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双眼中所能看到的是

/感觉旷了相当长的时间呢…………不过算了(躺尸

/注意!D→J箭头明显!

/不明所以意识流!请!


―― ―― ―― ―― ―― ――


——你看到了什么?


在漫长的长达百年的时光中迪奥曾经醒过几次,身处棺木,埋于海底,能看到的东西也是一成不变。

他就像是刚睡醒时那样,全身乏力,手脚不听使唤,不清醒的大脑让他忘记了自己为什么会躺在这种狭小的地方。然后他开始暴躁、不安,发软的手掌与拳头击打着近在咫尺的牢笼,他觉得自己是在不知道的时候被哪个蠢货给埋了,挖个坑,撒点土,等他停止呼吸以后就会有腐臭的虫子顺着缝隙钻进来——直到记忆重现,意识回笼,但在那之后他就发觉现实和猜想没什么区别。


他的身体躺在棺材里,棺材沉在海底。


他像具尸体一样直挺挺的躺在那,听着遐想中的海浪声,游鱼有时候会撞上来,或是寄居蟹在上头爬过,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阴冷而又潮湿,而醒来的时候总是最难熬的。吸血鬼不想承认,身体里属于人类的那部分一直在叫嚷着孤独和无聊。开始时只是一小点,但到了后来就壮大成了无法被忽略的东西。后者倒是没什么所谓,不过前者在有些时候总会逼得他想疯上一疯——破开棺材,游出去,回到陆地上——即使他知道强大的水压会在一瞬间杀死他。


于是乎吸血鬼又睡了过去。


然后差不多是这个时候,他开始做梦。


梦见了美好的未来。

梦见了糟糕的过去。


他梦见了乱七八糟的东西,比如自己变成了狗,比如和母亲在一起的生活,比如其他的完全不同的人生。


他梦见了乔纳森,梦见了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不谙世事的男孩眼睛里闪烁着微小的光芒,就像是黑夜里的星辰一样。


星星,这是很好的比喻,既可爱,又招人喜欢,就像是那个人左肩处的印记一样。


迪奥布兰度嗤笑出声。

不,他站在梦里自己的身后反驳到,那家伙的眼睛里才没有星星。


——你看到了什么?


迪奥站在露天的阳台上,倚靠着围栏,身后便是万丈的悬崖。夜晚的月色正好,只要一抬头就能看到满月,就算没有火光也能将来人看的一清二楚。

他张开双臂,迎接着自己的敌人。


——火焰,他回答说。


大概是命运将两人推倒了各自的位置上,当他们面对面的时候,迪奥发觉自己的身影总会被困在那块小小的蓝色囚笼中,他看到自己被火焰围绕,灼烧,灼烧。


——仿若将自己燃烧殆尽的灼烧。


在乔斯达宅里,在风之骑士的小镇上,以及最后的轮船中,火焰始终都在燃烧。


锐利的犬齿刺入了唇肉之中,但腥甜的味道涌上了蓓蕾的下一秒就消失的一干二净,这是吸血鬼无法控制的自愈能力,但并非是无法阻止。他重复的把尖牙刺入了刚刚愈合的伤口,并不停搅动着撕裂着它,直至新鲜的血液充满了口腔,他才满意停了下来。

他摸到了一个冰冷的东西,但不会比他的体温更冷。变异的视觉让黑暗如同白日,但他还是如同看不见盲人般摸索着,手指插进了柔软却干枯的发丝间,另一只划过紧闭的眼角。


那双眼睛里拥有星星,迪奥想起了几年前那一闪而过的念头,天真、又过于可笑。如果此刻将眼睛掰开的话。得到的也不过是腐烂的液体与空洞而已。


他的双手捧着头颅,嘴角蠕动,而血液却被他咽了回去,顺着喉管,吞入腹中。


但若其中真的有星星的话,迪奥想到,那能够看到的人也绝不会是他。


他仍旧记得那双眼睛,只是直到一切都尘埃落定时他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再也见到了的事实,不论火焰亦或是星辰。

但他不后悔,即使再来一次,他也会做出相同的选择。


……至于现在,他只是莫名的,感到了一种无法言语的寂寞而已,仅此而已,直至在百年的沉睡中消磨殆尽,直到他再次苏醒。




评论(2)
热度(8)

© no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