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JO同人】生命线:交叉 04

/jojo同人,看题知题材系列(没错就是那个life line,虽然格式完全不……

/一切ooc的锅都是我的!我的!

/初代组二人主场

/剧情依旧平平无奇……话说为什么次要剧情又扩展了啊

/差不多要打小怪了(上次也

/以上,请!



chapter.4  背侧


他能够想象得出这位女性接下来的模样,纤细的双手下意识的僵在了脸颊旁,手指在内筋的绷紧中变得尖利,卡在喉咙里的能量蓄势待发,尖叫即将划破寂夜,一如同黑暗中的灯火那样吸引来更多的飞蛾――孩童啼哭,烛灯亮起,因由困倦与恼怒构成的谩骂将会伴随着窗户的打开戛然而止,然后――

 

恶性循环。

 

惊恐中女人没有注意到其他人的存在,迪奥贴近她的背后,干脆利落的给这个人的后颈来了一下,用上了足以让人睡到天亮的力道,将一切可能发生的混乱扼死在摇篮里。

 

他将女人安置在了旁边的小巷子里,不怎么显眼,但可以保证白天经过的好心人能够及时发现她。

 

而后,做完这一切的男人皱起了眉头。

 

酒臭与劣质香水混在一起的味道不会垃圾堆的更好,但在远离了女人之后,那种让人无法忽略的腥臭又一次占据了主导。目光所能触及的墙壁上形成了某种荒诞的涂鸦,红的白的溅在上面,鞋子落在地上就像踩进了水坑,两具不成样的人形躺在不远处。

 

一个开膛破肚四分五裂,一个萎缩褶皱成了干尸。

 

“我找到了两具尸体。”他说着,不顾对面人的反对。黏滑的感觉顺着脚底传入了大脑,而言语则让他的动作顺理成章,思考重新开始。

 

“我才吃了早饭。”

 

早饭,嗯哼。

对耳边的责怪置之不闻,迪奥几乎是报复性的让自己的动作大开大合,毕竟他从醒来到现在为止什么都没能吃上。

而一想到发生在自己身上的这些破事,空荡荡的胃部就又忍不住揪成了一团。

 

他捡起了离他最近的手枪――几十年前的工艺比他想象的要好,他只能这样说――上头安着消音器,弹夹打空,旁边有一堆残破的零件。

 

迪奥布兰度并没有细说,这些碎得拼不起来的零件几乎没有任何的帮助,他连想都没想就把它们丢在一旁,径直走向尸体。

 

“血液,血液不见了。”受害者长大着嘴,脸上的歇斯底里因为皮肤的干瘪而扭曲变形,让他不由得想要更进一步的探究――摸上去的感觉应该很奇特,但迪奥还是遏制住了摘下手套的欲望。

从头部开始,到眼睛,口腔,一路顺下,手在颈部停了下来。

 

“吸血鬼,”他说到,“你觉得有可能吗。”

 

乔纳森在他的询问中沉默了下来,这个生活在正常世界中的青年没有立即反驳掉他虚妄的言论,而是转而将问题扔了回来。

 

之前那个‘人’的身影浮上了他的脑海。在可能到来的照面之前身体本能的散发出了信号,他进行了躲避,而受当时阴暗的环境与躲藏的角度所限,迪奥无法对那个‘人’的情况做出具体的判断。

 

只能确定的是,它并非是作为人类而存在的。

 

迪奥的手悬在脖颈的一侧,两个血洞正对着指腹,伤口的大小几乎与手指重合而并非想象中的犬齿。

用手吸血吗。荒谬的想法一闪而过,但随即,他就为自己的这种念头感到可笑。

――连吸血的怪物都出现了,那就不能允许其他匪夷所思的东西存在吗?

 

他轻笑了声,将这一点记在了心里。

 

在一堆碎肉上寻找线索无疑是困难的,但是好在,迪奥布兰度的运气还没有差到头。他找到了两份规格统一的证件,其中一份存放在破损的夹克里,差一点就被粗暴撕扯的痕迹殃及到。

 

SPW财团。

迪奥看着它,上头明晃晃的标志在仿佛在他充满了迷雾的视野里开辟了一条道路,笔直的没入了未知,通向了谁也不知道地方。

 

船到桥头,他在心里默念。

 

他把收起了证件,转而去寻找其他能够给予帮助的东西,可惜收获寥寥无几。

一枚粘着血污的戒指顺着链条被他从肉堆里扯了出来,没有被浸染的部分在气灯下折着光,这也是迪奥会发现它的原因。

“这是……”

戒指的内圈里有一些凹凸不平的痕迹,在将肉沫摸除后,上面细小的刻痕足以让人辨认。迪奥将那些笨拙的字母拼接成型,最后得到了……

 

 

“Lleana,”他念出了这个名字,“我必须给她一个交代。”

一个念头冒了出来,突然的,他只是一想到就不顾及后果的这样做了。迪奥看着青年的眼睛,剧烈波动的出现不过瞬息,而惊慌与失神则是长久的停留在了内里,他知道自己赌对了。

 

青年与死去的人关系非凡,他们是朋友,或是其他亲密的关系。现在,这个决定性的名字把他庞大的疑虑打消了,面前的男人顺理成章的从一个有预谋的嫌疑人,变成了潜在的熟识者。

 

“你……”

青年无意识张开的嘴巴,紧握着手掌仿佛要将戒指的形状刻进血肉。怒火消散之后的他仿佛忘记了言语,旁边察觉到了不妥的中年人连忙按住他的肩膀,后者才堪堪缓过神来。

 

“你是…怎么知道这个名字的?”

 

“我怎么知道!?”迪奥感到了冒犯,或者说,他现在应该感到了冒犯,“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要大半夜的街上游荡,在看到……啧,在看到那些该死的东西后还要满伦敦的找你们!!”

迪奥深吸一口气,在察觉到自己过于激动后。

“他什么都不说,这些――该死的工作他从来没说过……”

 

“他什么都没说!?”青年看上去才是最吃惊的那一个,“他明明――”

 

声音戛然而止,过去的记忆适时的涌了上来,他想起和史密斯上次见面时的种种……或是和巴伯的,迪奥不确定,反正在这个时候,醒目的自责已经爬上了青年的面庞,这个表现已经足够了。

 

那个叫lleana的是谁,和死掉的那两个又有什么关系,迪奥不知道,也没有时间求证。只不过这个青年正好撞了上来,咄咄逼人的同时也带着并不正常的精神状态,愤怒冲昏了这个人的头脑,一部分的信息也就理所当然的在无意中透露了出来,他也就借着攀了上去。

 

迪奥垂下了眼睑,表面上剧烈的情感并没有影响到多少内里,即使现在青年身处恍惚,他也没有想趁此做些什么。

他始终都在保持戒备,和对面的人一样,贸然代入自己不熟识的角色从不是个明智的打算,但猜错了也好暴露了也无所谓,事实上,他并不在意戒指里的是妻子、未婚妻、女友、家属,还是狗,交谈已经让他们之间缩进到了恰当的距离,最底线的目的已经达成了。

 

有的时候,他更喜欢一劳永逸。

 

“你知道你遇到的是什么吗,”中年人叹了一口气,同伴的动摇已经到了明眼人都能看出来的程度,他不得不接下对话,面向这个随时可能爆发的局外人,“挥挥手就能撕裂身体,就连结实的墙壁也能一拳捣碎,显然,这已经不是普通人能应付的,而且……”

他停顿了一下,“十几年前那个一夜间覆灭的风骑士镇就是他们的手笔……你怎么了?”

 

男人的身形晃了一下。

 

“哈,是这样吗……”男人没有回应,喃喃自语,而后向他摇了摇头。中年人看着他的神情,不由得停下了追问。

 

“那你们呢?”他感到一阵荒唐,荒唐到可笑,“仗着你们比别人知道的多点就逞能往前冲……他就是这样傻愣愣的去送死的吧。”

 

中年人仿佛被扼住了喉咙,昨晚那如同地狱般的景象重现脑海,苦涩和恐惧一同泛了上来。晃神一瞬而过,他看向面前这个心意已决的男人,无论于公于私,他都不该在此让步。

但是却阻止不了他,中年人产生了这种念头,却也因此陷入了片刻的沉默,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笃定。

 

“根据最新的情报,”话一出口,他就知道自己坏了规矩,“我们在某个地方发现了远比那怪物更危险的东西,如果你执意要见老板的话,那就必然要前往那个地方。”

 

“更危险的……”男人仿佛是被这不正常的展开骇到了,单论现实而言,他并没有什么责任一定要追究到底,为友人的复仇也好,给谁一个交代也罢。

 

“我要去,已经决定了,”男人抬起了头,双眼之中岁被痛苦的阴霾所笼罩,却有一丝仍不容忽视的坚毅在其中闪烁,“为了他们,也为了我自己……”

 

“必须要做个了断。”

 

——  ——  —— 

第三视角的乔纳森在全程保持了沉默,没有插话,不曾碎语,电脑的显示屏亮了又灭,在中途的时候就被他拔了电。现在的他正躺在床上,一字一句的听着对方讲他错过的那点事。

 

“所以,”终于,结束了漫长的等待,现在轮到他了,“你就是这样欺骗人家的感情的?”



→TBC

评论
热度(24)

© no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