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JO同人】生命线:交叉

/jojo同人,看题知题材系列(没错就是那个life line,虽然格式完全不――

/一切ooc的锅都是我的!

/不会写cp,初代组二人主场

/以上,请!



chapter.1  伦敦阴影


虽然已经极力克制,但乔纳森的手还是在看到来电显示的时候狠狠的抖了一下。屏幕上是一堆不知所谓的乱码,如果是让不知情的人看到的话,就难免会往故障的方面去想。


除了乔纳森,这个手机的主人,一如同剧情所需要的那样。


“你比平时慢了五秒。”接通不过一瞬间的事,电话对面的人笃定的说到,声音熟悉依旧。


“嗨,好久不见,”青年把电话换到了另一边,好让他的右手更方便做一些事情,比如晃动钥匙,推开出租屋的房门,“你在埃及过的怎么样。”

他听到对面倒吸一口气,于是适时的把手机拿远了些。


但是这次那种奇怪的咆哮声没有如期而至。

“我没心情开玩笑,JOJO。”对面压低了声音,隐隐透露出来危险的味道。这让乔纳森联想到了猎豹,或是他危险的大型动物。


“你在哪?”兴许是被对方的情绪所带动,乔纳森也不由自主的认真了起来。


“我……”


这是不好的前兆,对面的人只说了一个字就停了下来。

他沉默了一会,然后语气就像是找到了发泄口一般变得激烈起来,“该死的!”


“冷静!”乔纳森轻呵道,下意识的就这样做了,他知道这会有用,如果一遍不行的话,那就再来一次,“冷静下来,迪奥。”


迪奥布兰度,这个莫名来电者的名字,身份未知,来电地址查未知,号码属地查未知,来电记录能够显示出的就只有那一串像是出故障般的乱码。


这不是他第一次接到这个人的电话。虽然在起初的时候,乔纳森只以为这是哪个闲不住的家伙的恶作剧――但是鬼使神差的,他没有在对面人那些莫名其妙的言语下挂掉电话,而是被对方的牵动,被带入节奏,让他无法继续抱着半吊子的心态。


‘你是真的吗?’

‘你说呢,’第二次的时候乔纳森直截了当的问出了自己的疑惑,并且毫不意外的得到了对方毫不留情的嘲讽,‘难不成我是猴子大脑里的妄想产物?’


其实那更像是精神分裂。乔纳森默不作声。



自第一通电话起到现在,他们已经合作了好多次。

对的,‘合作’,迪奥更喜欢用这个词语称呼他们之间的关系。虽然乔纳森觉得这更像是单方面的帮助,毕竟与他这个除了找工作就没有任何压力的大学生不同,迪奥貌似总是会陷入生死攸关的危机之中。

比如恐怖袭击,比如黑帮斗争。


但最致命的一点还是,迪奥布兰度这人态度恶劣的简直不像个求助者,不仅不考虑别人的心情,还常常像他顶头上司似的发号施令,指手画脚。

感谢自己的好脾气,每次乔纳森都会对着手机纠结几秒,并把拇指从挂断的按钮上移开。


不过那也是很久以前了,感谢时间的磨砺,乔纳森已经能面不改色的无视对方喷洒的毒液,并对未来充满了希望。


那么,回归正题。

在乔纳森的印象里,每次电话的打来都意味着各种各样的麻烦,但迪奥像这样自乱阵脚的情况却是实数是罕见。


对方没有回应,不过话筒里粗重的呼吸声倒是在逐渐平缓,乔纳森耐心等待。他听到了谁的脚步,坚硬的鞋跟在青石板上碰撞,带出了无规则的声响。

“噤声。”迪奥低声说到,然后本人就立即躲到了一个阴暗的角落里。


乔纳森在脑海里呈现出了画面,凭借着对面细微的声响――呼吸,奔跑,衣料摩擦,可惜他从来得不到求证的机会,一如同他现在这样只能屏住呼吸,静止不动。


“好了。”

乔纳森如释重负。


“发生了什么?”他发现自己的手指有些僵硬,“有人在追你?”


迪奥在那边没有立即回应,他的喉咙里发出来拉长的哼响,似乎是不知道从何说起,“你不会想知道的。”


乔纳森又一次听到脚步声,迪奥走动了起来。


“从头开始吧,”他听上去挺烦躁的,却又不得不耐住性子,“我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躺在了地下室里。”


“嗯……你又在执行什么秘密任务吗?”然后被敌人敲晕随便一丢。


“希望如此,要知道这种愚蠢的对手不费一颗子弹就能轻松解决,”迪奥叹了口气,“我没有被绑住,地下室的门锁看上去也不怎么结实,所以我直接踹开了它,在确认外面没人之后……要不是装备不足我也不用浪费这两分钟。”


乔纳森决定忽略他嘴里的碎碎念,“然后?”


“然后,”他听到对方咬了咬牙,“我跑到伦敦来了。”


“在英国?”乔纳森下意识的望了眼窗外,“我以为你的工作就是全世界乱跑……”


“几十年前的英国。”


乔纳森适时的把手机从耳边拿远了一些,盯了它一会,插上了耳机。

“抱歉?”


“从字面上理解就行了,”现在声音清晰的就像是在面对面一样,“我踹开了地下室的门,跑出了那栋老房子,翻出了垃圾桶里的报纸,然后终于确定自己在睡觉的时候跨越了半球,并在爱因斯坦的棺材盖上踩了几脚。”


“你……确定不是电影拍摄现场什么的。”


“我很确定,看在大本钟,以及糟糕空气的份上,我都能感觉到我的肺在咀嚼它,”迪奥回答到,字里行间透露着讽刺,“可怜我孤苦零丁流落异乡,唯一的背包里就只装了手机和……面具。”


“面具?”


“某个混蛋的旅游纪念品,我在临睡前把它和手机放一塞包里了,”石制品,看风格就像出自某个落后了几千年的野蛮部落,他简单描述了下,丝毫没有掩饰自己的嫌弃,“这不重要,要知道我可是差点在游戏一开场就死掉了。”


‘游戏’,迪奥总是这么形容。


乔纳森不置可否。

他已经懒得去纠正这种把糟糕场合当成生存游戏的态度了,况且如果按照对方的思路走,迪奥的等级绝对能让他在赤身裸体的情况下把一头猩猩扑杀掉。

“和你之前躲的那个人有关?”


“……你变聪明了。”


“在这种时候!?”


迪奥轻咳了几声掩盖了自己的笑意,“我是说,他身上新鲜的血腥味太浓重了――你知道的,我对这些东西一向敏感。”

“而我现在正顺着他来的方向……血腥味越来越弄浓,不难想象发生了什么对吗?”


没错。


“现在还是深夜所以没被人发现,但为了以防万一还是再快点……”


“迪奥?”乔纳森摁了几下手机,确定它没有出什么故障,“你还在吗?”

电话没有挂断,也没有以往通讯受阻时会出现的那种杂音,耳机里持续了近一分钟的沉默。


“我找到了两具尸体,”声音再现,迪奥单刀直入,“一具是血腥的源头,这个人……很惨,我只能这样说,他的身体已经被拆的七零八落看不出原型……”


说着还拨弄了一两下,乔纳森听到那种粘稠的声音,胃里一阵翻滚,“你非得说得这么清楚吗!”


迪奥无视了抗议,“他曾经试图逃跑,爬行,手脚并用,可惜失败了,地面上有明显的痕迹,凶手抓住了他……脚踝的骨头基本粉碎,普通人可做不到这一点,而且残肢的断面有些奇怪。”


“我不想听。”


“是被极大的外力撕扯开的,硬要说的话,有点像过去的某种分尸刑法。而另一具……”


乔纳森放弃了抵抗,放空了自己思想木讷的听着对方越发起劲的描述。


“意外的完整,全身上下只缺了一样东西,猜猜看是什么?”


“头。”青年干巴巴的说到。


“你真无聊,”得不到附和的迪奥也只能随之收敛了心思,“好吧,答案是血液。”


流动在人体内的重要组织,约占成人体重的十三分之一,如果缺失的话……


“这个人就像被抽干了一样,皮肤贴着骨头,而且,”迪奥的声音停了停,“脖子的颈动脉处有两个血洞。”


这个特征让乔纳森顺理成章的想到某个虚构的物种。


“吸血鬼,你觉得有可能吗。”


他摇了摇头,后知后觉的意识到对方根本看不到这个的动作,他张开嘴,可话到嘴边却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反驳的话。


迪奥布兰度这个人的经历本身就已经足够的传奇,仅从他知道的那些来看,就是再多点什么也不会让他觉得更诡异。

“你觉得呢?”他把问题抛了回去。


迪奥轻笑了一下。


这个人一开始的慌乱就像是短暂的错觉,他又变回了乔纳森记忆力那样,高傲、而又自负,并在因为面前的未知而雀雀欲试。

“你觉得我应该翻找他们的尸体去碰运气吗?”


身处在陌生的城市,孤立无援,不知目的,迪奥已经经历过了无数次这样的困顿,要做的事情也是一目了然。

他需要了解,他需要情报,他需要掌握。


“别问我,”听着那头的悉窣声,乔纳森叹息着,有时他真的觉得迪奥的目的是寻找更多的刺激,而不是解决面前的麻烦,“你不是已经行动了吗。”


既然无从下手的话就从眼前做起吧,‘吸血鬼’为什么要袭击这两人,是随机狩猎,还是另有目的。


“是后者,”迪奥说道,“地上有枪,还有一堆坏损的零件。”

枪管发热,子弹全空,零件应该能组成某种工具。

“而且,这两个人是一伙的,我在他们身上找到了身份证件……只有这个有用,史密斯和巴伯,隶属‘SPW财团’,你听过这个名字吗?”


“稍等。”乔纳森打开了手头的电脑,距离正常使用还要等上一会,于是他趁着闲暇的空间向迪奥问道:“你打算怎么做?”


“我的直觉告诉我应该从财团入手。”


“……好主意。”不带讽刺,乔纳森干巴巴的回应到。以无数次的前车之鉴作保障,他可以肯定,布兰度先生的奇妙的直觉总是会在关键时候掉链子。

可他并不打算阻止,在早知道那根本没用的前提下。


“高兴吧迪奥,如果你想追寻财团的话,那么我可以为你指明方向――”

乔纳森翻动着网页,在极短的时间里找到了想要的信息。


“SPW财团,由石油大亨史彼特·瓦根创立,其总部位于美利坚合众国德克萨斯州的……”

“达拉斯。”



→TBC

评论(2)
热度(24)

© no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