初代组二人主场

/场景瞎诌注意,小怪待下章

/怎么回事啊这个字数!

/以上,请!


chapter.7  Let's party!


乔纳森至今都不知道对方是用着怎样的一套标准来衡量自己给出的建议,一会反着来,一会正着走,不幸的是迪奥的这次判断带着自己跑进了死胡同,对此他都不知道该不该带上点自己愧疚心并为之负责。

顺着楼梯向下的逃亡者来迎来了空旷的走廊,地下的布局和之前的楼层类似,但是远不及上面的宽广复杂,一眼就能够无障碍的望到边际不说,那些为数不多的房门还各个上了锁。

不过幸运的是,按照迪奥的话来讲,就是有个倒霉蛋听到外面的动静出来查看,刚好被他撞个正着。

 

落锁的声音传了过来,随后是一声惊叹,就像是你看到了什么壮观景象时发出的那种,乔纳森不明白究竟是怎样的光景才能让迪奥如此。

 

“怎么说呢,这个房间,”带着背景里拖行的声音,迪奥对他说到,“稍微与时代脱节了。”


“脱节?”


“向前的那种,科幻电影你总该看过吧,大体就是那种印象。”

 

如同从密林跨入城市,从地球辐射外星,人类历史的每一部分展现着它该有的样貌。将近一个世纪的跨度让乔纳森习惯性的将时间往更早以前的方向推移,却不料现实则是意外呈现出了相反的姿态。

 

“这些装置、仪器,让我们看的话那倒是不会觉得奇怪,甚至会觉得有些古旧,但放在这个时代就值得耐人寻味了。”

“ABC设计于1937年,而ENIAC则是诞生在1946年,我眼前这台机器的模样虽然和传统意义上的计算机有所不同,但我猜它们的功能应该差不了多少。”

“还有……这个。”

 

“是什么?”迪奥的话里带着难免让人多想的停顿。


“一个灌满了成分不明液体的大型圆柱容器,就是经常会在科幻电影里会出现,里头泡着克隆人外星人之类的那种装置,延伸出来的线连接在就近的机器上……生命体征良好。”


“呃……你是说,”这话让他感觉到了些不自在,“生命体征?”


“有一个人泡在里面,”继续说着的迪奥纠正了一下,“一个‘人’,姑且这样说吧。”


“什么意思?”


“这家伙……只有胸以上的部分属于人类……是肉体,剩下的都是由机械构成的。”

 

这个描述让乔纳森差点从沙发上跳起来,“他还活着??”

 

“是的JOJO,他还活着,我们刚才说过了,”迪奥说得意味深长的,“不必过于惊讶。”

 

就跟你不惊讶似的。乔纳森光明正大的翻了个白眼,没人发现。

 

“好了,我找到了这家伙的资料,就放在旁边——鲁多尔·冯·修特罗海姆,少校,墨西哥驻扎地中对柱之男的研究项目的负责人,实验体暴走后疑似使用手榴弹与柱之男‘桑塔纳’同归于尽,却又在零距离的爆炸中奇迹生还,后在本人的要求下对其进行义肢移植与半机械化改造,于三日前移送至欧洲分部进行最终调试……最终调试?就是说这家伙还能动吗?”

 

“重点在这?”

 

“你不懂,JOJO,那是因为你没能亲眼见到这家伙,”这口气听上去煞有其事,就像乔纳森是一个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他可不是照着什么家用保姆机器人的模版改造的,瞧他腹部的那个凹槽,我觉得塞个重机枪进去都没问题。”

 

“……你高兴就好。”竖着塞八成是不可能,乔纳森干巴巴的回应,他大概花了三秒钟的时间来想象迪奥话里的可行性,然后就把它丢出了脑子,“我觉得你应该关注下‘柱之男’,以及‘桑塔纳’。”

 

“这是在划重点吗,好学生乔纳森,”纸张在摩擦声中翻动,“找到了,附件中有提到‘桑塔纳的遗体疑似被SPW财团的人回收’……又是史彼特瓦根?”

 

一次两次勉强可以当作是巧合,而这个财团的名字明显出现过不止三次。乔纳森想起来之前那两个财团成员提到过东西——比之前遇到的‘吸血鬼’还要恐怖的存在,大概指向的就是这个名为‘柱之男’的生物。

 

“从某种意义上讲可以说是又回到了原点,真是阴魂不散,”乔纳森觉得迪奥暂时是不想看到和SPW相关字眼了,他叹了口气,纸张再次被翻动,随后便是一声轻响。

“大失所望,”他说道:“和桑塔纳有关的信息一笔带过,剩下的全都是没用的实验记录,啧,我对人体改造的细节可是一点兴趣都没有。”

 

乔纳森听到了衣料摩擦的响动。

 

[“行了别装了,你早就醒了对吧,那点小动作要骗过我还欠了些火候。”]

 

“谁?”他问道,最起码他知道这句话不是对着自己说的,“你在和谁说话?”

“一进门的倒霉蛋。”迪奥迅速作出了回复,同时压低了声音,可能是不想让他们之间的对话再次被他人听去。

 

[“想要跟外面的人通风报信?也对,反正也只有一扇门的厚度,只要跑得出去你就是赢家,不过可惜的是你演技欠佳,就连基本的装晕都装不好……”]

 

迪奥刻意拖长了尾音,就像是在等待对方的回应。

 

[“你是谁!”]这是年轻人的声音,活力四射的同时也显得毛毛躁躁,此时正因为受到的威胁而发出低吼,[“你来这里是为了什么!”]

“蠢问题,明知得不到答案还偏要惯例性的问一次,难道你会把自己的目的直截了当的告诉敌人吗?”

 

[“这重要吗?”]男人嗤笑了一声,[“就算知道了你又能怎么做,用你嘹亮的小嗓子呼唤救兵吗?”]

“房间的隔音效果不是一般的好,我得说,应该是有一个‘病号’在这里的缘故……他突然不说话了。”

“眼神就像是要把我生吞活剥。”

“我压制着他,手里还有一把刀抵在他脖子上,而他……那种小身板我不做任何评价。”

 

[“不管你做什么,”]片刻后,那个男孩重新出了声,[“你会不得逞的,元首阁下一定会挫败你们的阴谋!”]

 

[“元首?”]迪奥愣了一下,[“那个小胡子?”]

 

[“不准无理!”]男孩激动的挣扎起来,却又在咚的一声中被镇压了回去,应该是撞到了脑袋,对面有小声的哀嚎传了过来。

 

乔纳森不经意的听着,然后他就听到了迪奥变得有些奇怪的声音,联想到了什么的他心脏瞬间提到了嗓子眼。

 

——遭了。

 

[“哼,我想起来了,一时间乱七八糟的东西全都一股脑的涌了出来,我都差点忘了自己还处在正常的历史上……”]

[“什么?你在胡说八道什么?”]

[“没什么。”]

 

他心里头打着鼓,甚至连呼吸都下意识的屏住。这份异常未免有些太过明显、或许没有,总之他的搭档发现了它。

“你怎么了?”

“唔,”乔纳森的神经绷紧了一瞬,“没什么。”他打着哈哈。

 

也许是处于非常时期的原因,迪奥没有继续追问,这一笔就这么简单揭了过去。

 第二次了,他在心里默念。

 

[“听着,小子,”]这时候,迪奥放缓了语气,[“也许我们之间有什么误会。”]

[“没有什么误会!你这个!该死的入侵者!”]

“他快把自己的牙给咬碎了。”

 

[“无意冒犯,但是,我得说,是你们擅自把我绑架到这里来的。”]

[“什么?”]

 

[“没有什么‘什么’,这就是事实。”]他的声音突然变激昂,然后又迅速的沮丧的低沉了下去。

[“你知道我经历了什么吗?”]他开始了引导,这显然是有用的,闹腾的动静消失了。

[ “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成了科学家手术刀下的实验老鼠——毫无征兆,莫名其妙的,你能明白这种感受吗?”]

[“慌张,无措,大脑一片空白,甚至过了好一会才想起自己是谁。”]

[“我只是想要知道自己的身上发生了什么,就这么简单。”]

[“但是我得到了什么?”]

[“一大群人拿着枪指着你,不由分说的就开枪射击。”]

[“在这种时候——陌生的的地方,陌生的人,谁都想要杀死你。”]

他苦笑了一声。

[“反抗不是理所当然的吗,我想就算是圣人也会这样做。”]

 

[“你……”]那个年轻人动摇了,乔纳森发现。但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他一直坚信迪奥的声音里有一种非凡的魔力,总是能在不经意间就把你带进他构建好的世界,按照步调步步向前,最后心甘情愿的跌入陷阱。

 

[“擅自闯进来并打晕你是我的不对,但是,我已经不知道怎么做才好了。”]醇厚的声音却又因混进的丝丝绝望而变得低哑,切实的感情不经意的流露,足以让在场的每一个人为之动容。乔纳森也是听众中的一员,甚至由于特殊的联系毫无压力的占据了特等席的位置。那声音就在耳边,每一个音节每一次的吐息都如电流般毫无阻拦的传进心扉,若是将内容换成情人间的絮语,恐怕没人不会为之沦陷,他想。

 

但是在此刻,乔纳森乔斯达的内心不仅毫无波动,甚至还想要笑上几声。

理由吗……呵呵。

 

[“我,我很抱歉。”]

 

[“为什么要道歉,”]又是一阵细碎的响动,迪奥站了起来,并松开了桎梏,[“你不是参与者对吗。”]

他轻叹一声。

[“我只是想要活下来,然后逃出去,让一切回归那该死的日常。”]

[“你能明白吗?”]

[“没人愿意死的不明不白。”]

 

[“对不起,”]年轻人又说了一遍,[“我答应你,我不会把你在这里的事情说出去……但,但也仅是这样了,我帮不了你更多。”]

[“很抱歉先生,”]这孩子正处于内心的煎熬中,对于他即将要作出的决断挣扎不已,[“我是光荣的德意志军人,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背叛我的国家。”]

 

[“是个有觉悟的人呢……我知道了,我不会勉强你的。”]迪奥这样说着,似乎是放弃了从这寻求帮助的打算。

 

但是,好搭档乔纳森眉头一皱,发现事情没那么简单。

 

果不其然。

[“你会帮我的,不只是因为你是个心地善良的好人……”]男人突然开口说道,他也许是面带着微笑,充满着包容与理解,说出的话语让年轻人不解的看着他,静静地等着下文的继续。

然而看穿了一切的乔纳森早早的就在心里筑起了防线,并默默倒数了几个数。

 

[“——还因为我在基地的各个地方安了炸弹,你要不听话的话我就把这里直接炸上天。”]

 

此刻迪奥的声音轻快的像只百灵鸟——后台的某人对此做出了评价——让人简直想要一巴掌扇死他。

他赶忙把耳机拔了出来,伸直了手臂尽力远离。

 

[“哈啊啊啊啊???”]

 

[“啊什么啊,你是被虫子吓到了的小姑娘吗。”]

 

[“你!你你你——”]

 

[“你什么你,结巴到连话都不会说了吗。”]

迪奥向着什么方向走了几步,随后出现了咚咚的敲玻璃般的声音。

[“真是个大工程呢,没想到你们的人体改造技术已经那么先进了,就连我也觉得十分了不起。”]

 

[“你要做什么!”]

 

[“做什么?好问题。”]他不怀好意的说道,[“我想……把你亲爱的少校、或者说是上校弄死在这里?哦这个盖着塑料壳的红色按钮,难不成是‘自爆’装置一类的东西吗,真是让人忍不住想要戳上几下……”]

 

[“住手!不要靠近修特罗海姆上校!!”]

 

现场顿时一阵鸡飞狗跳,声音乱糟糟的糊成了一团,其中不乏谁的欢乐,以及谁的崩溃。

 

[“冷静点,士兵。”] 终于有一方坚持不住败下阵来,年轻人喘着粗气,就像刚跑完了一场马拉松,[“我可以向你保证,只要你愿意配合的话,刚刚我所说的一切都不会发生。”]

 

[“骗子!”]

 

[“我可没骗你,”]迪奥的语气……算了,不提了,[“我确实是被你们绑架来的,事实上事到如今我都不知道这是哪。”]

[“逃亡是真的,追捕也是真的……我得说一句,那个贼眉鼠眼的医生我看着差点吐出来。”]

 

[“医生……对了,是他!我就知道!”]

“他看起来是想到了什么,不过无所谓了。”

 

[“你是个聪明人,马克。”]

 

[“什么?你怎么!?”]

“他完全忘了自己脖子上还挂了个东西,上面写得清清楚楚……还有条链子,希望别又是戒指什么的。”

 

[“你需要好好想想,马克,认真的,仔细点,”]迪奥的每一字都咬得十分清晰,像是要把它们全都敲到这个人的心上,[“想想你的朋友,你的家人,你的爱人……”]

[“想想你自己,马克。”]

 

迪奥没有逼得太紧,他留下了一些思考的时间,但没那么久。

 

[“战争就要开始了,”]有谁倒吸了一口气,[“无谓的损失也要尽力避免,而现在能挽救这些的就只有一个人。即使无人知晓,不被理解。”]

[“就只有你,马克。”]

 

[“我相信你能做出正确的判断。”]

 

反驳的声音没有第一时间出现。乔纳森知道,在那个士兵第一次犹豫的时候,结果就已经被无情的敲定了。

 

[“不准引爆炸弹,”]事情的发展一如掌控者的预料,[“不准伤害他们。”]他的同伴,那些士兵。

[“我只能保证不杀死他们,仅此而已。”]

这种说辞激起了短暂的反抗。

[“……好吧,”] 但是在片刻后,马克还是退让了,[“好吧,就这样。”]

 


“有人来了,”时间是马克的话语刚刚落下的时候,“真巧,巧到让我以这些都是剧情预设好的。”

迪奥发现了匆忙的脚步,奇怪的是乔纳森没有听见什么,但这并不值得奇怪。

 

[“等,你干什么,放我下来!”]

 

“我对这种小短腿不抱有任何希望,还是扛着跑好了。”

[“好了,别乱动,小心又磕到脑袋。”]

 

迪奥两三步垮了出去,声音也许重上了一些。

 

“门是向外开的,哈,这设计——真是不友好呢!”

 

随着砰的一声巨响,这场暂停了许久的逃亡游戏又一次拉开了帷幕。枪林弹雨,火舌喷洒,肉体相搏,多了一个人的负重并没有影响到他的步伐,乔纳森的耳边一如常态的充满了哨声与警报,不过这次还要加上谁惊慌失措的尖叫,高亢、尖锐,然后在时间的流逝下变得死气沉沉消失不见。

应该是麻木了吧。乔纳森恍然,同时又有些于心不忍。

 

[“车停在哪里?”]

[“……后门出口往外,左转就是。”]

 

“……这么听话?”

迪奥觉得惊讶,乔纳森也深有同感,他想到了陷阱的可能性,但这个念头随即就被对方的话打散了。

[“你逃不掉的!”] 在漫长的沉寂后,他一口气吼了出来,也许年轻的士兵在这段时间里重新进行了场天人交战,也许是他发现了那些威胁里毫无依据的虚张声势,[“停车场那边一定会有人看守!你这是自投罗网!”]

 [“而且你没有车钥匙!”]他最后补充道。

 

“……真可爱。”

“对啊,”乔纳森闷哼了两声,附和道:“真可爱。”

 

无营养的对话又一次停了下来。虽说迪奥那边的情况危险重重,但无论是他这个当事人还是乔纳森这个局外者,他们都没有什么大难临头的危机感。

习惯了吧,大概。

 

[“你们的武器库在哪?”]

[“前面左拐右手边的第四个门……”] 马克小帮手现在基本上是有求必应,什么信息都不过脑子就说了出来,乔纳森怀疑他可能是被什么东西吓到了,具体是什么他还真的不好判断,不过在说出来这句话后,马克明显是给了些反应,[“等等!”]

他说,[“武器库!你为什么要去武器库!”]

他陷入了思考,然后突然灵光一闪,[“难道——”]

[“之前你说安了炸弹不会是!”]

 

[“啧,被发现了。”]

 

这个答案让年轻人深吸了一口气,连他这里也能听得清楚。

 

[“骗子!!”]

 

乔纳森扶助自己的额头,垂下的脑袋陷在阴影里,胸口起伏,肩膀抖成了筛子,此刻的他正用尽全力不让自己的笑漏出声。

 

中途又是好一阵混乱,听上去就是锅碗瓢盆组合起来的交响乐,莫名的节奏掺杂在里面。这持续了一段时间,直到汽车发动的声音想起,他才重新掌握了他们的方位。

 

[“快住手!你说过不会对他们出手的!”]他听到了那孩子的歇斯底里,而与之相对的是迪奥的漫不经心。

[“这是正当防卫,以及,]又有什么被丢了出去,[只要你开了车,我不就丢不到他们了吗?”] 

[“啊啊——!”]

 

在后台装透明的好好先生决定先无视这个诡辩,专注于满足下自己的好奇心。

乔纳森:“丢什么?”

迪奥:“手榴弹。”

 

话音一落,紧跟着就是一声清脆。伴随着马克的嚎叫,以及轮胎打滑摩擦后蹭的冲出去的声响——轰——爆破已至。

 

果然……乔纳森叹了口气,浓重的无力感又一次袭了上来。

无论他们合作了多少次,相处了多久,他还是会不可避免的被这位搭档的举动弄得无可奈何。

 

[“别墨迹,快点开。”]枪械随着话语上了膛,迪奥终于脱下了他脸上的假面具,满满的威胁溢满而出,[“还是说你想让他们全都交代在这里?。”]

 

[“啊啊怎么回事啊这个人!”] 轮胎在地面摩擦出了难听的声响,马克双手紧握着方向盘,嘴里发出了绝望的叫喊,[“不仅在之前像是在喝下午茶一般微笑着丢出了拉开了保险栓的手榴弹,现在竟然还毫不在乎的说出了这样恐怖的话……仅凭一人之力杀死整个基地里的人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但是!不知为何我的直觉却告诉我他一定是个说到做到的人!这样下去是不行的,不能让大家毫无意义的死在这个恶魔的手里!”]

 

沉默,沉默,沉默。越野的机车扬着沙尘一路狂奔,不知方向,不明目的,有的只是将身后不和谐的杂音越甩越远的动力。

 

“JOJO。”

 

“什么?”

 

“他的这个说话方式是怎么回事?”

 

“……不知道,”他大概是真的用心思考了这个问题,花了不少的时间,但最后,乔纳森还是摇了摇头,“可能是你吓到他了。”

 

 

 →TBC

 


*Atanasoff–Berry Computer,简称ABC,世界上第一台电子数字计算设备


场景追加:

[“呦吼~~~”]

 “迪奥!”那边顶着风,乔纳森不得不提高自己的声音,“你是不是太兴奋了?”

[“啊啊啊怎么办啊!做出了这种事总统阁下是不会原谅我的!!”]

[“没关系,”] 迪奥正在迎着风呐喊,[“回头分开的时候我尽量把你弄得凄惨一点,你就趁着被他们找到的这段时间里充分幻想一下自己誓死不屈的英勇事迹,然后用你那不着调的演技——”]

[“谁会干啊这种事!!”]

评论(2)
热度(18)

© no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