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JO同人】生命线:交叉 06

/jojo同人,看题知题材系列(没错就是那个life line,虽然格式完全不……

/一切ooc的锅都是MINE!MINE!!

/初代组二人主场

/转战场景二!

/小怪待吐中

/以上,请!



chapter.6  咔哒与咯噔


咔哒一下。


恩,也就是那么咔哒一下,他的嘴角僵在了原处,就像是在没留心的时候屁股底下的过山车擅自从轨道的顶点冲下去那样突然。


乔纳森此时正呆在自家出租屋的阳台上,依靠着围栏的他将视野投下,高度正好将下面的景色尽数收揽。这个时候的温度正好,阳光也是明媚,手旁盆栽里的花朵在它的照耀下显得格外的可爱。

他的眼睛停在花瓣圆滚的水珠上,蜜蜂刚刚停留了半晌,采集了花蜜后心满意足的顺着窗口飞了出去。这一切都让青年的心情变的很不错,就连电话对面的人都忍不住开口询问发生了什么好事。

但,哪有那么多的好事呢,不过是都是些稀松平常的东西罢了。今天的阳光很好,天气也很好,楼下的小女孩牵着父母一蹦一跳的出了门,大概是去了心仪已久的游乐场,没有什么糟糕的事情发生,和对面人的聊天也到了兴致的地方……


接着,那笑容垮了下去。


[“现在我会把手松开,不要妄想做些小动作。”]

是像大夏天汗流浃背的时候被人推进了猪肉的冷冻库,还是像拿着中了头奖的彩票兴冲冲的时候一脚踩进了下水道,乔纳森不知道,有那么一瞬他的大脑里只剩下了片片的空白,排他般的将一切杂质冲刷了个干净。


除了那极具分辨性的声线外,他后知后觉的才反应过来那些不和谐的杂音是谁的呜咽声,呼吸艰难而又辛苦,喘不上气,却又带着生怕激怒别人的小心翼翼。


“……迪奥?”

“来的真是时候,”对面人似乎对他的到来很是庆幸,没有以往的寒暄,对方几乎是迫不及待的问道,“你懂德语吗?”

“稍微一点。”男人说的很急迫,乔纳森听得出来,于是便理智的把心里的不满压后了一些。

“足够了。”


[“咳咳……你……咳,你是在和谁说话?”]

[“多管闲事。”]


痛苦的呜咽大了一瞬,随后便消了下去。


[“我懂了,是你耳朵上的那东西是吗……咳咳,呜……”]


听到这话的乔纳森简直想为那个人拍手称赞。没有被立即杀死就说明迪奥认为他还有值得利用的价值,或者说是不能杀死的理由,而这个人却因此得寸进尺步步试探,在这种受制于人的情况下,不得不说他拥有着非一般的勇气。


“你的脑袋被门夹了吗?”他猜想如果不是局势所迫,迪奥应该会想往常一样戏剧化的拉高嗓音,为接下来要喷洒的毒液蓄势。

“JOJO,你……”但是声音戛然而止,有什么正在发生的事迫使他警戒起来,“门外有人来了,脚步很杂,但是跑了过去……啧,有几个停下了。”


[“哈哈。”]那个沙哑的声音诡异的笑了两声,如同炫耀着自己的胜利。


“只要再用点力……真的,我没有哪次能像今天这样希望自己手滑一下。”

[“我想你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当然,”]那人又重复了一遍,用着让人不舒服的声音,就像吐着信子的蛇在耳边攀附,[“是的,没错,我从来都知道自己应该干什么。”]

他重复的强调。


新的声音就是在这个时候传了过来,中气十足,让人不由自主的认为声音的主人饱经风霜而又训练有素。

“JOJO。”

“我知道,”注意力集中了起来,但毕竟不是他能够熟悉掌握的语种,语言的转换用上了一些思维的时间,而语速与口音的又让他漏掉了许多,“他们在说……有谁,什么人不见了。”


他的回答终究是慢了不少,在他还没说完的时候,那个有着沙哑的声音男人就开口说了什么,平缓,波澜不惊,就像什么异常都没发生那样,但是话的内容却让乔纳森背后一凛。


“迪奥!快闪开!”


话的大体意思是‘那个人就在这里,劫持了我’。


被踹开的门猛地发出震耳的声响,几乎与乔纳森的提醒同步。他听到了迪奥口中发出的短促音节,不爽,恼怒,乔纳森可以理解,甚至他下意识攥住栏杆的手已经绷起了青筋,而后紧接着的几声枪响让他的心脏猛地跳了起来。


[“不要顾及我!开枪!”]


不可理喻,那家伙疯了吗!乔纳森死死的压制住叫嚷的冲动,生怕影响到了男人让他陷入危险。时间仿佛被无限的拉长,就像他腕上的手表一样,表盘上秒针的每一次停滞都让人格外煎熬。

但实际上也就那么一瞬而已,所用的时间不会比喝上一口水功夫更长。

枪声只存在于一开始,除了肉体砸到地上的闷响与谁压抑着的哀嚎,就只剩下那人气急败坏的咒骂。


又一次的化险为夷,乔纳森松了口气,又一次。


“你还好?”

“还不错。”迪奥呼出了几口气,逐渐平复了呼吸。

“我被摆了一道,”他说道:“他藏着一把手术刀,就算是之前被我掐着脖子快死的时候也没拿出来,还真沉得住气。”

“要不是突然被划伤间松了……手,那些家伙想必也不会果断的开枪吧。不得不说,我对他刮目相看了。”

这听起来一点都不像是在夸赞,乔纳森猜测此时的迪奥可能是在笑,糟糕意义上的那种。


[“哼,你以为你逃得了吗?”]

“他在冒冷汗,和之前胸有成竹的模样比起来简直判若两人。”

[“是吗,我以为你不怕死呢。”]

“他退后了一步,我打赌只要我有任何向前的征兆,他都会像只兔子窜出去,不过那就麻烦了。”

“根据房间的布局来看,要抓住他得浪费一些时间,如果不能一次成功的话……你懂我的意思?”


迪奥他摆出了选择题,在这种要命的关头。

“那你还在等什么?”乔纳森简直想拆开他的脑壳。 

“难不成你还想要‘没问题我相信你的能力上吧’之类的鼓励吗,不,很抱歉,没有,把你那点小情绪收一收,我可不打算一直放任你乱来,”明明有着审时度势的能力,却偏偏在这种无关紧要的小地方意气用事,“担心错过这次就没机会了?得了吧,只要他一天没有插上翅膀飞去火星你就能找到他……不,别反驳我,你也没那个立场,而且现在你要做的只有一件事——”

 “赶紧,跑,趁你还没有被一群拿枪的家伙围得水泄不通。”


他从来没一口气说过那么多,乔纳森发现,而对面的人貌似也从未预料到,噤声了老半天都没有接话。


事实上刚刚的骚动已经惊动了其他人,折返的,闻声而来的,光是听走廊里的嘈杂就能想象到正在逼近的一大拨。


[“你那是什么意思?你要逃跑吗?”]

“迪奥。”

“啧。”

那个声音沙哑的人尖声叫到,男人不进反退的行为不知为何又触怒了他的神经,明明从结果上来看他已经捡回了一条命,[“你逃不掉的!”]

[“我会挖出那份秘密!你的奇迹会是我的!”]


迪奥终于跑了起来,那个人的声音逐渐变小,被远远地落在了后面。

“秘密?奇迹?” 几个让人在意的词在最后的时候传到了他的耳朵里,“他在说什么?”


“谁知道!”一路上时不时出现叫喊,枪械上膛,以及咚咚的撞击声,迪奥呼吸有时会乱掉一些,但总体上说还是游刃有余,“我不过就是在坠机中逃过了一劫,这个疯子就就非得说我是什么不死之身。”


“等等,坠机!?”乔纳森赶紧远离了阳台,生怕一个不小心把手机摔下去,“你坐的那架?什么时候?发生了什么?你现在是什么情况!?”


“别像个机关枪一样!”语气变重了一瞬,迪奥在说话的空隙中又撂倒了一个,“你是什么都要问的小学生吗!”


“还不是你什么都不肯说。”


“我会跟你说的,不过要在我离开这该死的地方之后!”


乔纳森的眉角使劲抽搐了几下,想起了之前被打着哈哈带过去的好几次经历,无名的火焰仿佛在眼睛里灼烧。


“你知道吗迪奥,”他觉得自己现在冷静无比,“上次你突然挂了我的电话,不久前你害的我挂了别人的电话,而现在我想……”


“在这个时候翻账??”乔纳森不分场合的任性看来是真的吓到了对方,即使这只是个不会付诸现实的威胁,“算了回头再说,前方出现了岔路口,左还是右。”


“右边。”青年下意识的做出了选择,当然,他没有那里的地图也没有任何的依据,仅仅是在普通的赌运气而已,“等等,你不会又和我反着来吧?”

他会这样说也自然是有前车之鉴,而且还不止一次。

“嗯哼。”然后结果当然也是重蹈覆辙,迪奥既不肯定也没否认,乔纳森又一次只得到了一个毫无意义的哼声。


“没有下次了迪奥,没有下次。”


“好吧,我姑且记个两三秒……有楼梯,上还是下?”


“下。”刚一说完乔纳森就捂住了脸,对面人忍不住笑了几声。

至于这种嘲笑性的欢乐,他选择彻底无视。


金属门被拉开的时候带出了一阵响动,但混嘈杂声里却变得在不值一提。门一开一关响了两次,中间夹杂着谁短暂的哀嚎。凌乱的脚步声接踵而至,就连乔纳斯都能听得清楚――逼近,逼近,经过,然后远去。


“好了,”过了有一会,迪奥的声音才重新响了起来,“他们离开了。”

“可以松口气了?”

“姑且吧,看起来我的运气还没用干净,”他说着,“楼梯通向了地下室,我不小心走进了死胡同,所以就随便挑了个门闯了进去。”

“有个倒霉蛋迎面撞上了我,现在正躺在地上。”

“我要先去搜索一下,以确保这个房间里没躲着其他什么人……哇哦……”



→TBC

评论(2)
热度(21)

© no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