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JO同人】进击!屌! 02

/jojo同人,ooc!全员崩坏预定!百分百不正常屌预警!

/怎么感觉各种不对啊话说(崩溃脸)

/接下来你将见到的,是一个超想做人的咸鱼屌(然而貌似体现不出来现在)!请(ㄒoㄒ)//!


02 刷脸进行时


[大学,宿舍]

 

面对突然气愤的乔纳森,迪奥大概花了三秒钟的时间表示茫然,然后就又一次投入了自己所爱的游戏里。

他在键盘上熟练的摁了几下,把游戏进程调到了序幕的雨夜,也就是一切故事的开端。

 

——翻下悬崖的马车,痛失爱妻的贵族,无心插柳的酒鬼。

 

作为一个刷过许多次的过来人,迪奥现在能遇到的剧情大多是冗长而又重复的。且不说游戏为了满足所谓的代入感而无法在一周目进行一键跳过,坐在电脑前这位为了‘不做人’这个节点纠结重复了那么多次的玩家,即便是抱有着极大的热情,在失去了头一次的新意后也不免变得有些倦怠。

 

迪奥打了个哈欠,意识在机械的点鼠标的动作中开始变得迷迷糊糊的,对于时间流逝的感知也变得迟钝,而突然惊醒他的,是‘哐当’一下什么东西掉到地上的声音。

 

迪奥吓得一个激灵,睡意瞬间跑了大半。他第一反应是自己不小心把杯子碰掉了,第二反应是脚底下可能被水泼个正着的电源插排。

 

“迪奥,你到底……”

“请小心,乔斯达先生!那家伙一定是在酝酿着什么阴谋诡计!”

 

但在有所反应之前,迪奥听到了乔纳森的声音,以及另一个,有点耳熟的……

 

“JOJO……以及,SPW!?”

残留的困倦随着他抬眼看到了身前的人后消失的一干二净,乔纳森还是他记忆里的样子,除了那身风格复古的服装以及几斤胖了一圈的体格,但他身边那个脸上带道疤的家伙无论怎么看都像是游戏里的角色……不不不如果这样想的话乔纳森的这副打扮莫非……

 

“S、P、W!?”听到自己的名字被拆成了三个英文字母,刀疤脸的男人也顾不得对方身上的怪异,他本就对面前的这个金发男人生不出一丝好感,而对方做出的任何举动都能立即让他火冒三丈,“本大爷的名字是史比特瓦根!给我好好记住,你个没教养的家伙!”

 

在史比特瓦根的认知中,这个叫做迪奥的男人和他的兄弟乔纳森完全没有相似的地方,不仅没有绅士风度,而且连最基本做人的底线都没有――勾结食尸鬼街的东洋商贩,残害对自己有恩的养父,顶着那身光鲜的皮囊,里头却填满了十足的残渣。

 

“哼,果然,无论接受了多么好的教育,穿上了多么华丽衣服,这家伙骨头里那种下贱的作态还是无法改啊!”

 

史比特瓦根咄咄逼人,从小就在社会底层摸打滚爬的混混头子阅人无数,几乎是一个照面就发现了对方隐藏起来的内里。他迫不及待想要撕开对方那苦苦维持的假象,让那副丑恶的嘴脸在阳光下无所遁形——只可惜在现在,他注定会有所失望。

 

对于疤脸男的恶言相向,迪奥只是稍皱眉头,却并没有表现出丝毫遭到辱骂的恼怒。

他的眼睛暗自环视了一圈,将周围的一切尽收眼底:拄着拐杖的中年人,手中持枪的警员,瘦小的东洋人,以及面前的两个……而自己,身上穿着料子不错的衣服,缠着绷带的左手挂在胸前,动的话会有刺痛,却远远不及骨折的程度,而且在手臂的内侧里,明显是塞了什么东西。

他低下头,掉在地上的不是什么杯子,而是一把开了刃的短刀,埋在了暗红地毯上。 

 

迪奥弯下腰,伸出手捡起了它。这个动作无意外的触动了其他人紧绷的神经,那几个戒备着的警员们举起了手枪对准了他,扳机随时都有可能扣下。迪奥瞥了他们一眼,手上的动作放慢了一些,直到短刀被他拿起,越过前胸,举至头顶。

 

他借着凭证的刀刃上的反射映照出了自己的模样。

 

啊,迪奥恍然大悟,是角色a。

 

凭借着对角色的熟悉感,迪奥几乎是第一时间就认出来了‘自己’的身份。虽说第一人称视角的游戏通常是见不到主角模样的,但是迪奥记得这身衣服,大衣领子上的羽毛装饰就是他一时恶趣味的产物。

而现在身处的这种决定性的场合,他已经在游戏中无数次的经历过了。

 

哈,这真是……

 

“迪奥。”乔纳森越过挡在他面前的史比特瓦根,走近了自己举止怪异的义兄弟。

 

迪奥看着他,举着的手臂放了下来,没有说话,而短刀却在手里转了个方向,手指捏着刀刃,把刀柄朝向前递了过去。

 

他看到乔纳森和那个疤脸跟班冒出了冷汗。

 

“嘛,姑且就这样吧,”迪奥移开了那只手,稍一用力顺着方向将短刀甩了出去,“事情究竟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说实话,我也是一头雾水。”

 

刀落地的时候砸出了不小的声响,越过了地毯的范围,在光滑的大理石地板上划出了一段短的距离,直到最后还在打着转。金发的男人全然一副苦恼的样子,就像是眼前的一切对他而言不过是举手之劳的小问题,而他却为此感到麻烦,进而毫无干劲。

 

从一开始假意迂回,到秘密被揭穿时的挣扎,再到现在这种近乎诡异的态度,究竟哪一面才是他装出来的,众人无从得知,就连老乔斯达也无从分辨。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还用问吗!!”但他这种几乎敷衍的态度确实是惹怒了一些人,史比特瓦根指着他的脸,就差把手指戳进眼睛里,“这些全都是你咎由自取!”

 

“就算你这样说……”面对突然的指责,迪奥显得尤为无辜,“虽然我也无法反驳就是了。”

 

“可恶,你还想垂死挣扎吗!”

 

相比起其他人,暴脾气的史比特瓦根明显是最火大的那一个,如果不是身处乔斯达宅的话他说不定早就抡拳头上了,他憋着气向后看了一眼试图把自己的意思传达出去,高礼帽的男人和他对上了视线,挥了挥手,待命着的警员在得到为首长官的许可后立即上前去完成此行的使命——逮捕一个犯人,就是这么简单。金发的男人没有提出要求,也没有反抗,近乎温顺的看着自己的双手被拷上的一幕。

 

如果有人问他此时的感受的话,迪奥大概会回答说,凉凉的。

准确来讲,这是金属直接触碰到皮肤的感觉。迪奥在被带出宅邸后才发现外面下着雪,迎面而来的冷气几乎在一瞬间就把他的脸冻僵了。

 

他回头看了一眼,乔纳森扶着他的父亲站在门前,眼睛里带着复杂,而在老乔斯达那里的更多是伤感,这个被毒药折磨了许久的中年人叹了口气,仿佛老去了许多。

 

而金发的男人自始至终都面无表情,没人能猜测出他的想法,押送他的警员感到了一阵不自在,他们见过疯狂的、恐惧的、痛哭流涕的,但从没一个像他这样平静的异常。在把男人关进牢房离开之后,他们是由衷的松了口气。

 

枯瘦的手臂从走道两侧的铁栏后面伸了出来,在看守恼怒的踢脚之前就灵巧的缩了回去,隐藏在阴影里的人咧嘴发出了令人不安的笑声,期待着这个到来的新成员能够成为他们一成不变生活的调味剂,只可惜这个家伙比他们想象中的更加无聊,在又一次的挑衅被无视了之后,其他牢房里的鬼哭狼嚎过一会就自己安静下来了。

 

迪奥布兰度背靠着墙壁坐在地上,看上去价值不菲的衣服直接粘上了斑驳的污迹,但他没有在意,或者说是没工夫去在意。

迪奥正在思考,不是作为一个阴谋暴露而被送进来的未遂犯,而是身为一个本来玩游戏玩的好好的却莫名跑到游戏里走剧情的‘穿越者’。

‘穿越’,姑且先这么说吧。人在遇到无法理解的事情时最不缺的就是慌张,最需要的就是冷静,而迪奥勉强做到了后者。

 

他紧张吗?当然,他只不过是稍微眯了一会就发现自己换了个地方,被人劈头盖脸的骂了一顿,然后被套上了莫须有的罪名塞进了局子……好吧,某种意义上来讲他的确是那个幕后的小黑手没错。

那么问题是,他真的是‘穿越’了吗?穿越到了游戏里,又或是游戏所映射出的另一个相似却又不同的真实世界,没有所谓的穿越大神或是其他的东西,就这样稀里糊涂的……亦或是这只是一场梦,但温度也好,雪也好,周围的一切也未免太过于真实了。

 

迪奥难以接受。

 

没准这就是一场梦,而梦终究会醒过来。

 

迪奥抬起头,望着面前烛火下昏暗的走廊,破损的地砖一格一格平铺而去,隐约能够听到走动的脚步声。

他闭上眼深吸了一口气,交叉相握的双手一紧一松,眼睛再次睁开时里面充满了决意。

 

但如果不是梦的话……

 

迪奥一咬牙,猛地站了起来。

 

“唔!”

迪奥头顶一疼,像是撞到了什么硬东西,眼角反射性的溢出了泪花,脚下似乎绊倒什么的他连忙挥着手臂寻找支撑,手不知碰到了什么啪的一下就把它摁下去了。

这个是……电脑?

 

“迪——奥——”

 

看清楚手下的东西时迪奥愣了一下,而还没来得及等他震惊,一个压抑着怒气的声音就传到了他的耳朵里。

这个声音是!?

“JOJO??”

迪奥转过头,果不其然的看到了那张熟悉的面孔,只不过现在对方正捂着鼻子,咬牙切齿的瞪着他。


结合头顶的的疼痛与乔纳森的表现,迪奥本应在三秒钟能就能明白之前发生了什么惨案,但考虑到之前发生的一切——

 

“吓死我了JOJO!你都不知道我刚刚经历了什么!”

 

被自己突然激动的室友吓了一下的乔纳森一脸空白,不过好在这种事见多不怪,他反应过来,有些可惜的发现自己想揍人的欲望都给吓没了。

 

“你还能经历什么,”乔纳森白了他一眼,“不就是在睡觉吗。”

 

“诶?”

这次换成迪奥愣在了原地。

“睡觉?我吗?”

 

乔纳森看着自己的室友一脸蠢相的指了指自己,他揉了揉隐隐作痛的鼻子,不由得的感到心涩涩的。

评论(6)
热度(16)

© noon | Powered by LOFTER